58天全文阅读

回到庄园,除了吕立野外,其余人聚于大厅,各个面色沉重,尤其杨锦宣更是茫然无措,猛抓着头发慌。

徐韩焦急道:「小贼,你打算怎幺办?」

杨锦宣苦笑道:「能怎幺办?只有三天……没可能把聂小弟找过来啊……你们又是吕立野的伙伴,也不好让你们帮我。」

徐韩一个迴旋舞起双剑,气势甚足、眸光甚厉,道:「没关係,我就帮你!看本小姐不把他打得满头包!」

魏子吾哈笑道:「丫头,妳的武功再高,也敌不过吕兄一掌,还是别逞强吧!」

徐韩鼓嘴收剑,道:「哼,那就请咱们厉害的『百裂棍』传人帮他吧!」

魏子吾和杨锦宣相看一眼,两人同时摆手否决,子吾道:「魏某和杨锦宣一直水火不容,咱们没有这种默契,还是别吧!」

杨锦宣呵呵点头,道:「杨某也有同感。」

此刻,徐蓉轻声应道:「杨公子,不如由小女子和你组队,或许他会顾念过去,对咱们稍作放水,你便能藉此打败他。」

「不行!」此言一出,杨锦宣和徐韩同时反对。

徐韩囔道:「杨锦宣受伤就罢,可我不会眼睁睁让妳受伤!」

这番话怎让杨锦宣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?他挠挠鼻头,道:「罢了,徐姑娘说的也算有道理,杨某宁愿自己打,也不能让妳受到牵连。」

「咱们既然要一起共度未来,为何这过程仅有你一人在扛?」说着,徐蓉伸手牵住杨锦宣,娇容现出羞涩,表明了无限情意和坚决,道:「还是你打算就丢下我自顾自地前进了?」

这柔软的手首次这样紧牵着他,杨锦宣一怔,面上泛红,心头甚暖。

没会儿,他决定牵紧徐蓉的手,扬起微笑道:「好,杨某明白了,咱们的未来,就由咱们一同去闯!」

三日后,众人位于庄园前的空地。

得知杨锦宣选择的伙伴即是徐蓉,吕立野说讶异也不甚讶异,经过这幺多年了,他又何尝不知徐蓉这「一心伴君」的性子?

当年徐蓉可为他离开清屏观,今日徐蓉亦可与杨锦宣一同抗敌。

她便是这种典型的、倾力相助心上人的好姑娘吧!

吕立野面上看去是心如止水,冷道:「接招罢!」

比武开始,他先催出「霸云掌气」,掌上白光凝聚,澈如海风,而这一掌却是朝杨锦宣而攻,掌风雄霸有力、后劲逼人。

「什幺!」杨锦宣眉目一挑,不及拔剑,只得向后猛退。

吕立野犹如行军的先锋部队猛进,一双凤眼如炬,双脚连踏、豪气干云,惹得锦宣无暇挥剑,只得拼命退后,寻求反击之机!

他不停逼向锦宣,完全将徐蓉晾在一边,故作不见。

「小心!」徐蓉使双剑出鞘,柔美白衣一舞,欲以那密如细网的「丝剑」牵制吕立野,招招相连、一气呵成。

可吕立野望也不望徐蓉,只一再往反方向逼退杨锦宣,徐蓉连续扑了几次空,愣了愣后改使「柔剑」,那拂柳之姿折腰舞袖,招式如丝缎滑密,终让吕立野无法忽视。

唯吕立野亦有一套武艺名唤「傲蛛吞狼」,他「锵啷」一声拔出古铜重剑,剑式密麻如蛛网,先封住对手每一个脉动,接着一剑剎出,犹如蛛噬般骇人!

这招「傲蛛吞狼」才出,徐蓉的丝柔二剑瞬即瓦解,但因为他分了心,得让锦宣抓到机会拔剑突袭。

杨锦宣脚步腾挪,旋即使出那套幻影更迭之剑法「重影破霞」,以快速之姿迷惑吕立野肉眼。

见此,徐蓉亦施展「翾风迴雪」之身法舞动身子,白衣如雪迎风翩翩飞落,更加混淆吕立野的视线。

吕立野身法不如这两人,故他停下脚步,看着诸多幻影于眼前飘荡,暂时转攻为守,只抵御杨锦宣突如其来之剑。

唯他挡下几剑后,忽尔眼眸大开,似乎找到应对之法,便是──猛攻徐蓉!

吕立野迈开脚步,朝那白影施出「傲蛛吞狼」,这回他摆去那如结网的过程,全心着重在「吞」字,一剑剑凌厉带虹,如能摧枯拉朽!

「唔──」徐蓉撑得辛苦,不时发出唉呼,手腕来回折了几回已现出红肿,着实承载不住吕立野那猛厉的攻势。

见状,杨锦宣突袭上前,试图让吕立野的攻击重心转回自己身上,但他还没来得及靠近,徐蓉手中两把轻剑已被吕立野挑掉,「飒──飒──」两声,接连稳稳地刺入树干。

徐蓉欲前去取剑,吕立野那掌已然攻来,这回掌气已起变化,从原先纯白萤光转而混浊如泥,就像当初对付聂志弘时一般,他──开始释放魔气!

就算杨徐二人内力再高,但他们终是凡人,又如何能招架住这种「非人」之招?

为今之计只有「躲」一字可行,杨锦宣「腾云驾雾」、徐蓉「翾风迴雪」两人一人跳向一边,企图分散吕立野之注意力。

本以为吕立野会往杨锦宣追去,岂料他仍将矛头对準徐蓉,完全视锦宣于无物。

徐蓉近来为吕立野闭关之事伤神,昨夜亦因担忧几乎彻夜未眠,眼下哪有充沛体力能一直逃?

看徐蓉陷入危机,那剽悍女子徐韩本要上前营救,却让魏子吾给拦了下来,徐韩猛扭动身子甩着子吾,子吾却把她拉得极紧,道:「丫头,妳现在过去,蓉不会甘心的!」

「可是……姐姐……姐姐怎幺办呀!」徐韩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,情绪彷彿又回到数年前她们姐妹相残的情况。  

魏子吾叹道:「吕兄不至于赶尽杀绝,妳不必担心啦。」

「可他开始放魔气……谁知他会不会发作起来误杀姐姐……呜呜……」

同时,徐蓉停下来喘吁一声,殊不知吕立野那魔掌上前毫无顾念情分,她手无寸铁没法抵抗,只得瞠大双眸,眼睁睁看这掌降落。

「唔──」杨锦宣腾身奋力一跃,一把将徐蓉抱在怀中,让这「魔霸蚀气」打在他厚实的肉身之上,旋即一口鲜血吐出,模样骇人。

「锦宣?」徐蓉娇颜上沾到鲜血,她吓得欲推开杨锦宣,但眼前这男人却把她抱得更紧,且发出笑意,道:「嘿,杨某一直觉得英雄救美超帅的,今日终于轮到杨某表演啦!徐姑娘……不,蓉儿,妳不必害怕,就是天塌下来,也有我给妳扛着呢……呜啊!」

逞强同时,吕立野并无停下攻击,只见他凤眼中的黑瞳转成腥红,似乎已让魔气给牵引行动,而今不过是个没意识的傀儡罢了!

吕立野每打一掌,杨锦宣的身子就会一震,徐蓉被他抱在怀里,亦能感受到那五脏六腑颤动是何等剧烈!

徐蓉不怕自己死,但着实害怕失去杨锦宣,她对着吕立野喊道:「吕立野──你快住手!再这样下去,锦宣会被你打死的!」

吕立野完全听不见徐蓉吶喊,继续一掌、一掌打着,杨锦宣的内劲不如聂志弘,被打个几掌已断了几根骨头,再这幺挨下去,恐怕就要升天啦!

杨锦宣的眼前冒出许多金星,但他仍死撑着意识,深怕一昏过去,怀里的女子就会受到伤害。

就在这九死一生之际,杨锦宣忽然灵光一现,握紧双拳,心道:「……赌一把吧!」

「幽梦鸣鸣、咒起云影。」

一声咒语从杨锦宣口中喊出,趁吕立野换掌之际,杨锦宣转身,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情,伸出一掌直打在吕立野胸前!

霎那间,众人屏气凝神,彷彿天地停转。

唯见吕立野受了这一掌后,手中的魔气竟转瞬溃散,那红彤的眸子也渐渐转回原色,他愣了一愣,似乎从一场恶梦中甦醒。

这时,杨锦宣勉强地站起身子,再道:「电掣风驰、雷轰星飞!」说毕,另一掌再朝吕立野胸前击上。

一道闪雷烁烁,正是从杨锦宣手中发出,吕立野瞬然全身麻痺,只觉脑袋发顿,没会儿,全身失了重心,「磅」一声侧身落倒在地。

他躺在地上,痴痴地望着杨锦宣和徐蓉,彷彿还没意会自己已经输了,他视线模糊地盯着那两人,看他们如劫后重生般紧紧相拥,那傲视天下的凤眼……莫名的湿红眼眶。

纠缠这幺久,不甘心这幺久,终究是输了吧?

徐韩破涕为笑,凑上前一把张开双臂,欢喜地抱住那相拥的两人,她欢呼着直跳脚,道:「杨小贼!你、你打败他啦!」

「喀拉」一声,杨锦宣直喊疼,道:「喂!动作小力些,杨某没死也只剩半条命啦!」说着,他鼓嘴嘀咕道:「小丫头不懂事……没见着杨某正和妳姐姐调情吗,没事来凑什幺热闹?」

「锦宣……」徐蓉双颊一红,鬆开杨锦宣的怀抱,羞怯地不敢抬头。

徐韩狡狯笑道:「啰嗦,她是我的姐姐,分你一半就不错啦!」

徐蓉轻拍徐韩,试图把话题回到正轨上,道:「锦宣,你方才使的是什幺武功?怎幺从前没见你用过?」

杨锦宣自信笑着,摊开那双手掌,得意道:「嘿嘿,这是杨某新练成的绝技──『幽电双掌』,如何,厉害呗!」

徐韩忍不住给他拆台,笑道:「胡说八道,你手上还有符咒残渣呢,明明是我教你了『电掣符』和『幽咒符』用法,你才能在紧要关头派上用场!」

杨锦宣尴尬道:「妳让我耍帅耍久一点会怎样……」

闻言,徐蓉沉思道:「幽咒符得以封人力量,电掣符得召唤金雷……这两张符咒虽然时效不久,没想到恰恰派上用场。」

这话才过,吕立野身上的麻感亦已退除,他缓缓起身和众人对视,并握紧手中的古铜重剑,看来仍有些不甘心。

徐韩摆去欢喜神情,举剑戒备道:「魔人,难不成你说话不算话,还想杀杨锦宣灭口!」

此时,徐蓉却拉住徐韩,决定由自己面对吕立野,道:「吕大哥,过去的事情都让它过去吧……蓉儿只求你能成全咱们。」

吕立野黯淡地看着徐蓉,这声「吕大哥」不知已有多少年没听着了,而今听着,却也是要放手之时……

吕立野微叹一声,道:「吕某有何资格谈成全?知道此人值得妳託付,吕某……祝福妳了。」

说着,吕立野对上杨锦宣的眸子,道:「小子,你听好,吕某是没资格过问蓉儿的事,但未来你若敢伤害蓉儿半分,我吕立野一定剥了你的皮!」

杨锦宣自信一笑,拱手道:「未来就是死,我也一定护她周全!」

「胡扯!」吕立野发怒甩袖,道:「你给我听好!没有吕某允许,你不许死!以后,你要给我好好活下去,好好照顾她!明白没!」

「明白了。」杨锦宣再露微笑。

话已说毕,吕立野转身,以这黯然的背影对着他们,道:「蓉儿,妳以后不必再为吕某做任何事了。」

徐蓉微笑道:「吕大哥,若你不嫌弃,咱们永远是朋友。」

那魁伟背影微微点头,能得此言,已是心满意足。

他道:「嗯,那妳就像魏兄一样,偶尔陪吕某说说话就够了,好了,吕某打算离开这里,回吕某的山庄去了。」

「吕兄!」魏子吾急拉住吕立野,道:「大人有吩咐,你的魔性还是……」

吕立野鼻哼道:「吕某什幺大风大浪没见过,没那幺容易被击倒的,各位,要是有何吩咐,再飞鸽传信给我罢!」

说毕,吕立野潇洒地离去,而后,杨锦宣因受伤过重,哀呼一声,抚胸昏倒。

尔后几日,杨锦宣暂住此地养伤,徐蓉在旁细心照顾。

待杨锦宣伤好的差不多后,某日,两人来到市集闲晃,听闻街头巷尾传遍冯崇旭将军嫁女之讯,锦宣不免酸溜两句,道:「嘿,不过是嫁个女儿,有什幺好稀奇的?需要这样这样大肆宣传?」

徐蓉微笑道:「听闻将军和这女儿失散多年,最近好不容易才找回来,也许是对女儿亏欠,才想大肆举办婚礼,好替女儿沖沖面子吧。」

杨锦宣不改这不识相的性子,挑眉道:「哟,是什幺男人能有这种福气娶到将军的掌上明珠?」

听言,徐蓉有些吃味,摆个脸给杨锦宣瞧,锦宣赶紧搂着徐蓉肩膀,道:「喔……我的好蓉儿,杨某是说『掌上明猪』,是猪八戒的猪,那种货色,绝比不上我的好蓉儿!」

「油嘴滑舌!」徐蓉甜在心里,和杨锦宣一同上前看看榜示,殊不知这一望,两人的眼睛都差点弹出眼眶。

将军之女名唤冯玉珊,而那有幸娶将军千金的正是杨锦宣的好兄弟──聂志弘?

「聂小弟?说笑的吧!」杨锦宣大奇,心想聂志弘不是一心想着溶化冰山幺,怎幺一阵子不见就移情别恋,甚至是攀上这等大人物?

徐蓉轻声道:「既然消息是从将军府出来的,锦宣,你就带封信去将军府吧。」

想着上回送去骸岩峰的信都没消没息,杨锦宣亦有些担心聂志弘,便就差人送信去将军府,先确定这个「聂志弘」,是不是就是他认识的聂志弘。

没过几日,古仁景的消息就传了回来,他们俩密切连繫,来回差信几回,从这之中杨锦宣知道了范津死去、夏静遭人掳走、藏雷和聂志弘发生一战……到之后华榛受伤、灵虹中毒、辛痕受火劫等等……

尤其知道聂志弘与赵晓芝冥婚后,杨锦宣意会到严重性,纵然聂志弘是个乐天的傻小子,但接连碰上这幺多事情又怎幺能承受?为怕志弘做傻事,杨锦宣下定决心,决定亲自去万寿城一趟!

翌日,徐蓉依依不捨地替杨锦宣送行,徐韩在旁放话,道:「小贼!你要是敢在外头拈花惹草,我徐韩不会放过你的!」说着,磨起双剑,狡狯地盯着杨锦宣下身。

杨锦宣尴尬地点头,道:「放心,杨某还不想成为杨家的罪人呢!蓉儿,妳等杨某,等到一切纷扰结束,就是咱们相守之时!」

「好,你务必要保重。」说着,徐蓉凑上前,轻轻地吻了杨锦宣的颊边。

杨锦宣面颊泛红,大开双臂拥住徐蓉,徐蓉亦无避讳,拥紧眼前这值得她託付的男人,离情依依下,小俩口终于放开对方的手,但他们皆知这只是暂时的分别,终有一日,他们定能盼到祭炎和严灵空之间的仇恨化解,届时,他们将会永远在一起,此生再不分开。

  • 名称:58天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4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