调教师全文阅读

聂志弘怔怔地看着虞灵虹,剎那间没法反应其话意,只惊慑于她不吃解药即甦醒之事。

虞灵虹沉声解释,那日她与赵晓芝谈话之际,她已知道此毒係为「断脉散」,顾名思义,此毒毒发时将致经脉尽断,暴毙身亡。

她事先先已毒门密传之术封脉,让毒仅在表面发作,窜不入至身子,而后她用昏迷之姿保持清醒之态,就是要让兇手不去提防她,她才好从暗处观出蛛丝马迹。

可这些日子,冯玉珊恐是良心不安,每日会固定来房里餵她服用少量解药,一边对她忏悔,无奈话语零碎,不够尽全,她只能继续佯装昏迷,继续喝下解药以利获得更多讯息。

孰料解药之所以称为解药,即是为了解毒所用,虞灵虹已先封住毒性,那毒并未扩张,前两碗解药已足将毒性全全解除。

此事冯玉珊并不知晓,仍用事先备好的分量给灵虹服用,为此,灵虹虚补过度,身子无法负荷,短时间内反而没法解开自己所封之术。

如此,昨日辛痕临难前那番诉苦,她自然听在耳里,只可惜她解不开封脉之术,才没法救助辛痕。

闻之,冯玉珊咬紧下唇,本想辱骂虞灵虹用这种卑鄙手段,可似乎又找不着气恼她的立足点。

聂志弘迷茫地看着冯玉珊,道:「灵虹说得全是真的?是妳诬赖给晓芝?妳、妳为何要这幺做啊!」喊着,难忍多日来的不安,对冯玉珊高喝出声。

「我……」冯玉珊泪眼婆娑,低容不敢瞧向聂志弘,忏悔的模样已表出她默认此事。

虞灵虹道:「她怕身世揭穿,你会悔婚。」

聂志弘不解道:「身世?」

冯玉珊一惊,急喊道:「住口!妳不许说,妳不许说呀!」

虞灵虹怒瞪冯玉珊一眼,正要诉语时,听得门口处传来一阵马蹄踏踏,眨眼间,一名威武将军率着几名子弟兵一同来到后院。

「你们这是在做什幺!」他高震一声,威慑众人,此人正是冯崇旭,他昨日收到将军府失火之讯,即马不停蹄返回府中,深怕宝贝女儿受到牵连。

「爹──」见冯崇旭归来,冯玉珊再燃起一线希望,一把扑入冯崇旭的胸膛中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模样惹人哀怜。

冯崇旭讶然地拍拍她的身子,心疼道:「宝贝,到底发生何事?」

冯玉珊只腻在冯崇旭怀里啜泣不停。

冯崇旭抬眸直视聂志弘,喝道:「臭小子,我把珊儿交给你,你是怎幺对她的!」

聂志弘拱手道:「回将军,是玉珊错得太离谱,您可知道,华榛、灵虹还有小痕全都让她──」

「我没有!是她们诬赖我!」不让聂志弘说完,冯玉珊即高声阻止,冯崇旭是她唯一的希望,她绝不能让冯崇旭知道她所为的恶行,更不能让身世揭穿。

她拉着冯崇旭,哭喊道:「爹爹,是赵晓芝想横刀夺爱,故意联合虞灵虹来挑拨我和志弘的感情!你快把她们抓起来,我不要再看到她们!」

「好!」从没见女儿泪如泉涌,冯崇旭怎甘让她委屈?他气恼万分,谁敢欺负他的掌上明珠,便是与他作对!

他疾言厉色道:「众将听命!将这两名恶女子捉拿,要敢反抗,格、杀、勿、论!」

「冯将军!」聂志弘急道:「我没被挑拨,事实摆在眼前,是玉珊和这帮匪徒联手,要陷华榛他们于不利!」

冯崇旭甩袖道:「一派胡言!本将军的女儿岂可能与这些江湖氓汉有勾结!聂志弘,本将军念在珊儿对你一片真心,才对你一再容忍,不想你竟一再伤害珊儿!好,众将听令,将聂志弘一併捉拿!」

「爹……」冯玉珊心一慌,她到底喜欢着聂志弘,不愿他在之中受到伤害。

虞灵虹呼道:「冯将军,我这里有一份血书,待你看完即知真相为何。」

一听此言,冯玉珊即无暇再管聂志弘,她心想血书明明已让鹰老大烧毁,虞灵虹身上怎会还有一份?可她没万全把握,不敢与之下赌,直道:「什幺血书,爹,你快把他们抓起来,她们欺负女儿,我再也不要听到她们的声音!」

冯崇旭自是站在冯玉珊这边,他鼻哼一声,道:「动手!」

一声令下,双方激烈恶斗,虞灵虹身子尚未康复,没法应敌,聂志弘举剑挡在灵虹身前,施以「五诀」替她援护。

赵晓芝不愿伤及无辜,亦无施全力与将兵对衡,一时间处于下风,见此,聂志弘不忍她孤军奋战,尽可能左右开弓,适时援助晓芝,晓芝对此心头一暖,原来在志弘心里,她终究是有一点位置,那怕只有一点。

然而,面对将兵全力进攻,三人又不欲伤及无辜,自当处于弱势。

虞灵虹只得用吶喊的方式将冯玉珊与陈华榛的身世说出,唯愿冯崇旭能听进去,但将军一心重于女儿,加上玉珊在侧施以苦肉计哭诉,那怕灵虹已将身世来来回回唸了一回,冯崇旭仍将这番话作马耳东风。

几把横剑接连杀来,重要关头,虞灵虹脑中浮现一段话,喊道:「冯将军,请你相信我,这血书……是阿敏临终前交给小痕的,千真万确!」

「阿敏?」得言,冯崇旭冷酷的心一颤,眉目顿开。

冯玉珊激动道:「什幺阿敏!连听都没听过!爹,您别理她,她一直挑拨咱们父女感情,你快快把她们拿下呀!」

「妳?」冯玉珊这句不识阿敏的话语,更令冯崇旭惊愣不已,对此,他心里似乎有了打算,沉道:「通通住手。」

「爹?」冯玉珊吓了一跳,不解冯崇旭为何在紧要关头缩手。

冯崇旭语重心长,道:「珊儿,爹问妳,妳……不知道谁是阿敏?」

冯玉珊怔怔片刻,心想:「奶娘和我说过,爹的妻子叫莞泱,并没阿敏这个小名。奶娘的名字是为三娘,八竿子和阿敏打不着关係……莫非是爹原本给华榛起的名字?不对……要是如此,奶娘当初该会和我说……」

她想了想,心想这是虞灵虹引诱之语,故坚决立场摇头道:「没听过!爹,你别被她三言两语给骗啦!」

「虞姑娘,麻烦妳把血书给本将军一看。」冯崇旭闭眸,虽说万分不愿意面对这个真相,但事已至此,由不得他心软。

冯崇旭接过血书,冯玉珊无从阻止,只能稍微探头看了看上头的字,那一望,心头瞬间凉了一半,道:「这东西明明已经……」

虞灵虹冷道:「小痕临难前怕妳夺走,故意抄了一份,妳烧掉的那份是假的。」

「怎幺会……」冯玉珊咬牙。

冯崇旭握紧那血书颤抖不已,恍然大悟道:「难怪我看陈姑娘这幺眼熟,原来她才是我和泱妹的女儿……泱妹,对不住,我竟糊涂到差点让人害死咱们的女儿……我真是……真是太糊涂啦!」

冯玉珊拉着冯崇旭求情,抽着嘴角道:「爹……你在说什幺呀?我才是你的女儿呀,你别听她们胡说啊!」

冯崇旭拨开冯玉珊的手,沉道:「三娘从前的名字,是为阿敏。由于她握有传说中的十神器,一直让人追杀,后来遇上我和泱妹,她才决定改名隐居,不再介入江湖纷争,而她在老家排行第三,故取为三娘。」

「什幺……阿敏……是奶娘?」冯玉珊尴尬道:「可这种江湖事,奶娘从没和我说,爹爹不能因为这样就怀疑我的身分呀?」

冯崇旭哼道:「不错,妳不知道此事,尚可说是三娘已抛下过去,但没道理妳不知道,虞姑娘却会知道!老天有眼,想不着三娘留的这一手,能在今日使妳原形毕露!」

「我……」冯玉珊鬆开了手,失神地向后退上数步。

「妳为了隐瞒身世,残害我的亲生女儿,妳简直罪无可恕!」冯崇旭本是重情之人,倘若冯玉珊仅是在身分上欺骗他,他尚能宥恕,可她今日害死陈三娘在先,伤害他的女儿在后,不管如何,他是断断不能轻饶冯玉珊。

他沉痛道:「来人,将冯姑娘关在房里,没有本将军的命令,不许放她出来!」

「好……你要这幺绝情,那我也……!」那「冯姑娘」三字称呼,令冯玉珊彻底失望,她抿嘴一叹,走投无路之下,腾身拾起猎弓。

她拔箭拉弓,箭心处指向一间房。

「妳这是做什幺!」冯崇旭一怔,冯玉珊所指之位,正是陈华榛和辛痕所在的那间房。

冯玉珊嚥下一口水道:「论武艺我不如人,但论骑射,我比任何人都有把握!只要我这只箭射出去,必然会射中陈华榛,你既然无情到只要她,那我就让你同时失去两个女儿!」

「妳──快住手!」冯崇旭急呼道:「有话好说,妳千万别伤害华榛!」

冯玉珊含泪盯向冯崇旭,道:「我也想和你有话好说,可你都不认我了,我还能说什幺呢?」

「我要的从来都很简单,只是想有一个好归宿,没想过要害人,为什幺你们要一直逼我?奶娘逼我、陈华榛逼我、赵晓芝逼我、虞灵虹逼我……现在连爹也逼我?爹,就算我不是你亲生的,难道我对你不够孝顺幺?你怎幺这样忍心伤害珊儿?」

冯崇旭深怕冯玉珊会激动与陈华榛玉石俱焚,急道:「好好好,珊儿,是爹的错,过去的事爹都不和妳追究,妳快先把箭放下啊!」

「玉珊,我也求妳,妳别伤害华榛,好幺?」聂志弘发语求情。

冯玉珊痴痴地望向聂志弘,道:「志弘,你终于开口了?你还记得我是你的未婚妻幺?你应该是爱我的呀,怎幺也和他们一起欺负我、伤害我?」

聂志弘叹道:「综合方才所言,整件事的起因是我,是我让妳不安,既是如此,罪过就由我来担,妳把箭射向我,我不会逃开。」

「聂大哥?」「师兄!」赵晓芝和虞灵虹皆惊叹出声,原是担心聂志弘冲动行事,可志弘现下的神情却是坚毅异常,并没赌气,对此,只让她们俩更觉惶恐。

冯玉珊痴笑道:「我这幺喜欢你,怎幺可能对你下手?你带我离开这儿,离他们远远的,咱们别再和这些人在一起,好不好?」

聂志弘微叹一声,朝冯玉珊走近,玉珊边流着眼泪、边笑得灿烂,看上去有些疯癫失常。

虞灵虹惊呼道:「师兄,快停下!冯玉珊疯了,她会对你不利!」

「无妨。」聂志弘对虞灵虹微微一笑,他确实抱有死意,想彻底结束一切纷扰,唯在死前能得知心上人还在乎他,他已觉得无憾。

聂志弘走了几步后伫足。

「志弘……你这是做什幺?快过来呀……」冯玉珊茫然地看着聂志弘,只见他站于箭与房门之间,只要玉珊那箭射出,将直接射中聂志弘。

「玉珊,我不能和妳走。」说着,聂志弘轻握拳头,道:「实不相瞒,打从一开始,我就没喜欢过妳。」

「你、你说什幺!」再没有一句话,比这几个字更要撕裂冯玉珊的心扉,她不敢置信,直道:「你骗人,你骗人!你是不是气我做这幺多坏事,故意和我赌气?志弘,你说,你是骗我的呀!快说呀!」

赵晓芝深觉不妥,心想:「聂大哥在这关头刺激冯玉珊,莫非他真有死意?」

聂志弘笃定道:「对不住,罪孽因我而起,责任当由我来担。玉珊,望妳这一箭射后得以重新做人,别再为我伤心难过,不值得。」

「……你……你好狠……好狠……」聂志弘此刻的眼神,比答应要娶她时还坚定百倍、千倍,对此,冯玉珊闭眸痛哭。

她恍然大悟,这段时日她日夜想着,只要除去这些破坏她婚事的人,她就能与情郎双宿双飞,可她机关算尽,唯独漏算一点,便是聂志弘自始至终都未曾爱过她。

她苦笑数声,声音凄婉,她嘲笑自己,对方对她如此无情,她却没法对聂志弘产生半点怨恨,她鬆软着身子,再没力与她们对抗,因为就算争赢此刻,她早已输尽全局。

看冯玉珊失去斗志,冯崇旭立即使眼色,让将兵伺机夺去冯玉珊手中之弓。

「飒──」人算不如天算,那垂死的冰鹰早在伺机而动,他用尽气力赶在将兵之前,奋力推了冯玉珊一把,道:「老子没得好过──也不让你们好过──」喊完,命绝。

冯玉珊惊叫一声,措手不及,手中之箭已不慎射出,那箭疾快,聂志弘没法反应,眨眼间,那箭已穿刺而来。

众人惊呼,唯那箭最终却是落在赵晓芝的胸膛。

「晓、晓芝……?」聂志弘瞠大双眸,眼睁睁看赵晓芝奋不顾身替他挡住一箭,那一箭正中胸怀,霎时血染衣袍。

「赵姑娘!」此幕,深深震撼虞灵虹和冯玉珊。

「晓芝!晓芝!」转瞬,聂志弘回神,跳上前搀揽即将倒地的赵晓芝,晓芝虚弱地倒在聂志弘的胸膛中,脸色已发惨白,她微笑地抚着志弘的脸庞,道:「聂大哥……没关係……没关係……这是晓芝心甘情愿的。」

「师兄,快带赵姑娘去找大夫,快!」虞灵虹心急催促。

「对!找大夫!妳一定不会有事,忍着点……妳一定要撑下去啊!」聂志弘颤抖将她抱起,心急如焚,直朝药铺冲去。

药铺内,大夫替赵晓芝观望伤势,不久,却仅高发叹声,道:「聂公子,请恕老夫无能为力。这箭刺在姑娘心门边,强行取出,必然失去性命;不取,她也撑不过半个时辰,你……节哀顺变。」

  • 名称:调教师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3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