湘西赶尸全文阅读

翌日。众人齐聚山庄边的一条溪流,日照和煦,照得溪水映出一道道金黄白光。

看溪里鱼儿悠哉游去好是惬意,又见吕立野手上持了只鱼竿,杨锦宣格格笑道:「吕公子这幺闲情逸致,莫不是想钓鱼吧?」

「正是,拿去!」吕立野将东西交给杨锦宣,锦宣一怔,奇异地接过鱼竿,细瞧一看,发现上头并非弯钩,而是个直钩儿。

看到这直钩,又想起吕立野当初在关山崖上使的那套「六韬化形剑」,似乎都与那姜子牙有所渊源,杨锦宣尴尬道:「姜太公钓鱼……愿者上钩?」

闻之,徐韩转瞬恼怒,在他们三人方入祭炎门下时,祭炎曾问过吕立野会不会去找黎介木报仇,但立野却回答了这句「愿者上钩」,以表被人利用是自己糊涂,怨不得他人。

徐韩对此不满许久,第一,吕立野算是害她们姐妹相残的主谋,而今好似一副不关他的事?再者,此话如一语双关,表示着徐蓉亦是「愿者上钩」尔尔!

虽说吕立野强调过多回,此话并非用来暗讽徐蓉,可他时常囔在嘴里作口头禅,就是让徐韩不满!

吕立野高傲笑道:「这第一关考得即是『运气』,俗语有云『运气是实力的一种』,闯蕩江湖,不是有武艺就行。吕某现在就给你一日时间,只要你能让鱼儿在这直钩上,便属你过关。」

徐韩跺脚道:「这如何能够?你简直欺人太甚!小贼,你不必理会他!」

杨锦宣低颜寻思,见此,吕立野讽刺一笑,道:「如何?达不成幺?亏你说自己喜欢蓉,连试都不试便要放弃了?」

杨锦宣挠挠鼻头,醒神道:「此言差矣,杨某不过是想再和吕公子确认一事。」

「何事?」

「考验内容是要让鱼儿在这直钩上,如此而已?」

如此而已?吕立野一嗔,道:「哼!听你所言,你是势在必得了?」

杨锦宣哈笑道:「不错,而且杨某只须一炷香时间就能让鱼儿在钩上,但……我有个条件。」

吕立野倒是好奇,道:「说!」

杨锦宣望着溪川里的鱼儿,道:「杨某钓鱼时,只望吕公子走到十尺外的草丛那等着,且千万不可转身一窥。」

吕立野一愣,道:「哼,你想耍什幺阴招?」

杨锦宣摇摇手指,笑得狡狯道:「错了,杨某只是担心你这张衰脸会吓跑鱼儿,这样杨某的好运就全让你带衰啦,怎幺作数?」

「噗哧。」闻之,众人忍不住笑出声,吕立野挨不住面子,鼻哼一声挥袖道:「吕某就看你这滑头脸能好到哪去!记住!一炷香!魏兄,你替吕某看着,绝不许他耍什幺花招!」说毕,气盛地朝十尺外走去。

看他怒踩踏步,让他走过的草皮全都破毁,徐韩灿笑两声,问道:「小贼,你要用什幺法子啊?难不成你有什幺仙法能让鱼儿咬上你这直钩幺?还是,你有和鱼对话的本事?」

「嘿,等会儿妳就知道,来,帮杨某拿着。」杨锦宣将鱼竿交给徐韩,又转身向魏子吾和徐蓉道:「魏公子、徐姑娘,麻烦你们替我看顾,千万别让吕立野往这看。」

徐蓉自当义不容辞,而魏子吾抱持看好戏的心态,亦是点头答应。

没会儿,杨锦宣却是不拿鱼竿,只纷纷子脱下靴子,捲起裤管和袖管,再下一步,就直接走入溪水中。

「喂!杨小贼,你干幺……?」众人皆瞠大眼睛,徐韩忍不住发出一声。

杨锦宣一惊,眺看吕立野一眼,幸好他并没听到徐韩呼喊,魁伟身影仍背对着众人。

杨锦宣鬆了口气,始作「嘘」的手势,道:「安静些,别让吕立野听着!」

徐韩鼓嘴,却也听了杨锦宣的指示。

没多久,就见杨锦宣在溪水里以徒手抓鱼,引致水声溅溅,声响颇大,即便在十尺外,吕立野亦听着了些,他鄙夷笑道:「哼!毛毛躁躁,根本没法安定下心,吕某就等着看一炷香过后……你会多悽……」

「吕公子!过来吧,杨某已经完成了!」

吕立野那「惨」字还未说出,就已听到杨锦宣完成任务,立野大奇,喝道:「岂有此理!」说着,转身朝众人走来。

唯他回到溪边,发现杨锦宣手中那钓竿上的直钩儿确实插住一条鱼的鱼鳍,他一手捧着那条鱼,似乎深怕这「难得的运气」会滑落。

吕立野一愣,伸手将鱼竿抢过,但这动作粗暴,抢过同时,鱼儿「咻」一声直接落地。

杨锦宣像是毛孩子般指着吕立野,放大声音呼道:「吼──大家都见着了,鱼本是在钩上,现在是被你给弄掉的!」

吕立野霎时满脸通红,道:「魏兄,这是怎幺回事?」

魏子吾强忍笑意,道:「呃……吕兄看到是怎幺回事,便是怎幺回事。」

「如何……可能?」吕立野蹙着眉头,尽力找着其中蹊跷,可这鱼竿是由他準备的,短时间内锦宣也没可能动手脚啊!

趁吕立野茫然不解之际,众人你看我、我看你,便是有默契的闭上嘴巴,绝口不提事情经过。

原是杨锦宣先以徒手抓鱼,待抓到后,再直接将鱼儿扣到钩上去,当然这帮人是看得一清二楚,纵观过去,叶竹悔虽盲,但心里孰知这等把戏,可她和徐韩、徐蓉感情甚好,自当是帮她们的了。

而魏子吾虽讨厌杨锦宣此人,唯一来是被徐韩怒目瞪着,二来也觉得吕立野并没立足点干涉徐蓉的事,便也就睁一只眼、闭一只眼罢!

吕立野不甘道:「没可能,你再钓一回给吕某看!」

杨锦宣耸肩摆手,道:「吕公子,你自己也说这是『运气』啦,人生走运一次已不错,多求只怕遭天谴,杨某才不干。如何,难道吕公子输了不服气?」

吕立野狰狞地握紧长竿,徐韩却在一旁小声笑道:「古有愿者上钩,吕魔人则是『怨者上钩』,嘻嘻,活该,谁要你出这种莫名奇妙的难题!」

第二关,众人奔波一阵,随吕立野至一崖谷「剑石台」,此地山峦矗立,地势险峻,尤其内山一低漥处,更是断石林立,这些断石开口多为锋利,骇如一片剑林。

里头只有几座高阶石台可踏,倘若不慎坠入,只怕被刺得面目全非,当场毙命。

见状,众人啧啧称奇,吕立野鼻哼道:「蓉的轻功甚好,这第二关我便考你『身法』吧!那尽头处长有些许同芙蓉的白花,吕某同样给你一日时间,只要你能顺利摘回来,便算你通过!」

徐韩气道:「你这幺厉害,你就先跳过去试试,我倒要瞧你怎幺摔个稀巴烂!」

徐蓉亦觉不妥,那些锋利剑山是绝对踩不得的,纵然杨锦宣轻功不错,仍须踏物才可续行,不可能直接凌空飞跃。

而放眼望去,能踏的石台少之又少,每个石台间相距甚远,寻常人又如何能通过?

看杨锦宣一语不发,吕立野志得意满,道:「这件事吕某自当作得成,所以才会做此要求。」

徐韩握紧拳头,真想狠狠痛殴吕立野一顿,道:「你是魔人他是人,当然不可相比啊!」

吕立野鼻哼,故作没听见徐韩吆喝,只道:「杨锦宣,你要是怕死,吕某也不会勉强,你即刻收拾行囊滚出山庄得了。」

「哈哈!」没多久,杨锦宣却大笑出声,捋臂道:「我接受挑战。」

徐韩讶异道:「小贼,你不怕死吗?」

杨锦宣挠挠鼻头,道:「我当然怕死,可你们恐怕不了解,我杨锦宣生平没啥本事,唯一的本事就是命大,别人要弄死我还弄不得呢,你们毋须担心啦!」

说毕,杨锦宣稍微舒展筋骨,缓步走到前端,脸上从容不迫,私毫不显惧怕神情。

可这回徐蓉实难忍耐,她走上前拉住杨锦宣,道:「杨公子,生命诚可贵,你犯不着和他一般见识。」

杨锦宣心头一暖,轻拍徐蓉肩头,道:「放心!杨某保证没事,我还要活着回来娶妳呢!」

闻言,徐蓉娇颜面泛红光、羞涩可人,看杨锦宣势在必得,她就不再阻挠,微微一笑,道:「好,你答应我的,我就等你回来。」

看二人突然含情脉脉对视,吕立野只觉嫉妒满载,大哼一声道:「开始吧!别拖磨大家时间!」

考验开始,杨锦宣稍微估了下距离,便是「喝」一声喊出,两足一蹬,起如飞燕掠空,敏捷轻巧宛若游龙,随后一个漂亮迴旋,「啪啪」,已稳端端地站到第一个石台上,他满意地拍拍身子,向在原地众人挥手。

徐韩双手连拍,不停叫好,徐蓉亦是从原先心惊胆颤,转而笑靥渐开。

唯有吕立野冷眼鼻哼,心想不过第一步就如此嚣张,待会儿有他好受!

杨锦宣再探头看了会儿地形,又是一跃,一个石台、两个石台……如蜻蜓点水般接连踏过,轻轻鬆鬆毫无难度。

过至一半,杨锦宣暂且停下,发现此地越到深处越是荒凉,那下一个石台更是遥远,少说有两百步的距离,纵然他飞姿如鹰,恐怕也无法一跃而至。

他望望周遭,除了石台外,一些百年灌木的粗枝都有从崖边延伸过来,那颜色枯黄粗拙,看来阴森诡谲。

但杨锦宣看着甚是欢喜,他纵身一跃,这回跳得高,打算一举抓住那硕大枯枝,再藉着摇摆到下一个石台上。

然而人算不如天算,「嘎咕──」一群秃鹰竟在这时腾翔飞出,一只接一只撞来,好似在抗议这不速之客闯入牠们的地盘!

杨锦宣为避开撞击,一时算错距离,抓错枯枝,落得两脚悬挂,双手紧抓着树,如羝羊触藩,不能退、不能遂的困窘局面。

纵然他现下藉着树枝奋力一腾,只怕也无法晃到那下一个石台上。

他本想跃回前一个石台,可他现在是背对着它,即使他轻功再好,只怕还没练成能向后施展轻功的能力。

他向下一看,数多锋利尖石彷彿在对他奸笑,要他快点坠下吧!

他就是不动,那枯树上亦有甚多黑灰虫子準备进攻,寻常见的毒物如蜘蛛、蜈蚣全无缺席,纷纷「沙沙──」朝他那厚实「美味」的双手而来。

情况说有多糟,就有多糟!

原地,众人正经神色,看着那一渺小身影悬挂在树上摇荡,心中甚觉不安。

唯吕立野一人是放声大笑,他扩大声音,豪声道:「总算让你碰钉子了吧!杨锦宣,要想求饶儘管说,吕某这就去救你!」

「你──放──屁──」

远远回传来的是一声高吼,配着山谷迴音更是缭绕。

闻之,吕立野的面容只怕比闻到真的屁还苦还臭,他握紧双拳,狰狞地哼了一声,心想杨锦宣摔死最好!

可徐蓉哪能忍耐?她摆去平常端庄娴雅的模样,情急大呼,道:「杨公子,你快些弃权吧!没必要拿命和他……啊──」

话未说完,徐蓉忽尔惊叫,只见前方那小小身影似乎支撑不住,双手霎时鬆开,就这样向下一坠!

「锦宣!」徐蓉高喊一声,忍不住破涕哭喊。

「不自量力,摔死活该!」就是看着身旁众人诧异心慌,吕立野亦不觉同情,他走上前几步,打算去把这混小子的尸身给带回来,不然留着让秃鹰给吃了,只怕换徐蓉不能谅解他。

然而吕立野才运魔气附足,踏到第一个石台时,却见远方那小小身影竟又动了起来,且和原先不同的是,这回他竟连石台也不踏,就这样优游漫步在那锋利的尖石上,丝毫不受剑林所困。

这轻巧身段飘忽若神,也难怪锦宣平日敢自号为「飞天仙人」了!。

「不可能!不可能!」这一声也不只是吕立野喊,魏子吾亦跟着不解,心想莫非此人的身子是用铁打的?

「杨某说过──除非我自己想死,否则没人弄得死我!」没会儿,那高亢声音再次传来,充满着自信和潇洒。

一炷香时间以内,杨锦宣顺利摘得白花平安归来,并温柔地簪在徐蓉髮上,徐蓉莞尔一笑,伸手拉住锦宣检察他的身子,虽有一些擦伤,倒没有什幺大的伤痕,稍微敷个金创药就能痊癒。

吕立野紧握双拳,只怕快气得升天,道:「臭小子,你到底搞什幺鬼?难不成你懂得御剑飞行或运功附腿?」

杨锦宣嘿嘿笑道:「杨某没搞鬼,只是搞了这双靴子。」说着,将靴子脱下,并递给吕立野。

「王八羔子,谁要闻你臭靴味!」吕立野用力甩袖,一把将那靴子击到地上,谁知那靴子落地时,竟发出「乓乓」一清脆声响。

徐韩上前一探,发现靴口掉出一块大铁块,她奇道:「小贼,你何时藏了个铁块在里头?」

杨锦宣笑道:「奇了吧?这乍看之下是个铁块,其实……」说着,锦宣摸着铁块上预先刻好的缝隙,「啪」一声将其剥开。

这大铁块里预先藏了数块金子和银两,这自然也是从锺将军陵墓中搜刮出来的,他笑道:「杨某做这行的,当然也怕有朝一日碰到同道把我的银子偷光,这样我该怎幺过日子?所以咧,我常常把一些值钱的东西藏在脚底层,嘿嘿,人生得以踏金而行,是件多幺爽快的事啊!」

「你竟敢使诈!」吕立野一手拽住杨锦宣的衣襟,道:「照你这般说法,你藏金子就够,何必用这铁块包裹?莫非你昨日偷窥吕某,早知吕某要以此法考验,便用金子理由搪塞!哼,如此一来,这一关根本不作数!」

「非也!」杨锦宣轻轻推开吕立野,道:「吕公子只怕是轻功这一行的门外汉,咱们练轻功的人都知道,最简单锻练身法的法子,就是平常在身上藏一堆铁块,待习惯那重量后再拆下,身子便轻鬆自如。」

吕立野和徐蓉相视一眼,徐蓉点头证明杨锦宣所言不假,对此,立野也只得认栽,暗恨自己竟漏算了这一点!

片刻后,他甩袖道︰「走吧,回庄!」

徐韩讽刺笑道:「怎幺样?不玩了吗?」

吕立野哼道:「哼,吕某不会乘人之危,杨锦宣身上有伤,我就让他休息三日!」

「三日?」杨锦宣蹙眉,道:「这伤不重,倒是不必休到三日,吕公子不妨直说这最后一关是何指教。」

吕立野哼道:「比武!」

这二字终于落出,杨锦宣瞬即塌了脸色,这真刀实枪的比武,要他如何再像前两回以投机取胜?

徐韩气道:「你明知杨锦宣不可能打得过你,比拳头大有什幺意思?难道拳头大,就代表有担当吗!」

吕立野不改面色,道:「吕某自当知道这要求会引来你们反弹,所以……我给杨锦宣三日时间,让他再找一人组队对抗吕某,以二敌一,别说吕某没让他!」

  • 名称:湘西赶尸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3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