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级英雄全文阅读

古、辛二人正欲前去骸岩峰,本要召唤神兽「朱雀」腾翔而去,唯仁景今日已召过神兽「玄武」,体力实属透支,无法再召第二回。

看他青丝带汗、运气吃力,辛痕心有不忍,直道:「别试啦,咱们回头去千鸟镇买马得了。」

古仁景喘吁道:「不知大家状况如何,若能早些回骸岩峰,便是……」

辛痕笑道:「欲速则不达,只要保管好画轴,过几日一样能救出他们。」

古仁景叹道:「但妳亦想早日见到师父……」

闻言,辛痕眉眼弯如新月,不知不觉中,她越来越喜欢和这看似严肃的男子谈话,道:「嘻,你有这番心意我就很高兴啦!走,咱们买马去,别勉强自己!」

「好吧……」古仁景妥协点头,和辛痕掉头买马,唯盘缠多半是放在聂志弘那儿,两人身上所剩无几,且须考量后续几日伙食,故他们最后决定合买一匹快马,一同共乘而去。

路途上,达达马蹄声迅捷作响,尤其古仁景拥有「四神统领」之异能,策马速度犹如电光石火,他一手环抱辛痕纤腰,一手紧抓缰绳,双眸盯向前方,万分不敢鬆懈。

见马儿迅速奔驰,辛痕倒也不怕,乐呼呼地享受飙马快感,待半个时辰过去,她忽地想起古仁景欲出家之事,便是一个腾身,一双溜溜大眼上下打量起他。

「有事幺?」古仁景未和辛痕对眼,逕自发出一句沉声。

辛痕惊叫一声,道:「唉呀!你别忽然说话!」

古仁景叹道:「妳身子转了大半,我没法专心。」

辛痕惭愧地挪回正面,道:「姆……对不住。我是在想……你为何坚持要回天庭界?作神仙真有这幺好玩?」

古仁景道:「并非为了游乐,而是为苍生、为天下黎民百姓。」

辛痕鼓嘴道:「胡说。天界神仙明明不分是非黑白,你瞧,他们把严公子的爹娘害死就罢了,但严公子和祭炎何错之有?天界为何不放过他们!」

古仁景叹道:「天有天规,既已成仙就当守规,如有破戒,自要承受。师父和大人纵然无辜,但彻身为天界一霸,只得从令杀之,想来……也是身不由己。」

辛痕不解道:「罢了,姑且不论他们如何,你呢?你会被贬下凡,定是你没法乖乖守规,既然如此,又何苦强迫自己回到那六根清静、无欲无挂的地方?」

古仁景摇头道:「此言差矣。仙亦有心,历经千百年风霜,有情有欲亦属常情,所以……天界神仙并非完全不能谈情为欲。」

「哦?当真?」辛痕起了兴致,好奇发出一声。

古仁景续道:「天界有种神物名唤『姻缘树』,仅要累积万千战功,即可要求天尊赏赐此物,届时,可与心仪对象一同以后续战功做为树枝养分,假以时日培育出『姻缘果』,就可求天尊赐婚……不过,仅要走此一步,纵然还是神仙,寿命却与凡人无异,待寿命走至尽头,魂魄就会再入轮迴,下一世转生为何物,便是无可探求。」

辛痕有些哀婉,道:「姆……我不明白,虽说可能要等百年千年,但既有此物,逍宫主喜欢的姑娘又是魔,暂且没有寿命问题……假如他们能忍下一时情欲,一同培育姻缘果,修成正果也是迟早的事呀!」

古仁景摇头道:「不。此物有其限制,所谓『种族殊途』,仙只能与仙结合,若是和人、甚至和魔,均是天道所不能容,就算有姻缘果也没法逆转。」

辛痕不以为然,失去兴致「呿」了一声,道:「歪理!种族不同有何不可?和人和魔又如何?两人在一起贵于交心,倘若在意种族多于心意,根本本末倒置!」

她晃晃脑袋,再道:「臭脸,和你相处这段时间,我知道你是个有情有义、有血有肉的好男儿,你听我一句吧,那种充满规矩的地方不适合你,反正你没有失去仙力,就算当人类,同样能为苍生效力。」

古仁景黯然道:「非天界神仙,却以天界之力做事,实于理不合。」

「大石头,囔着一堆规矩,怎幺说也说不听,哼!我不和你说啦!」辛痕负气鼓嘴,知道这回游说失败,便是绷了张脸不再搭理古仁景。

连几日赶路,这日,天空阴晦,苍穹雷鸣四起,盏茶时间过后,大雨滂沱落下。

辛痕以手遮髮,瞇眸道:「臭脸,前方有个山洞,咱们去躲雨吧!」

「好。」古仁景策马奔腾,但二人方到洞门口,即听到洞里发出兵器交接之声。

洞内,一者独臂,长髮黑中带白,面色苍白如纸;另一人粗犷如山、貌威霸气,一手持着寒铁棍,猛挥长棍,赫赫生风。

见他们打得激烈,且其中一人即是陆剑湖,无可奈何之下,古辛二人只得先在外头候着,顺道打探那持棍者是为何人。

此时,辛痕那单薄娇躯已被雨水打湿,衣裳贴着姣好胴体,将女子独有曲线显得婀娜玲珑,尤其乌黑秀髮凌乱贴面,更散出一种凄柔美感。

古仁景瞥见一眼,转瞬间,冷峻面容难得闪过红晕,幸好辛痕并未瞧见。

他旋即脱下外袍给她披上,看她打起哆嗦,便从身后轻轻将她揽住,以自身体温覆着她,看辛痕慌了一动,仁景于她耳边细语,道:「小痕,忍耐些。」

非常时期,辛痕不好挣扎,微微点头,但两人身子都湿,辛痕更能感受那厚实胸膛的温暖,剎那间,一张娇颜泛红,羞怯地不敢抬头。

半炷香时间过去,陆剑湖与那持棍者暂且停下厮杀。

陆剑湖喘吁道:「铁眺!你为何非要苦苦纠缠!」

闻言,古辛二人大奇,原来那持棍者正是以一招「百裂棍」扬名天下,江湖上人人尊称「万棍其下」,同时也是铁荷枫的生父-铁眺!

「自然是和你算帐!」铁眺将寒铁棍击地,发出「匡啷」巨响,声势骇人。

「算帐?好,陆某就和你算!」陆剑湖倒也不怕,反对铁眺鄙夷万分,道:「你明知婵妹和陆某一直在一块儿,还让铁荷枫来杀陆某,万一他不巧杀到亲娘,岂非大逆不道!」

方提及苗树婵,铁眺怒火中烧,大斥:「此等贱妇背叛铁某、抛家弃子,就是死于枫儿手中,也是罪有应得!」

陆剑湖嗔道:「当年分明是你觊觎陆某手中神器『崩天鼓』,刻意让婵妹来引诱陆某,如今你竟颠倒是非,胡乱编纂故事欺瞒铁荷枫!男子汉大丈夫敢做不敢当,你怕不怕羞!」

铁眺甩棍道:「哼!像你们这等姦夫淫妇,有何资格和铁某谈是非?废话少说,铁某今日并非来和你算此事,识相点就把『幻月画轴』交出来,枫儿若有三长两短,铁某唯你是问!」

「幻月画轴?」陆剑湖一怔,奇道:「幻月画轴何时在陆某手中?且……你如何知道铁荷枫被关入里头?莫非──你和黎介木他们之间有勾当!」

铁眺鼻哼道:「不错,铁某是与黎介木和柳希希合作,目的即是要除去你个王八蛋!到时铁某将取代你当上副庄主,将你踩在脚下,让你永世不得翻生,以洩我多年来心头之恨!」

原来黎介木从前就知晓铁眺是名武林奇才,欲将他招揽入门,唯铁眺此人心高气傲,且在江湖上颇具威名,自然不愿屈于他人之下。

后来,黎介木偶然发现铁眺与陆剑湖似有恩怨纠缠,便是私下探寻,终让他查到「苗树婵」之事……

铁眺和陆剑湖从前是拜把兄弟,两人同样倾慕苗树婵,无奈苗树婵心仪铁眺,陆剑湖不欲她为难,只将这份心思藏于心中,可其实三人彼此都是明白的……

为了淡忘情伤,陆剑湖独自流连四海、游遍八方,在辗转之间,意外得到神器「崩天鼓」,他资质原属上乘,藉着崩天之力,武艺更是大幅进展,后成功将崩天纳入身子,与之成为一体,培育出这非人般之仙力。

十年过去,三人再度相逢,这时的铁眺已和苗树婵结为连理,并已育有一子-「铁荷枫」。

好友相聚,本是谈笑风生,但方听得陆剑湖身怀神器一事,随即激起铁眺取得崩天的慾望……

他多次旁敲侧击,望陆剑湖能将崩天鼓割爱予他,可陆剑湖的爱人已先让铁眺娶去,他实不愿再将崩天交出。

对此,铁眺勃然大怒,从此二人绝裂,发誓老死不相往来。

可惜崩天神力太过诱人,铁眺并无因绝交而放弃夺取崩天鼓之欲念,他荒唐地逼迫苗树婵去诱惑陆剑湖,命她就算失了身子,也要将此物取到手!

苗树婵深觉屈辱,宁死不从,多次被铁眺施暴威胁后,她忍无可忍,只得忍痛与孩儿分别,后她孤独无依,便是投靠陆剑湖作避风港,以解她思子之情。

这回,黎介木欲取虞灵虹性命苦无方法,便把主意再动到铁眺身上,以这番恩怨做基础,先挑起铁眺对陆剑湖的仇恨,后让铁眺以「报母仇」之名,将众人引至千鸟镇,另一头则以苗树婵的性命要胁陆剑湖动手。

两相配合,待藏雷赶至千鸟湖畔,亲眼见到心上人死去,该是会发狂取陆剑湖性命,又或者被陆剑湖杀死,无论结果走向为何,黎、柳二人均是乐见。

唯二人倒是漏算世上有「回魂癸梦」此咒,故藏雷当下并未杀去陆剑湖,仅是废去他一只手臂尔尔。

当然,铁眺无心理会虞灵虹的事,他只暗自心想,待除掉陆剑湖后,下一步就利用黎柳二人除去祭炎,等他们两败俱伤,裘夏根基不稳,他即可一举夺下飞云山庄庄主之位,让整个武林尽在他掌控之中!

唯所谓「聪明反被聪明误」,铁眺以为打得一手好算盘,欣然答应黎介木的要求,却不知自己才是那被操弄的棋子啊……

柳希希脑筋动得快,发现藏雷并未除去陆剑湖,又不愿让聂志弘这「严灵空」的徒儿得了便宜,便先以「幻月画轴」抓走众人,后放消息给铁眺,说是陆剑湖抓走他孩儿,欲使铁陆二人再次斗得你死我活。

陆剑湖天赋虽高,铁眺亦非等闲之辈,尤其陆剑湖已是伤残人士,两人相斗,谁胜谁负尚难定论,唯一能确定的,将是「两虎争斗,必有一亡」,而活下来的,多半也不死即残!

如此一来,陆剑湖便不再成为他们夺取飞云山庄之绊脚石!

「哈──哈啾!」

辛痕全身发冷,在这紧要关头,忍不住哈出个喷嚏,古仁景一怔,急拉住辛痕往后欲行,这时,铁眺手中那寒铁棍已朝洞口「飒」一声射来!

古仁景袖袍一转,发出太极白光抵御,唯铁棍来得太快,尤其铁眺内劲阳刚无比,仁景不慎被劲力震到胸膛,哀呜一声,嘴角边流出鲜血。

「臭脸,你要不要紧!」在那须臾之间,辛痕对古仁景生了怜悯,她伸手轻拭他嘴边,仁景却轻握住她,并道:「我没事,留神。」

说着,古仁景挡在辛痕面前,朝洞内那二人方向走去。

铁眺迅捷拾起长棍,尚不知二人身分,保持十二万分戒心。

陆剑湖怔然道:「你们没被困入卷轴?」

辛痕哼气道:「哼!那种破东西,怎幺困得住咱们!」

古仁景道:「陆剑湖,若我们能取得卷轴,你可知要如何将他们救出来?」

陆剑湖心想古仁景和铁荷枫是一路人,若能有他相助,兴许能快些救出荷枫,但他才要解释,铁眺却道:「你还有空和这小子废话?别忘了,黎介木是拿那贱妇的性命要胁你,如今你任务失败,不怕再不回去,就和她天人永隔?」

「你知道此事还和黎介木合作?」陆剑湖如梦初醒,诧异道:「莫非……你是故意支开陆某!」

铁眺应声道:「哼,当今世上,铁某只在乎枫儿这个骨肉,那贱妇是死是活都与我无关!陆剑湖,识相的就把卷轴交出来,再这般拖下去,你就準备替那贱妇收尸罢!」

「你个畜生!」陆剑湖暗自咒骂一句,而今他失去右手,要在短时间内制伏铁眺并非易事,唯卷轴确实不在他手中,他要如何交给铁眺?

无可奈何之际,陆剑湖将希望放至古仁景身上,道:「算陆某欠你个人情,请你替陆某挡住铁眺。」

辛痕负气道:「哼,你差点害死灵虹姐姐,谁要帮你这种坏蛋!」

「我帮你。」出乎意料,古仁景一口同意。

辛痕一怔,猛搥古仁景道:「没杀他就很客气啦,你为啥要帮他!」

古仁景以只有二人听得到的声音轻语:「铁前辈口中的『贱妇』即是铁兄的亲娘,于情于理,咱们都有义务相助。」

辛痕恍然一悟,鼓嘴道:「姆……有点道理,好吧,依你。」

古仁景从怀中拿出画轴,道:「东西在我这,铁前辈,你若想救铁荷枫,就请打赢古某。」

见此,铁陆二人眸光闪色,没会儿,铁眺故作镇定,哼道:「你和枫儿是朋友,画轴在你手上正好,铁某更能专心对付陆剑湖!」

「是幺?」古仁景眼神蓦然透出邪魅、嘴角微扬,后他伸手「啪」一声,撕去画轴一角。

「你作甚!」铁陆二人同时怔然。

辛痕亦被吓着,这样的他,也是在逢场作戏吗?

古仁景面如市儈,语带轻浮道:「呵,铁前辈似乎高估我和他们的友谊啦,说穿了,古某和他们认识说久不久,他们就是死尽,顶多我眉头皱几下,替他们哀悼几句得了。但铁前辈呢?你的独生子就在里头,你有胆识和古某赌一把?」

铁眺握紧寒铁棍,尽可能保持镇静,道:「哼……这幺做对你有何好处?你别想矇骗铁某!」

「好处?哈,好处可多了!」古仁景仰头一笑,傲气到令人发呕,道:「若这帮人全死了,莫说祭炎,就连裘夏都会奖赏我,到时古某说不定能坐上副庄主之位,有何不好?」

「混帐东西,你想坐收渔翁之利!」铁眺举棍高呼。

古仁景魅笑道:「为何不行?」

陆剑湖虽讶异古仁景的变化,但比起画轴里的众人,他更担心苗树婵之安危,在两相权衡比较下,他无暇多问,趁铁眺慌乱之际,即转身逃去。

「哪里走!」铁眺高举寒铁棍,稍「绕」一道,旋风四起,这时,古仁景忽地晃至铁眺面前,道:「铁前辈的对手是我。」

语毕,古仁景拔剑挥出一弧如新月般的白光,铁眺不甘示弱,重压一棍,正要与之兵刃相交,谁知仁景忽地腾挪身子,让铁眺扑了个空。

「你个小王八蛋!」铁眺完全被惹怒,再朝古仁景发出一棍。

此刻,古仁景已拉着辛痕出洞,并迅捷唸咒、结印,登时造出一道白弧,高呼道:「起!」

那白银灵阵转瞬将山洞洞门封死,无论铁眺在里头如何挥棍,都无法破洞而出。

古仁景拱手道:「这结印过两个时辰后自会解开,前辈,委屈你了!」

说毕,不顾铁眺睚眦嘶吼,古仁景续道:「二八星宿、井鬼柳星张翼轸、朱雀现。」

没会儿,一道赤霞从天而落,火红般的圆球展翅成燄红巨鸟,古仁景牵着辛痕跃上朱雀,后下个令,带辛痕徜徉天际──

半空上,阴雨已停,映入眼前的是一片蓝天白云,及雨后那道绚烂虹霓。

由于朱雀之羽甚热,两人的衣裳在不自觉中已经烘乾,唯让仁景出乎意料的是,难得乘上朱雀,那俏姑娘却是噤若寒蝉。

古仁景好奇道:「想些什幺?」

「姆……」辛痕冷眼瞪着古仁景,没多久,她打破沉默,负气道:「不管如何,你都不该破坏幻月画轴!」

古仁景呵笑道:「原是此事,妳放心,我撕得只是一般卷法,并非画轴。」

「啊……当真?」辛痕狐疑道。

「妳瞧,画轴毫髮无伤。」为让辛痕安心,古仁景将真正的幻月画轴递给她检查。

确认画轴无坏,辛痕这才鬆了口气,轻拍古仁景道:「坏蛋,你威胁铁眺时像变了个人,害我以为你……」

「倘若妳看得穿,又岂骗过铁前辈那老狐狸?」

辛痕无奈道:「姆……好吧……不过……臭脸,我有个问题问你,你老实回答我,好吗?」

「妳说。」

辛痕轻语道:「现在在我面前的你,真的是你幺?」

古仁景一怔,道:「何出此言?」

辛痕沉色道:「我很厌烦别人欺骗我,所以我希望你永远不要对我逢场作戏,在我面前,永远表现出最真实的你……好不好?」

「……好。」片刻后,古仁景应诺一句,他微微扬起笑容,配着七彩绚丽,更添得他俊容焕发、英姿飒爽。

望着望着,辛痕娇颜透红,不禁痴迷……

  • 名称:超级英雄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3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