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青草原全文阅读

火势蔓延,冯玉珊吓得欲带辛痕离开,谁料鹰老大却一把将她拉出房,道:「冯大小姐的脑子是坏了不?老子就是要製造意外,哈,屋子失火,一个不小心烧死那妮子,天意弄人,与妳何关?」

冯玉珊哀容满面,全身发颤,一直拉扯理智,心想究竟要不要入房救辛痕。

鹰老大扶了扶冯玉珊的下巴,道:「妳要救她也行,到时,就等着她拆穿妳的身分,嘿,别说老子不疼妳,等妳一无所有,老子让妳投靠,收妳作妾如何?」

「走开!」冯玉珊用力挥开鹰老大的手,鹰老大觉得无趣,心想待火势一大,必然引来注目,也就不再多待,转个身从侧门边离开。

「小姐──妳快离开这儿!」剎那间,数个长工、丫环纷纷赶来,一来一往,打水、泼水,试图灭去火势,另两个丫环拉着冯玉珊远离火场。

看这红光漫天、焦烟四窜,冯玉珊脑子却是一片空白。

「玉珊,这是怎幺回事!」这时,忽有一声叫唤住她,冯玉珊吓得回神转身,眼前之人是古仁景,他已蒐集到药材归来,才入府,就听得府里发生祝融之灾,且事故地点正是辛痕的房间,他急着冲来,欲知辛痕平安与否。

冯玉珊支吾道:「仁景,你回来啦?」

古仁景难得透出急意,道:「小痕可在房里?」

冯玉珊怔怔道:「我、我不知道……」

古仁景心想冯玉珊恐是一时被熊熊烈火吓得说不出话,便随意抓了个长工问话。

长工应道:「回公子,小人问过守卫大哥,辛姑娘回来后就没再离府,假如找不到……她可能就在房内。」

古仁景轻啧一声,拔腿就要冲入火场。

「万万不可!」冯玉珊拉住古仁景,道:「这些事让下人去做,万一你伤着了得不偿失啊!」

「都烧掉半个房了,他们没能耐救小痕!」说着,古仁景片刻不犹豫,即刻结起手印,唸道:「二八星宿、奎娄胃昴毕觜参、白虎现!」

没会儿,一道光球如流星坠地,炸在地面霎时白烟四起,烟过,一头白身巨虎轰然现形,张嘴一吼,虎啸龙骧。

这阳刚正气吓得冯玉珊惊叫一呼,以为是上苍见不惯她作恶,派神兽下凡来予她惩治。

对此巨兽,古仁景却是微发一笑,伸手轻抚那银白如雪的毛髮,道:「兄弟,好久不见,这回要麻烦你了。」

白虎低吼一声,非示威,而是与古仁景叙念旧情。

古仁景跨步一跳,俐落地蹬上白虎背上,道:「冲入火场。」

得令,白虎四腿扬张,毫不惧怕烈火熊熊,带领古仁景冲入火中。

房内。

家具几乎都被烧得残破,古仁景未摀口鼻,一心悬在辛痕身上,大声道:「小痕!小痕!」

「吼──」白虎轻吼一声,朝某个边走去,正见辛痕倒在地上。

「磅──」一声巨响,天花板上横柱猝然倾倒,古仁景旋即跳下虎背,一个腾步跃前,一手将辛痕拥入怀里,自己则受那横柱撞击。

他呜呼一声,顾不得身后已让火燄和横柱接连击伤,只是轻摇着辛痕,道:「小痕,听得见我的声音幺?」

「呜……」辛痕微发呻吟,实在没法睁开眼睛,唯见她眼眶边流有泪水,得知她心中惧怕万分。

「别怕,我马上带妳出去。」古仁景心疼地抚拭辛痕的面庞,忍着痛楚起身,将辛痕放上白虎,待他一声令下,一举冲出火场,保住辛痕性命。

几个时辰过后。大火已被扑灭,古仁景在房看顾辛痕。

冯玉珊端了碗药汤入房,古仁景接过手,轻轻递入辛痕嘴里。

冯玉珊道:「大夫说小痕并无大碍,仁景,你就别担心啦。」

古仁景点头道:「嗯。大夫可有说小痕何时会醒来?」

冯玉珊道:「她伤得不重,估计两三天就得痊癒了。」

「那便好。」古仁景鬆了口气,知道辛痕重视装束,以湿布轻拭她的面容,将她打理得乾乾净净,不留半点焦气。

冯玉珊忧心道:「仁景,你也受了伤,还是先上药吧,她们让我顾得了。」

「也好,多谢。」古仁景伸手接过药膏,而后转身出房。

待他离开,冯玉珊才洩了口气,心里开始盘算,辛痕顶多昏迷两三天,她究竟要如何做,才能化开一切纠结?

翌日。

古仁景和冯玉珊一同在三女身边照料,这时,那叫绸儿的丫环再端药汤前来,一进房内,正要递予仁景时,忽尔双手发软,将那药汤给撒了一地。

「呀!小姐、公子,奴婢不是故意的……」绸儿吓得哇哇一声,低下身子整顿地面,不敢多瞧两人。

冯玉珊气恼道:「笨手笨脚,连碗药也能撒了,快再熬一碗来!」

「可是……」绸儿面上带愁。

古仁景道:「姑娘有何顾虑?」

绸儿道:「回公子,昨儿个大夫说这几味药都卖完啦,要再取药,恐怕得至城尾那间药铺去。」

古仁景拱手道:「那就麻烦姑娘代劳跑一趟。」

绸儿畏惧道:「最近府上三位贵客接连出事,府里人心惶惶,大家都不敢走远,不知道古公子能不能替奴婢去跑这一趟……」

冯玉珊喝道:「混帐,这种事儿怎能让仁景做?你们姑娘家怕,就让长贵去吧!」

「也罢。」古仁景轻叹一声,不欲因他们的推託而耽误辛痕服药时间,道:「绸儿姑娘,麻烦妳把药方给我,我去取。」

「多谢公子。」绸儿将药方递给古仁景,待仁景离开后,冯玉珊和绸儿使了个眼色,道:「绸儿,辛苦妳了,快,去后门放信号。」

「小姐,您这样大费周章支开古公子,究竟是要让谁进府呀?」绸儿好奇一问。

「多嘴。」冯玉珊瞠了绸儿一眼,道:「本小姐办事还要和妳交代幺,快去!」

「是……」绸儿自知多言,即按冯玉珊之意至后门放信号给鹰老大。

没会儿,鹰老大大剌剌地走入后院,然而,两人方碰面时,却是吓得冯玉珊惊叫出声,道:「你身上为何有血!」

鹰老大稍探身子,道:「哟?不小心沾了那丫环的血,唉,干咱们这行的,这点血不过塞牙缝,有啥好怕?」

「此话何意!你把绸儿怎幺啦!」冯玉珊高呼道。

鹰老大相貌粗犷难看,穿着邋遢,一看即非善男信女,绸儿一见上他便是关上大门,鹰老大一怒之下破门而入,顺手把几个碍事的人全全杀去。

鹰老大不以为意,道:「冯大小姐,老子腻了,不想和妳再玩这些无聊把戏,今日来,就是要把免死金牌拿到手,妳快去拿出来,否则老子连妳都宰。」

冯玉珊一怔,怒吼道:「你!堂堂将军府岂容你这般撒野!」

鹰老大摩拳道:「呵,老子还怕不?你们这将军府上下没个能打的,就算有,大不了被妳抓入狱,等冯将军回来,老子再告诉他,妳个假千金怕身分败露,就和老子勾结伤害他的宝贝女儿,看他会先惩治谁?」

冯玉珊退后几步,懊悔那血书让鹰老大瞧见,她倒抽口气,知道自己惹不起此人,道:「好……我去取免死金牌给你,拿完后,你就给我走。」

「慢,咱们的交易内容改了,除了金牌,老子要把真的千金给带走。」

「荒唐!」冯玉珊高吼一声。

鹰老大大笑三声,道:「妳的秘密这幺值钱,老子要是不多喊几个价,不就亏大了?妳若不照老子的话做,行,假千金也值一些银子。」

冯玉珊羞怒道:「本小姐不会让你为所欲为,你拿完金牌就滚!」

「那要看妳拦不拦得住老子!」鹰老大跨步上前,粗厚手臂一挥,就把冯玉珊推倒在地。

冯玉珊欲起身,那锋刃却直指在喉咙前。

「住手!」此刻,一名女子从屋顶跳下,身段轻盈如柳。

「赵晓芝?」冯玉珊睁大双眸。

赵晓芝自然已听得方才那些对话,虽听得不尽全,倒也掌握了七八分,道:「冯玉珊,原来就是妳陷害我,而今引狼入室,妳这样开心幺!」

冯玉珊咬牙怒瞪赵晓芝,心想若非赵晓芝劝聂志弘延后婚事,她早就和聂志弘成亲了,如此一来,就不需一直和鹰老大来往,不须昧着良心作恶事,如今更不须要让这匪寇要胁。

是她让自己变得作恶多端,让自己双手沾了鲜血,都是她!

鹰老大发出嘲笑之语,道:「哦?两位大姑娘是要来个大和解?还是要继续阋墙,让老子渔翁得利,去里头抱得美人归?」

赵晓芝岂会让陈华榛受到伤害?她不与鹰老大多谈,即瞬运气,脚步一挪,「弗狎掌」施出,朝其手臂穴道击去。

鹰老大身形犷阔,步伐倒是迅速,大刀一挥,风声飒飒,晓芝单凭赤手空拳,实难靠近于他。

「嘘──」鹰老大吹出一哨,将其埋伏之手下唤出,十余人猝然涌入将军府内,声势浩大,赵晓芝武艺再高,也难敌众人之势。

鹰老大的手下们各个手持兵器,上头皆已沾染鲜血,可见冯崇旭安排在府内的人都已让他们给解决乾净。

冯玉珊暗恨自己事前将将军府的地形全数告知鹰老大,否则单凭这十几人,又怎能轻鬆地将将军府内的兵官一网打尽?

而她前些时间还支开唯一能和这帮匪徒较量的古仁景,想至此处,玉珊咬牙懊悔,原是自己暗路走多,碰上危壁。

双方一言不合,即刻发生恶斗,赵晓芝腾挪脚步迅速,「弗狎掌」、「弗顺掌」接连施发,然而敌数众多,她根本无法靠近鹰老大,只得眼睁睁看他往陈华榛所在之房前去。

「咻」一箭射至鹰老大跟前,原是冯玉珊趁空隙之间,奔回房中取出平日使用之猎弓。

为今之计,她选择与赵晓芝处同一阵线,可她从未亲手杀人,她每一箭都放得颤抖,虽得伤至盗匪,倒不至于取其性命。

鹰老大听得手下哀呼,腾个身形,旋然来到冯玉珊身边,玉珊只会射猎之技,武功倒是一窍不通,鹰老大才稍撩一刀,尘埃四起,使玉珊看不清方向,她稍挥眼前风沙,眨眼间,却已让鹰老大抓个正着。

鹰老大扯着冯玉珊的髮丝,鼻哼道:「臭婆娘,妳要和老子作对,老子就先解决掉──唔!」

「轰!」一道火球猝然攻来,击得鹰老大哀呼没法出力,大伙儿同时转面一瞧,那发火之人是聂志弘不错。

「志弘!」彷彿看见救星,冯玉珊哇的一声流出眼泪。

「……臭小子,是你?」鹰老大和聂志弘相视,迟疑片刻,一股怒火上脑,犹记得约一年前,他所创立的寨子就是被这小子一日颠覆。

他道:「难怪老子看那真千金这般眼熟,哼,原来就是那天差点到手的肥羊,好啊,你这小子真有本事,无论真千金、假千金,全都对你倾心。」

聂志弘听不明白「真假千金」是为何意,但也一眼认出此人,即是昔日于天佐镇附近猖狂的冰鹰寨主。

遥想那日他心软没取冰鹰性命,是希望此人能从此改过自新,谁料冰鹰非但未洗心革面,如今竟目无王法,率人直捣将军府,甚至对他的未婚妻不利。

冯玉珊害怕冰鹰多言拱出真相,便是先声夺人,道:「志弘救我──赵晓芝和这帮匪徒联手,说要取我们的性命,家里好多人都让他给杀死啦!」

赵晓芝一惊,瞠大双眸直囔道:「妳──妳胡说!分明是妳和鹰老大勾结嫁祸于我,怎幺贼喊捉贼啦!」

鹰老大挑了个眉,过去和聂志弘结下樑子,他一直怀恨在心,故他顺着冯玉珊的话意,试图让志弘继续被瞒骗,最好引他对赵晓芝下手,以致来日知道真相后悔莫及。

光想到这等残杀画面,鹰老大已快活乐笑,道:「姓赵的,怎幺?看情势对咱们不利,就想过河拆桥?妳好毒辣的心!」

赵晓芝急道:「你说什幺呀!谁和你是一伙的!聂大哥,你别听他们乱说,是冯玉珊她怕……」

偏偏她辩解的越急,越让人觉得她是心虚,冯玉珊趁着局势,打断赵晓芝的话语,续道:「赵姑娘,我和志弘是真心相爱的,妳为何非要拆散咱们?还把华榛、灵虹、小痕都拖下水啦!」

「小痕?」聂志弘一愣,怎幺他出门一趟,连辛痕也跟着出事?

冯玉珊道:「昨日她就来乱过一回,还和小痕起了冲突,害小痕陷入火场,现在还昏迷不醒!」

聂志弘握紧双拳盯向赵晓芝,只见晓芝猛摇头欲辩无言,冯玉珊趁势再喝一声,道:「志弘,要是你没赶回来,赵晓芝本来还打算、打算让这些匪徒欺凌我……呜呜……」

「赵──晓──芝──」聂志弘一再忍让,一再放过赵晓芝,但赵晓芝却越做越过,加上最近诸事不顺,他实难再忍,心想要是再心软放过她,只怕才会后悔一生!

聂志弘拔剑一挥,将冯玉珊从冰鹰的手上救出,并于那匪类腹部贯上一剑。

听得冰鹰残呼一声,聂志弘用力将剑拔出,霎时鲜血四溢,此举着实吓着冯玉珊和赵晓芝。

赵晓芝从没想到昔日那善良开朗的聂志弘,竟会被恼怒到杀人不眨眼,可天意不由得她想,聂志弘的下一剑,即往自己的心脏刺来。

「师兄,快住手!」剎那间,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传出,是让他牵挂万分的声音。

聂志弘停下脚步朝房门一看,只见虞灵虹疲惫地推开房门,双手攀着房樑,蹒跚地走出房间,她走到赵晓芝身前,道:「师兄,我们全都让冯玉珊骗了,真正的兇手是她!」

  • 名称:青青草原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2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