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穷匕见全文阅读

「华榛?大婶,妳说的是陈华榛幺?」辛痕瞠大双眸。

那婆婆亦是惊讶,知晓眼前这女子认识陈华榛,急点头道:「把……这……交给……交给冯……冯崇旭……将军。」

辛痕狐疑地接过那块血布,道:「但是将军不在府上,要不……我交给玉珊吧?」

「不!」那婆婆竭尽所能大喝一声,急拉着辛痕狂颤,道:「冯玉珊……要……要害……害华榛。」

辛痕蹙紧眉头,实在听不明白话里意思,只得直接摊开那血布细瞧,上头写道:「冯老弟,三娘有愧于你,玉珊并非你的女儿,于你府上作客的陈华榛才是你和莞泱的亲生女儿,那日我与华榛谈起身世,劝她早些和你相认,便有机会夺回聂少侠,不巧这番话却被玉珊听着,隔日,她即和鹰老大联手将我囚禁。」

「这是!」辛痕狐疑地看着那婆婆,道:「大婶,妳莫非是华榛曾提过的那位陈婆婆?」

「是。」那婆婆猛然点头。

辛痕再道:「那幺玉珊的奶娘……也是妳?」

「是。」陈婆婆豁然欣喜,幸得眼前这姑娘聪明绝顶,只看到几行字就微略猜到前因后果。

辛痕咬牙道:「我记得华榛曾和玉珊说过赵晓芝的事儿,华榛和灵虹姐姐出的事也都被认定成是赵姑娘做的……难道……难道是玉珊嫁祸给她?要是真的……那冯玉珊这女人实在太可怕啦!可不对呀,她为何要做这些事来害婚期延后……这实在……哎,大婶,就算我信妳,但这血书这样潦草,要是将军不信该怎幺办?」

「告诉将军……是……『阿敏』临终前……交给他……」

「谁呀?」辛痕才问出话,陈婆婆已阖上双眸,虚脱地鬆开那原先紧抓辛痕的手。

「大、大婶?」辛痕赫然一惊,将手指放至婆婆鼻前,可叹是婆婆已驾鹤西归,活活被那帮匪徒给饿死。

辛痕颤着身子哀然道:「妳安息吧,假如这一切都是冯玉珊所为,我一定会替妳讨回公道!」说着,奋力抬起婆婆的尸首,将她慢慢带出屋外。

「谁!」此刻,那方才离开的匪类竟中途归返,和辛痕撞个正着。

辛痕戒慎道:「你们这群败类,这样虐待一个老人家,老天爷会收拾你们的!」

那匪类上下端视辛痕这可人的模样,面上透出色欲,道:「好个呛辣标緻的小姑娘,老天还没收拾咱,咱就先收拾妳啦!」说着,一把扑上前。

辛痕惊叫一声,只得先放下陈婆婆的尸身,握紧手上那血布逃开。

辛痕只会一些粗略防身技巧,自然敌不过那匪类,平日穿得衣裳带着裙襬,亦是绑手绑脚,才跑会儿就让他给抓着。

那匪类带着噁心嘴脸瞧着辛痕,道:「嘿嘿,细皮嫩肉的,咱就不客气啦!」

「想得美!」辛痕虽不懂武功,但性子里却颇有几分女侠风範,聪灵精巧,她不畏恶霸,用力朝他下体踹出一脚,那匪类疼的哀呼大叫,立即将她鬆开。

趁势,辛痕拿出怀里暗器朝匪类砸去,霎时满天飞砂,遮天蔽日。

她得意的笑两声道:「哼,我辛记打铁舖出品的烟花弹,童叟无欺,威力可不是盖的呢!」

「咳──臭婆娘!妳别想逃!」

辛痕吐舌一声,延着一路上做的记号奔回城中,可她才踏入城里,霎时面色凝重,道:「臭脸和志弘都不在府上,我方才又忘了把记号给抹去……万一那贼人追来该怎幺办才好?我得快想个法子应对才行。」

「小痕。」想着,忽尔有人从她身后一拍,道:「原来妳在这儿,我在找妳呢。」

「呀!」辛痕全身一颤,那声音正是冯玉珊,她忍着情绪转身,打哈哈道:「玉珊,妳吓了我一跳呢,呵呵,找我有事幺?」

「没什幺,我算算日子,或许志弘和仁景就要回来了,他们这路风尘僕僕,我想去给他们买些东西补补身子,才要和妳交个班照顾她们。」

「喔……行,我这就回府上,妳儘管去买东西吧!」辛痕在心里咒骂着冯玉珊,勉强撑着嘴角边的笑靥和她周旋,说着,急欲转身,不想再和这伪善者多处片刻。

「咦?妳受伤了幺?」冯玉珊好奇一问,目光盯着缠绕在辛痕手上的那块血布。

「啊……这……这是……」辛痕吓得紧握那块血布,道:「我方才在郊外看到只小狗受伤啦,就赶紧撕块布给牠包着了。」

「这幺可怜呀,来,让我瞧瞧。」冯玉珊探头欲窥。

辛痕急把手放在身后,道:「哈,这……这小东西伤得很重,血肉模糊的,玉珊妳是千金之躯,还是别碰上,免得招来晦气。」

「呵呵,我哪里这幺娇弱?平日我还喜欢狩猎呢,不怕这些东西,来,给我瞧瞧,说不定我有法子给牠治治。」

「不……不必了!」辛痕吓得心儿狂颤。

冯玉珊只觉有异,鼓嘴道:「……小痕,我怎幺觉得妳有事瞒着我?咱们也算是朋友了,妳有什幺事还不能和我说幺?」

辛痕咬牙,差些就要脱口质问冯玉珊,但她知晓自己尚无后路,倘若就这样摊牌,只怕会被玉珊灭口,那这秘密就永远没人知道。

她颤着身子向后退,霎时灵机一动,指着城门处喊道:「咦?那不是志弘幺?他在城门处呢!」

「啊?当真?」闻之,冯玉珊心花怒放,一把转身朝城门奔去迎接情郎。

这城镇大,辛痕知道冯玉珊为了找聂志弘会稍微耽搁些时间,她赶紧奔回府上,来至虞灵虹和陈华榛所待的房间。

她无奈地盯着虞灵虹,一时承受太多压力,只得将陈婆婆那席话全都倾吐给这昏迷的人士听,说话时,她亦磨着红墨,仿着那块血布上的字,将陈婆婆的遗言写在另一块布上。

完成后,她将原布放入灵虹的怀里,道:「灵虹姐姐,也许我就要死啦,等妳醒来,一定要替我讨个公道。呃……顺便告诉大家,这段时间谢谢大家的照顾了,还有严公子……哎……我说这些做什幺……妳也听不着……」

她双手合十道:「老天啊,小女子辛痕这辈子只做过一件坏事,就是帮过冯玉珊那坏女人,但我真是个好女孩、好姑娘,所以您一定要保佑小女子平安逃过此劫,万事拜託。」

说毕,辛痕走出房门,打算先逃出将军府,躲一时算一时,谁知才出房门没几步,冯玉珊业已归来。

两人迎面相对,冯玉珊微笑道:「小痕,妳方才为何要骗我呢?」

辛痕摸着云鬓,低容道:「啊……原来那不是志弘幺?呵呵,大概我太担心狗狗了,一时看错啦。」

「哦?那只狗呢?」

「牠……牠跑走啦。」

「行了。」这时,冯玉珊忽尔转变态度,目光如炬,彷彿能穿透辛痕的身子,道:「明人不说暗话,老实说,妳知道些什幺了?」

辛痕极其不悦,心想:「妳个大坏蛋,还有脸说自己是明人?不行……现在没人给我做靠山,我还是别……」想了会儿,辛痕仍打哈哈道:「我听不明白妳说什幺呢?呵,我想起来还有些事儿,先走一步啦。」说着,她尴尬地绕过冯玉珊继续前行。

「辛记打铁舖、烟花弹,这些还和妳没关係幺?」辛痕才方背对冯玉珊,就听得背后传来一声冷语,语沉如冰。

「……唉。」辛痕耸了耸肩膀,知道难逃此劫,也就豁了出去,转身质问冯玉珊,道:「这一切果然是妳做的?」

冯玉珊闭眸道:「不错,是我。」

辛痕不解道:「我不明白,妳想嫁给志弘吧?为何要做这些来让婚期延后?」

冯玉珊转了几步,心情异常沉重,低眸道:「我何尝愿意?那日我听见奶娘和华榛的对话,我才知道原来华榛就是爹爹的亲生女儿。我发誓,我从没想占她的身分,等我和志弘成亲了,我就会把冯家千金的身分还给她,可她们……她们却不是这幺想!」

她喘了口气,续道:「奶娘怂恿她和爹爹相认,届时来个横刀夺爱……再随便找个男人搪塞给我,换作是妳,妳能忍受幺?」

辛痕尴尬道:「那赵晓芝呢?她和妳无冤无仇,也没想破坏妳和志弘的婚事,妳何必为此和鹰老大那种恶徒有勾搭?」

冯玉珊叹道:「一知道华榛的身世,我便急着找人帮我想法子,可我实在没人能商量,只好用些江湖门道找鹰老大,让他帮我想法子,可我错了,他那人粗鲁野蛮,根本想不到好方法,只囔囔要杀人灭口。」

「我没想取华榛性命,可我实在没路可走,只得先绑走华榛再作打算,谁料……赵晓芝当时竟也出现在城内,咱们才将计就计陷害给赵晓芝。」

辛痕哼道:「灵虹姐姐咧?她和妳又有什幺仇!」

「我一直隐隐觉得志弘对赵晓芝还有留恋,本来只想给她点教训,好让她知难而退……可她却向志弘提议将婚期延后!志弘原先还没放在心上,没会儿,灵虹也来游说志弘……」

「这前后这幺巧,定是赵晓芝在背后搞鬼!我想她们俩一定会再见面,所以我事先安好小二,只要看见赵晓芝和灵虹见面,就伺机对灵虹下毒,让她知道别和我冯玉珊作对……只是我没料到……志弘又为此延婚……我实在不明白……师妹们固然重要,但真有比自己的妻子还重要幺?」说着,冯玉珊一阵鼻酸,搞不明白这其中原由。

冯玉珊抽噎一口气,续道:「小痕,看在我这幺坦承的份上,求妳帮帮我,在还没成亲之前,都别拆穿这事儿。」

辛痕摇头道:「我确实同情妳,可妳错得太离谱啦!妳怎能为了自己好,就一而再、再而三的伤害别人!」

冯玉珊激动道:「是,我是伤人,可我从没想害人性命!我只想华榛昏迷到咱们成亲完,就一定给她找个好大夫治……至于灵虹,妳也听着大夫说了,那下毒量有事先掂量过,不至于害命的,况且这几日,我每天都有给灵虹餵解药,可见我根本没想害人呀!」

辛痕跺脚指着冯玉珊,道:「撒谎!陈婆婆都死啦,还说没害人!」

「……死?」冯玉珊双眸惊睁,道:「妳说奶娘死了?这怎幺可能!我没让人杀她呀!」

「妳问问鹰老大那帮人不就知道了?把她个老人家关在小破屋里,每天给她吃两颗发酸的馒头,她怎幺受得了!」想起陈婆婆死前那悽苦的模样,辛痕尚觉同情,不自觉红了眼眶。

「鹰老大,你给我出来!」这时,冯玉珊忽尔大喝一声。

声一出,一名粗犷汉子即从松树后头走出,他神色自若,丝毫不畏自己处于将军府内。

辛痕一惊,大声道:「妳竟然把这种匪徒带进府里,妳疯了幺!」

冯玉珊并无理会辛痕,只看着那名壮汉,道:「说,奶娘真的死了?」

「哼,老子的下人不会做事,不小心给她弄死啦,不过妳也甭大惊小怪,就是死了个老太婆,有啥好啰嗦的?」鹰老大不以为意道。

「你──」冯玉珊不改小姐脾气,上前就要给鹰老大一个掌掴,道:「我明明让你好好照顾奶娘,你怎幺可以──可恶!」

「臭婆娘,妳想打老子还早个五十年啦!」鹰老大一拳握住冯玉珊的手掌,不停发出骨骼凹折之声,力气之大彷彿要将她的手给捏碎。

冯玉珊疼得哀呼,喝道:「放──放开,咱们是同个路上的人,你敢伤我,我也不会让你好过!」

鹰老大放开冯玉珊的手,道:「妳也知道和老子是同个路上的人,就别再老子耳根子边啰嗦,眼下快想想该怎幺安了这丫头的嘴得了。」

冯玉珊纠结道:「小痕,妳真不能成全我幺?」

「成全妳个头,看招!」辛痕再次从怀里拿出烟花弹,谁知这手脚早被鹰老大给看穿,那犷汉一个弓步上前,一拳就扎实地朝辛痕腹部搥下。

「唔──好……好疼……」辛痕身子单薄,哪里挨得住这幺一拳,她霎时吐了大口鲜血,眼眶闪烁迷茫,没法再做反抗。

鹰老大上前将辛痕一把抬上肩,笑得猥亵道:「这丫头生得标緻,就把她送给老子乐一乐,妳就当她是被山贼掳去下落不明,发生这种意外,妳情郎不会找妳麻烦,咱们一箭双鵰啦!」

「不行!」冯玉珊到底是姑娘家,实不愿断送辛痕的清白,她咬牙道:「你先把她带到客房,咱们再作打算。」

鹰老大鼻哼两声,嘲笑这女子妇人之仁,道:「这丫头要扯妳后腿,妳捨不得个啥劲?」

「我不管!我不许你动她,你别忘了,你和我交易的是皇上亲颁的『免死金牌』,世上姑娘何其多,你何必为了个女子毁了以后的日子?」

鹰老大挑个眉,心里盘算了会儿,点头道:「行,就依妳,等事情成了,妳要再给老子一万两银子作酬劳,让老子上青楼得了。」

「知道了……」

片刻后,两人将辛痕置回房内,冯玉珊看过血布上的内容更是惶恐不安,她左右徘徊,猛着想个能保住辛痕性命,又不会让辛痕出卖自己的法子。

鹰老大倚靠在梁柱边,掏着耳根子不耐烦道:「冯大小姐,妳决定好了不?老子没空陪妳一直玩,还有,妳啥时要把免死金牌交给老子?」

「闭嘴,本小姐正在想法子呢!」冯玉珊心一纠。

鹰老大鼻哼道:「哼,女人就是麻烦,这样吧,老子帮妳想个法子,一了百了。」

冯玉珊气道:「你──我说过你不许动她!」

「被妳这样耽搁,老子早没兴致啦,是别的办法。」

冯玉珊战战兢兢道:「好……你说,你还有什幺法子?」

「这样。」说着,鹰老大抢走那块血布,一个用力挥臂,将桌上的烛火扫向床边,那火苗燃至被褥,火势轰隆一声,霎时红光漫天,而后,鹰老大将血布丢入火海之中,打算来个毁尸灭迹。

  • 名称:图穷匕见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2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