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神级败家子全文阅读

聂志弘茫然道:「仁景,『回魂癸梦』是何等咒术?真的有法子救回灵虹幺?」

古仁景寻思片刻,点头道:「从前……天界曾有位神仙唱吟『天道赐重生,回梦转复魂;诅咒烙命中,察观天眼通』之诗句,每一句分别叙述四位宫主身怀之异能,东宫『重生』、南宫『复生』、西宫『诅咒』及北宫之『天眼』。」

其中,重生与复生名义相近,唯功法略有不同;重生是针对已往生之人,先是新造一尊躯体予他,后将其魂重生回身。

唯重生之术限制繁複,天道存留至今,尚无任何担任东宫在位者用过。

复生之术又名「回魂癸梦」,其是针对濒死之者,仅要尚存一口气即得施术救活,当年南宫主逍多次以复生之术拯救阳间濒死之人,打破天道生死轮迴之规,为杜绝逍滥用复生之术,天尊限制他一年最多得用一回,且受术者一生亦只可受这幺一次,下回再逢濒死,便是大罗神仙也难救!

南宫主殒落后,至今南宫仍属缺位,故其复生能力续传于后代,便是严灵空和严灵雨,他们二人都有使用「回魂癸梦」之能力,唯因分化至下一代,故其限制加多、效力亦随之减少。

此二人一生仅可「施术」或「受术」一回,换言之,祭炎已对叶竹悔施过此术,若有朝一日是祭炎濒死,就算严灵空从未施过此术,用在祭炎身上,亦无法再对祭炎产生效用。

此外,复原功效亦有所减,故叶竹悔当年被炽红果焚烧时虽救回一命,但双眸的部分却是怎幺也好不了了。

而今藏雷得以施术,自当是严灵雨的后代,唯此术再落一代,不知这回施起法来将会有何等副作用伴之而来……

此点,正是古仁景担忧之处,唯眼下已无他法,仅好走一步算一步罢!

众人回神,聂志弘握紧手中剑,狠瞪陆剑湖道:「你便是辛德望?」

陆剑湖撑着苦楚,缓缓爬起身子,道:「吾乃陆剑湖……可恨……要是没杀了他们……」

「你是陆剑湖!」原先已愤怒之众人又再添一道怒火。

那铁家少主尤其激动,他率先举棍,道:「陆剑湖,铁某问你,你是否曾来我铁家夺取神器崩天鼓,还将我娘亲给杀去?」说到母亲,荷枫更是咬紧下唇,藉此保持随时崩裂的理智。

陆剑湖面透诧异,道:「你姓铁?敢问阁下全名为何?令堂又是何人?」

铁荷枫挥棍示威,道:「先慈名为『苗树婵』,而铁某──正是万棍齐下铁眺的儿子,铁荷枫!」

陆剑湖显得惊慌,道:「……方才那番种种,是铁眺告诉你的?」

「哼!你甭管,你只需回答是或不是!」

「恕陆某无可奉告。」说毕,陆剑湖似乎无意与铁荷枫对决,转身欲离,唯旧恨放一边不谈,这新仇可让聂志弘再不能忍!

他「轰」一声发出燄火,再以「雷诀」迅速奔上前挥招。

陆剑湖断了一臂,身手倒还灵活,他登时闪开攻势,并道:「你要为虞灵虹报仇?」

「废话!」聂志弘恨得双眸发红,道:「灵虹的仇人仅有辛德望,你既非他,为何还要以此人之名引灵虹出来,甚至把她害得……」说着,语透哽咽。

陆剑湖微微一叹,再次和众人叙述要取虞灵虹性命之人乃黎介木和柳希希,至于原因究竟为何,亦只能猜测是和藏雷有关。

聂志弘无法接受这理由,瞬间将「雷诀」化为「石诀」,以重击取代速攻,陆剑湖仅有一臂,只得凭「崩天」造出之力做盾抵御,见他挥汗如雨,一张苍白面容纠结狰狞,实是挡得万分吃力。

聂志弘自「石诀」又转「风诀」,风诀招轻,贵以柔克刚,见状,陆剑湖以为找到反击契机,殊不知「破心掌」尚未发出,志弘之招业已转为「炎诀」,赤光于剑锋乍现,如凤凰降世。

再过片刻,最后一式「冰诀」出,五诀合一,施出「旋风败破月」,此刻聂志弘眼里,仅透出一字──杀!

「蹦!蹦──蹦──蹦──」

剎那间,地摇天动,爆炸声轰然乍响,浓烟忽地密布眼前,聂志弘亦突然脱力,「锵啷」一声鬆掉手中兵器。

此刻,只听得众人慌张地呼叫彼此姓名,直至听不着声音……

许久。聂志弘头昏目眩,勉强撑着意识,猛地挥去眼前烟雾,唯当浓烟消散后,竟发现自己已非处在千鸟湖畔,而是一花团锦簇之地。

然而,此地之花非属常态,其样貌如稻,却是一片青蓝,随风摇曳好似浪潮。

仰头望天,天空亦无云、无阳,仅是一片碧青如汪洋大海。

「杨兄!铁兄!仁景!小痕!妤臻!」聂志弘捡起兵器,一一吶喊众人姓名,却始终没人应声,他不断向前走去,无论走多久,却仍出不去这片无际草地,如被人困在迷宫之中,怎幺也找不着出口。

另一头。天空同如海潮,唯地表却无绿叶蓝花,仅有光秃石岩。

「妤臻……妳还好幺!」铁荷枫咳了数声,厚实手掌紧牵着爱妻,深怕会与她走散,待到烟雾开始消散,他转身捧着苏妤臻脸庞……

唯他觉得有些奇怪,一是苏妤臻身高变得挺拔:二是原本那细滑如丝绸的面容,摸起来亦有鬍渣般地粗糙。

待烟雾完全散尽,铁荷枫睁大眼睛看着眼前人,只见那人狡狯地笑了笑,故作羞涩模样,道:「嘿,铁兄真是多情种,有了妤臻还不够,连杨某你也要?」

「啊──你──」铁荷枫惊慌失措,猛地放手并擦拭衣裳,一脸嫌弃道:「杨锦宣,你个臭家伙,竟这样戏弄铁某!」

杨锦宣挠挠鼻头道:「铁兄甭怕臊,杨某玉树临风、帅气夺人,你就是偷偷爱慕我,我也绝不会告诉妤臻。」

铁荷枫大呼道:「都什幺时候你还闹玩笑!他们人呢?」

杨锦宣无趣「呿」了一声,摆回正经模样,道:「依杨某浅见,咱们大概是被某种幻术困在某个地方。」

铁荷枫蹙眉道:「陆剑湖伤势不轻,还有体力做出此幻术?」

杨锦宣寻思道:「莫忘了,另一位副庄主柳希希就在千鸟镇里,若杨某没推估错,她方才该在湖畔附近,而这幻境就是由她所造。」

「飒──」

铁荷枫一把将长棍抛上天际,内劲之强,于空中划下一道尾翼,可没会儿,长棍却又从天而降,他「啧啧」两声,腾个身接棍,再以那阳刚至极之「百裂棍法」猛挥空处,试图寻到这破困之痕。

片刻后,杨锦宣拉住他道:「铁兄莫自乱阵脚。」

铁荷枫气恼道:「铁某怎能不慌!也不晓得妤臻被关到哪处,还有其他人……」

杨锦宣叹道:「放眼望去,这里只有咱们二人,说不定只有你我被困,咱们先稳下心找破绽,兴许过不久,聂小弟他们就制伏柳希希,把咱们救出去啦!」

幻术外。千鸟湖畔。

众人纷纷消失,仅剩一男子紧抱住另一女子,并在身外造出微弱障壁,以抵御那幻术侵袭;而那看似半人半鬼的陆剑湖,此刻已不见蹤影。

那一男一女正是古仁景和辛痕,待到烟雾散尽,辛痕终于挣脱开仁景,面透不悦道:「喂,臭脸,你为何一直抱着我!」

古仁景叹道:「此烟是种困人幻术,若我没拉住妳,妳会被困进去。」

「原是这样,姆……谢谢你,不过……」辛痕挑眉看着这向来严肃的男子,狐疑道:「有这幺多人,你为何偏偏只救我?」

古仁景摇头道:「事出突然,我只能救一个,妳离我最近,我便救妳,若有冒犯,还请见谅。」

辛痕摆手道:「行了,就是和你开个玩笑,犯不着这样正经应答吧?」

「啪!啪!啪!」

两人对话同时,一阵清脆掌声忽地拍出,没会儿,一名样貌昳丽、穿着紫纱之倩影缓缓现出,那裙衩至臀,修长双腿若影若现,此人,正是那醉丽阁的头牌女子颜青,又或者,该称她为柳希希。

柳希希妩媚道:「古冤家,难怪奴家一看你就这幺喜欢,你们这群人,就你有本事逃过奴家的『幻月画轴』。」说着,拿起手中卷轴晃动展示,以显自己胜利。

之前在关山崖上听这女子开口闭口囔着严灵空伤了她的心,早让辛痕不满很久,而今看她说话又是摆媚弄姿,辛痕更觉不悦,骂道:「妖女,妳快把他们放了!」

柳希希不屑地看辛痕一眼,后朝地上呸口口水,道:「乳臭未乾的娃儿闪边去,别打扰我和冤家谈情说爱。」

「妳说谁乳臭未乾!」辛痕双颊发红,显让柳希希惹怒,欲上前和她理论。

「小痕,退后。」见状,古仁景紧急拉住辛痕,并挡在她身前,后道:「柳姑娘,请问妳抓他们究竟有何目的?」

柳希希摀嘴笑道:「呵呵,再怎幺说,陆剑湖和奴家同是副庄主之一,奴家总不能眼睁睁看他败给你们,这话传出去,奴家也会被人笑话的。」

古仁景道:「如此说来,姑娘早知陆剑湖会攻击灵虹?」

柳希希媚笑道:「是奴家和黎介木要他去做,奴家自然知道。」

古仁景一怔,确信陆剑湖方才并无说谎,但他仍有不解,道:「就古某所知,灵虹与你们过去并无结怨,姑娘何以要夺她性命?」

「冤家问得太多啦,要想知道答案,呵,可以,就和奴家之前说的,你陪我度过一晚良宵,到时你想知道什幺,我全告诉你。」

闻言,辛痕面透泛红,道:「妳这妖女居然要臭脸跟妳……跟妳…………妳不知羞耻!」

柳希希不改面色,道:「小娃儿吃醋啊?唉,不是奴家喜欢数落妳,凭妳这种姿色,在醉丽阁里最多配当我的洗脚童罢,妳还是退后些,别出来丢人现脸啦。」

辛痕气恼道:「既然青楼有这幺多臭男人喜欢妳,妳就滚回去,别在这儿挑逗臭脸,难看死了!」

柳希希轻佻道:「哦?娃儿莫非忘了,你们还有众多人质在奴家手中,妳要继续打扰我和冤家谈话,我立刻撕烂这卷轴,让他们全部死去!」

「妳……别轻举妄动,我不说就不说!」为顾全大局,辛痕只能强忍怒火。

柳希希得意地点头,道:「算妳识相。冤家,你快做决定吧,这卷轴里除了你现在的伙伴外,还有魏子吾和徐韩两位隐十仕呢。」

古仁景霎时睁大双眸,道:「子吾和韩也让妳抓了?」

「不错,所以……你快做决定,奴家向来没什幺耐心呢。」

古仁景轻叹一声,缓缓踏前一步,辛痕急拉住他道:「臭脸!你真要……」

古仁景没与她应话,仅双眸盯着柳希希,眼神忽地转而炽热多情,道:「古某答应姑娘,但在这之前,妳得先回答我些问题。」

柳希希寻思片刻,低眸道:「好吧,谁让奴家喜欢你,不过……以防你问完就毁诺,奴家至多让你问三个问题,还有,你不许问虞灵虹的事儿。」

「好。」古仁景点头道:「敢问姑娘,卷轴里共有几人?陆剑湖也在里头?」

柳希希妩媚一笑,道:「陆剑湖自然是去养伤了,而画轴里……除去你方才那些朋友,和那两位隐十仕外……嗯……有了,奴家记得前两日还抓了位姑娘,她亦是你们的伙伴,叫什幺华……榛?」

「什幺!」古、辛二人对看一眼,没想到冯华榛待在将军府也会出事?

柳希希不悦道:「冤家,和奴家说话时,不许你看别人!快说吧,第二个问题是什幺?」

古仁景轻哼一声,道:「妳是如何抓到华榛、韩和子吾?」

柳希希寻思会儿,道:「那叫华榛的娃儿前两日坐马车来到千鸟镇,一来醉丽阁就和我讨人,我看她不顺眼,就把她给捉啰。」

古辛二人又是一愣,他们才离开将军府没多久,不明白冯华榛为何会突然改变心意追上他们?

柳希希续道:「徐韩吗……好几天前,我在山间看到她也往千鸟镇的方向前来,奴家便扮成妇人故意向她探路,与她同行。路上,她一直囔囔说要找藏雷,说怕他冲动坏事,我听她叽咕不停,觉得烦躁,就乾脆把她抓了。至于魏子吾,捉了好一阵子,我都忘了原因啦。好了,最后一个问题呢?」

此刻,古仁景心头已恼火万分,却仍保持他「逢场作戏」的精神,这最后一问题便是关键,他含情脉脉盯着柳希希,再道:「犹记得姑娘在关山崖上曾表明喜欢师父,何以还流连青楼,甚至非要古某陪妳不可?」

如古仁景所料,方提及严灵空,柳希希双眸已显幽森,道:「你说得不错!我喜欢他,但也恨他入骨!因为他,害我不得不嫁给黎介木那丑八怪!都是他,让我觉得全天下的男人都是畜生,恨不得杀光所有男人以洩我心头之恨!但这样杀了你们实在太便宜你们了,所以……我要毁掉所有男人的家庭,毁掉他们一生,最后看他们哭着向我求饶,我再一掌送他们上西天!」

她一时激动,差些喘不过气,停了片刻,再道:「奴家知晓你过去是神仙,生平不碰女色,就是如此,我偏要为难你,倘若你仍不答应我,我就一个接一个弄死卷轴里的人,若他们死尽了你还不在意,我就杀这娃儿,直到你答应为止!」

见柳希希忽地张牙舞爪、面目可憎,辛痕有些畏惧,拉着古仁景的衣裳,道:「妳个疯婆子、丑八怪!像严公子和臭脸这样正常的男人,就是到下辈子、下下辈子都不可能喜欢妳!哼,活该妳只迷得到青楼里的臭男人,因为你们一丘之貉、蛇鼠一窝,身上的味儿一样噁心!」

闻言,柳希希大为震怒,高声喝道:「死丫头,我撕烂妳的嘴!」话毕,旋即拂袖迈步,于袖中刺出短爪。

古仁景登时察觉,以剑画出太极之貌,阴阳两侧高旋,现出白光抵住爪攻。

同时,古仁景唸道:「二八星宿、斗牛女虚危室壁、玄武现!」

片刻后,唯见一头似龟似蛇之黑面巨兽突地而出,此兽为「玄武」,其貌威武、眸神如炬,如同以往,古仁景上前轻抚此兽,那兽哞哞叫了声,如同老友相聚。

辛痕并不怕这等巨兽,却是面透诧异,心道:「每有危难,臭脸总是三番两次出手救我,若说是基于伙伴情谊,也不会老要破戒召唤神兽,莫非他对我……」

「小痕!回神!」古仁景一呼,伸手牵着辛痕,而后一个跃步,纷纷坐上玄武之背。

「坐稳了!」古仁景从后方将辛痕抱紧,后下令道:「玄武,『震地落破』!」

「哞──」得令,玄武神兽一个前冲,撞破那太极阵,将太极阵上清气纳入于身,后牠跳起身子,将全身之力聚在龟腹,并于地表狠狠一撞!

一道道崩裂崛起,秃岩荡至柳希希前,柳希希轻跳一步,开始还躲得轻鬆,但她手持捲轴,又穿这身连缀衣裳,行动多有不便,在连番地动攻击下,终是一个没踏稳,摔个大跟头。

辛痕噗哧一笑,唯叹身后这俊朗英雄骑得是只龟兽,而非骏马,不然……只要是寻常女子,或许都会对他心动吧?

见卷轴掉落在地,古仁景跃下身,一举将其抢过,道:「柳姑娘,承让。」

柳希希碰了一鼻子灰,身上沾染尘埃,心头实是不满,道:「好小子,就算你拿走卷轴,不知解法也没用!你还是乖乖听奴家的话,和奴家……」

「有劳姑娘挂心,天下之大,古某自然能找到解法!」古仁景不再与她逢场作戏,一步跃回玄武之身,道:「今日我不杀妳,妳若想活命就立刻离开,不然古某下个命令,便是让玄武辗过妳的身子!」

「哼……总有一天,我会让你后悔!」柳希希呸了一声,唯她明白「识时务者为俊杰」,便是迅捷飘飘而去,剎那间,已不见那紫色魅影,仅留下一抹幽香。

  • 名称:重生之神级败家子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1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