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对恋爱命令全文阅读

虞灵虹望着杯口处,此毒原带些许焦味,色浅如灰,一般人尚难察觉,何况此毒巧妙的让茶香盖过,所幸她递到嘴前有稍微停歇才能发现。

这下毒分量恰恰会使人昏迷,但不至于害命,她惊异地看向赵晓芝,只见晓芝沉浸在那两张字条中,并未有其他反应,再往晓芝的水杯一探,茶杯亦无被下毒;照这情形推断,仅要她喝下此毒,那晓芝必定百口莫辩,此等嫁祸方式和陈华榛被人击伤几乎如出一辙。

虞灵虹蹙眉,心想这真兇原非针对聂志弘,而是冲着赵晓芝而来,她尽可能稳定下心,稍微探望四周和店内掌柜、小二及客人,却难认定是何人想对晓芝不利。

正当她寻思之际,赵晓芝感叹地收起字条,道:「罢了,这并非什幺大事,只要是女子,都会担心她的情郎会不会有一日移情别恋。言归正传,虞姑娘,我还是会在这附近观看,倘若……」

这时,虞灵虹却打断她说话,用仅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细语道:「赵姑娘,妳既被人嫁祸伤害华榛,为避免惹祸上身,这件事妳还是别再插手,我答应妳,一定会查清真相,还妳清白。」

「这是我的事儿,怎能全麻烦妳?」

「无妨,此人伤害华榛、伤害师兄,自然是我的事,不过我有个条件,妳务必要答应。」

「条、条件?」赵晓芝一怔。

「在我查明真相前,除非我亲自知会妳,否则无论妳听到任何风声,都不许踏入万寿城一步,明白幺?」

「为何!」赵晓芝蹙眉惊愣。

「信我的话就听我的,要不然,咱们也没再见面的必要。」

虞灵虹把话说得硬,赵晓芝有些心慌,点头道:「好……好吧,我答应妳就是。」

「嗯,那妳立刻出城,切记,在我知会妳前,绝不可踏入城中,尤其不可和师兄接触。」

赵晓芝点头允诺,不明虞灵虹意欲何为,但如今只有她愿意相信自己,故晓芝也不愿怀疑灵虹,答应她的决定。

待赵晓芝离开客栈后,虞灵虹拿出行囊里的半册《毒经》,稍微折了某一页做记号,而后拿出一只银针,在胳膊上轻轻刺下。

待到这些动作完成,她从容地装作没事,喝下了那杯掺有毒的茶水。

「姑娘!姑娘妳怎幺啦!来人啦──快!快找大夫来!」

盏茶过后,毒性发作,虞灵虹嘴角渗血和白沫,面色惨白如雪,双眸失焦无法施力,便是「啪」一声跌坐在地。

众人哄堂上前观看,这时,时而在客栈附近徘徊的聂志弘亦听到喧哗,他听闻有人在客栈中毒,立即奔入客栈,深怕心上人受到波及。

谁料他才看到那昏倒的人,昨日才踏实的心情又再次跌宕到谷底,他冲上前高喊一声,旋即抱起虞灵虹往药铺冲去。

药铺内,大夫正替虞灵虹把脉,同时,冯玉珊等人得到消息也来到药铺。

许久,只见大夫神色窘迫,道:「聂公子,姑娘中的乃为毒门『断脉散』之毒,其毒性甚剧,庆幸的是姑娘喝得分量不多,姑且不会直接丧命,但倘若三十日后未解,那便……」

「那还等什幺,快帮她解毒啊!」聂志弘半刻也不能忍,直抓着大夫高呼。

大夫叹道:「恕老夫才疏学浅……毒门灭门已久,老夫实在没法子能给姑娘解毒,你们还是赶紧另聘高明吧。」

「怎会如此……」聂志弘失神地瞧着虞灵虹,恨不得替她承受毒侵之苦。

这时,辛痕匆忙地来到药铺,道︰「灵虹姐姐怎幺样了?」

聂志弘颤着双唇无法言语,冯玉珊代为转述,闻此,辛痕握拳道:「我方才向小二打探过,姐姐中毒前曾和位姑娘在一起,那姑娘穿了身青色行袍,个子娇小,头上扎了几个小辫。」

「……赵晓芝?」冯玉珊轻喃一声。

「是她!竟又是她!」一语点醒梦中人,这些叙述着实和赵晓芝的打扮吻合,聂志弘气恨难耐,心中对晓芝的怜惜瞬间消熄,半点不剩。

「志弘……」见聂志弘双眸布满血丝,双拳握得实紧,上牙咬着下唇,彷彿快要失去理智,冯玉珊吓得拉住志弘,深怕他做傻事。

「放开──」聂志弘高呼一声,震慑在场众人。

闻之,冯玉珊泪眼汪汪,涕泣如雨,然而聂志弘一心只在虞灵虹上,根本无暇管玉珊,他伸手轻抚灵虹的面容,道:「我一定……一定会想办法救妳……一定会……」

「……聂大哥。」

这时,铺外传来一声轻呼,赵晓芝才出城门就听到客栈有人出事,顾不得虞灵虹的嘱咐,立刻折回城中,不料这出事的正是灵虹。

这一声呼唤,彻底毁去聂志弘的理智,志弘抬高眼眸直视赵晓芝,眼光锐利彷彿能剖开晓芝的胸口。

「妳还敢来!」冯玉珊奔上前伸出一掌欲给她教训。

聂志弘忽尔起身,拉住冯玉珊,玉珊更是妒火中烧,道:「她伤害华榛在前,下毒害灵虹在后,你还要护着她幺!」

「我自有主张。」聂志弘冷道一句,上前抓住赵晓芝的手腕,片刻不停地将她拉出药铺,飞步甚速,顷刻间就把她拉到无人巷弄。

赵晓芝被他拽得疼,却不敢吭出半声,只是委屈地皱着面容,直到聂志弘将她鬆开,她才唯语道:「聂大哥,虞姑娘怎幺会中毒了?是谁出手害她?」

聂志弘发出几声狠笑,犹如鬼魅般凄吟,让人不寒而慄。

「聂……聂大哥?」赵晓芝蹙紧眉头,心儿扑通狂跳,她让聂志弘吓着,不敢再看他一眼,甚至想转身逃开。

这时,聂志弘伸手拉住赵晓芝,一把将她拥入怀里,晓芝吓得惊叫,心里惶恐不安,霎时泣涕如雨,道:「你……你做什幺……别这样……求你别……」

聂志弘不顾她的反抗,将面容凑近紧紧吻住赵晓芝,这吻粗暴用力,彷彿要将她的唇瓣撕裂,噬她的血、啃她的骨。

赵晓芝疼得猛烈挣扎,她心里爱他,能和心上人亲近,她原应该开心的,可她心里清楚这并非宠溺的亲密,而是一个残缺不堪的恶梦。

为逃开聂志弘,她用力踢他一脚,趁志弘稍微鬆开,才终于将他推离。

赵晓芝踉跄地盯着聂志弘,猛地擦拭唇边鲜血,啜泣道:「为什幺要这样对我?这样羞辱我……你很开心幺?」

「这不就是妳要的?」聂志弘苦笑一声,没会儿便是泪眼盈眶,哀苦道:「妳要我做什幺我全答应妳,但求妳别再伤害我身边的人……尤其是灵虹……我求妳……」

「我……不是我啊!」赵晓芝心疼聂志弘,可她终究百喙莫辩,心想虞灵虹中毒一事多半也被误会成是她做的了。

说着,聂志弘放下尊严半跪在地,扶着赵晓芝的身子不停低泣,道:「求妳把解药给我,放过灵虹好不好?她和妳无冤无仇,妳有什幺不满就冲我来,别伤害她……我求妳。」

闻言,赵晓芝的泪滴不禁滑落,滴在聂志弘的髮上,每一滴都是那般苦涩。

她道:「我有什幺理由伤害虞灵虹……?」

「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。灵虹是毒门后人,要对她下毒并非易事,当时只有妳和她,不是妳还能有谁?」

赵晓芝伸手搀扶聂志弘,不忍看他如此,但志弘却是反握住她的手,道:「我求妳把解药给我,过去的事我都不会和妳计较,求妳了……」

赵晓芝忍着悲苦,将心酸全往肚里吞,她蹲下身,苦苦抚着聂志弘的面容道:「对不起,那毒不是我下的,我没法帮你,对不起……」说毕,不忍再与心上人彼此纠缠、彼此痛苦,便是起身逃离。

「磅!」聂志弘失魂落魄地坐倒在地,不知道该如何救治虞灵虹。

「志弘──」这时,辛痕和古仁景终于追上。

「你们……灵虹呢?」

「玉珊让人送她回府上歇息,哎,快别说这些,你瞧!」说着,辛痕欣喜地将那半册书籍递给聂志弘,道:「这是我在姐姐的包袱中看到的,好像是什幺毒经,我翻了翻,这一页做的记号,听大夫说确实是解毒的方子!」

闻言,聂志弘双眸起神,紧将那破典接过手,道:「木莲花、三色叶和狼骨。」

古仁景寻思道:「天山陵墓附近长有木莲花和三色叶,至于狼骨,只要找到一般的豺狼尸首,将头骨的部份磨成粉即可。」

辛痕蹙眉道:「这热闹城镇附近不会有狼,咱们该上哪儿找?」

聂志弘兴致勃勃,握紧那半册毒经,道:「天下无难事,只要往林里深处去寻,一定能找到,只不过需要些时间,得先回去和玉珊说一声。」

三人一同回府,将寻得药方一事告知冯玉珊,玉珊道:「好,我即刻命人去取这三样药材,你们静候佳音。」

聂志弘摇头道:「不妥,最近事情多,这事还是咱们亲自来,以免让人动了手脚。我方才和仁景讨论过,他去天山陵墓取那两样药材,而我负责狼骨,分工行事,不出十日一定能将解药全数找齐。」

闻言,冯玉珊垮了面色,沉道︰「志弘,你还记得咱们的婚期幺?」

聂志弘一怔,道:「这……还有五……五日。」

冯玉珊道:「是,就是五天后。可你却想在外头找药材找个十天!」

聂志弘霎时说不出话,道:「也许快些……两三天就回来啦。」

「也许?婚姻大事容得了这幺多假设幺?万一你没赶回来呢?或者你到成亲当日才回来,提个狼头进府能看幺!」说着,冯玉珊瞠目一喝:「华榛受伤,你说要延我就让你延了,这回灵虹中毒,你又想延,聂志弘,你到底把我当什幺啦?我是你的未婚妻,你何以忍心这样伤害我!」

未曾见冯玉珊气得发狂,聂志弘深觉歉疚,道:「玉珊,对不住,可灵虹的事儿不解决,我实在没法安心。」

「我明白,我会立刻派人去取,你不必离府。」

「不……我答应妳,会尽快回来,尽量不拖延婚期。」聂志弘摇头,不亲自找解药就没法安心。

「尽量、尽快……我话说到这份上了,你还是坚持要自己去找?」

「是。」聂志弘心虚地点头。

「好!」冯玉珊终究还是输给聂志弘,她太想嫁给他,只得以他为天,以他所愿为归依,片刻后,玉珊闭眸咬牙道:「为了你,我就再延一次婚,以后,你绝对绝对不能辜负我……」

「玉珊?妳、妳答应啦?」聂志弘眉开一语。

闻之,冯玉珊哭笑不得,总觉得好像只有自己在乎这婚事,唯叹她芳心已定,只得为了心上人继续退让,苦苦的点头。

聂志弘微笑道:「那华榛和灵虹就拜託妳了。」

冯玉珊抿嘴道:「嗯……路上小心。」

几日过去。

那天,辛痕因没人和她说话,心情觉得闷,带了些许暗器就走出城外。

她仰望长天,晴空高照,白鹤翔飞,模样惬意自在,望着望着,心情跟着开朗起来,她顿脚摇摆身子,开始展臂迴旋与花丛中,与蝶作伴,心想严灵空要能出现在身边那就太完美啦!

「噗塌!」

这时,她似乎踩到一摊泥水,她鼓嘴走到路边,才脱下鞋,却见那双绣花鞋全让鲜血染红,她差些惊叫一声,道:「这是!难道这附近有死人幺?」

辛痕胆子大些,很快稳住紧张的情绪,再往那血滩探望,顺着血迹走着,沿路死尸不只一具,扑鼻而来的尸腐味已将花香完全掩覆,风貌也从花团转而枯槁。

她心一纠,见死者男女长幼皆有,有的面目全非、断臂缺身、有的衣衫残破、显是遭盗匪玷汙后杀去,她狂冒冷汗轻发唏嘘,心道:「阿弥陀佛,这儿死尸这样多……莫非……离那鹰老大的地盘很近啦?既然来了,我一定要找到他们的据点,到时回报给冯将军,把这些坏蛋一併收拾掉!」

走着走着,她终于看见一间砖瓦宅邸,有两名莽汉持刀守着,这时,又有一人从宅内走出,手上持有一竹笼。

莽汉道:「又要去给那婆子送饭啦?」

那手持竹笼的汉子抱怨道:「没法子,老大吩咐,咱也只好照办,诺,干啥给那婆子吃这幺好,老样子,咱们先分了吧。」说着,那汉子蹲下身,把竹笼里的食物摊出,有鱼有肉、糕点水果,虽称不上美味佳餚,倒比这些匪类平常吃得要好上数倍。

那几个汉子瓜分了这些食物,只留下两颗馒头,道:「行啦,等会儿给咱留点酒,我去去就回来!」

谈毕,那匪类放下竹笼,只用手握着两颗馒头,就往别处走去,途中,他把玩着馒头,那馒头都让指甲刮了好几道痕迹,寻常人看到实难下嚥。

辛痕悄悄地跟在他身后,约又走了五里路,来到一破屋前,那匪类打开门锁,将馒头扔了进去后,只听得里头发出两声呢喃。

「吵死啦,有东西给妳吃就该偷笑,再吵,大爷把馒头都踩得稀巴烂!」说着,那汉子用力「磅」一声把门关起,大锁扣上后就吹着口哨离开。

待到那人离去,辛痕随即走上前,她过去和养父靠打铁为生,多少也懂这些开锁技巧,她拿起头上的细钗在锁头上来回钻磨几回,「啪」,没会儿果真让她给敲开。

她欣喜地推开门,进到屋里,唯见一个年约甲子的老妪憔悴地倒在地上,蹒跚地爬往那两颗不成形的馒头处,于她身上散出一阵骚臭,可见已被囚禁在此多时。

见状,辛痕心有不忍,急上前扶起她道:「大婶,当心呀!」

「妳……妳是……」那婆婆残喘地发出两声。

辛痕轻轻替她擦拭身上的髒汙,道:「我叫辛痕,妳怎幺会被关在这儿?」

「姑……姑娘。」那婆婆极尽所能地拉住辛痕,道:「救救……救救……」

「妳别着急,我立刻带妳出去!」

「不……救……救华……救华榛……」说着,那婆婆从怀里拿出一捆破布,上头以鲜血写了几十个字,看来十分骇人。

  • 名称:绝对恋爱命令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1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