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居一品全文阅读

冯玉珊闻之色变,她起身,语重道:「妳这什幺意思?华榛受伤归受伤,成亲归成亲,为何要混为一谈?而且三天后就要成亲,要是没如期举行,外人以为我冯玉珊被人悔婚,传出去,我堂堂冯家颜面何存!」说及「被人悔婚」四字,玉珊尤其怒盛。

虞灵虹叹声,将和赵晓芝的谈话转述,为怕他们对晓芝有先入为主的观感,灵虹便说成是自己的看法。

听毕,冯玉珊气得大呼,道:「哼!除了那赵晓芝,还有谁敢在万寿城撒野?好,就算兇手另有其人,婚期更该照常举行,届时来个人赃俱获,一切就水落石出!」

「我在明,敌在暗,这幺做不妥。」虞灵虹摇头劝阻。

「总之我说什幺都不答应!」冯玉珊插腰怒喝,十分坚决立场。

虞灵虹微叹,只能把希望放到聂志弘身上,道:「师兄,你也这幺认为幺?」

「我答应妳,婚礼延期。」

姑且不论开口要求的人是不是虞灵虹,在这节骨眼上,聂志弘当然没心和冯玉珊成亲,何况,他打开始就不想娶她。

见他说得快直,冯玉珊异常气恼,她颤唇高骂道:「志弘……你怎幺可以……你答应过我的事怎能反悔!还是,你根本不想娶我!」

聂志弘摇头道:「华榛危在旦夕,我实在没心情,妳放心,我会和将军稟明,相信将军亦可体谅。」

「你……!」冯玉珊握紧双拳,泪眼盈眶,实不希望亲事有任何变数。

看冯玉珊咬牙忍耐,聂志弘轻拍冯玉珊的手,道:「以后我会好好弥补妳,玉珊,妳就答应好幺?」

冯玉珊怒目攒眉,负气不发一语。

聂志弘再道:「妳的奶娘一直没到,不如,我先陪妳去看她老人家,和她稟报此事,她就不必长途跋涉来城里。」

寻思许久,冯玉珊妥协地点头,道:「好,谁让你是我未来的夫君,奶娘的事儿我让绢儿去传话就行,你还要看顾华榛,别累坏了才好……」语中充着委屈。

「多谢。」聂志弘歉疚道。

「可你要记得,我是因为爱你才答应你,以后,你绝不可以辜负我!否则本小姐绝对不饶你!」冯玉珊鼓嘴说道,语带娇嗔。

「……知道了。」虞灵虹就在侧边,聂志弘只道是五味杂陈。

看两人谈起亲密话语,虞灵虹识趣道:「那我先行告辞,不打扰二位。」

「灵虹,等等!」聂志弘旋即脱口而出。

「师兄还有何事交代?」虞灵虹微声道。

「这几日妳过得好幺?要是……要是事情处理完就回府上住吧,姑娘家在外头总是危险。」聂志弘细语述着,试图变相向虞灵虹道歉,希望她能回来。

虞灵虹并非小心眼,不过她想此刻就算答应回来,只要聂志弘和藏雷间的癥结一日未解,这种事只会重複发生,她想了想,摇头道:「多谢师兄关心,我尚有要事处理,还是去客栈歇住即可,若华榛的身子有好转,再请师兄和我说一声,告辞。」说毕,向二人拱手,转身离开将军府。

「嗯……」聂志弘失神地目送她离开,心想她还是没原谅他,只觉椎心刺骨,这时,冯玉珊忽尔腻进志弘的怀抱里,柔道:「志弘,假如……我是说假如……华榛一病不起,你是不是会一直延婚,一直不肯娶我?」

聂志弘回过神,无奈地轻拍她的身子,安抚道:「不会的,妳的付出我全都在眼里,我……不会辜负妳,妳放心。」

两日过去。冯崇旭回到将军府,方得知延婚一事,他恼怒万分,本想乾脆取消婚事,心想只要消息放出去,要娶他女儿的人满街是,哪须看聂志弘的脸色!

然而,冯玉珊偏独爱聂志弘,囔道非他不嫁,在她不停撒娇下,冯崇旭也只得妥协,答应宝贝女儿的请求。

而后,冯崇旭尽地主之宜,随众人一同前去观看陈华榛。

冯崇旭来到陈华榛床边,首次这样细看她,发觉这女子越看越熟悉,那鼻子、那眉毛、轮廓都有几分亡妻的样貌,看着看,大将军也有些心软,道:「大夫可有说陈姑娘何时会康复?」

聂志弘疑惑地望向冯玉珊,道:「玉珊不是捎了信给将军,请您派太医前来医治华榛,怎幺将军不知道华榛的伤势?」

冯玉珊跺足道:「绸儿,妳是怎幺办事的!」

绸儿无辜央声:「小姐,奴婢已照小姐吩咐派人给将军送消息啦,这中间出了什幺问题,奴婢真的不知道……」

「哎,长途漫漫,可能是中间错过了,无妨。」冯崇旭对待下人一向和善,便无多加怪罪,只蹙眉道:「陈姑娘的伤势竟严重到需要太医诊治……唉,可惜……聂贤姪,近来圣上龙体抱恙,所有太医全都侧在一旁伺候,只怕一时间没法调度出宫。」

闻言,聂志弘了然失望。

辛痕给他打气,道:「你别担心,臭脸已经再和妤臻连繫,妤臻的医术高明,等她来了一定能治好华榛。」

「嗯……只愿如此。」聂志弘微微一叹。

也许是父女连心,冯崇旭越看陈华榛面若白雪、气息微弱,越发觉得心疼,他鼻哼一声道:「贤姪,让陈姑娘这样病下去也不是办法,本将军还是即刻入宫,或许稍微安排一下,能够调度个太医出来。」

「那一切就拜託将军了!」聂志弘起身拱手。

冯崇旭高亢喊道:「陈姑娘到底是在本将军的眼皮子底下出事,本将军有义务要照顾好她,来人!」

「奴才在。」

「本将军不在府上的日子,你们得好好看顾小姐和这些客人,还有,多派些人搜罗城外,如有见到可疑人物,即将他们押到牢里,等本将军回来亲自审问!」

几日过去。

聂志弘独身来到那许愿池前,而今求人无果,只得将希望寄託于神明身上,他双膝跪地,喃喃发语,愿上苍保佑陈华榛和失蹤的夏静均能平安没事。

「聂公子?」这时,身后传来一声呼唤,柔如柳絮般纤细轻飘。

聂志弘一怔,起身转向面对这声叫唤,眼前两位女子一长一少,一人手抱箜篌、一人手持纸伞,气质若兰、典雅娴淑。

「叶夫人、琴姑娘?妳们怎幺会来万寿城?」聂志弘高呼一声,这二人正是若风门弟子琴米青,和在菊霜庭相识的叶夫人。

叶夫人风韵尤佳,气态翩然;琴米青则面色苍白,不改以往。

叶夫人表明来意,原是和琴米青在菊霜庭练奏清乐,偶然听得聂志弘将要成婚的消息,夫人心想和志弘也算得上是忘年之交,便特地来此给他庆贺。

聂志弘叹道:「夫人有心了,不过这婚事并未如期完成。」

叶夫人点头道:「咱们都听说了,只是没门路入府探问,只得在附近留连,不想今日凑巧在这儿遇上聂公子,才知道原来其中发生这样多事,还请公子宽心,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,凡事都会雨过天青。」

「嗯,多谢夫人。」聂志弘微笑道。

叶夫人道:「公子,青儿的医术高明,要不让她看看陈姑娘的伤势如何?」

「方便幺?」聂志弘忆起苏妤臻和何桑都曾讚赏过琴米青精读医术,让她看诊该是有益无害。

琴米青微声道:「嗯,公子如信得过在下,便让在下看看也好。」

「好!我带你们入府,一切有劳琴姑娘!」聂志弘拱手,立即给她们二人带路。

入府后,琴米青微声道:「为做万全诊治,在下恐会替陈姑娘宽衣,还请公子在外等候,若有需要,在下会呼唤公子。」

「好,我就在外头等,请琴姑娘放心。」

而后,琴米青点头入房,聂志弘和叶夫人来至庭内石桌边,志弘做了个请的手势让夫人就座,自己则半刻都闲不下来,一心挂虑华榛的伤势。

夫人静静地看着志弘,只觉昔日那意气风发的少年变得悒悒不欢,她细语关心,道:「久别重逢,公子看来憔悴许多,不知公子可有为了别的事烦心?」

闻言,聂志弘伸手轻触两颊,低眸道:「有劳夫人挂心,我确实……」

叶夫人慈蔼道:「倘若公子把奴家当朋友,有什幺心里话儘管告诉奴家,奴家保证不会透露出去。」

聂志弘沉眸,叶夫人是最知道他心事的人,如今终于有个人得以倾吐,他便一股脑儿将这段时间总总不遂诉出,期间多次哽咽,久久不能自拔。

听毕,叶夫人神色沉寂,道:「听闻公子要与冯家小姐成亲,奴家以为公子已经没再喜欢虞姑娘,不想其中……竟是这样的关联。」

「呵呵,让夫人见笑了,您一定觉得我很没用……一点担当都没有……一直走错路,害得身旁的人和我一同受苦……」说着,再次悲泣难语。

叶夫人轻拍聂志弘的身子,柔祥道:「傻孩子,那两人联手伤害你、欺瞒你,自然是他们的错,怎幺和你有关?你不过是被他们逼急了才会不小心踏错路,没事的,不怪你。」

聂志弘有些心虚,心知夫人是为了安慰他才说出这番顺他耳的话。

叶夫人微笑续道:「你放心,如他们这般一丘之貉,天理难容,苍天自会帮你收拾他们。公子将来定会遇上更好的姑娘,你不必再为虞灵虹那毛丫头伤神伤心,她不值得。」

「夫人,我……」聂志弘从没发现叶夫人外表看来温善可亲,说起话来却是词锋犀利,可她毕竟是为了安慰他,志弘心头仍是感激,道:「多谢夫人开解,志弘感恩在心。」

「孩子,奴家说过,你就像我失蹤的孩儿一样,看到你,就好像看到了他……」忆起那段悲伤过往,夫人愁容挂面,悲鸣一声,便拿起身旁箜篌开始拨弦奏曲,她仰头目送归鸿、手挥五弦,弦声楚楚,彷能听得她怜子之心。

聂志弘沉浸在绕樑的乐曲中,心灵得到慰藉,不自觉跟着曲调哼吟,声音柔畅,和夫人的曲乐搭配得宜,余音嫋嫋。

曲罢,叶夫人问道:「对了,不知公子练《修罗功》练得如何?身子可有不适?」

闻及此事,聂志弘轻声道:「既然夫人提起,那志弘确实有一事想请教夫人。」

「请说。」

聂志弘望向自己的拳头,沉道:「自从练了《修罗功》后,我身上的力量时而不受控制,甚至好几次让人认为是……魔,不知夫人对这事有无端倪?究竟我本身就是魔,还是这秘笈本为魔功,才会让我……?」

叶夫人呵笑一声,道:「啊,原来如此,都怪奴家不好,是奴家疏失,未和公子说明。夫君曾说过这套武功是从一魔人身上取得,估计是魔人的魔力尚存于籍上,才让公子有这样的感觉,公子委实不用担心自己为魔,夫君琢磨这功夫时也和你一样呢。」

「哈,这幺说来,是这武功的问题,和我本身没有关係!」

「当然。」

聂志弘豁然开朗,喜上眉梢,原来他那不可控制的魔力是肇因于这本秘功,闻之,他终于放下一颗大石,心想自己与常人并无二异。

「嘎拉──」谈话过后,琴米青从容地从房间出来。

「琴姑娘,华榛的伤势如何?可有法子能救?」聂志弘情急上前探问。

琴米青轻发笑意,有礼道:「公子放心,我已替陈姑娘施针,脑中血块已除,性命无虞。」

「当、当真!」聂志弘高兴大呼一声,难掩拨云见日的喜悦。

琴米青点头道:「嗯,姑娘昏睡已有几日,不会这幺快清醒,但公子不必担忧,估计不出十天,她就会平安甦醒。」

「哈──琴姑娘,真是、真是太感谢妳了!」聂志弘向琴米青鞠躬,感激心情无法言喻。

「医者父母心,公子不必客气。」琴米青拿出一张纸道:「上头已写好药方,待陈姑娘醒来,公子再依药方给姑娘调养身子即可。」

「好!」

叶夫人微笑道:「青儿,妳做得很好,回头我让夫君给妳些赏赐。」

「多谢夫人。」

叶夫人道:「聂公子,既然陈姑娘已安然无恙,奴家也不便久留,便和青儿先行告辞。」

聂志弘讶然道:「风尘僕僕才到镇上,夫人就要走了?何不留下来住几日?」

「不了,奴家本意是来带个祝福,另外尚有要事,因而不能久留,公子美意奴家心领。」

「好吧……不管如何,琴姑娘、夫人,谢谢你们,我真的无以为报!」聂志弘拱手再道,眸中充着感激之意。

「傻孩子,你过得开心,就是对奴家最好的回报。青儿,咱们走。」说毕,两名女子步履轻盈,相搀离去,举止典雅,留下一股芬芳。

当晚,聂志弘将这好消息告知众人,玉珊道:「当时我找算命仙给咱们算过几个日子,嗯……六日后又适逢良辰吉日,志弘,咱们就在六日后成亲吧?你要是答应了,我马上派人给爹爹带信。」

聂志弘虽欣喜陈华榛平安无恙,但一想到这恼人婚事迫在眉睫,不禁陷入沉思,心想:「……也罢,男子汉大丈夫就该为自己许下的诺言负责,这几日也苦了玉珊,将为人夫,我不该再让自己的妻子苦恼。」为怕她胡思乱想,志弘下定决心点头应允,决定六日后成婚。

翌日。虞灵虹和赵晓芝得知消息,旋即相约谈话,延了这幺多日子,唯叹那真兇并未採取下一步行动,以致她们没法查出兇手究竟是为何人。

赵晓芝同聂志弘一般,心头开心陈华榛逃过一劫,可一想到他将娶妻,那失落神情不言而明。

虞灵虹尴尬道:「赵姑娘,既已尘埃落定,还望妳放宽心情。」

赵晓芝浅浅一笑,笑中蕴含悲苦,道:「嗯,只要聂大哥幸福,他要跟哪个姑娘在一起都好……不过,我倒查到一件关于冯姑娘的奇事,百思不得其解。」

「玉珊?」虞灵虹屏气凝神等她发语。

赵晓芝从怀里拿出一张字条,道:「这阵子,我恰好见着了冯姑娘去找算命仙合八字,一时好奇就和仙师讨来看,结果……妳瞧。」

虞灵虹探看一眼,上头写有两个人的生辰八字,若她没记错,其中一者该是聂志弘的生辰;而另一者和聂志弘于同一年生,只差日子和时辰不同,灵虹心想冯玉珊曾说她和志弘岁数相仿,便猜测这是玉珊的生辰。

「何处有异?」

赵晓芝抿嘴道:「奇得是她不只合一张。」说着,又从怀里拿出另一张字条。

这另一张字条,一者同样写着聂志弘的生辰,唯与其相合的却是另一人的八字,而这人与志弘的年岁差约四载,便是陈华榛的生辰。

虞灵虹并不知冯玉珊的身世,自然陷入迷思,她眉头微蹙,细看这两张字条上的端倪,顺手拿起茶杯,方递到嘴巴前,灵虹忽尔一颤,心想:「茶水……有毒?」

  • 名称:官居一品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0:44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