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叶知秋全文阅读

千鸟镇,客栈内。

杨锦宣忍不住拿古仁景和颜青之间的互动来说嘴,听毕,众女嘴巴微张,难以想像他和青楼女子对答如流时,透出的究竟是何种神情?

见众女惊奇连连,杨锦宣似个得意的说书人,笑得更加开怀,道:「嘿!可惜妳们没亲眼瞧着,古兄方才可说是玉树临风、潘安再世,才说几句话,就把那头牌姑娘迷得晕头转向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古兄是青楼常客咧!唉,可怜徐丫头,还不知心上人其实是个风流鬼!」

此刻,古仁景已恢复平日那正经面貌,沉色道:「杨兄谬讚。古某只是与那老鸨逢场作戏,好引她把颜青带出来,几位不必太过认真。」

辛痕讪笑道:「吼──你这种行为,当心以后有很多姑娘会为了你的『逢场作戏』而哭断肠!」

古仁景轻咳数声,道:「言归正传……颜青并非寻常人,不知诸位可有发现?」

聂志弘想了片刻,脑子里现出的全是那骄奢淫逸之情景,根本没留心任何异状,他面红过耳,羞道:「呃,我只觉得她有些古怪,似乎特别喜欢你。」

「慢──」

此刻,铁荷枫似乎发现其中端倪,激动道:「铁某想起来啦!那女子叫了聂兄为『聂小哥』?咱们方才在里头几乎没说话,也没介绍姓名,她从何知道聂兄的身分?」

聂、杨二人犹如当头棒喝,一同道:「是啊!」

古仁景轻语道:「不错。因为她即是那飞云山庄副庄主-『柳希希』,在关山崖一役结束前,她亦曾用类似姿态诱惑古某。」

闻之,众人怔然许久。

何曾想过堂堂一位副庄主,有声名地位、有丈夫孩子,这样无忧无虑之人,竟甘愿留连青楼卖身?

古仁景沉道:「柳希希与黎介木向来除了行恶会聚在一块儿外,彼此间只怕已无夫妻情分。且柳希希本是淫妇,惯以其姿容诱惑男子,让那些男人心甘情愿为她卖命、甚至抛家弃子,从此得到满足。诸位还记得在关山崖上,和杨兄对打的那位杨夕?他正是个血淋淋之例。」

铁荷枫寻思道:「那幺陆剑湖会来此地,八成是要和柳希希商讨飞云山庄的事,可那女人偏偏很难伺候,要和她谈,就得先送个壮年给她。」说着,荷枫有些失望,如此一来,要如何才能探到陆剑湖的消息?

见丈夫透出伤怀,苏妤臻急道:「不必着急。至少咱们知道陆剑湖会来千鸟镇,只要继续在此候着,总会等到人。」

聂志弘点头附和,道:「妤臻说的有理,咱们的蹤迹也已暴露给柳希希知道,我想他们不会全没动作,咱们就在此镇多待几天,静观其变!」

达成共识,众人即决定留宿在此。

是夜,夜深人静,月娘高挂。

「叩、叩。」

此刻,虞灵虹的房门忽尔作响,在这静夜里更显清晰,她在江湖上流连久了,向来浅眠,一听声响即醒。

「谁?」虞灵虹轻声发问,却无人应话,她眉目一紧,随意将马尾扎起,举剑靠近门前。

此刻,一张字条从门下缓缓塞入,她眉目一怔,登时「吱呀」推开房门,眼前仍是空无一人。

她戒慎万分,以袖帕将那字条捡起,确认上头并无掺毒后,遂将它摊开一探。

上头仅有一行文字,却完全激荡冰山女子,她神色大变,目光如炬,用力将字条一捏,随手扔至桌上。

后拿起配剑往外头跑出,没向任何人知会。

「驴──」

盏茶时间过去,客栈门前发出一阵紧急勒马声,唯见一名长髮紫袍男子怒火沖天,一跃下马即直闯客栈。

那守夜小二见状,急喊住他道:「大侠……咱这儿客满啦,您还是去别的地方歇息吧!」

那男子情绪激动,一手紧抓小二衣襟,吼道:「这几日可有一行年轻男女,约莫七、八人前来此地?」

小二战战兢兢道:「有咧,就在今日来的,他们人多,掌柜安排他们住在后院那几间房。」

男子鬆开小二,迈步往后院冲去,小二只得留在大厅囔喊:「大侠,您不能进去呀──」

一至后院,男子即用力踹开第一间房门,房内,聂志弘睡得正香,一听声响,他吓得弹起身子,头髮尚有些凌乱。

他点烛一望,见到眼前人那刻,睡意登时全消,惊道:「藏雷?」

藏雷气急败坏,道:「聂志弘,灵虹在哪!」

聂志弘尴尬道:「这间房出去,右边数去第三间,对了,你怎幺会在……」

说未问出,藏雷已转身出房,志弘心急,连靴子也没穿,匆忙奔出房间拉住藏雷,道:「慢着,虽然你和灵虹关係甚好……可这夜深人静,你怎能闯进去啊!」

「放开!」藏雷一把将聂志弘推开,志弘高喊「喂」时,他已破门而入,唯令他们震惊的是,本该在房里歇息的女子,而今竟不知身在何方。

「咦?灵虹没在房里?」聂志弘多揉几次眼,着实找不着那素纱身影。

「发生何事──」同时间,众人亦纷纷出房查探。

藏雷紧咬下唇,踏进房里寻觅蛛丝马迹,赫然发现那张被捏皱的字条,他摊开看完上头字句,不禁破口大骂道:「黎介木、柳希希,你们两个王八蛋!」

说毕,将那字条揉得更死,朝地上一扔直往外头奔去。

转瞬间,众人没能意会发生何事,聂志弘速把那字条拾起……

上头写道:「千鸟镇外三里处,辛德望等妳前来。」

辛德望?不正是虞灵虹一直挂记的灭门仇人!

聂志弘匆忙大呼:「怪哉,这人怎幺突然出现啦!糟──他莫非要对灵虹不利!」说着,也欲追去。

杨锦宣紧急拉住他,沉色道:「等等,此事来得太过诡异,大伙儿最好一同行动,切莫落单。」

「……好吧。」之前已有太多次冲动坏事的经验,这回,聂志弘纵然忧心,仍听从杨锦宣的建议,等众人尽快整顿后再一同追上。

千鸟湖畔。已有一者在此恭候虞灵虹多时。

面对仇人,那冰山女子心头澎湃激昂,她握紧手中剑,喝道:「辛德望!」

那人穿着长袍大挂,长髮黑中带白随风飘逸似是凄凉,却是背对着她静默不语。

虞灵虹贝齿咬紧下唇,道:「十余年前,毒门上上下下数百条人命全让你一夕除去,今日──我便要你付出代价!」

那男子鼻哼两声,缓缓转过身子,那头长髮遮盖住他半边面容,透出的另一半面色则苍白如纸,如鬼似魅,令人不寒而慄。

见上此人真容,虞灵虹登时剎步,虽对辛德望的相貌有些忘却,但只要见上便不会认错,眼前这人,她确定并非辛德望!

虞灵虹察觉自己中计,戒慎道:「请问阁下高姓大名?」

「陆剑湖。」男子简洁道过三字,字字寒人骨肉。

虞灵虹心头一紧,勉强稳住性子,道:「……引我来此是为何事?」

陆剑湖沉语道:「杀妳。」

虞灵虹怔然片刻,道:「我和你素无仇怨,你何故要取我性命?莫非──是辛德望让你来的?」

「与他无关,这名字仅是用来引妳的幌子。真正要除掉妳的是人黎介木和柳希希,陆某受人所託,仅是忠人之事,还望姑娘见谅。」

「什幺……」虞灵虹寻思道:「我和他们俩从不熟识,他们为何要……难道是因为今日下午之事?」

陆剑湖缓步靠近虞灵虹,道:「恕陆某不知晓其中缘由,但陆某若无猜错,此事该和藏雷有关。」

「雷大哥!」虞灵虹瞠眸,比起自己,她似乎更担忧藏雷。

陆剑湖沉声道:「黎介木一向视藏雷为眼中钉,或许知道藏雷心仪于妳,便决定将妳除去,以让他痛苦一生。」

虞灵虹退上数步,无法理解黎、柳二人那莫名其妙的思维,但如今碰上,她亦只能面对,道:「你……还会对付藏雷?」

「迟早之事。」陆剑湖轻叹一声,再道:「陆某实不欲介入三位副庄主间的恩怨,无奈陆某让黎介木要胁着,身不由己,没得选择,还望虞姑娘见谅。再过不久,陆某便会送藏雷去与妳作伴,姑娘黄泉路上不会孤单。」

话语同时,一只飞鸽来至,陆剑湖抽出字条一探。

写着四字──「时机成熟」。

陆剑湖慨歎了声,道:「姑娘,得罪了!」喊毕,一掌直接冲来,势如猛虎。

其招名唤『破心掌』,招如其名,掌心往敌人心口击去,倘若正中心房,再是伸出指爪,直将人心剜出夺命!

念在虞灵虹是女子,陆剑湖尽可能不触碰她的身子,仅以掌震绰绰有余。

虞灵虹闪得辛苦,全身上下被震击多处,苦不堪言,尤其陆剑湖动作如魅,迅影难捉,她倾尽所能砸暗器、挥剑术,却都伤不到陆剑湖半分。

眼下已无闪躲余地,她只得把希望寄託于十神「天山」,登时念出召唤天山之语。

「想得美。」陆剑湖已然察觉她的心思,淡道:「姑娘错估一点……妳有神器寄宿,陆某亦有。」

说话同时,陆剑湖已运出神器之力,白光乍现、飓风速荡,只见那长髮狂舞,模样凄狂如九幽魔王。

虞灵虹大奇,道:「你非但有崩天鼓,还已将『崩天』寄宿于身?」

「聪明。」陆剑湖身怀异能,释放崩天只须弹指时间,相较起来,虞灵虹武艺普通,压根儿来不及召唤天山。

顿时,玉容已让狂风压得没法睁眼,甚至有些扭曲狰狞。

天空乌云聚集、风声鹤唳,彷彿天将塌下、地即崩毁,「锵啷」一声,虞灵虹手中兵器承载不住压力,自行断成两半破碎落地。

见状,陆剑湖不再留情,「破心掌」再次袭来,这回,稳稳地袭向她胸前,而后用力一剜!

「乓啷──」

声响如能贯彻云霄,然而,这并非心碎的声音。

陆剑湖眉头一皱,剜心失败,手中「啵啵」地喷血,一道刀痕烙上,只因他剜中的,是一把精巧绝美的「袖里剑」。

那袖里剑断截前保住虞灵虹一命,却亦令她痛心,无论如何,那是她过去视如性命的珍宝,今日一断,是否表示……她的命也将绝?

「磅!」陆剑湖不吭半声疼痛,又是一掌袭来,唯念在与她无冤无仇,心想留她一具全尸,那剜心动作便无再施。

一掌袭落,虞灵虹如蚍蜉撼树,毫无能力挣扎,一个脚步不稳,直被打至数尺外,「碰」一声,薄身撞上后方大树。

她「呜」的一声,吐出大片鲜血落地,芳容剎那落得凄婉,她疼得睁不开双眸,气若游丝、神色惨白,显是命不久矣……

眼前女子样貌凄美如画,陆剑湖悲叹一声,道:「姑娘,对不住了,今日陆某欠妳一命,来日陆某若有能力,自当替妳报仇,妳便安心去吧。」

「磅──」转瞬之间,炸雷响震耳边,不只虞灵虹,连陆剑湖这等高手都难掩震耳之痛。

仰头一望,青天忽地盖上一阵朦胧黑影,似暴雨来袭之前兆……

再眨眼,天地剧烈震摇,一道金雷破空而落,正正落在陆剑湖那右臂──

此时此刻,除了雷鸣大作,唯听得一人声嘶力竭大吼着──痛!

那右臂转瞬成为灰烬,衣袖上还燃着焦火,陆剑湖猛用仅存独臂扑灭燄火,挣扎许久,终于将那赤光散去,仅剩刺鼻烟熏笼罩眼前。

「对不起,我来迟了……」一声呢喃在耳边响起,声音颤抖颠簸,唯听在虞灵虹耳里,却是温暖而真挚。

临死之前,最魂牵梦萦的声音,缭绕在耳边……

那幺就是死……也没什幺好怕了……对吧?

「雷……大哥……」虞灵虹睁不开眼,微微感受到炽热手心正心疼地抚着她的面容,她幸福地扬起嘴角。

再过会儿,意识模糊,昏死在心上人的怀抱里。

藏雷眼眸含泪,将虞灵虹一把抱起,欲将她带离此地。

「慢着!」此刻,陆剑湖似乎没亲眼见到虞灵虹死去便不死心,他左手拂着右肩,虚喘道:「今日陆某定要取她性命,你把她给放下!」

那双幽森眼眸漆黑如魅,他朝陆剑湖狠瞪一眼,光这幺一瞬眼眸,已诉尽对陆剑湖的满腹杀意。

唯念在怀里女子不能再等片刻,只留下一句冷语,道:「若她有三长两短,我藏雷发誓,定会将你这王八蛋碎尸万段!」

这话字字如冰,犹如利锥钻耳,刺得人全身发麻,陆剑湖神色更发苍白,道:「你便是藏雷?好──那陆某今日一併除了你!」

「磅──磅──磅──磅──磅──磅──」

六道金雷迅捷而落,道道往陆剑湖那已消失的右臂击下,在那瞬间,陆剑湖彷彿灵魂出窍,全身如木动弹不得。

焦火再次燃上衣裳,陆剑湖疼得在地上打转,后他速以「崩天」之力压逝燄火,以保住一条小命。

陆剑湖趴在地上残喘,道:「陆某一定得杀了她……不然……咳咳……」

藏雷不再多看他一眼,旋即转身,此刻,却碰上方好来此的众人。

见心上人面色惨白如雪,聂志弘吓得大呼,伸手轻摇灵虹一会儿,道:「妤臻,妳快来瞧!」

苏妤臻站上前,稍给虞灵虹把脉后,便是透出哀婉神情,支吾道:「她身子过虚,只怕是……」欲言又止,不忍再说下去。

「怎幺会……」聂志弘张大嘴巴,双脚瞬间瘫软,差些站不住身子。

好不容易才拨云见日……阳光……为何只愿停留短短几天?

此刻,藏雷却轻呼一声,道:「你不必担心,只要她还存有一丝气息,我便有方法救她。」

「……当真?」聂志弘灰矇矇的眼眶旋即透出一线曙光。

藏雷点头道:「不错,唯此法特殊,我得带她至别处施法。聂志弘,无论你我过去有何恩怨,望你不要阻我,否则──这回我不会留手!」

聂志弘摇头道:「上回的事是我误会你,我还欠你一句道歉。但一事归一事……此事关乎灵虹性命,我……」

藏雷轻叹道:「我欲施的法术名唤『回魂癸梦』,仁景,你当过神仙,再麻烦你转述予他们周知。」

「回魂癸梦?大哥,你……!」闻之,古仁景大奇,藏雷得使「回魂癸梦」这等奇术,那他的身世已是呼之欲出。

因为普天之下,仅有居于天界南宫之位或……其后裔,才有能力施展此术。

藏雷微微点头,道:「你猜得不错,待会儿得空你便和他们解释吧,灵虹现在片刻耗不得,我得立刻带她离开!」

「等等──」此刻,聂志弘下意识喊出一声,他相信藏雷会倾尽所能救她,唯今日一别,待灵虹康复后,她和藏雷必定生活在一块儿,日夜增进感情……

那幺……待到他与虞灵虹再见面之期,她和藏雷会不会已是一对神仙眷侣?

「还有何事!」藏雷不悦一呼。

「我……」聂志弘挣扎许久,自私想法于脑海盘旋,最终,那握紧的拳头终于鬆开,道:「好……灵虹就拜託你了。」

  • 名称:一叶知秋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50:43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