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维全文阅读

「姐姐!」徐韩吓得浑身发汗,又要冲回窟内。

「妳留着,我去!」吕立野将徐韩推开,阔步冲回洞中,他猛施刚强霸术,青光四射,耀眼逼人,但很快就到身体无法负荷之地步。

儘管最后成功救到徐蓉,却也如徐蓉所言,他吸入过多魔气,浑身正气已完全被噬去,一点也不剩。

三人虚疲地返回清屏观,观中之人试图救治吕立野,无奈徒劳无功,而吕立野时常控制不住身子而发狂,前后不慎杀害十名弟子有余,徐蓉多次为他求情,只叹清屏观乃正道之地,时间久了,无法再融他片刻,最终将他逐出师门。

此时,徐蓉竟毅然决然地和他离开。

或许是一种自责使然,亦或是革命情感,又或者……当见到吕立野奋不顾身救她时,徐蓉业已芳心暗许,那怕浪迹天涯,她也要找到方法助吕立野脱离魔气侵蚀。

孰知魔气在吕立野身上甚久,不自觉侵蚀他的内心,那清心被心魔染上,惯习噬血,好几回甚至对徐蓉刀刃相向,所幸被徐韩拦下而逃脱。

直至飞云山庄开始有些名声,三人决定前去拜会,然而吕立野心求好胜,欲投入同样有着雄心壮志之松柏别庄-黎介木的门下。

徐氏姐妹二人不甚喜欢黎介木那阴幽猥琐的模样,坚持拒绝。

可惜吕立野听不进劝,尤其和黎介木谈话过后更是被他洗脑,内容诸如跟了他将来得以一统天下、独霸武林云云。

吕立野雄心燃起,私下拜会黎介木,黎介木却对他提了个要求──把徐蓉献给他!

此话如轰天巨鼎压在吕立野肩上,可黎介木并未理会他的表情变化,更甚者……他就是期待看到这种表情,以此为乐。

黎介木表明只要吕立野做到,不只助他抑制魔气,还会传他绝世武功,让他成为这天下间绝无仅有的佼佼者。

闻之,吕立野看了自己的手,过去的清流变得汙浊阴诡,如不快些除去,只怕为时已晚,但……要他牺牲徐蓉……

历经几年岁月,他自然知道徐蓉倾慕于他,时间久了,他对徐蓉这贤淑端雅的女子也有一种说不出、若有似无的好感。

挣扎之际,心魔佔据心房,最终,他战败了心魔,选择辜负徐蓉。

那夜,他将徐蓉邀约出去,自己却无赴约,反是安排黎介木和她见面。

他踉跄地回到屋舍之中,徐韩讶异道:「吕大哥,你不是同姐姐一起出去了吗?」

只见那双丹凤眸子又黑又红,拳头握得已可见血,嘴角肌肉不停抽搐,所有激昂模样于一身,却是怎幺也不开口说话。

徐韩眉目一紧,情急道:「你又发作了?姐……姐姐呢!」

「啊──」

吕立野的面容变得狰狞难看,没会儿,却是双手抱头呜呼大叫,声音激狂如能贯彻云霄。

徐韩吓得举剑,囔道:「吕大哥,你冷静些,到底发生何事!」

「我──我不知──我──啊──」他呼啸一声,一掌就朝徐韩打下,徐韩武艺本就不如他,一时受到重击,腾飞出去撞毁尽数家具,一大口鲜血吐地,彷彿全身骨头都要散了。

「唔……」徐韩疼得两眼迷濛,但为了知道徐蓉的下落,她勉强撑着意识,道:「姐……到底去哪了……说啊!」

「黎……介……木……要我……把蓉交给他。」吕立野勉强说出一句,为怕失去理智错手杀掉徐韩,他乾脆转向往墙上一撞。

「蹦!」

那厚墙撞出一个龟裂大洞,他也同时昏死过去。

「黎介木?」闻之,徐韩猛然一惊,吓得双唇颤抖,情绪极为激荡,道:「你个混帐王八蛋,姐姐这幺期待去见你……你居然……居然这样对她!」

吕立野已然昏去,听不着她半句咒骂。

徐韩咬牙回神,约略知道他们俩相约在何处,便是逞起身子,一步一步往那儿迈进,全心祈求着徐蓉千万不能出事!

夜晚,树林里,风声吹拂,气氛肃杀沉寂,天空飘了些微雨,一滴一滴,都如利刃划着徐蓉那满怀少女心思的心扉。

黎介木并未对她胡来,却是戏谑地告诉她吕立野以她做为交易,还把吕立野邀他来的字条交给徐蓉一瞧。

徐蓉紧握那张字条,字条皱得难看,上头的墨水已浊,就如她的心一般。

此时此刻,彷彿天塌下、地毁裂也再与她无关,她想着自己满腔期待,为了这次相约,特地花心思画绣眉、点红妆,只希望能讨吕立野开心,只要他开心,她就开心。

可事实上呢?她不过是一场笑话,而观众还只有那买了她的男子,说来多幺讽刺?多幺可笑?多幺可悲?

雨势越发凄厉,打花了她妆、沾湿了她本就单薄的身子,她就像快断枝的柳絮无枝可依,也搞不清脸上的水滴究竟是泪还是雨。

黎介木撑起伞,看这伤心人悲泗淋漓,丝毫没起同情,反是格格笑道:「妳也不必伤心,这世道就是如此,妳真心待人,人未必真心待妳。」

「你到底想如何?」徐蓉回过神,就算吕立野负了她,但黎介木亦非善男信女,她根本不欲和他再多谈一句。

「妳想不想报仇?黎某可以助妳一臂之力。」

「你挑拨吕立野在前,怂恿我在后,到底是何居心!」

黎介木笑得阴幽,道:「嘿,黎某就是喜欢看这种情人相残、手足刀剑相向的戏码,你们演得也不错,黎某实在意犹未尽,所以还想继续看下去啦!」

「疯子!」徐蓉转身,不再和他多谈。

谁料黎介木双脚一动,剎那间竟已腾挪到徐蓉面前,朝她面容轻吐一气,一缕迷幻轻烟从徐蓉的鼻子悄悄窜入,很快地,那双眸神变得无色,一直流着的泪也跟着停了。

黎介木从四面八方看着这「实验品」,满意笑道:「黎某这『摄魂异术』还有很多不足,就拿妳做试验吧……嗯,该做些什幺好?」

「姐姐!」

这时,徐韩正好来至,俏丽姑娘亦让豪雨打得全身尽湿,尤其她身上有伤,看起来更加狼狈凄凉。

她举剑吼道:「黎介木,你离姐姐远些!」

「哟……姑娘来得正好。」黎介木抚颚一笑,道:「徐蓉,黎某就交给妳个简单的任务吧,把妳妹妹『杀了』。」

徐蓉如个傀儡听从黎介木的指示,她让双剑出鞘,剑刃却指向这一直相依为命的亲生妹妹。

「姐……姐姐?」徐韩一怔,猛摇头道:「我是韩啊,妳怎幺会对着我……」

「杀……了……妳。」徐蓉喃喃唸了三字,丝毫听不见徐韩的呼唤,即瞬迈开脚步朝徐韩施以「丝」、「柔」双式,招招绵密繁複、一气呵成。

这白衣翩翩舞动,更显得她身段轻盈柔软,徐韩剑艺虽胜过徐蓉,但步伐却是输她一筹,何况她根本不欲与徐蓉一战,只能一直躲藏,又一直被追上。

「姐姐!」徐韩高吼一声,不慎挥出一剑,刺中徐蓉右膝,那膝上的白裳渗血,却没停止她追杀徐韩的意念。

看一向温婉的姐姐发狂如魔,徐韩忍不住大哭失声,相比下来,黎介木却是笑得灿烂,不停拍手叫好,并继续灌输徐蓉「杀」的心念!

徐韩前先受了吕立野一掌,实力已无法发挥尽全,在徐蓉招招逼近下,她终是绊倒在地,衣裳和面容都染上水渍和汙泥,看来悲凉凄惨,却也只能泪眼汪汪看着长姐将剑指向自己。

「姐……快住手啊!我是妳妹妹徐韩呀!」徐韩闭眸大哭,那剑却仍指向她的喉颈,再下一刻,就朝她咽喉划下!

「磅──磅──磅──磅──磅──」

五雷群落,好似老天悲鸣,诉说这场人伦悲剧不应存在,然而,这道落雷却是不偏不倚的击断徐蓉那把长剑。

徐蓉一怔,黑眸稍微闪了下色,可仍旧敌不过摄魂异术,很快地,另一把剑又接连划落。

「磅──」

又是一道紫雷降世,再次击断那把长剑。

连两道落雷接连救了她,徐韩这才敢迷濛地撑开双眸,迷糊中唯见一名身材高瘦、长髮紫袍的男子从徐蓉身后打昏她,接着缓缓靠近脚步。

那男子的眼眸深邃幽森,看来有些凄狂,偏偏却也是这暗夜中最明亮、最闪烁、最温暖的一颗星。

没会儿,徐韩终因体力不支而昏厥过去。

「擦擦……」

不知昏睡多久,徐韩微微听见走动声,她缓缓地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还活着,处在一个陌生的房间中,她撑起身子,却因身体虚弱,忍不住哀呼一声。

「妹妹,妳醒了!」这时,一声温暖呼唤靠近了她,那白衣如昔,仍是这样温柔和蔼。

「姐、姐姐!呜呜……呜呜。」彷彿做了一场很长的恶梦,徐韩忍不住抱住徐蓉大哭失声。

徐蓉轻轻拍着徐韩,心疼道:「对不起,都是姐姐害了妳……对不起。」

两姐妹相拥好一段时间,「吱呀」这时,房门被人推开,入房者正是那名在风雨中救了她的紫袍男子。

「藏公子。」徐蓉有礼一唤。

那男子即是藏雷,他轻轻点头,唯见徐韩目不转睛的盯着他,好似英雄般的崇拜。

徐蓉微笑道:「妹妹,这位公子名叫藏雷,是祭炎先生的人,也是他把我们从黎介木手上救了出来。」

「啊!」徐韩跳起身子,满怀感激拱手道:「谢谢你!」说着,身子不禁一痛,又倒坐在床上。

「不必言谢,是祭炎大人让我出手,与我无关。」藏雷冷道一句,续道:「徐姑娘,方才我和妳说的事情,妳转告她了没?」

徐蓉摇头,趁这势一併告诉徐韩,原来当黎介木和吕立野对谈时,祭炎正在一旁听着,当时他已对吕立野有一种特殊的感应,心想说不準是册子上的一人,便命藏雷私下打听。

藏雷先是来到他们所居的屋舍,脚步方至,却见屋里家具尽毁,而吕立野还撞破了头,殷红鲜血布满头髮,模样可怖可憎,可见此地生过一场恶斗。

藏雷轻摇吕立野,意外发现此人身上之力非比凡人,便擅自传些灵气给吕立野,待他稍稍恢复意志时,从他那儿得知徐蓉出事之事。

藏雷这人生性本不爱管闲事,尤其救过程燕音后一直被她纠缠不清,害得后续许多女子无故死于她的嫉妒心,从此藏雷更视「路见不平、拔刀相助」于无物,除非此人真与自己有所关连,他才会出手帮忙。  

可再怎幺说吕立野是八人之一,为怕惹祭炎遭受吕立野埋怨,他只好前去吕立野与徐蓉相约处一探,最后,顺手救了两姐妹。

那黎介木贵为副庄主之一,却对藏雷有所忌惮,一见金雷闪烁便是隐身离去,没与他起正面冲突。

回到山庄,藏雷更是发现徐蓉和徐韩亦是八人之二,便把她们长生一事告知,并希望她们能留在祭炎身边,当祭炎的得力弟子。

听毕,面对救命恩人的请求,徐氏姐妹自然双双同意,只不过她们与吕立野的关係终究是切不尽、斩不断啊……

经历此事,吕立野大彻大悟,求祭炎替他去除这身魔性,可惜立野受魔性侵扰多年,要完全除去难如登天,祭炎只能助他闭关,望他能忍受闭关时的撕裂痛楚,才可渐渐抑制魔气并化其于己用。

吕立野同意了,自此便与徐氏姐妹一同留在祭炎身边,唯叹与两姐妹的关係不复从前,徐韩更发誓此生都不会谅解吕立野害她们姐妹相残之事!

徐蓉到底爱过一场,一段时间过后,她释怀了吕立野是出于入魔才将她献出去,不过……两人终究仅止于伙伴关係,要再进一步发展,徐蓉已然没有勇气,也不愿了。

这些年来,徐蓉变得清心寡慾,不甚信任男子,起初她亦只把杨锦宣当成不学无术的江湖骗子。

可面对生死关头、面对误会生结,杨锦宣都有一套自己的处理原则,不禁让徐蓉对他刮目相看,只可惜这段过往仍刺痛着她,尤其她与锦宣属于不同道上两人,她深怕有一天锦宣亦会弃她离去。

故在她看到杨锦宣与莫馨兰相拥时,她宁可趁此断下,也不愿再次让自己陷入情感的漩涡中。

不过人们都以为「断下」这二字可以轻易做到,唯有当自己处于局中时,才会体悟到这原来是多幺难的一件事呀!

  • 名称:李维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49:43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