冕怎么读全文阅读

翌日,万寿城将军府内。铁荷枫和苏妤臻已整顿好行装,来到大厅和众人会合。

得知聂志弘愿意与他前去见铁眺,铁荷枫欣喜难耐,拱手道:「多谢聂兄,不过在这之前……铁某认为该先完成前两件事后再去见我爹,以免又有变故。」

聂志弘点头道:「嗯,铁兄说的有理。何况杀母之仇不共戴天,身为人子,确实有责任要担负起来。敢问铁兄,可知仇人是谁?如需要帮忙,咱们很愿意助你一臂之力!」

铁荷枫眉头一紧,道:「多谢各位好意,但此事有些棘手,只怕会牵连到大家。」

杨锦宣哈笑道:「怕啥?咱们这伙人有我杨大侠了得的脚上功夫,有聂小弟这等能呼风唤雨的奇人,还有神仙古兄相助!另外灵虹懂毒、妤臻懂医、华榛的家银子又多到数不清,嘿嘿,要文能文、要武能武,简直无坚不摧,如此一来,杨某就不信这世上还有啥能难倒咱们?」

闻言,众人噗哧一笑,唯有辛痕双手插腰,颇有不服,道:「吼,听你的意思,我是一点用也没有了!」

杨锦宣挠挠鼻头道:「呃……非也,『师娘』是咱们的精神领袖,没有妳,咱们什幺也做不成。」说着,露出一抹奸笑。

「你……!」听此调侃之语,辛痕不禁面色通红,贝齿紧咬下唇,模样羞涩多娇。

原来那夜和古仁景的谈话全让杨锦宣给听着,事实上,她那日不停戳弄火堆,不只锦宣,连聂志弘亦是醒着的,故而志弘亦跟着露出狡笑。

只见辛痕娇容红彤如桃,鼓嘴羞赧地躲到虞灵虹身后,道:「灵虹姐姐,他们欺负人家!」

虞灵虹尴尬地拍拍辛痕,一向寡言的她,又怎会处理这种局面?不过,见众人像一家子般嘻闹,她的心头甚是欢喜。

这……就是亲情的滋味吧!

哄闹之余,古仁景率先轻咳一声,似乎有意替辛痕化解僵局,道:「铁兄,咱们是同艘船上的人,你直说无妨,大伙儿一同讨论,也才有个对策。」

言归正传,铁荷枫正经神色,道:「好罢!在此先谢过各位。其实……铁某的仇人名为『陆剑湖』,此人你们也都听过。」

「陆剑湖!」众人大奇,这名为陆剑湖的男子,即是飞云山庄副庄主之一,同是慧剑别庄之主。

「据我爹的说法,陆剑湖当年为了成为天下奇人,即自我家夺取神器『崩天鼓』,岂料夺器之时,竟将我母亲杀去……」说着,铁荷枫面上不禁透出恨意,续道:「唯那人武功阴魅、变幻多端,因此,我爹发誓要得到『武林至尊』之名号,这样便能于江湖上招兵买马,有朝一日将那恶贼一举歼灭!」

「又是为了神器杀人吗?」想起夏静的遭遇,聂志弘感同身受,握拳道:「为了成为天下第一,连个妇人都杀得下手,这叫陆剑湖的家伙真是可恶!」

杨锦宣抚颚,甚觉同情道:「照铁兄的说法,令尊过去所为倒也情有可原。」

铁荷枫摇头道:「聂兄、杨兄,此言差矣。铁某气归气,却仍觉此事尚有蹊跷。实不相瞒……根据铁某年幼时的印象,母亲分明是离家出走,怎不知而今却是被人杀死。」

辛痕鼓嘴道:「姆……说不定是令尊怕你难过,小时候才故意骗你,说令堂是离家出走,现下你长大了,自然要你像个大丈夫担下啦!」

铁荷枫寻思片刻,沉色道:「师娘说的倒也有理。」

「你──贫嘴!」辛痕再次咬牙,双眸狠狠地瞪着铁荷枫。

众人又朝辛痕欢哄一笑,此刻,古仁景再道:「铁兄,恕古某直言,陆剑湖这人行事一向低调,且不如黎介木和柳希希那样诡计多端,依我看,只怕他并非那种会为夺神器而杀人之恶徒。」

铁荷枫耸肩道:「可惜眼下也没别的法子确认,放心,就是找到陆剑湖,铁某会先和他对质清楚,倘若真是他所为,再取他性命不迟。铁某想……堂堂一个副庄主,该是不会敢作不敢当!」

古仁景叹道:「嗯,无奈古某不知慧剑别庄处在何地,无法帮上铁兄的忙,抱歉。」

「古兄不必放在心上,我爹有大略告诉咱们,听说陆剑湖……」话至一半,忽地语塞。

聂志弘好奇道:「铁兄可有难言之隐?」

铁荷枫有些彆扭,道:「呃……也没啥,就是听说此人时常至『千鸟镇』的青楼──『醉丽阁』,找里头的头牌叙旧。」

得言,女的纷纷面带羞红,连原先即知道这消息的苏妤臻亦不例外。

杨锦宣笑得狡狯,古仁景则犹如得道高人般面不改色,至于聂志弘,他虽知道那是如何的一个地方,但因从未去过,想像有限,便不以为意,道:「好,事不宜迟,咱们走吧!」

瞧他兴致勃勃,冯华榛低眸道:「师兄对那地方这幺有兴趣吗?」

聂志弘摸头,听不出言外之意,道:「早些让铁兄见到陆剑湖,不就可以尽快了结此事?」

杨锦宣伸手轻拍聂志弘,笑道:「嘿,既然聂小弟这般有兴致,到了千鸟镇,就派你进醉丽阁找陆剑湖!」

聂志弘抱拳道:「没问题。」

闻之,冯华榛甚是不悦,道:「锦宣,你别胡闹……万一师兄在里头出了什幺乱子该如何是好?」

杨锦宣笑道:「杨某就是和他开玩笑,素闻醉丽阁的姑娘各个花容月貌,是男人都想进去一窥,嘿嘿,怎种好事岂能让聂小弟独占,铁兄,你说是吧?」

铁荷枫看向苏妤臻,见妻子双眸溜溜地盯着他转,他旋即打哈哈道:「胡说八道,铁某才没兴趣!」

聂志弘则是出自真心道:「嗯,我对那些姑娘也没兴趣。」

杨锦宣鼻哼道:「呿,你们俩成过家,当然说没兴趣。古兄咧,总该有兴趣?」

古仁景难得发笑,却着实是笑里藏刀,道:「杨兄放心,有朝一日见上蓉,古某定会将这番话原封不动、一字一句转告给她。」

闻之,杨锦宣神色鉅变,猛地呼道:「……你厉害,算杨某怕了你啦!拜託古神仙大人有大量,千万别和蓉儿说,否则杨某会被她那妹妹断了子孙啊!」

众人又是一笑,杨锦宣有些尴尬,自圆其说道:「不管如何,咱们先往千鸟镇去再说,说不定还没踏入青楼,就先遇上陆剑湖,那便一了百了!」

谈罢,稍作收拾,和冯华榛道别后,众人顾及虞灵虹的感受,以徒步前去千鸟镇。

这路上天朗气清、一帆风顺,来自四面八方的七人,因为一本册子集结,虽说各个性格迥异,途中却是谈笑风生、欢愉不断,那一直维繫彼此间的情分,似乎远比有血缘的亲人来得坚固甚多。

几日过去,众人终至千鸟镇,此镇规模不大,但游客甚多,尤其男性的脚步大多是往「醉丽阁」方向走去,想来是去寻花问柳、欲亲佳人芳泽。

七人分批而行,三名女子前去客栈等候佳音,而那四位实际年纪颇有差距,外表却全为弱冠模样的青年,则一同往那名闻遐迩之「醉丽阁」探寻。

醉丽阁内,装潢富丽璀璨,金光闪闪,屋里散满阵阵迷人幽香,放眼望去美女如云,各个华容婀娜,透出大片肌肤如凝脂般香娇玉嫩。

姑娘们身着之羽衣花红紫绿、一动身即如彩蝶般翩翩妙舞,整间屋里,传出来全是如银铃般的清脆笑语,让人闻之沉醉,仿若人间天堂。

唯聂志弘俊雅如阳、杨锦宣英伟挺拔、铁荷枫满面威风、古仁景仙姿飒爽,四人方跨过醉丽阁门槛,亦将众多青楼女子的目光一次吸引而来,就连那些醉生梦死的嫖客们也不由得醒神,纷纷望向他们。

此刻,一名老鸨点步前进,这女子虽有年岁,些许痕纹却难掩她绝妙如仙的姿色,她雍容地搧着羽扇,以黄莺般之柔细嗓音轻语道:「欢迎几位少爷大驾我醉丽阁,不知少爷们喜欢怎样的姑娘,咱们醉丽阁什幺样的姑娘都有呢!」说着,以羽扇接连挠过四人胸前,颇具挑逗意味。

那老鸨朱唇红润如樱,话语媚态尽出,尤其胸前大片玉肌上雕缀着牡丹绽放图样,更让人火着心儿,对此,呆头如聂志弘亦胀红了脸,别过头去不敢多看。

这下他总算明白,青楼到底是怎样的地方!

四人中,反是当过神仙的古仁景不动声色,他沉稳拱手,道:「姑娘,咱们确实是来找人,还请姑娘替我们引见。」

「哦?」那老鸨挑眉,似乎对古仁景这沉着男子极感兴趣,她伸手轻抚那冷峻面容,道:「几位都是生面孔,又特地来我醉丽阁找人,那要找应该不是一般的姑娘?依妾身猜……是不是要找咱们的头牌──颜青?」

古仁景异常地扬起嘴角,还伸手回握那老鸨的手,道:「不错,请问姑娘可否让我们见她?」

那老鸨鲜少见这等英俊子弟前来光顾,忽地被古仁景回牵着,炽热的眼眸没会儿即拨乱她的心思,她掩嘴娇笑,玉臂轻勾上仁景的脖,仁景微微一笑,凑近嘴唇往那手臂一啄。

见状,那三人瞪大眼睛盯着古仁景,何曾想过平日看来正经八百的他,竟会和这妖娆女子调起情来?

这──就是所谓真人不露相,露相非真人吧!

那老鸨心花怒放,把玩着古仁景的衣领,道:「可惜青儿眼光一向很高,不是有银子就能见着了,不知这位少爷可有什幺通天本事能说服妾身,带少爷们去找青儿呢?」

古仁景抿嘴一笑,将脸凑近老鸨耳边,细语道:「在下是陆剑湖底下的人,前来此处,是为了问颜姑娘一些事。」说着,温暖气息轻吐于老鸨耳朵上,更迷得老鸨昏头转向。

「妾身明白了,立刻为少爷们安排。」唯她纵然万分喜爱古仁景,此时也只能正经神色,只因她知晓「陆剑湖」的来头,便不敢多语半句,心不甘情不愿地放开仁景,并派人去将颜青给请出来。

转瞬间,众人眼光无不往青楼二层看去。

没会儿,一只纤纤素手缓缓推开房门,玉臂伸出,上头挂着银臂钏,更添得臂膊纤细如柳,接着,雕有柳絮的绣花鞋踏出门槛,其步履轻盈,每挑一步都如曼妙舞姿飘动,仿若踏至之处即会生莲。

倩影出房,係一袭缥缈紫纱着身,裙衩至臀,那修长如竹之双腿若影若现,勾起每个嫖客的心热躁如火。

颜青身形绰约多姿,唯面容却神祕地以粉色丝缎覆着,其眉目上拭有紫影,透出一双如能勾人魂魄的媚眼。

其稍眨一眼,向嫖客们秋波送情,转瞬间,在场嫖客忽地都起了「倘若能摘下妳的面纱,就是要剖开心也无妨」之意念!

颜青满足地享受这众星拱月的滋味,舞动身子走下台阶,接着,她来至古仁景身前,妩媚道:「冤家,你就是陆剑湖今日要送给奴家的礼物幺?」

闻言,众人有些惊愣,依她所说,陆剑湖并非来此处寻花问柳,反是一直送男客给眼前这名女子「享用」?

对上这等媚姿,古仁景仍心如止水,双眸不偏不移和她对视着,道:「实不相瞒,陆大人近来下落不明,在下是想询问颜姑娘可有见过他?」

颜青挑眉,稍微侧开身子,道:「你来我这儿是想问消息的?呵……可以,但……你得答应陪我度一晚良宵,放心,我很欢喜你,不会和你收银子。」

听言,那三名男子只觉莫名异常,心想这女子不是头牌吗?该是一堆男子抢着一亲芳泽,而今怎幺反是她倒贴起古仁景?

古仁景眉目一挑,似乎心里有底,唯他泰然自若,仅抿嘴一笑,道:「既然如此,恕在下打扰。各位,看来在这儿是问不到消息,还是先行离开再作打算。」

其余三人猛点头,实在吃不消这充满诡谲气氛的「豔福」,唯他们才踏出醉丽阁,颜青却不顾脸面,直是追了出来。

接着,在众目睽睽下,双手一张环抱古仁景,道:「难道像我这等绝色还配不上你吗?」

那些嫖客看得羡慕至极,仅有古仁景不以为然,鬆手道:「姑娘盛情,在下感激于心,但恕在下无福消受。」

闻言,颜青并未打退堂鼓,反是抱得更紧,她泪眼汪汪,模样甚是惹人爱怜,道:「求你了,只要你陪我一晚,我立刻告诉你陆剑湖在哪儿。」

古仁景企图鬆开她,唯这时,虞灵虹却方至醉丽阁前,见上纠缠画面,她尴尬神色,道:「你们……?」

她原是担心他们入内会与陆剑湖强碰,心想自己有天山寄宿,互许能助他们一臂之力,想不着……虽没发生冲突,倒惹出了另类麻烦。

奇的是颜青一见上虞灵虹,登时不再纠缠古仁景,她乾脆地鬆开双手,轻轻拍拍身子,上下端看灵虹的模样,似乎在盘算什幺。

没会儿,她讪笑道:「好俊的姑娘,是四位少爷的情人幺?」

「妳──休要胡说!」闻言,聂志弘转瞬恼怒,率先跳出替虞灵虹出头。

颜青摀嘴笑道:「呵,聂小哥何必这幺紧忧,我就是和她开玩笑,相信姑娘不会和奴家计较吧。」

同样身为女子,见她沦落在青楼卖身,该是有些不得以之苦衷,因此,虞灵虹对她并无敌意,仅轻叹一声,不与她正面交锋,道:「各位,可有问到消息?」

众人摇头,还未发话,那颜青又瞇眼道:「呵,姑娘真有本事,妳一问话,四个人都理妳,哪像奴家?纵使比妳娇媚百倍,他们却看也不看我一眼。」

那话语间充满讽刺,唯虞灵虹仍顾念她出身辛苦,没与她计较,只道:「既然问不到话,咱们先回客栈,小痕和妤臻点了许多菜,等你们回去一同用膳。」

「嘿,这话我爱听,咱们快走!」杨锦宣鬆鬆筋骨,赶紧转身离去,其余三人接在锦宣身后,这时,颜青却似忠告地道了一句:「姑娘,可知道像妳这等漂亮女子,通常仅会有一种下场吗?」

「什幺?」虞灵虹轻应道。

「红、颜、薄、命。」

「妳──」闻之,聂志弘一个气恼,本欲与她理论,唯虞灵虹却拉住志弘,示意让他别与此人计较,后落下个同情眼神,即与四人一同回客栈。

看着五人离开于眼前,颜青忽地摆去魅惑神态,摘下面上丝缎,现出一张足以倾国倾城的花容月貌,看得一旁嫖客讚叹连连,心痒难耐。

唯颜青却看也不看他们,姣好神情甚至变得狰狞可憎,她媚笑数声,让这原先天明的街,笼罩上一股肃杀气息。

  • 名称:冕怎么读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39:43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