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最强千金全文阅读

此女一身鹅黄装束,即是隐十仕那剽悍姑娘「徐韩」,当杨锦宣听她喊「当心」二字时就已认出她,锦宣得意笑道:「徐姑娘,论演技妳和杨某还差得远啦!」说着,欲将徐韩扶起,徐韩却狠狠挣脱他开,随后一蹦就跳起身。

她拾起双剑,轻轻拍去身上尘埃,道:「小贼,你跟蹤本姑娘到这地方有何企图?」

杨锦宣呵笑道:「此言差矣,这里又不是妳家,凭什幺妳能来杨某不能来?除非妳真是那怪物的……?」

「哼!」徐韩用力踩了杨锦宣一脚,锦宣痛得哇哇大叫,不甘地看着徐韩,徐韩得意哼哼,道:「我来这儿採药的,谁知这回竟然碰上这等怪物,想来是误闯这儿,吃多了仙药才突变的吧。」

看徐韩腰间置满形形色色的药草,杨锦宣不解道:「徐姑娘已是长生体质,何须再找这些药草?」

徐韩摆手道:「那是这陵墓的主人孤陋寡闻,谁说那是吃长生不老的?」

杨锦宣道:「那它有何作用?」

「给吕魔人抑制魔气。」徐韩撇嘴,显是十分不情愿,无奈此乃长姐徐蓉的请求,她只好硬着头皮答应,说完,接道:「你咧?为何只有你一人?」

杨锦宣倒也不避讳,道:「聂小弟在关山崖上昏了过去,我代替他来找寻你们安置师父的居所,另外,尚有事情和妳姐姐谈。」

听他明白说出来意,徐韩鬆了戒心,但小巧的脸上瞬即闪去半丝哀虑,道:「你和姐姐……喂……杨锦宣,我问你,你很喜欢姐姐吗?」

这丫头忽尔正经,杨锦宣木然片刻,道:「自然是了,不过咱们发生了些误会……不知徐姑娘可否替杨某引路?杨某保证绝不会在贵所胡来,就是看到师父,只要确认他平安便罢,不会强行将他带走。」

徐韩沉思片刻,微声道:「要我带你去找姐姐可以,不过你先回答我个问题。」

「徐姑娘请说。」

「假如你的眼前有本绝世武功,它能助你飞天遁地、助你斩妖除魔,甚至得以号令天下,无人不从……」听到此处,杨锦宣眉目顿开,兴致勃勃。

徐韩暗暗接道:「但你想要拿到,就必须牺牲爱你的人,你做不做?」

「啊?」才听到后一句,杨锦宣瞬即摆手道:「不干、不干,说什幺也不干。」

看杨锦宣面容变得这般真实快速,徐韩不由得相信他,但仍抱着一丝怀疑,道:「真心的幺?我说的是『爱你的人』,你未必也爱她。」

杨锦宣呵笑道:「不错,能当大侠谁不想?不过名目贵为大侠,却得牺牲女人,呵,连身边的人都保护不了,这大侠未免当得太没用啦,就是以后换来全天下人的敬仰,我都鄙视自己一辈子!」

「好,你定要谨记今日之话,假如你违背此言,伤害姐姐,我这两把剑可不是削掉你头髮这幺简单啦!」徐韩破忧为笑,添了几分少女灵动风采。

杨锦宣点头道:「一言为定,那请徐姑娘……」

徐韩轻笑道:「哪那幺便宜你?既然你来了,就同我一起採些药材吧。」

「徐姑娘倒会精打细算,哈哈,女子如妳当可嫁了。」杨锦宣嘴上嘲讽两三句,但也乖乖地和徐韩一同去最左边那室採药材。

徐韩满面通红,道:「贼人就是贼人,只会胡说八道。」

杨锦宣哈哈笑着,在关山崖上,明眼人都看得出徐韩倾慕古仁景,他道:「徐姑娘甭怕羞,待我和聂小弟他们碰面,一定会在古兄面前给妳美言两句。」

「你──」徐韩的贝齿咬紧下唇,面目通红如火,古仁景那冷峻面容瞬间盘旋于脑袋中,她激动下来半个字也说不出。

只怕再这般下去,她为洩此情绪而朝他攻来。

杨锦宣深怕小命不保,直囔道:「没……妳别激动,当我没说吧!要不……待会儿杨某在藏雷面前夸妳几句也行。」

徐韩鬆下涩意,恢复平常眉目,摆手道:「你说笑吧,大哥不挖苦我就不错啦,还期待他讚美我呢。」

杨锦宣鼻哼道:「杨某瞧他衣冠楚楚、技艺超群,在祭炎面前也极有分量,怎幺徐大小姐就不对他动心?」

徐韩哈笑道:「哈哈,你说的倒是不错,但心动幺……别了,他喜欢虞姑娘,我还……啊──」

徐韩这人心直口快,想到什幺便说什幺,当提及「虞姑娘」三字,她霎时铁青神色,只见杨锦宣两颗眼珠子从清悠转而慎重,怔怔道:「姑娘所说的虞姑娘,莫不是灵虹了?」

徐韩猛抓着头,又摸摸脖颈,看杨锦宣连下眼皮也不眨,她有些彆扭,便是「好啦」一声,将藏雷和虞灵虹夜半私会之事告知锦宣。

听毕,杨锦宣神色沉重,倒不是担心藏雷此人是善或恶,而是想起他曾劝虞灵虹的那番话,又想到聂志弘那思春的神情,心里不由得一沉,尴尬傻笑数声。

盏茶时间过后,两人採齐药材,这时,杨锦宣才渐渐释怀那自责情绪,道:「徐姑娘,藏雷他们为何没和妳一同来採,虽然妳兇如恶婆娘,但放妳一个姑娘家来墓里走动实在有些残忍。」

徐韩瞥眼道:「恶婆娘三字就省了吧!」

杨锦宣呵呵傻笑,看这无赖的模样,徐韩就没法和他生气,只道:「大哥他们本欲跟来,是我让他们顾好吕魔人就是,不然……他万一发起疯来伤害姐姐……」

闻之,杨锦宣倏然一惊,道:「吕立野和妳姐姐间是不是发生过些不愉快的事?」

「别提了,等姐姐要说再说吧!」这回,徐韩异常的守口如瓶,过往在脑海里闪现,面色不由得沉重,手里握着的双剑也印压她那双白皙的手染上一片红迹。

出了陵墓往林里深处,眼前不再是寻常灌木、松柏,而是种满整片青竹,绿翠映入眼帘,很是舒爽。

此地之屋舍,便是祭炎给叶竹悔安排的居所。

杨锦宣喃道:「杨某曾听闻叶姑娘双眸失明是因为祭炎,看来祭炎为了补偿她,很是煞费苦心。」

徐韩蹭蹭鼻头,道:「大人都有给咱们每个人一处屋舍,除了仁……不过竹悔这儿的风景却是我最喜欢的!你听好,等会儿不管见到谁,都要有些礼貌,别像个贼人一样莽莽撞撞,还有你得答应我,不许把这儿的位置告诉任何人!」

「明白。」

「嗯,那你在这儿等我会,我进去和大人通报一声。」

「好。」杨锦宣听从徐韩的吩咐,留在原地探头探脑等候,没会儿,只见徐韩匆匆忙忙地奔跑出来,道:「快走快走!」

杨锦宣一怔,心想莫非祭炎要杀人灭口,谁知心念才出,却听得里头传来阵阵声响。

「雷兄弟,这杨锦宣好大胆,敢来咱们地盘上添乱,就让魏某好好教训那江湖骗子!把他打个落花流水!」

「大人既已同意,咱们就静观其变,量杨公子也不敢在这里撒野。」

「哼!每一回就你说得有理!连虞姑娘的事也是……」

说到这,两人谈话忽尔停下,良久,都没声音传出。

杨锦宣有些紧张,道:「徐姑娘,是不是发生事情啦!」

徐韩吐了个舌道:「甭管子吾那牛脾气,比起你,现下他更讨厌雷大哥,他自从知道大哥和虞姑娘好,就处处针对大哥!」

杨锦宣不解道:「那眼下怎幺又安静下来了?」

徐韩沉了色道:「你有机会和大哥多对对眼就知道,他嘻皮笑脸的时候没事,但要说到他在意的事儿,那眼神会变得幽幽森森,怪可怕的。」

「呃……那杨某现在该如何是好?」

徐韩嬉笑道:「别担心,大人不怕你留宿在这儿,不过……你能不去打扰大人便不去吧,他嘴上不说,心里还是挂记你师父的伤。」

「师父他如何了?那什幺『封魔针』除去了不?」

徐韩点头道:「嗯,费了好几日功夫已经除去了,但现下严灵空身子很虚,大人几乎都在他房里看顾,就算你担心他,暂且还是别去看望他吧,以免惹祸上身。」

杨锦宣点头道:「也好,知道师父平安便罢,让他们两兄弟谈谈才是好事,说不准什幺恩怨只是场误会而已。」

徐韩道:「那咱们走吧。」

「上哪儿?」

「当然是去找姐姐啦,你师父和大人的误会要解,你和姐姐的误会也要解呀!」徐韩水灵一笑,让杨锦宣觉得这姑娘表面看来豪迈,其实行为可爱的紧,尤其一身鹅黄衣裳增添更多少女灵气,不知不觉中已把她视为自己的妹妹看待。

杨锦宣同徐韩来到屋舍后的小山路,走了几百个步,已来到吕立野闭关的石洞前。

唯见一名白衣女子端庄地坐在石椅上,她外貌不甚出众,但当微微清风拂起她的长髮,配着剑眉上淡淡忧思,如同出水芙蓉般让人见了沉迷。

徐韩走到徐蓉身边,道:「姐姐,我回来了。」

「回来啦?」徐蓉恍了一下神色,微笑道:「有没有受伤?」

徐韩自信道:「嘻,妳妹妹我身手厉害得很,区区一个陵墓岂奈何的了我?」

「徐姑娘当真说笑,要不是杨某及时赶到,只怕妳就被捉去当蜘蛛的老婆子,一辈子学习吐丝结网吧!」杨锦宣跟在后头数落徐韩。

「杨公子?」方见着杨锦宣,徐蓉惊讶起身,心情激荡得很,一时忍不住往石洞的方向瞧,片刻后,才又挪回眼神,看着徐韩道:「是妳带他来的幺?」

徐韩嬉笑道:「我怕姐姐相思成疾,又看这小子挺有诚意的份上就带他来了,放心!我已通报大人,大人并无反对。」

徐蓉眉宇微蹙,道:「吕立野在里头,妳莫要瞎说。」

徐韩叹道:「姐,不是我要说,这小子是有点讨人厌,但和吕立野相比起来至少顺眼百倍千倍。」

徐蓉压低眸色,道:「……麻烦妹妹去捣一下药,明早他就要出关了。」

徐韩略鬆肩膀,无趣道:「好好好,你们慢慢聊,杨小贼,切记,不许欺负姐姐!」说毕,快步离开。

徐蓉拂手做「请」姿,有礼道:「杨公子,请坐吧。」

杨锦宣坐在另一张石椅上,虽然万分介意吕立野和徐蓉的关係,他倒不多问,反是先解释他与莫馨兰相拥之事。说完,亦不谈吕立野,只道:「徐姑娘,请妳相信杨某,我和兰儿确实已经断的乾乾净净。」

徐蓉静静听完,几次下来,她看得出杨锦宣这人偶有些不修边幅,心里却比太多追求繁华的人来得剔透的多。

「杨某绝非轻视徐姑娘,就是徐姑娘比我强百倍千倍,身为男人,只要杨某还有一口气在,就绝不会推女人上战场。」

尤其那回他们身陷若风谷禁地时,他所说的这句话,那般镇定神情,彷彿就算天地塌下,他的肩膀都会撑在前方,这样波澜不惊的气魄,早已悄悄地、深深地烙在她的心上。

忆起往事,徐蓉轻发微笑,道:「杨公子对小女子的心意小女子何尝不知?只可惜……只怕是小女子没脸面和你站在一块儿。」

杨锦宣不解道:「是与吕公子有关吧?徐姑娘可愿意说幺?」

徐蓉凄婉地看着石洞,石门是关下的,那双眸子却彷彿能穿透石门,看到里头正在奋力遏抑魔气的男人。

数年前,初夏,徐蓉和徐韩双亲年迈亡故,由于两姐妹有得父母亲传,在武术上颇有底子,决定投入江湖上一修仙门户「清屏观」,行正道、除妖魔。

入清屏观之门必须先受审定,两两一组,再寻观内一级弟子同行成为三人小组,倘如试炼通过,那两名弟子自能入门,而一级弟子则可进一阶修行。

那日,两姐妹在练武场上寻觅同伙,这时,许多和蔼可亲的师兄、师姐都被人抢先选去,唯有一名身材魁武、不苟言笑的男人迟迟未有人去靠近。

那男子高大挺拔,冷峻漠然,一双丹凤眼充着傲霸二气,目光如炬、不怒而威,虽说他看来颇有本事,但也因神情可怖,一般弟子反倒不敢接近他,事实上,此人特立独行,和门中弟子亦当处得陌生。

徐蓉未作多想,便找了这男子同组,男人言语间满怀鄙意,却还乾脆答应,只让她们别拖累他就是。

试炼分为三段,前两段藉着吕立野之力轻鬆达成,这势如破竹的气势让门中长老十分讚扬,最后一关,便派了个险峻任务予他们。

吕立野身性自负,自当没有考虑徐氏姐妹的能耐,直是一口答应。

试炼之时,三人入一幽云古窟,吕立野意气风发,方踏入窟内便是挥起清气横扫千军、碧芒四现,见状,徐韩猛地拍手叫好,唯有徐蓉深觉不安,终于叫住吕立野,道:「吕师兄,且慢。」

「何事!」吕立野正杀得痛快,双眸已布满血丝,一时被徐蓉唤住,还有些抽不了神。

徐蓉摇头道:「敢问吕师兄可是一级弟子而已?」

「废话!」

「但小女子看吕师兄施法模样,似乎已超出一级弟子的身段。」

「哼!吕某天资聪颖,就是技艺超群,也非奇事!」

「敢问吕师兄修仙多少年了?」

「半年!妳问这作啥!」

「那便是了,求道贵缓忌急,方才看师兄的武艺虽然刚强霸道,但底子欠佳,如今入此魔窟,妖孽又善摄魂,只怕以吕师兄的底子没法应付,倘若继续深入,小女子担心师兄会堕入魔族阴谲。」

「婆婆妈妈,啰嗦完了没!」吕立野血眸直盯徐蓉,心想这女子连门派都未入,竟敢对他指长道短?又多添几分怒火!

他握紧双拳,一时戾气上身,古窟内的魔气彷彿闻到这股腥杀之味,纷纷探出鼻息,一阵阵灰烟缠绕,忽尔闪现硕多面孔,或男或女、或老或少,阴邪鬼魅登时已围绕住这刚猛的身子。

吕立野瞠眸,举起长剑戒备,起初发出几道剑气还可御敌,但如徐蓉所料,此人根基尚未打好,一碰到这种虚无邪魅,转瞬即漏洞百出。

徐氏姐妹只会一般剑术,无法救助吕立野,情急下,徐蓉和徐韩对眼,两人决定一同把吕立野架出去,谁料脱离洞窟之际,徐蓉一时被邪魅缠脚,又给硬生拉了进去!

  • 名称:重生之最强千金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38:43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