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市神医全文阅读

陈华榛大为吃惊,道:「冯将军怎幺可能是我爹,婆婆别和我开玩笑啦!」

「唉,妳可有留意到府外那两头红虎雕像?」

陈华榛点头。

陈婆婆续道:「妳手臂上不也有那似老虎的红色纹身幺?」

「这……」陈华榛一怔,伸手轻抚右臂,初次与聂志弘相遇时,那虎纹曾曝露出现,让志弘目不转睛盯着瞧,只觉那红印栩栩如生,不似胎记,可华榛从来都认为那是天生下来就有的印记,并未多心。

她急道:「婆婆可否说清楚些,华榛听不明白。」

陈婆婆哀戚述说着,陈华榛的母亲和冯崇旭自幼即为青梅竹马,互相喜爱,而婆婆当年乃江湖人士,由于身藏神器「桃燃钟」,常受不明人士袭击。

有回,陈婆婆身受重伤,一路流连到天佐镇外,幸得让华榛的母亲所救才得以保住性命。

陈婆婆厌倦尔虞我诈、有今日没明日的日子,决心隐姓埋名,跟在二人身边一同过着朴实生活。

然而那几年争战连连,朝廷忽尔大量徵兵,冯崇旭不过是平民百姓,又是年轻力壮的青年,自然难违旨意,被迫徵召入军。

徵兵之期,才逢冯氏夫妇新婚不久,且方怀有身孕,可无奈世事无情,她只得与陈婆婆相依为命,熬过十月,顺利产下个女娃,并取名为「冯华榛」。

冯夫人一边拉拔女儿,一边期盼夫君返乡团圆,可不管等再久,就是见不着冯崇旭的影子。

那年朝廷猛吃败战,死伤惨重,冯夫人日夜担忧、日夜祈祷,可不幸之事仍然发生,那日,军中派人传来冯崇旭死去的噩耗,并给她几两银子打发了事。

闻讯后,冯夫人心结郁忧,一病不起,夫人去世前,亲手在华榛臂上刻下一道红虎烙印,那印子模样,正是她和冯崇旭成亲时所换之信物。

不多久,冯夫人不敌病魔,终是香消玉殒,陈婆婆替她处理后事,并将那信物一同埋葬,以慰她思君之苦。

听到此处,陈华榛潸然泪下,从不知她的爹娘竟遭遇这样悲惨的故事。

陈婆婆亦发感叹,她和冯氏夫妇义结金兰,感情甚深,故即使华榛与自己毫无血缘关係,她仍视为亲生骨肉扶养,而将华榛改姓陈,是不想她因为成了孤儿,而受同年孩子欺负。

陈华榛啜泣道:「后来呢?婆婆又是怎幺遇到玉珊的?」

陈婆婆叹道:「妳和聂小兄弟回山上后没两日吧,老身去镇外採果子,却见玉珊那孩子气息微弱倒在地上,许是狩猎时不小心让猎物反扑而致。」

「老身看她可怜,就带她回家休养,和她相处几天,说上不少故事,可没几日,她的伤势再次复发,高热不退,老身看镇上的药铺少了味药,就赶紧去隔壁镇上给她抓药。」

「偏偏冯老弟就在那时回到天佐镇,玉珊当下倒卧病榻神智不清,误对老弟喊了声『爹』,老弟就把玉珊错认是他的女儿,留了封书,即将她带回万寿城医治。」

「老身看到留书才知原来当年的消息乃为误传,老弟那年被敌军俘掳在敌营整整三年,幸得他才智高超,时而化险为夷才得保住小命。终于有一日,他找到机会逃离敌营,并将情报带回朝廷,随即受到重用,之后便是战功累累,一路做到大将军。」

陈华榛有些不能谅解,道:「他既然活着,怎幺这些年都没回来过!」

陈婆婆叹道:「咱们不懂战事,哪里知这其中辛苦?老弟屡建战功,皇上对他很为重用,皇上的爱女椒聊公主也倾心于他,可老弟心繫于妳娘亲身上,为推绝皇上和公主美意,只得长年居外征战,待公主等得累了,才终得回到家乡。」

「那他至少可以写封家书回来!」陈华榛握紧拳头,替母亲深感不平。

「傻丫头,如果让公主知道冯老弟已经娶妻,只怕她会用尽手段除去你们母女……现下他终于熬过那些寂寥岁月,一回归故土,就是到镇上与妳娘亲重逢,可见他对妳娘当真用情之深,妳不该误会他。」

「那为何是玉珊成了……他的女儿了?」一时无法接受事实,陈华榛没法喊出那「爹」字。

陈婆婆和冯玉珊相遇后,本想向冯崇旭坦承一切,可玉珊自幼家境贫寒,和她父亲居住在未央城附近的小村落,平日以狩猎为生。

她从小就和爹爹四处打猎,对骑骥甚有所成,然她身形纤瘦,又因长年曝晒于烈日之下,惹得肤色黝黑,还让村里人取了个「黑瘪鸦」的难听称呼。

冯玉珊原是不以为意,不畏他人眼光,以「巾帼英雄」自居,但随着年纪增长,和她同年的村民一个个许婚,唯独她迟迟没人前来提亲。

一直至年初父亲死去,她业已到双十年华,终于有位青年倾慕于她,谁料婚事还没谈成,那青年就因不堪被人嘻弄而悔婚。

冯玉珊肤色虽为黝黑,倒不失珍珠般的玲珑剔透,可长久被人闲言碎语,又碰上悔婚之事,信心大受打击,故时以面纱覆容,深怕再受嘲笑。

难得得此机会做千金小姐,冯玉珊央求婆婆给她三个月时间,待她找到如意郎君后就会和冯崇旭坦承一切,婆婆听了她的遭遇,心想陈华榛正与聂志弘奔波,一时半刻不会回来,也就答应成全这可怜丫头的小小心愿。

住在将军府这段时日,冯崇旭为弥补女儿,倾尽所能给玉珊吃好穿好,还弄来许多秘方让她内服外敷兼用,让她那黝黑肤色渐转白润,现在虽还称不上白皙如玉,倒也如凝脂般滑嫩有佳、明净细緻。

听毕,陈华榛蹙眉道:「婆婆和玉珊虽无恶意,可到时要如何和冯将军坦承此事?将军要是知道你们欺骗他,万一怪罪下来……」

陈婆婆微笑道:「冯老弟那人极重情义,和玉珊相处久了多少有些父女情分,玉珊对老弟也十分孝顺,到时就是知道她是假冒的,以老身对他的了解,他绝不会怪罪于玉珊。」

「嗯,我明白了……如今玉珊终于找到归宿,我应该替她开心才是。」说着,陈华榛不禁难受,感叹老天为何让他们俩喜欢上同一人。

陈婆婆轻拍陈华榛,慈蔼道:「傻孩子,不如咱们今天就告诉冯老弟妳的身世,他若知道妳是他的女儿,一定会竭尽所能完成妳的愿望。」

「这怎幺成!」陈华榛高呼一声,猛摇头道:「玉珊和师兄婚事在即,我怎幺能在这时横刀夺爱,这样太自私啦!何况这婚事都已昭告天下,要是取消婚事,玉珊如何能承受?」

陈婆婆苦口婆心道:「华榛,感情本就是自私的,妳这大方一次,只怕会后悔一生,妳要是觉得对玉珊歉疚,大不了以后再替玉珊多留意些达官显贵不就得了。」

「不行!师兄对她有情分才答应娶她,要让他知道我这幺做,师兄会恨我一辈子!」陈华榛仍是拒绝,她一直以为聂志弘和冯玉珊是情投意合,既是如此,她岂可用这种卑劣手段拆散这对有情人?

「傻丫头,妳和聂小兄弟相处也有段时日了,彼此间的感情不会比玉珊那丫头少,妳要是真怕害了玉珊,要不婆婆替妳出这张嘴,妳就当什幺都不知道。」

让陈婆婆接连游说,陈华榛多少有些动摇,这是她唯一能扳回一城的方式,可她拉扯着理智,实在没法当下答应,为难道:「婆婆,眼下将军出城办事,人也不在府上,要到成亲前一日才回来,您让我考虑几天吧。」

「唉,那老身等等先去和那叫绢儿的丫头说一声,让她别告诉玉珊老身已经来到万寿城,这几日老身就去客栈留宿,以免让聂小兄弟看着了难解释。」

「婆婆,委屈您了……」陈华榛甚觉自己不孝,自责地啜泣出声。

「妳和老身客气啥?只要妳开心,婆婆也就满足啦。」陈婆婆慈蔼地拍了拍陈华榛的手,而后便离开将军府。

翌日。陈华榛心绪繁乱,在这关键时刻得知身世,一则以喜一则以忧。

喜是她还有亲人在世,忧是她究竟要不要利用这机会自私一回,让聂志弘和冯玉珊结不成亲?

想着想,不知不觉已走出将军府,本想去客栈探望婆婆,但怕一见婆婆会更加深破坏婚事的欲望,于是她只得忍下情绪,走到了巷弄边。

「陈华榛。」

此刻,一女子之声唤住她,这声音实在熟悉,陈华榛全身一颤,着实没想到会在此处听见这声音。

她微微转身,和眼前这位姑娘相视,此人正是聂志弘曾经的未婚妻-赵晓芝。

陈华榛曾十分厌恶这人,可现在看到她,却有种「同是天涯沦落人」的悲苦,她轻应道:「妳怎幺会在这儿?」

和数月前相比,赵晓芝明显消瘦许多,面上少了稚气,多了些成熟韵味,她缓步上前,道:「我听说聂大哥要成亲,才想来万寿城看看,前两日,我看见那位冯姑娘了,确实和聂大哥十分般配……等成亲完,妳能不能替我和聂大哥说一声,说晓芝诚心祝他与冯姑娘百年好合……」那语气间充满凄婉,荡涤人心。

「妳不亲自和他说幺?」

「不了,聂大哥不会想见到我,我还是别出现在他面前,免得坏了他的兴致。」

「其实师兄嘴巴上没说,心里却常常惦记起妳呢。」陈华榛抿嘴说着,不禁暗生悲叹,心想聂志弘对赵晓芝的情意兴许都比对她来得多。

「当、当真?」赵晓芝眉目一睁,没法相信此言。

陈华榛点头道:「嗯,师兄知道妳当初所为是出于委屈,就算有些地方做得过分了……说到底也是为了救妳哥哥。何况,那时妳也带给咱们很多欢笑,要是咱们打开始就没有任何隐瞒,或许我们会是很要好的朋友。」

「呵,谢谢妳,听到妳这幺说,我很欣慰……」赵晓芝呢喃一句,眼眶不禁让泪水打湿,她当初是为了利用聂志弘才接近他,可爱上聂志弘却是她没料到的意外,一个对她而言,伤心……却足以眷恋一生的意外。

所以她从不敢奢求得到回报,只要志弘偶尔会想起她,她已觉此生无憾。

陈华榛受其影响,不自觉也泪湿衣襟,她上前抱住赵晓芝低泣,与之同病相怜。

「磅!磅!」

「啊──」这时,两声忽尔作响,陈赵二人让人以棍棒从脖颈后方轰去,陈华榛内功底子不佳,惊叫一声随即昏去。

「华……华榛……」赵晓芝勉强撑住一会儿,苦疼地轻唤陈华榛,迷濛中,她恍惚见到攻击她们的是位身材粗勇的汉子,那汉子不停发出诡笑。

「你……是何人?」她奋力撑着意识问出一句,察觉对方似乎不只一人,那汉子身边还有个高挑身影,可惜她没能看清两人的长相,终是不支昏去。

傍晚,将军府里。

冯玉珊、古仁景和辛痕三人在大厅内谈话,这时,那名叫绢儿的丫环匆匆奔至大厅,神情慌张似发生大事,大呼道:「小姐,不好啦!」

冯玉珊一怔,道:「发生何事?」

绢儿急道:「方才奴婢在市集听人说姑爷他喝醉酒,跌到城中的湖里,刚刚才让人给捞起来呀!」

「什幺!哪个湖边?」冯玉珊高声问道。

「就是有个亭子那儿。」

三人大惊,随即起身出将军府奔至红亭处,三人一赶到此处,唯见聂志弘倒卧在地,双眼迷茫、两颊暗红、全身散着酒味,衣裳和头髮都让湖水沾湿,身上还搀和不少水草,看来狼狈不堪。

古仁景上前扶起他,蹙眉低喃:「将成亲之人还醉成这副模样,你当真想成这门婚事幺?」

聂志弘其实是醒着的,自然也听到这番话,他双眸轻开望向古仁景,傻傻微笑不语,可这笑容背后不知隐含多少凄苦。

冯玉珊急道:「仁景,志弘他怎幺样啦?」

古仁景微叹道:「看来没有外伤,咱们先送他回府上更衣吧。」

返回将军府,待聂志弘整理乾净,古仁景至志弘房里与之谈话,道:「志弘,你老实说,这门婚事背后是不是有何隐情?」

「你怎幺突然这幺问?」聂志弘苦笑。

古仁景蹙眉道:「只要一和玉珊分开,你就只剩喝酒,其他事一概不做,从你身上,看不到半点要成亲的喜悦。」

「……我担心夏姑娘的安危,可又什幺都不能做,只好借酒忘愁,没什幺大事,你别担心。」这是真话,却只是其中一个微小的理由,真正让他难受的,终是那情伤之苦。

「那你真的想娶玉珊幺?」

聂志弘沉默不语,这问题他反覆问自己不下百遍,他也知道答案是什幺,可他却找不到回头的余地。

两人沉默许久,迟迟未谈。

「啪──」

这时,房门让人推开,推门之人是冯玉珊和辛痕,他俩急急忙忙,高呼道:「志弘、仁景,华榛出事啦!」

  • 名称:都市神医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38:43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