恐怖复苏全文阅读

几日后,方入子时,众人终于平安回到将军府。

府前,那怕天色幽暗,冯华榛仍持着灯笼在外头徘徊不定,一见众人回归,旋即笑逐颜开,上前迎接。

回到大厅内,聂志弘将事情经过告知冯华榛,听毕,知道夏静神志有碍,华榛纵觉哀婉,倒认为这走向……已算上苍眷怜吧?

聂志弘道:「华榛,过两日麻烦妳差封信给夏常德……告诉他夏姑娘现在很好,让他别担心。」

冯华榛点头道:「好。明儿早马上让人去办。」

辛痕探头望了望,道:「灵虹姐姐呢?几天没见着她,有些话想和她说呢!」

冯华榛道:「这时辰该是在房里,长贵,去请灵虹出来。」

长贵应声:「回小姐,呃……虞姑娘午时出去后就没回来啦!」

闻之,众人木然。

「可知道上哪去?」冯华榛蹙紧眉头,这几日她只有一些时间不在大门前,想不着竟还错过虞灵虹出去的时刻?

长贵摇头道:「虞姑娘只说出门走走,未时前就会回来,只是……」

听言,聂志弘霎时失神,冷汗直冒,前几日,赵晔才说黎介木和柳希希开始搜罗神器,而虞灵虹身上恰恰就有十神「天山」寄宿……

这段时日嚐过生离死别的断肠愁苦,好不容易才拨云见日,聂志弘实不愿身边再有人受到伤害。

何况这个人是他深爱的女子!

他登时转身出厅,跨步骑上骏马,「驾」一声逕自出府离城。

「聂小弟!」

「志弘!」

他速度甚快,众人接连惊呼,旋即跟上脚步,奔至马廄取马。

杨锦宣匆促道:「华榛、小痕,妳们二人就别追了,留在府上,明白不?」说毕,杨、古二人相视一眼,急忙驾马追上。

漫无目地的驰奔本就鲁莽,幸得古仁景过去为「四神统领」,除四神兽外,亦有操纵兽类的强能,就是一匹驽骀,经由他操策,亦能如赤兔、如汗马驰骋纵横。

尘沙漫漫,古仁景奋力追上聂志弘跟前,一把将他拦下,志弘情急勒马,差些被马给甩出去,仁景奋力替他策拉缰绳,好不容易稳住他的身子。

停下脚步,看古仁景双手被磨出血痕,聂志弘有些惭愧,道:「仁景,对不起……是我太冲动……我……」

古仁景不忍多责备他半句,仅是轻叹一声,道:「一点小伤,别放在心上。」

杨锦宣递药给古仁景擦拭,后道:「聂小弟,像你这般莽撞不成事,咱们还是在附近晃晃,看有没有哪个房子的主人见过灵虹。」

「好。」聂志弘心中虽急,却也听了杨锦宣的建议,稳下性子缓缓探查。

幸得老天眷顾,没会儿,真让他们找到一间旧宅尚有点烛,聂志弘即刻下马上前拜访。

「叩叩」敲门声过后,听得里头回传一声冷语,那人语调颇带戒慎,道:「何人!」

这声音聂志弘再熟悉不过,他和杨古二人对眼后,急道:「灵虹,是妳吗!」

「师兄?」里头那人闻声,即快步上前将大门拴口打开,开门过后,立于眼前那倩影正是让聂志弘挂心的冰山女子。

见她平安没事,聂志弘悬着的心终于平抚,碍于身旁有人,不然……他差点就要将她拥入怀里!

「灵虹……咦!那不是……!」聂志弘才要述说对虞灵虹的关心,可话还没出口,就瞥见屋内除了灵虹外,竟还有一男一女依偎一起。

更让他们吃惊的是,这二人亦是再熟悉不过之人──铁荷枫和苏妤臻?

他们二人睡得正熟,面上看去有些疲惫。

杨锦宣挠挠鼻头,问道:「奇哉,铁兄他们怎幺和妳在一块儿?而且你们何不去将军府上,要待在这个灰尘漫天的破屋子里歇息?」

虞灵虹轻叹一声,娓娓述着经过。

今日正午,她本是出城走走,一时兴起便走得远些,不知不觉,来到这破屋边。

破屋里头,传出一阵躁动,虞灵虹挑眉警戒,缓缓凑近身子探听。

「你到底是何人……为何要在咱们的食物里下麻药?」一位女子急促道。

虞灵虹愣了愣,发现这声音实在熟悉,心道:「……妤臻?」

她侧着身子从窗子内探去,正见苏妤臻和一名蒙面男子对峙,妤臻一手按着胸口,让原先就瘦小的身子看来更加虚疲娇弱。

于她身后,是已陷入昏迷的铁荷枫?

那蒙面男子手持长剑,眼眸利索道:「在下乃索命之人,要索的正是姑娘的命。」

「你的目标仅是我……难道……!」苏妤臻如梦初醒,她嚥下口水,试探问道:「是铁伯父让你来的?」

那蒙面男子挑眉道:「倒是个聪慧女子,不错,确实是铁眺大侠派在下来取妳性命,至于原因,姑娘该是比在下更清楚。」

「……铁伯父说话不算话幺?」苏妤臻面色霎时铁青,失落异常。

关山崖一役后,她和铁荷枫即回去拜会铁眺,铁眺得知他们二人私定终身,虽不甚喜欢让这「若风门弃徒」作媳妇,但为怕儿子再次离开,倒也不像过往反对绣儿那般,反对妤臻和荷枫来往。

反之,只要求他们完成三件事,只要全数做到,便准了他们二人的婚事。

一是要铁荷枫手刃荷枫的杀母仇人,二是从那人手中夺回铁家相传的神器「崩天鼓」,三则是让聂志弘来见铁眺。

铁眺就如铁荷枫过去所述,是个爱慕虚名之人,荷枫为让铁眺接受妤臻,费尽唇舌,试图以他们拜入严灵空这等传奇人物的门下之事来说服铁眺。

闻之,铁眺原是欣喜,唯对「严灵空」这人真实存在半信半疑,便要铁荷枫至少带那关山崖之冠、同是大师兄的聂志弘前去一聚,如此一来,他才愿相信此言属实。

五日前,小俩口兴高采烈地离开铁宅,正打算来万寿城和聂志弘等人会合,孰料脚步才出,铁眺旋即命人跟蹤他们,并要杀手伺机除去苏妤臻!

苏妤臻心中一寒,心想包袱里的乾粮全是由铁眺準备,且他故意将这加麻药的乾粮放在行囊深处,如此一来,要吃到有麻药的乾粮自然是几日后之事。

到时苏妤臻一死,铁荷枫无从对质,事情又过上这幺多天,他便不会想到此事即是父亲所为……

苏妤臻神情萧索,心想铁眺外表看来如此道貌岸然,仿如集天下正气于一身,不想……城府尽是如此之深?

蒙面男子举剑道:「苏姑娘,妳不必害怕,在下取命速快,绝不会痛苦太久!」说着,步伐越发靠近。

苏妤臻向来重医不重武,而今又身中麻药,根本没能力反击,只得往后退去,直至撞到铁荷枫的身子,她全身一颤,哀叹一声,知道难逃此劫,唯双眸却不愿闭上,只是潸然落泪,柔苦地盯着铁荷枫。

至少在断气前,她不想错过任何能望着心爱男子的一瞬。

「飒──」那剑挥下,苏妤臻全身一紧,冷汗直冒。

「澎」一声,剑落至苏妤臻头颅前时,那蒙面人忽尔一昏,连人带剑向侧倒去。

汉子身子过后,是一个柔美如霜的素纱身影。

逃过死劫,苏妤臻霎时瘫软身子,迷茫地看着眼前人,喃道:「灵虹?」

虞灵虹面色清冷,轻轻点头,意外地,她并未取此人性命,心想这杀手仅是忠人之事,取他性命亦无意义。

于是仅以其人之道,用擦以数倍麻药量之银针刺入蒙面人的身子,而后,她以绳子绕木板的方式将这蒙面杀手抬出屋,将他丢到远些的空旷山野去,至于此人是生是死,便看他自己的造化吧。

回到破屋,虞灵虹大略和苏妤臻说了这段时日所发生之种种,听毕,妤臻甚觉同情,叹道:「原来发生这幺多事……也实在辛苦志弘了。」

虞灵虹抿嘴道:「师兄的事已过去大半,暂且不必挂心,倒是妳……妤臻,此事该如何告诉荷枫?」

苏妤臻犹豫甚久,释然道:「罢了,他们到底是父子,我岂能害他和铁伯父反目?只要我们尽快完成三件事,或许铁伯父就会认同我!灵虹,这事儿就请妳替我隐瞒……好吗?」

虞灵虹勉强地点头,道:「……我答应妳。妳亦中了麻针,身子且不舒服,就先歇会儿,我会在这儿看顾着,不必担心。」

「好,那便麻烦妳了。」劫后余生,苏妤臻偎着丈夫偎得更紧,顺着麻药发作,带着微笑安稳入眠。

说毕,由于虞灵虹替苏妤臻隐瞒铁眺之事,众人便未对那杀手上心,只以为是一般的匪徒尔尔。

真正让众人好奇的,自当是那「三件事」,只因众人从未听过铁荷枫「杀母仇人」一事,而今眼下并无要事,倘若能帮上忙,他们自当愿意倾力相助!

聂志弘抚颚道:「灵虹,依妳看,他们的药效会到何时才过?」

「估计卯时前都不会清醒。」

杨锦宣挠挠鼻头道:「卯时啊……这样吧,这里环境不好,反正咱们有骑马,先驾马带他们回府上歇息,以免染上风寒更麻烦。」

古仁景应允道:「嗯,可灵虹该如何是好?」

见虞灵虹面上黯然无光,聂志弘提议道:「杨兄、仁景,我陪灵虹用走的,铁兄和妤臻就劳烦你们。」

虞灵虹急道:「师兄连日来风尘僕僕,还是早点回去歇息,我一个人没关係。」

聂志弘微笑道:「无妨,放妳一个我才没法安心。」

杨锦宣笑道:「哈,就这样办了,古兄,咱们带铁兄和妤臻回去,聂小弟,灵虹就交给你啦!」

古仁景应声点头,后两人一人载着一个,先行驾马回府。

转瞬间,破屋内仅剩下聂志弘和虞灵虹两人,灵虹才要发话感谢志弘,唯这时,志弘却转个身,无预警地一把将她拥入怀里。

「师兄?」面对突如其来的拥抱,虞灵虹睁大双眸,奋力伸手相阻,道:「你……你快放手!」

可她越喊,聂志弘却是抱得更紧,虞灵虹推阻之余,甚觉越来越疼,小脸不禁紧皱,同时,一个可怕的念头不由得在脑中闪过。

她心想,莫非聂志弘真如辛痕所言……他喜欢的人是自己?

这念头才出,虞灵虹只觉错愕、害怕,仅因她从没对聂志弘动心,此生也没可能对他动心,所以,她是不可能给志弘任何回应……

有朝一日,倘若聂志弘不再隐瞒对她的情意,那这一直以来如兄妹般的亲切关心,是不是终会变调?

想到此处,虞灵虹悲从中来,对她而言,真正的「亲情」,原是这般遥不可及吗?

聂志弘稍稍瞥向虞灵虹,见她玉容带愁,对此,志弘心同透苦,唯他心地纯善,不忍继续见她为难,便是放开双臂……放她自由……

总算逃脱那炽热怀抱,虞灵虹退上数步,尴尬地和聂志弘对视,多希望方才的事从没发生。

看那姣好面容失措畏怕,聂志弘悲苦万千,心想老天爷真会和他开玩笑,回首一望,这一生中已出现三个爱他入骨的女子,可他唯一爱的……偏偏……

深爱的女子不爱自己,就是天下其余女子全心仪他,他亦觉得孤独啊!

唯他宁可自己承担悲戚,也不愿再见心上人透出仓皇神情,便是打破沉默,道:「灵虹,对不住,我方才只是怕有人再离开我,并非有意佔妳便宜。」

闻言,虞灵虹霎时卸下戒心,紧忧的心化为感动,甚至觉得歉疚,认为自己怎能这般误解聂志弘的好意?

她鬆了口气,微笑道:「原是如此,劳师兄如此罣碍,灵虹真是难辞其咎。」

不知为何,看她透出笑靥,聂志弘更觉哭笑不得,原来虞灵虹连心动一次的机会都不愿给他吗?

而他明明再三说服自己要放弃,以为放手即可化解忧愁,唯几日不见,思念却如影随形,一日比一日来得清晰。

两人并肩漫步在星辰底下,银光照天,天地该是璀灿明亮,聂志弘却觉痛彻心扉,纵然他说服自己千百回,但他的心……仍没答应放弃……

忧愁的心,今夜又多添加了一味,名为苦涩。

  • 名称:恐怖复苏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28:43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