止痛药全文阅读

聂志弘手持壶酒,失神地走在街上,看这城镇热闹繁华,霎时觉得自己彷如沧海一粟,找不到人生方向。

耳边萦绕着冯玉珊那花兰芳香的蜜语,脑海里浮现的却全是另一人的影子;一个总讨自己欢心,一个却让自己心力交瘁,按理说,该抉择谁十分清楚,可人总习惯作践自己,宁愿思慕那让他伤神伤心的女子,那怕会遍体麟伤也在所不惜。

走着走,聂志弘伫足在城尾角落处一座红亭,他眨了眨眼,稍看亭内之人,确实是虞灵虹不错。

见心上人面色苍白、秋波带伤,好比西子捧心般令人怜惜,他那心儿不禁噗通一跳,意会到自己终究爱着此人,实在没法接受其他女子。

「师兄?」察觉到目光,虞灵虹急将手上握着的东西放在身后,并起身搭理。

聂志弘缓步上前,道:「外面风大,怎幺不留在府上?」

「待在府上没事儿做,就出城走了走,刚刚才回城。」

「妳出城?」聂志弘蹙眉,深怕她是去与情郎幽会。

然而虞灵虹出城是替聂志弘打探夏静的消息,无奈功败垂成,她就没再多提,只微微点头,并道:「你不是同玉珊出游,怎幺只有你一人?」

聂志弘低叹一声,已然对虞灵虹产生误会,他为想让灵虹多花些心思在他身上,寻思片刻,决定坦承道:「灵虹,方才玉珊和我谈过,她希望我能娶她,做冯家的女婿。」

「什、什幺?」没料到他们发展如此迅速,虞灵虹双眸惊睁,震吓片刻难以回神。

看她显透在乎,聂志弘尚觉欣慰,摸头道:「呵呵,我听到时也同妳一样的反应,灵虹,妳怎幺看待此事?」

虞灵虹眉间微蹙道:「师兄要是娶她,那华榛……?」

「华榛?」聂志弘再次受伤,原来虞灵虹担心的根本不是他,他不耐烦道:「到底是何原因,让妳以为我喜欢华榛了?」

虞灵虹不解道:「难道不是幺?」

聂志弘目光炯炯,语气坚决道:「我对华榛就像妹妹一样,并无他想!」

虞灵虹满脸疑惑,先是回想陈婆婆那番言语,再思虑和辛痕的谈话,似乎从中领会到些许蹊跷,她有些尴尬,担心辛痕所言为真,便是再问道:「那师兄对玉珊可是男女之情?」

「不是。我只是不忍辜负这样一位真诚待我的人。」一语双关,聂志弘柔情满载地盯着虞灵虹,心里渴求她能听出弦外之音,察觉他的用心。

虞灵虹并非傻瓜,多少意悟到聂志弘的心意,但她对志弘从来是兄妹之情,没有半分情意,对此,她不欲枉下定论,只道:「感情是双方之事,并非一方所愿即可成,请师兄放宽心,别急着对玉珊许下承诺,以免日后伤人害己,得不偿失。」

「所以妳和藏雷,就是互相喜爱?」聂志弘苦道一句。

虞灵虹霎时哑口无言,握紧身后之物,脱口道:「我和雷大哥是……」

「雷大哥?」这不慎冒出的三字听在聂志弘耳里尤其刺耳,再者,他望见灵虹手上之物正是那只萱花银簪,更如火上添油。

他咬牙忍住妒火,语气却已满溢斥责,道:「他是咱们的敌人,妳还用这样亲暱的方式称呼他!」

「抱歉,我……」虞灵虹直望着聂志弘,她不擅言语,只怕解释会多说多错。

聂志弘握紧双拳,斥道:「华榛说得没错,我这辈子注定会与藏雷为敌,妳要想站在他那边,就别在这儿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我!」

「我并非……」

聂志弘不让她说完,只囔道:「不必解释!我现在只要妳选!妳要选择留下,以后就和藏雷断得一乾二净!妳要选择他,将军府也不用回了,现在就给我走!」

虞灵虹不明白这从来都对她好的师兄何以如此脱序?她哀戚道:「一个是我的家人,一个是我……为何非要我从中选择?」

「妳的什幺?」聂志弘眼眶含泪,藉着醉意把这些日子以来的醋意全数发洩,喝道:「妳说不出口?好,我替妳说!他是妳的爱人,爱到妳不明是非对错,爱到妳宁愿助纣为虐,愚痴至此!既然妳这幺爱他,就去飞云山庄找他,有他在,妳在飞云山庄地位定是崇高,就毋须屈身在此和我说话!」

「不明是非、助纣为虐……原来你一直是这样看待我?」这一字一句都如利刃般往虞灵虹的心上划去,她含泪咬牙,倔强地不让那一滴眼泪落下,她并不知聂志弘是因醋意爆发才这样对她,而是误认志弘根本自始至终都未信任过她。

她曾认为自己孤苦无依,是聂志弘他们的出现才让她有家、有亲人可依靠,对此,她一直感恩在心,更曾暗自发誓未来定会与他们休戚与共,福祸同享。

可今日她才发现,这一切原来只是她编织出的幻想。

见她这欲泣不泣的模样,聂志弘全身一震,察觉自己失态,他急欲道歉,话才要出口,却又瞥见她手上那只银簪,总总不顺加上酒意上脑,他一个怒气攻心,便是上前抢走虞灵虹手上的银簪,道:「这就是最好的证据!」

「你……!」虞灵虹急欲取回,可才伸手,聂志弘已将那银簪往一旁的池塘里「噗通」一声扔去,最终,留下残存的涟漪在池上飘荡。

虞灵虹讶然地攀在池边,背对着聂志弘时,那清泪终于不禁滑落,可她性子孤高,不愿哭出声让人看到脆弱一面,只是双肩不停起伏颤抖,不难看出情绪激动。

见她抖动如此,聂志弘才终于醒神,他懊悔无及,伸手轻拍虞灵虹的肩膀,愧疚道︰「对不起,我是一时冲动……我无心要……」

「我走。」虞灵虹侧开肩膀,不让聂志弘碰触,而后伸手擦拭脸颊,哀莫大于心死,短短道完两字,便是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。

「灵虹──」聂志弘向前一步马上停足,他找不到任何能追上去,和能原谅自己的理由,他无力地「磅」一声坐倒在地。

身子尚可倚靠亭子的梁柱,心却同被人拔去魂魄的空壳漂泊无依,他失神地抬头仰望天际,一片白云群聚,却有朵小云独自一块,好似在反衬他的落魄模样。

「呜……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…呜……对不起……」

聂志弘难忍情绪崩溃,用手摀面大哭,抽蓄的吟泣声中夹杂奚落的笑声和哭声,那声音听来凄厉、疯狂,然而更多的,却是懊悔及痛心。

夜晚。聂志弘拖着疲乏的身子走回将军府,步步沉而无力,一步如过一年。

看到他回府,冯玉珊欣喜地上前迎接,可那脚步才靠近,却见意中人和早晨比明显憔悴枯槁,似行尸走肉,玉珊眉宇紧蹙,伸手拉着聂志弘的双臂,道:「志弘,发生何事,你怎幺像哭过了?」

「我答应妳。」一声冷语轻喃。

「什幺?」冯玉珊霎时没能反应,直道:「你是指……」

聂志弘双目紧盯冯玉珊,冷峻道:「我娶妳,成亲之期越快越好。」

语气中全是寒意,冯玉珊却乐得合不拢嘴,她靠近一步,伸手轻揽志弘腰间,柔情道:「你、你答应娶我了?」说着,不禁喜极而泣,模样楚楚动人。

聂志弘惊讶万分,伸手擦拭她的脸庞,问道:「为何要哭?」

冯玉珊激动道:「我就是太开心了,才会……」

聂志弘苦笑一声,遂将她搂入怀中,心想虞灵虹希望他和陈华榛有个结果,他就偏娶冯玉珊,想以此气怒她,可殊不知到最后,让这负气行为伤最重的却是自己。

冯玉珊沉溺在这温暖怀中,娇娆道:「待会儿我就去告诉爹爹,让他主持婚事,我冯玉珊的婚事一定要有很气派的场面,我要让大家知道,本小姐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!」

冯玉珊乐不可支的述说着,聂志弘却早已神游太虚,不予回话。

「志弘,你有在听幺?」看聂志弘毫无反应,冯玉珊有些紧忧。

「……有。」聂志弘微微点头。

「我方才说了什幺?」冯玉珊嘟着朱唇质问。

「妳说……」聂志弘沉静片刻,确实心不在焉,只思虑着自己这样赌气是否真能换得回报。

「你是不是同情我才答应要娶我的!」冯玉珊脾气上来,伸手推开聂志弘。

「我……」聂志弘沉默半晌,那「真心想娶妳」几字他完全说不出口,脑海中只不停显现虞灵虹颤抖身子的模样,霎时气结于心,悲苦难语。

「哼!要是你这幺勉强,我宁可你别答应!」冯玉珊大喝一声,负气转身,但才一转,那手掌就抓紧了她。

冯玉珊被抓得疼,小脸透着纠结,道:「你做什幺……放开我!」说着,摆着臭容,身子跟着转向聂志弘。

才转身,聂志弘随即凑近,一手压着冯玉珊的后脑,双唇紧贴住那柔软朱唇。

冯玉珊起先吓得仓皇,慢慢地,她染上志弘的呼吸和气味,两颊红彤如桃,渐渐沉于热情之中,心想是自己误会他了,于是伸手抱住志弘,和他吻得忘情。

聂志弘闭紧双眸,不愿去想亲着何人,只知自己说不出违心之语,便用这种方式让眼前人安心。

翌日。众人齐聚大厅,听得聂冯二人的喜讯,却是各有心思。

辛痕和冯崇旭皆是欢欣,尤其那大将军犷野豪笑,开心程度远比胜仗归乡还高,他笑得合不拢嘴,道:「好好好,本将军立刻找算命先生给你们排八字、选个良辰吉日成亲。」说着,冯崇旭看向一名家丁,吩咐道:「长贵,立刻捎封信给珊儿的奶娘,让她快些入城,一同给玉珊安排婚事。」

「还是爹爹想得周到。」冯玉珊嬉笑一声,续道:「华榛,妳和志弘认识久些,能不能陪我一同协办婚事?」

方听得他们要成婚的消息,陈华榛就已痛心难受,一直咬牙忍着哭意,而今再听此言,她难掩激动,颤抖着双唇,苦问道:「师兄和玉珊怎幺就要成亲了?这是不是捉弄我们的玩笑呢?」

「婚姻大事当然不能当玩笑话。」说着,冯玉珊兴高采烈地勾住聂志弘,道:「我和志弘是天赐良缘,当然越早成家越好,华榛,妳应该会替咱们开心吧?」

「是、是啊……你们开心……我就开心。」这问题对她太过残酷,陈华榛全身一颤,勉强地挤出笑意,这是第二次眼睁睁看心上人娶别的女子,但她只怪自己不中用才得不到师兄的心,压根儿怨不得别人。

「嘻,仁景,你呢?」冯玉珊轻声问道。

见聂志弘面透冷峻,丝毫没要做新郎官的喜悦,碍于众目睽睽,古仁景只委婉问道:「志弘,此事毋须先向师父稟报一声幺?」

聂志弘和古仁景相视一眼,听得出他不赞成这档婚事,其实沉静一夜,志弘自己也觉后悔,但眼下看冯玉珊这般期待,他实在没有后悔的余地,只好将错就错,走一步算一步。

他微微点头,道:「玉珊亦是八人之一,相信师父定会欣喜赞成。」

「……好吧。」古仁景无奈一叹,毕竟是聂志弘的选择,他除了献上祝福,其余也不好多言。

辛痕把玩着云鬓,探头探脑道:「奇了,怎幺今儿都还没见到灵虹姐姐?这件事也要快点告诉她。」

冯玉珊问道:「绢儿,可有见到灵虹?」

绢儿道:「回小姐,虞姑娘今早有来给各位带口信,说她有些要事,暂时留宿客栈,让你们别替她担心。」

陈华榛抚腮道:「灵虹会有什幺要事?该不会是和藏雷……」

闻言,聂志弘心纠一阵,虽知让虞灵虹离开的主因是他,可一听及藏雷之名,他就是没法冷静思考。

辛痕鼓嘴道:「将军不是说这附近有个坏蛋鹰老大吗?让灵虹姐姐独自在外头会不会有危险呀?」

绢儿道:「奴婢也这样告诉虞姑娘了,可她没听奴婢劝告,还是坚持……」

冯玉珊点头道:「无妨,灵虹若真有要事,那我派个武丁去保护她吧?」

「不必。」聂志弘直喊一声,语气甚高。

冯玉珊有些被吓着,道:「呃,可是……」

聂志弘回神道:「她的身手要应付江湖匪类不成问题,况且她不喜欢别人监视着,有时间我去那附近多走动就好,玉珊,妳就专心準备作新娘即可,不必操心灵虹的事。」

接连数日,聂志弘都陪同冯玉珊东奔西跑,听说书、赏戏园、游城街、出城狩猎等无一不做,回到府里亦是你侬我侬黏在一起,旁人越看越觉此二人极其登对。

然而,只要和冯玉珊分开,聂志弘便会不自觉徘徊到客栈附近,那怕一天只能看到她一眼,他就心满意足。

古仁景始终觉得这婚事来得古怪,只叹说不出个原因,也就没理由反对;辛痕则三天两头前去客栈找虞灵虹谈话,却探不出她离开将军府的主因。

陈华榛日夜留在府上替聂冯二人主理婚事,就算心头儿酸,但只要是为了师兄好,让她做什幺他都愿意。

那日傍晚,天空正覆着金光,绢儿来至庭院向陈华榛问道:「请问陈姑娘可有看到我家将军和小姐?」

「他们都不在府上,发生何事了?」

「小姐的奶娘来啦。」

陈华榛欣喜道:「当真?快请她进来,玉珊等她等好久了呢。」

「好,奴婢马上去请她老人家来。」绢儿匆忙前去大门迎接。

片刻后,冯玉珊的奶娘独身来至后园,见上陈华榛的背影,那老者有礼道:「姑娘好,听闻姑娘用心主理玉珊的婚事,老身感激不尽,请问玉珊人在何处?」

陈华榛霎时停下动作,只觉这声音实在耳熟,她吃惊地转过身,和玉珊的奶娘对视,谁知这四目交接之际,两人皆是发出惊声。

「婆、婆婆!」陈华榛多揉几下眼睛,深怕是自己看花了眼。

「华榛?」那冯玉珊的奶娘正是扶养陈华榛长大的陈婆婆,陈婆婆亦是讶然,没料到他们俩会在这种状况下重逢。

陈华榛急奔上前拉着陈婆婆的双臂,焦急道:「婆婆怎幺突然就搬离天佐镇,华榛找妳好久了,而且妳怎幺突然成了玉珊的奶娘啦?」

陈婆婆蹙眉着,没正面回覆陈华榛的问题,反问道:「华榛,妳在这儿……那玉珊要嫁的人可是妳的同伴?是那位杨公子还是铁公子呀?」

在从小养育她的婆婆面前,她实在藏不住悲伤,那眼泪即瞬夺眶而出,她伸手抱住陈婆婆,靠在她的怀里大哭,道:「他们成亲的事都已昭告天下,没想到婆婆居然不知道。」

陈婆婆有些吓着,慈蔼地轻拍陈华榛的背,安抚道:「婆婆这把老骨头,哪还有力气去听人说长道短?看妳伤心成这模样,难道要娶玉珊的是……!」

「正是师兄。」说到痛处,陈华榛哭得泪眼婆娑。

陈婆婆讶然不已,道:「傻孩子,妳怎幺会答应让聂小兄弟娶玉珊?还在这儿打点他们的婚事?」

「说来话长……」陈华榛带陈婆婆来到庭院凉亭处说明一切经过,听毕,陈婆婆着实不捨,道:「妳就是这样耿直,才会让机会一次又一次错过,唉……妳甘心就这样放弃聂小兄弟吗?」

陈华榛啜泣道:「成亲之日在即,不放弃也得放弃,况且玉珊找过城里的算命仙合过八字,听她说是天作之合,哪有我能介入的份呢?」

陈婆婆感叹道:「唉,早知会有今日,老身当初就不该答应玉珊的请求,让她代替妳的身分,真是天意弄人……」

闻言,陈华榛霎时无法意会,问道:「婆婆这话是什幺意思?」

陈婆婆蹙眉片刻,沉道:「华榛,其实玉珊并非冯将军的亲生女儿,妳才是啊!」

  • 名称:止痛药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27:43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