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品透视保镖全文阅读

聂志弘和赵晔述说着赵晓芝的死因,话到尾处……

「蹦!」

一个拳头,扎扎实实击在聂志弘脸上。

见状,杨锦宣和古仁景纷纷戒慎,唯聂志弘做出阻止之手势,而后擦拭嘴角,道:「杨兄、仁景,此事你们别插手。」

说着,他双眸不移,就这样和赵晔对视着,并把手中兵器抛下,道:「赵晔,来此之前,我已想得很清楚,若你要为晓芝报仇,我绝不会逃避,只请你报完仇后,定要把夏姑娘平安带回夏家。」

赵晔大手抹去颊上泪涕,哼道:「赵某确实恨不得把你大卸八块!但我赵晔向来恩怨分明,害死范津我亦有份,我清楚得很,你亦想杀我替范津报仇!既然咱们互相有恨,那就正大光明打一场,谁输了便是自刎,用自己的血去祭奠他们吧!」

闻之,聂志弘没有迟疑,点头道:「好,我答应你。」

辛痕疾呼道:「志弘,论武艺你的确在赵晔之上,可你们之间有情感牵绊,真要打起来,你未必会赢他呀。」

古仁景和杨锦宣亦觉不妥,在旁劝告聂志弘千万不能感情用事。

唯此时聂志弘坚决异常,道:「此事终要有个了断。」

说着,他与赵晔一同出屋,来到外头一片空地。

空地上,青袍少年和黑衣男子均无迟疑,「锵啷」声响拔出手中兵器,唯一不同是赵晔手中的剑还残有鲜血,正是花圳成留下的。

赵晔一式「柳月剑法」出,撩式在前、突袭在后,那速度迅捷如蛇、招硬如虎,刚柔并济,鲜有破绽。

聂志弘反手一挡,面对速快之招,自然是以「雷诀」相应,快如惊雷、猛如驰电,随后,他仍不顾「土生金」之五行运术,反是运火力于剑身之上,雷燄併行,舞出之光红紫加杂,如能贯破苍穹!

只是也许是顾及情面吧?聂志弘这一剑并未直接朝赵晔正面攻去,而是採以旁敲侧击的方式,以内劲震伤他也罢!

赵晔一怔,他自然见过聂志弘在关山崖上的表现,那时的志弘已非寻常人所能比拟,而今,只怕连神魔都会敬他三分。

看来那《修罗功》着实是个精强之心法,配着聂志弘天赋甚强,两者相辅相陈,将他的力量发挥到了极限,这般练下去,假以时日,说不準就能超越严灵空,甚至凌驾在天庭界那四位宫主之上。

赵晔非贪生怕死之人,心道今日无论胜负,便是倾尽全力与聂志弘战个痛快!

比起拿捏情感,赵晔胜过聂志弘太多太多,志弘对赵晔有所保留,可赵晔对聂志弘却毫无隐藏实力,招招朝致命处使去,剑影如魅,迅捷难捉。

待「柳月剑法」挥毕,赵晔迅速改以「掌」做为攻击方式,先出「弗狎掌」破穴而入,再出「弗顺掌」一掌硬生生打在聂志弘胸前。

聂志弘的嘴中现出一阵腥红滋味,看到这套武功同时,他忆起赵晓芝留下的遗言。

「不管以后发生任何事,请你务必保哥哥一命……好不好?」

这句话在脑海中盘旋,倘若他战胜赵晔,以赵晔那刚正不阿的性子,必然会允诺自刎……如此一来,他又再次负了赵晓芝。

想到此处,聂志弘恍了神,赵晔找到机会,一拳又揍向聂志弘。

仇人在前,赵晔再也没法忍耐情绪了,便是一拳、一拳、又一拳,狠狠地、扎实地击在聂志弘的脸上。

那俊容红肿带伤,眼角边尽是血痕,可聂志弘却仍保持一抹微笑,视死如归。

对此,赵晔虽是恼火,却已渐渐趋缓攻击,他相信聂志弘的坚定绝对出于真心,却也绝对是任性!

怪就怪在聂志弘太过年轻,天真以为像严灵空那样勇于付出性命就称作「承担」,却不知严灵空的情况和他根本不同,他那师父已活两百年,忍受孤寂两百年,且他求死的念头,是为求他人生。

可聂志弘呢?他尚属少壮年华,尚有亲朋好友,赴死前却毫不考虑这些可能会为他伤心难过的人,还一心以为如此就是有担当,殊不知有些事,该是勇敢担下面对,才是真正的解决之道!

聂志弘这行为并非勇敢,在赵晔看来,眼前这小子不过是个想藉死逃避痛苦的懦夫罢了!

赵晔气喘吁吁看着趴倒在地的聂志弘,将长剑指向志弘,道:「懦弱的家伙,给我起来!」

聂志弘确实挺起身子,却还是笑了笑,不欲正面回迎,赵晔咬牙恨道:「你以为不回手,我就不敢杀你?」

聂志弘闭眸微笑,一语不发。

「赵某真搞不明白晓芝为何会爱上你这种懦夫!好,既然你想死,我就成全你!」赵晔忍无可忍,一剑就要挥下。

「住手啊──」

这时,却有一声娇呼发出,闻之,赵晔停下动作,聂志弘那心如止水的面貌也起了涟漪。

那喊的人正是夏静,只见她快步奔来,指着赵晔呼啸道:「聂公子是你的朋友,你怎幺可以杀他!」

「我……」赵晔无奈一叹,道:「静儿乖,我们的事情妳别管,刀剑无眼,妳先回屋里去。」

夏静泪眼汪汪地盯着赵晔,道:「相公,就算你可能像上次那样吓我,躺在地上不理我了……可我还是要说,聂公子是你的朋友呀,人生难得知己,你怎幺可以对他刀剑相向?」

赵晔癡愣的看着夏静,看她说话条理分明,有时真搞不清楚她到底是真疯还是佯装出来的?

可不管如何,他就是欠了夏静一个债啊,夏静如此要求,他又怎幺能继续持剑对向聂志弘?他放下手中剑,悲苦道:「他害死了晓芝,我没法原谅他……」

「晓芝?」夏静愣了愣,拿起手中那本书窥看,道:「你说的晓芝,就是这本日记的主人吧?」

「日记?」赵晔一怔,他从没在意夏静翻动家里的东西,也不在意她看的究竟是什幺书籍,而今,才发现这几天夏静一直抱着的书,竟是她不知从哪儿翻出来的日记?

「可以……让我看看吗?」赵晔强忍泪水,伸手从夏静手中接过那本上头有许多残痕的书籍。

这书是皱的,一旁的边绳有多次断裂后又重绑的痕迹,整本书上除了岁月累积下来的髒汙外,还有一些,是赵晓芝撰写日记时流下的泪痕。

「七月初七,我瞒着哥哥去应徵客栈的工作,嘻,掌柜答应了,让我明天就去上工,希望可以存多点银子,减轻哥哥的压力……这样他就不用一直在飞云山庄卖劳,可以常常回家,以后也有银子去给喜欢的姑娘提亲,嗯……真想知道以后的嫂子会是怎样的人呢?能让哥哥喜欢的,一定是天下间最好的女孩子吧?」

「七月十七,上工十天了,掌柜夸我勤快,破例赏了我一只全鸡,让我带回家给家人补身子……嗯,太开心了,哥哥明天会回来,等他回来,我就熬一锅鸡汤给他喝,他一定会很高兴!」

「七月十八,哥哥回来了,他看起来好累,却只一直跟我说没事的……我急着把炖好的汤拿给哥哥喝……可是哥哥突然生气,他以为我去偷银子,一气之下,把整碗鸡汤都给砸了……嗯……不能怪哥哥,谁让我没告诉他在客栈工作的事……他要是知道了,一定会更加辛苦……嗯……绝不能再增添哥哥的麻烦。」

「正月三日,寒冬了,哥哥又有半年多没回家了,不知道柳月山庄那儿会不会很冷?可惜我不知道那在哪里,不然真想去看看哥哥,嗯……哥哥常常託人带了好多衣裳回来,不知道他自己有没有穿暖呢?」

「正月十二日,哥哥今天回来,可是……我又惹他生气了,我上市集买了些布料给他製了棉袄……他看那布料很好,以为我又偷钱……他责备我做人要有骨气,说着,一气之下,把衣服全撕掉,还把我关在房间里,让我反省三天不许出门……」

「正月十三,我偷偷戳破窗子……看到哥哥正因为兇我的事自责着……以后,我一定要想个好法子,不能再让哥哥以为我偷钱了。」

「四月二日,哥哥这次离开后,就再没有给我带消息,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呢?」

「五月二日,又过去一个月,哥哥以前从来没这样过啊……他这幺生我的气幺?」

「腊月一日,有个叫尹白鹿的男人来家里……他竟然把哥哥给掳走!他怎幺可以……他威胁我,要我去拿一样叫天山的东西……天下之大,我该去哪里找?哥哥……不管了,就算走遍天涯海角,我一定会找到,你千万不能出事啊……」

「七月……哪一天好像都不重要了,知道哥哥平安没事,我应该要开心呀,可是……为什幺我的心这幺痛呢?聂大哥……你是不是恨晓芝……恨到不能原谅我了?」

「八……聂大哥……我好想你,可是……你不会想看到我……对吗?」

「聂大哥……聂大哥……我好……想你。」

后面的纸张上再没有别的文字,千篇一律都是思念的话语,上头的笔墨都让泪水给沾得模糊。

如此的──撕心裂肺。

翻毕,不知不觉,静谧如虚,天地间彷彿只剩下两个伤心男人的哭泣声。

夏静微笑道:「这位叫晓芝的姑娘……很幸福呢。」

「……何以见得?」赵晔回神,湿眸静静地看着夏静。

夏静和缓道:「她有一个这幺疼爱她的哥哥,短短人生中,也轰轰烈烈爱过一场,亲情、爱情她都嚐过了,这样还不幸福幺?只是……她的哥哥这幺疼她,要是有一天她哥哥因为气恨聂公子,和聂公子拼个你死我活,她一定会很难过吧?」

赵晔愣了一愣,和聂志弘相看一眼,忽然间,他们俩都笑了,笑得很释怀。

连一个看似癡呆的人都能看透,何以他们二人却幼稚如斯?

是不是外表越看似清醒,其实才是被红尘所扰、天地所困的伤心人呢?

赵晔轻语叹道:「聂志弘,赵某问你……晓芝临死时……是笑着离开幺?」

想起她临终前的安祥模样,聂志弘仰头望天,心情忽尔辽阔,道:「我向她提亲……她离开时,真的笑的很美……很美。」

赵晔道:「你和她成亲了?」

「是。」聂志弘起身,拱手道:「不知大哥愿不愿意接受我这个妹婿?」

赵晔释怀地看着聂志弘,伸手轻拍他的肩膀,道:「罢了,诚如晓芝相信我的眼光,我亦相信……晓芝既然选择你,那你定有能让她死心蹋地的地方……谢谢你,谢谢你……完成她一生的梦想。」

聂志弘摇头道:「你接下来有何打算,回飞云山庄吗?」

赵晔抹泪道:「晓芝既已离开人世,我也没什幺回去的理由了,银子挣得够就够了吧,何苦再去那种黑窟里头做事?至于静儿,就由我带她回去夏家,亲自向夏家人请罪。」

闻言,夏静忽尔惨白脸色,又回到那癡呆的模样,道:「相公,你不要我了吗?」

「静儿,我不是你相公,而且你相公是被我害死的,按理说,妳要恨我才对,不该再和我这幺亲近。」

夏静晃晃脑袋,道:「相公……死了?那你是谁?」

赵晔摆手道:「行不改名、坐不改姓-赵晔,是妳的杀夫仇人。」

夏静抿嘴,似乎不显害怕,只道:「赵晔……那不就是晓芝的哥哥?」

赵晔点头道:「是。」

夏静微笑如花,道:「嘻,那你一定不是坏人,你……带我去找相公好不好?」

「妳……」赵晔一怔,在那转瞬之间,他模糊眼眶,依稀看见了故人的脸庞。

夏静拉着赵晔撒娇,道:「相公答应过静儿,绝不会抛下静儿不管……所以他一定还活着,你就带我去找他,好不好?」

「……好。」赵晔最终点下了头,微笑道:「咱们一起浪迹天涯,找妳相公。」

「嗯,拉勾,反悔的是小狗!」夏静伸手勾着赵晔的手,赵晔微笑应之,拉勾完毕,夏静又道:「那以后我就学晓芝一样,叫你哥哥,好吗?」

「妳……!」这一句「哥哥」才出,赵晔不禁泪如泉涌。

或许这一切都是赵晓芝冥冥之中安排的吧?

他伸手和夏静相拥,道:「好……好妹妹,好妹妹!」

夏静得意地抱着赵晔,像个姐姐一般拍着赵晔安慰着他,道:「嗯,大哥不能哭,才能好好保护妹妹哟!」

「好……好……大哥以后……一定会好好保护妳,不会让妳再受委屈……一定。」

许久,赵晔鬆开怀抱,面对聂志弘,道:「志弘,你也听着了,我决定带静儿离开这儿,你放心,我会把她当晓芝一样看待,绝不会对她有非分之想,就是走遍天涯海角,我也会想法子把她治好。」

「但……」聂志弘心有顾忌,道:「若有一日,夏姑娘恢复意识,认为你就是杀范大哥的仇人,你该如何?」

赵晔释怀笑道:「真有这一天,那也是命数了吧,到时她要如何,我绝无怨言。」

说毕,看着一男一女并肩离去,聂志弘仰天一望,今日的天空格外晴朗,如有一抹真诚的微笑,像阳光般照着他们。

聂志弘眼眶余泪,心想此事,终于雨过天青了。

  • 名称:极品透视保镖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17:43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