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妻交换小说全文阅读

赵晓芝逝去后几日,聂志弘日夜守在墓前,面上没有伤痛,只存着空思茫然。

「师兄。」一阵脚步声靠近,发声者是虞灵虹。

聂志弘醒神,起身和她对视,这是继那次争吵后第一回单独相处,知道范津的死与藏雷无关,他更觉得歉疚,默然不语。

「对不起。」然而这声抱歉,却由虞灵虹先说出。

聂志弘怔然片刻,道:「妳为何和我道歉?」

虞灵虹哀思道:「要是我当时思虑周全些,或许赵姑娘不会死……」

「傻姑娘。」聂志弘感叹一声,道:「妳不顾危险喝下毒,对我和晓芝而言已是天大恩惠,妳又何必自责……反倒……要是妳出事……况且那日我把妳……」

「过去的事就别提了。」虞灵虹摇头,失去髮簪固然心痛,但又怎比得上聂志弘失去挚爱来得痛彻心扉?

两人沉默片刻,唯听得风声吹拂,许久,聂志弘心思打定,道:「灵虹,妳很喜欢藏雷,对幺?」

他当然知道答案,但或许他更希望眼前人可以撒点谎,让他得以活在幻想之中,不至于这幺痛苦。

偏偏她的性子却非如此,灵虹踌躇一会儿,实不欲隐瞒这亲如兄长的朋友,也不想再逃避对藏雷的那份心意,她缓缓点头,道:「是。」

呵,这一笑充满苦涩。到了今日,她连善意的谎言都不说了。

可或许打从一开始,聂志弘就是喜欢这样耿直的她。

看聂志弘发出冷笑,虞灵虹一颤,抿嘴道:「对不住,我不希望看到你们二人有争执,因为你和他都是我最重要的人,你就像我的哥哥一样,而他是这幺多年唯一一个……能让我放下吴赖的人。」这一回,她选择说出口,就算会再与聂志弘起争执,她也不欲隐瞒。

又沉默了片刻。

「那件事并非藏雷所为。」聂志弘仰头望天,淡淡说出这几字。

他原可以不说,这样他就能以此分化他们二人,但挣扎许久,他终究作出抉择,便是──放手。

「什、什幺?」虞灵虹反应不及,聂志弘将赵晓芝生前的话转述,听毕,玉容上藏不住那一抹淡美笑容。

聂志弘苦笑道:「我欠藏雷一句抱歉,下回见面我定会和他说明白,不让妳再夹在中间难为。」

「他不会在意的。」虞灵虹透出笑靥,心道他们二人之间终于解开这层心结,虽然立场仍旧不同……想到此,那弯如新月的眉梢又再次抚平,透出一阵忧思。

聂志弘自当察觉了,他轻握拳头,后又鬆开,接着从怀里拿出一只亮银色的玩意递给虞灵虹,道:「来,物归原主。」

「这不是已经……」虞灵虹美眸一瞠,伸手接过此物,一瞧,正是被聂志弘丢入水池中的萱花髮簪。

回忆华榛出事那日,聂志弘曾因酒醉溺入水中,原来他并非酒后糊涂才落入水里,而是他自愿跳入水里,欲寻回那只髮簪。

唯此,他才有颜面面对她。

他苦忍着心痛,遥想两人初识时,虞灵虹曾把吴赖赠她的袖里剑丢失,那日,他不顾髒汙也要跳到泥泞中替她寻回。

那时的她因为宝物失而复得,笑似仙女,朱唇红润、齿白牙清,清丽脱俗让他一望沉迷,至今,那姣好模样仍深烙在他的心上。

而今,他又于天冷期间跳入冰寒池中,只为替她寻回那只藏雷送的髮簪……

这段期间,她爱上别人、珍视别物,一切看似有所变化,然而唯一不变的,她爱的人依旧不是他。

聂志弘闭眸道:「……假如他真心待妳,师兄希望妳能好好把握,别再因为我和祭炎之间的仇怨有所顾忌。」

这话看似说得轻鬆,心中却是鼓起莫大勇气,一个人究竟要花多大的力气才能说服自己,把心爱的女子拱手让人?

「可、可以幺?」虞灵虹双眸泛泪,她确实不想错过藏雷,一点也不想。

「当然……」聂志弘撑着微笑点头。

虞灵虹欣喜,而后从袖里拿出一只羽毛递给聂志弘。

聂志弘怔怔地望着,唯见她透出笑靥,诚如他曾对她所言,将苦楚视为羽翼,终有一日,当羽翼丰厚交织为翅,即可扬向天际,无牵无挂。

见虞灵虹笑如和煦,他终忍不住鼻头酸意,一阵苦楚上来,咬牙含泪,跨步上前用力一揽,将灵虹拥入怀中,他知道当这怀抱鬆开,他就彻底失去她了。

虞灵虹转笑为惊,本欲推阻,却听及耳边传来啜泣请求,道:「别推开我……让我抱一会儿就好……一会儿……就好……」

闻之,她纵觉不妥,也实不忍推开这心碎神伤之人,况且经历此事,灵虹只觉志弘深爱晓芝,不过是一时情绪崩溃无法自制,故此,她不认为这拥抱别有他意,便任他抱着,轻语道:「师兄,你要快些振作起来……大家都很担心你。」

「好……」聂志弘更是加深抱紧力道,此刻,他多希望阳光得以停格,月亮莫再盈缺,时间别继续前行……

午后,二人回到将军府,唯听得府里传出阵阵讨论声,方踏入大厅,冯崇旭开怀一笑,上前迎接聂志弘,道:「聂贤姪,你回来得正好!」

聂志弘左右一望,问道:「请问将军有何要事?」

「自然是谈贤姪和榛儿婚事了。」冯崇旭并非年轻男女,稍微一瞧便了解冯华榛对聂志弘的心思,初认女儿,自然想为她做点事儿。

「爹爹!」冯华榛高喊一声,面透为难,直拉着冯将军摇头。

聂志弘发叹,拱手道:「将军好意小姪心领,但恕小姪不能接受。」

被这般乾脆拒绝,冯崇旭即刻动怒,以胁迫语气道:「莫非你瞧不上榛儿?论相貌,珊儿虽艳丽些,但榛儿秀外慧中,哪里比珊儿差?论情感,你和她相处比珊儿更久。论家世,如今榛儿是本将军之女,也只有我将军府才有能耐,帮你继续找人!」

聂志弘闭眸道:「小姪明白将军所言,但我已和晓芝成亲,自当不会再娶,还有一事……小姪已知夏姑娘身在何处,将军不必再为小姪烦忧。」

「好啊!原来你目的达成了,就想过河拆桥!」冯崇旭高吼。

看父亲与心上人一触即发,冯华榛喊道:「爹爹,别这样,师兄不是这意思,只是……唉,在这节骨眼上,您就别为难师兄了。」

冯崇旭鼻哼着气,道:「死者已逝,贤姪何须一直挂念于心?你还年轻,莫非打算终身不娶妻、不生子?还有,男人三妻四妾本就稀鬆平常,你休拿此事来搪塞本将军!」

「爹啊!」冯华榛咬牙,实不欲冯崇旭多提赵晓芝过世之事,以免触及聂志弘的伤心处。

「榛儿,爹是为妳叫屈!妳信不信现下随便一呼,要娶妳的人满街尽是,这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,不识相!」冯崇旭用力甩袖,表情甚是凝重。

对此威迫之举,聂志弘不改原意,拱手道:「一切只是将军的主意,华榛并不想嫁我,将军何必苦苦相逼?」

冯崇旭哼道:「好,女儿妳说,要不要嫁?」

大将军懂得观世面,倒看不透女儿家这深层心思,在这种情况下,冯华榛哪有颜面说得出心里话?

要是她想,显得她是死赖着聂志弘一般。

冯华榛心里对聂志弘的感情绝不比赵晓芝和冯玉珊少,但她心道绝不能在此时火上添油,何况她心里清楚的很,聂志弘并没喜欢她。

沉思会儿,她仍不欲用这种权贵之力来达成心愿,纠结道:「我对师兄……仅止兄妹之情,请爹爹别再乱撮合咱们了。」

冯崇旭一沉,道:「横看竖看,爹都觉得妳中意这小子,好,爹明白妳是不想他为难……不过自古以来,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本将军就要聂贤姪当我女婿,他非娶妳不可!」

「爹!我不嫁!」冯华榛不停哀求。

聂志弘了然冯华榛的苦心,唯见他们父女好不容易才相认,若为这事而打坏彼此关係,也太过得不偿失,他上前拉住华榛,道:「将军,请您莫强人所难,若您坚持如此,就算赐死,聂志弘也认。」

此言一出,冯崇旭怒冲三冠,他是大名鼎鼎、威震八方的大将军,要将掌上明珠嫁给这小子反而换来个「死」字?好,聂志弘既要已死抵抗,他就成全!

冯崇旭怒道:「来人,把聂志弘给我带下去!听候本将军发落!」

冯华榛急发声道:「爹,别这样呀!」

虞灵虹瞬即举剑,怒目瞪向冯崇旭,古仁景亦出口道:「将军,请您念在志弘近来心情不稳,别这样苦苦相逼,给他些时间吧。」

冯崇旭拨开冯华榛,道:「好,本将军就给他七天考虑,七天后,要再敬酒不吃吃罚酒,休怪本将军无情!」说毕,转身离开将军府。

虽免了牢狱之灾,但志弘仍被软禁于房间内,虽说凭他之力大可破门而出,但经历这番种种,志弘已明白许多事不能仅考虑自己。

另一方面,他尚信得过赵晔为人,为怕冯华榛为难,亦担心古仁景、虞灵虹和朝廷作对,便暂顺将军之意留在府上。

七日之期转瞬即到,众人于厅内商谈,心想冯崇旭态度极硬,而聂志弘有其坚持,双方僵持不下,实在没法找个妥协点,对此,众人神色凝重,不知该如何才好。

「我说,你们怎各个像个苦瓜般难看,在烦恼什幺呀?」正当大伙儿乱无头绪,一熟悉的宏亮声音从大门屋顶上传出。

「什幺人!」

「站住!」

只见家僕举棍、护卫持剑,一把冲入府内,欲阻挠这陌生人士进府。

谁料这人身长八尺,看来骨宽体阔,略施蹬步却如飞仙般腾云驾雾,左脚甫落地面,右脚业已踏起,犹如蜻蜓点水般自在飞扬,逗得这帮家僕护卫晕头转向。

「踏踏」两声,此人已顿步在厅堂前,稍挠了挠鼻头,露出一狡狯笑意。

「杨兄,你可来了!」古仁景扬起微笑,其余人纷纷透出喜色,来者正是杨锦宣。

这段时日,杨锦宣听得聂志弘要成婚的消息,即派人前来传讯,藉此,古仁景与他得以联繫,并把这段时日所发生的种种一併告知,一知聂志弘经此巨变,杨锦宣决定放下手边繁事,赶来万寿城见聂志弘。

听完原委,杨锦宣道:「华榛,杨某可以见聂小弟幺?」

冯华榛点头道:「爹爹上京城了,明日才会回来,稍稍和下人们说一下该是行的。」

说毕,杨锦宣随同冯华榛和家僕讨了钥匙入房,由于有冯华榛授意,那家僕也不敢多阻。

「吱呀」一声推开房门,唯见聂志弘打坐于床榻上,专心钻磨那《修罗功》上之心法,身上散出奕奕光辉,显见修为又精进一成。

聂志弘心想该是家僕前来送饭,并未睁开眼眸,杨锦宣挥了挥手,示意让他们二人单独谈谈就罢。

杨锦宣走近床榻,约莫两个月没见,发现眼前昔日意气风发、充满稚气的少年,如今看来成熟甚多,显然蜕变成了铁铮铮的汉子。

他感叹两声,道:「兄弟,看你变得如此,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呢?」

闻声,聂志弘蹙眉一怔,缓缓地收敛气力,调息过后睁开双眸,眼前之人果真是杨锦宣不错,他微微张嘴,道:「杨、杨兄!」

杨锦宣哈笑道:「又不是见鬼了,做啥这幺惊讶?你的事情我全听说啦,甭担心,大名鼎鼎的飞天仙人杨大侠杨锦宣,今日就是前来拯救你脱离苦海!」

聂志弘鼻头一酸,历经这幺多事,忽尔见到久别重逢的好友,心头有种说不出的喜悦。

看聂志弘这番癡呆模样,杨锦宣手抚着额头,故作头疼道:「糟,几月没见,你莫不是被冻成了冰山脸!」

「我……我不是……」聂志弘双颊一红,许久没有这样开心玩笑。

杨锦宣哈笑一声,很快又正经神色,他坐在聂志弘身边,两手撑着大腿,语重心长道:「聂小弟,在说话之前,杨某想和你说声抱歉。」

聂志弘紧忧道:「发生何事?」

杨锦宣挠挠鼻头,一副心虚模样道:「呃……杨某似乎发现……藏雷和灵虹的关係匪浅……」

「嗯……这事儿大家都知道了,杨兄何须道歉?」聂志弘坦然一笑,心头有说不出的酸。

杨锦宣抖了抖嘴角,道:「实不相瞒,在关山崖上,灵虹曾问过我些事儿,当时杨某以为她喜欢你,还鼓励她要勇敢追求自己所爱之人……后来从徐韩那丫头那儿知道……灵虹喜欢的原来是藏雷……唉。」

「……原是如此,无妨。」聂志弘耸耸肩膀,道:「就算没有藏雷,灵虹喜欢的也不是我,所以杨兄不必放在心上。」

见聂志弘坦然面对,杨锦宣轻拍他的肩膀,道:「聂小弟,人生在世总会遇上些许挫折,但你瞧,当苍穹疾风怒雨,鸟禽飞兽仅会戚戚忧惧;唯当霁日光风,草木欣欣向荣,万物得以恆生,由此得见,开心与悲伤该如何抉择?」

「我明白,可……最近真发生太多事,我实在找不到什幺事来调适心情。」

杨锦宣呵笑道:「那好,杨某告诉你一事,这两个月内杨某有见到师父一面,」

一听到「师父」二字,聂志弘霎时眉目顿开,杨锦宣哈哈一笑,看来这小子还是单纯之至,喜便是喜、忧即是忧。

聂志弘急道:「师父他怎幺样了?祭炎可有伤害他?还有他的伤势如何?」

杨锦宣摆头道:「不告诉你。」

「为何!」聂志弘心慌道。

杨锦宣道:「杨某唯一可以奉告的,是师父在严灵雨那儿受了次伤,不过并无……」

「什幺!」那「大碍」二字尚未发出,聂志弘已耐不住性子跳起身,拉着锦宣呼道:「是祭炎伤了他幺!」

杨锦宣露出狡狯笑意,道:「想知道就打起精神来,届时,自己去见师父,自己问他。」

聂志弘心急如焚道:「杨兄就别卖关子啦!快告诉我师父究竟怎幺样了,要不要紧,他还在祭炎那儿幺!」

杨锦宣摆手,只道:「可以,等你先解决眼前难关,杨某再鉅细靡遗的告诉你。」

「……好,一言为定!」闻此,聂志弘精神全醒,唯要解决眼前事,恐怕仅有娶华榛为妻,此时此刻的他,又岂能这幺做?很快地,他又失落地坐在床榻上,道:「我听华榛提起,将军这几日已回皇宫求皇上下旨,要让我和华榛成婚,届时要是抗命,除非与朝廷作对,否则……项上人头许是不保。」

「下圣旨,哈哈!」杨锦宣高笑两声,道:「真是天助咱们也,聂小弟,咱们说好,等将军带圣旨回府,你就抗命到底!」

聂志弘深感不妥,道:「……我虽不怕死,但不能因我而牵连灵虹他们几人呀!」

杨锦宣拍拍胸脯,道:「甭担心,我是何人?鼎鼎有名的飞天仙人杨锦宣!你姑且听我所言,届时,本大侠自有妙计!」

  • 名称:人妻交换小说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16:43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