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奔西顾全文阅读

将军府外,聂志弘等人正与冯华榛道别,欲前去「小山村」拯救夏静。

离开前,聂志弘不忘至赵晓芝坟前祭拜,并再次向这无缘的妻子承诺,无论发生何事,一定会留赵晔一命。

「这几匹马是良驹,你们骑着去会快些。」冯华榛牵了几匹毛色均匀、体态鼻挺的骏马给众人,面对分别,她忍不住哽咽道:「师兄……我无法和你同行了,你要好好照顾自己,顺利救回静姐姐呀……」

「我会的。」聂志弘点头,伸手轻拍冯华榛的肩膀,而后跨步上马。

当众人一个接一个上马,此刻,却仅有虞灵虹愣在原地没有动作,那冰山玉容仓皇惨白,好似有些纠结。

「灵虹,怎幺还不上马?」聂志弘问道。

看那匹棕马咧嘴晃着脑袋、不时踢踢后脚,她嚥下口水向后退几步,面上冒出冷汗,道:「你们先出发吧,我用走的。」

聂志弘蹙眉道:「何故?」

虞灵虹抿嘴道:「我……我……不会骑马。」

闻之,众人大奇,过去虞灵虹独身闯蕩江湖,他们便以为马术对她而言该是轻而易举,而今才知她竟不会骑马?

聂志弘温煦地伸手,道:「上来吧,我载妳。」

「你们不必照料我,先出发吧。」虞灵虹非但没出手,看聂志弘稍微策马靠近,反而又退后几步。

杨锦宣挠挠鼻头道:「灵虹,妳是不是有些害怕马呀?」

虞灵虹咬牙点头,道:「幼时顽皮,曾偷拔了一匹马的毛,结果被牠一脚踢飞,差点……」说着,有些惭愧和羞怯。

看心上人摆脱不去阴影,聂志弘也不忍再强迫于她,他仰头看看天色,道:「既然如此,妳暂且留在将军府,等咱们救到夏姑娘后便回来接妳。」

「好……多谢师兄体谅,各位,路上小心。」虞灵虹拱手道。

「那咱们出发吧──驾──」

说毕,四人分别策马,一路快马加鞭,鲜有歇息,照这速度看来,三日内定能抵达小山村!

那夜,众人扎营就睡。

四人之中唯一的女子辗转难眠,辛痕拱起身子,探头看了身旁那三个大男人,每个都背着她鼾鼾入睡,她稍微把玩了云鬓,鼓了鼓嘴觉得无趣,就至附近溪边洗个身子,换得一身凉爽。

全身清爽后,她坐回火堆旁取暖,心情闷了就不时以树枝搓弄火堆。

她之所以跟着大伙儿同行就是为了见到心上人,虽说和大家相处颇是愉快,可这幺长时间过去了,却连严灵空的影子都没见着,也难怪她闷啊!

她鼓嘴哀叹,双手抱膝仰天,看着繁星闪烁,却一点也乐不起来。

「睡不着幺?」一声轻唤发出,只见古仁景缓缓起身,盘腿而坐。

辛痕自责道:「我吵醒你了幺?」

「别放在心上。」古仁景摇头,意外地,那冷峻面孔上存着一丝笑容,火光映上面容更显俊朗。

他拿出包袱里的果子烘烤,后交给辛痕食用,道:「要妳一个姑娘家露宿野外,也实在委屈妳,来,吃一点,这果子特别甜。」

闻言,辛痕有些诧异,一双大眼盯着古仁景瞧,没多久,她格格笑出声,模样娇丽水灵,楚楚动人。

那女子的双眸弯如新月,轻轻地咬了果子一口,道:「嘻,原来臭脸也懂怜香惜玉呀,好吧,被你这幺一关心,本姑娘再委屈也没关係了……对了,上回的事,我还欠你一声谢谢呢。」

古仁景一怔,道:「何事?」

辛痕微笑道:「那天我差点被冯玉珊和鹰老大烧死,听说是你拼了命进来救我?」

古仁景不改面色,道:「一点小事,不足为提。」

辛痕晃晃脑袋盯着古仁景,道:「可听说你为了救我,甚至动用了『四神兽』的力量?你之前曾说过,被贬下凡还这样动用四神兽,是会犯禁忌的?」

古仁景点头道:「非常时期,非常手段……既然用了就用了吧。」

「嘻,你这人真不要命,就算被贬下凡了还老爱犯忌……呵,这样我会更想知道你是为什幺被贬下凡呢!」辛痕眨着水灵大眼,目不转睛盯着古仁景。

古仁景抿嘴道:「我说过此事并不光彩,不提也罢。」

辛痕鼓嘴娇嗔,道:「姆……你说嘛,人家很想知道呢!」

忆起那段做神仙的回忆,古仁景低容,脸上的笑容渐失,不久后,甚至还发头疼,一手不停揉着太阳穴道以纾解不适。

「呀……当我没问吧!」说着,辛痕凑近些,伸出手指替古仁景轻揉脑袋,仁景也未躲避,待到身子舒服些了,有礼的和辛痕道谢。

辛痕鬆了口气,轻轻扳弄古仁景的嘴角,将那下沉的嘴角向上拉去,欢喜道:「不说也没关係,那你常笑好不好?瞧,你笑起来多好看呀,难道没人和你说过,要你多笑些幺?」

「韩曾经说过。」古仁景轻喃道。

闻之,辛痕狡狯瞇眼,道:「又是她呀?我就说你们俩之间有鬼,一个大男人的,还小家子气不敢承认对她的心意。」

「我对韩确实没有男女之情,妳就别乱撮合我们。」说着,那被辛痕撑起的笑容又再次抚平。

辛痕唉叫一声,直囔道:「好了好了,我不说就是,你别摆回臭脸呀!姆……那我们聊些别的,今晚,你可不许鬆掉嘴角,知道不?」

「嗯。」古仁景笑如清风,与辛痕一同仰望星空闪烁,道:「其实这回妳大可不必跟的。」

辛痕负气道:「怎幺?嫌我不会武功会拖累你们呀?」

古仁景一怔,紧道:「妳误会了,我是想……妳一个女子独身和咱们一群男人奔波实在辛苦,该就留在将军府,等咱们回去便是。」

辛痕呵笑道:「你也说啦,你们是一群男人嘛,虽然我和那位夏姑娘没有交情,不过万一她需要帮忙,有个女孩子在身边也才好开口。」

古仁景点头道:「原来如此,小痕,妳的心思果真十分细腻。」

「嘻嘻。」被人这幺称讚,辛痕笑靥如花,她将身子偎向古仁景一些,道:「那你说,像我这样心细的好姑娘,以后一定会是个好妻子、好母亲,对不?」

「自然。」古仁景微笑轻和。

闻言,辛痕心情大好,道:「承『四神统领』吉言,总有一天,我一定能成为严公子身边的好妻子呢!到时你就要称我一声『师娘』啦!姆……择期不如撞日,你现在先喊吧,以后师娘不会亏待你呢!」讲着讲着,小姑娘自己也有些害臊,不禁笑了出来。

看辛痕沉醉如斯,古仁景微微一笑,虽无开口叫出那「师娘」二字,却是伴着这夜风声月明,沉浸在这单纯、美好的气氛中。

两日后,众人方至小山村门,就被村门口的一名壮年拦截,那男人看了看他们的装束,有礼道:「几位侠士,还请留步。」

杨锦宣客气拱手,道:「呃?敢问阁下是?」

那男子眉头深锁,拱手道:「在下是这儿的村长,目前村里风波不断,还请诸位莫入村,以免惹上麻烦。」

聂志弘不改原意,摇头道:「抱歉,咱们有非要进村的理由。」

村长叹道:「这……那在下便有话直说吧,咱们村里近来发生数起血案,悬的是死者皆非本地村民,且各个身上都有携带武器,诸位既是从外地来的,若不想碰上亡命之灾,还是别入村吧。」

古仁景奇道:「村长,可知是何人所为?」

村长摇头道:「前些日子,在下已清查过各家各户,并没查到吻合的凶器,估计这杀人者也非本地人。恐怕是有什幺江湖恩怨,刚好落脚到咱们这小山村里,才会害得小山村蒙上这等阴影啊。」

闻言,聂志弘非但没打消入村的念头,反是更加心急如火,众人互相对看,心想这所谓的外地人估计都和飞云山庄脱不了干係。

他们猜测那帮人该是不知夏静的手镯即是十神,且那手镯已落在聂志弘身上,所以才持续追查夏静下落。

聂志弘举剑道:「若我们不怕死想进去,村长能否通融?」

「这……」村长大奇,怎幺这世上还有人不怕死吗?

「啊──村长,快来呀,村里又死人啦──」

同时,一声躁动从村里传来,村长眉头紧皱,随意点个头,道声「失陪」后直入村查探。

聂志弘等人相看一眼,跟随在村长身后,走没几步,只见一群人恐慌地围着农田,上前一探,一者横尸在内,血流潺潺。

一见此人那书生般的秀气面貌,众人大奇,这人正是隶属于黎介木的松柏别庄,曾在关山崖上和藏雷有一场打斗的花圳成!

「澎澎──」

霎那间,一声异响传出,众人仰头一望,唯见一名黑衣男子于屋顶飞跃,其身法甚好,欲往村外离去。

「哼,在我杨大侠面前敢耍轻功?」杨锦宣挠挠鼻头,「腾云驾雾」步法旋即展现,飞姿如鹰。

聂志弘不惶多让,亦以「柘枝隐云」那轻踏脚步追上。

古仁景则一手拉着辛痕,速度较缓,以保护她的安全为优先。

追至村外不远处,那黑衣人遭杨锦宣和聂志弘前后夹攻仍不欲束手就擒,一直找着缝隙离去,这时,志弘实不愿再忍,直道:「赵晔,我知道是你,你不必再躲了!」

闻声,那黑衣男子全身一颤,没会儿,他鬆了鬆肩膀,将面上黑巾拆下,透出一张冷峻面庞,此人正是赵晔不错!

赵晔是聪明人,方见到聂志弘等人,已猜测是赵晓芝告诉聂志弘前因后果,但他尚不知宝贝妹妹已经过世之事,故还想躲避,以免他们看到夏静如今的模样……只怕,会更添一桩仇怨。

聂志弘低眸道:「赵晔,我无意为难你,只请你把夏姑娘交出来,让她安全回到夏家,夏家的人十分担心她。」

赵晔握拳道:「我没亏待她……你们走罢,等时机到了,我自然会送她回去。」

「还等什幺呀!」辛痕跺脚道:「就算她相公不是你害死的,但也和你脱不了干係,你凭什幺把人家给拉着,不让她回家?」

赵晔面有难色,思虑这其中的轻重后,妥协道:「总之……罢了,这里并不是说话的地方,我离开久了,只怕她会有危险……你们随我来吧。」

说毕,为了顾及夏静安危,赵晔不拖延时间,给众人指路到一间位在小山村十几里外郊外小宅,而那屋子,正是赵晔和赵晓芝的住处。

他之所以都将人引到小山村才杀,目的即是要混淆那帮追杀夏静的人,让他们以为夏静被藏匿于小山村中,至于透露给赵晓芝假消息,无非也是怕花圳成这帮人将目标转移到妹妹身上,才仅好出此下策。

「吱呀」一声,赵晔推开大门,唯见一名端秀女子坐在椅上,手上拿着一本小书,一心沉浸在书上的文字中。

「夏姑娘!」终于见到故人,聂志弘一股脑儿冲上前,伸手轻轻碰触夏静,端看她的身子是否安好。

他激动道:「夏姑娘,志弘终于找到妳了,志弘终于找到妳啦!」

「你……?」谁知夏静方见聂志弘,竟没有半点碰上熟人的喜悦,俏颜上反而仅有恐慌,道:「你是谁……走开一些……」

闻言,聂志弘像是被人剥了思绪,他颤着唇瓣,不解道:「是我啊!我是聂志弘,夏姑娘,妳不记得我了?」

「行了,你这样会吓着她。」赵晔上前将聂志弘拉开,他自己则靠近夏静,伸手轻抚夏静的头。

奇得是夏静非但不怕赵晔亲近,甚至一见赵晔,双手就抱上他的腰,小脸依偎在他的身上,怯懦道:「相公,他是谁呀……」

赵晔无奈道:「他是聂志弘,妳和范津的朋友,妳仔细瞧瞧。」

「范津?」夏静随即展开笑颜,站起身和聂志弘有礼问安,道:「相公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,聂公子,你好。」

得言,聂志弘差些失去理智,激动抓紧赵晔道:「这到底怎幺回事!她为何变成这样?还把你错认成范大哥?」

「住手──」见聂志弘紧抓赵晔,夏静咬紧牙上前,两只柔拳拼了命搥打聂志弘,道:「坏人,我不许你伤害相公,你快放手,不然……我跟你拼了!」

聂志弘心疼地看着夏静,赵晔更是哀叹一声,伸手扶住那双惨白的手,道:「我没事,妳不用担心,静儿乖,先回房去歇息,好幺?」

「好,相公的话静儿一定会听,只要相公不要不理静儿,静儿都会听。」夏静晃晃脑袋点头,像个孩子般乖巧地笑了笑,而后抱紧手中的书,就往房里去了。

众人仍留于大厅,赵晔闭眸轻叹,道:「范津死后,夏姑娘没法接受这个事实,所以就变得癡癡呆呆,久了……甚至把我当成范津……我不忍拆穿她,就只得一直这样下去了。」

「只可惜见她变得如此,花圳成那帮人仍不死心,一心想夺取夏姑娘手中的神器,为绝后患,除了杀他们赵某别无选择。」

古仁景寻思道:「黎介木一直别有二心,想要背叛裘夏,而今派手下四处搜寻神器,只怕他们叛乱之日已不远矣……」

赵晔点头道:「你说的不错,黎介木和柳大人已有二心,他们早在暗地里计划背叛裘夏。如今,传说的十神中,你们已掌握多数,待到剩下的搜完了,目标自然轮回你们。」

辛痕怀疑道:「你葫芦里卖什幺药呀?你明明是柳希希的人,为何要告诉咱们这些?」

聂志弘叹道:「我相信赵晔是为了顾及晓芝,他不希望因为我们受到伤害,而害得晓芝伤心难过……」

赵晔握紧双拳,道「算你还有良心,心里头还想得到晓芝!聂志弘,你今日会找来小山村估计是晓芝告诉你的吧?她人呢?为何没和你在一块儿?莫非你一得到消息,又把她一个人给抛下了?」

聂志弘脸色凝重,眼眶不由自主泛泪,没会儿,他提起勇气,从怀中拿出赵晓芝死前给他的金牌交还赵晔。

「这……?」赵晔将金牌接过手时,霎时仓皇神色,大喝道:「这是我给妹妹的礼物,为何会在你身上?难道妹妹出了什幺事?快说啊!」

「她……死了。」

一声过后,气氛肃杀宁静,连空气彷彿都进不来屋子内。

「死了?」

「她……死了?」

「晓芝……妹妹……死……了?」

赵晔如同死了心神,不停往后退去,重複呢喃着这几句话。

「坑啷!」直至他撞到椅凳,登时才清醒过来。

他发红流泪的眼眶直直盯着聂志弘,都是他,如果没有这个人,妹妹就不会死,就不会……

赵晔崩溃地大哭,一手紧握着金牌,金牌上刻的「芝」字,已藉着握力倒烙在赵晔的手掌心上。

但当手掌鬆开后,什幺……也都没留下了。

  • 名称:东奔西顾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6:43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