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品道门全文阅读

聂志弘拽紧大夫袖口,失控道:「华榛的伤你没把握治、灵虹的毒你亦没解药,晓芝你又没得救,你个混帐王八蛋,没点医人的本事,凭什幺做大夫!」

「慢……老夫明白你的心情,但老夫当真无能为力,你还是安排她的身后事……要紧。」大夫结结巴巴,直盯那即将落下的拳头。

虞灵虹叹道:「师兄,冷静些,赵姑娘现在需要你。」

聂志弘强忍悲痛,鬆开大夫的领口,坐到赵晓芝身边,低头忏悔,道:「对不起……我应该要相信妳……我应该……都怪我……」

赵晓芝甜笑道:「外头晴朗,聂大哥带我去城外走走好吗?」

聂志弘点头,小心翼翼地抱起赵晓芝,害怕触到她的伤口,会让她更加难受。

虞灵虹并未跟上,只与赵晓芝相看一眼,唯见晓芝朝她莞尔一笑,试图藉此向她表达感谢。

她平日不善交际,不善表达情感,但这回忍不住打湿眼眶,淡淡发出咄嗟。

韶光染色如蛾翠,绿湿红鲜水容媚。

城外,空地,迎春含苞待放、韶景清朗透光,众生即将展翅高飞,唯聂志弘怀里的女子却气息奄奄,余光无几。

聂志弘茫然地揽着赵晓芝,嘴里不时发出嘤嘤泣语。

赵晓芝静静地看着心上人的侧脸,人之将死,心情意外平静。

「聂大哥,有件事儿我埋在心里很久了,不知你能不能告诉我?」

「……妳说。」

「虞姑娘她怎幺会独自住在客栈?你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什幺事?」

聂志弘有些讶异,道:「怎幺问起此事?」

赵晓芝抿嘴不语,只和聂志弘相视,志弘迟疑许久,道:「……因为藏雷。」

「那倾慕虞姑娘的隐十仕?」

聂志弘讶然道:「妳知道他和灵虹?」

「聂大哥还记得那日我和虞姑娘被尹白鹿要胁,是藏雷出手相救?」

「嗯,记得。」

「事后藏雷找过我,让我不许说出神器天山寄宿在虞姑娘身上,否则后果自负。从那时我就知道,他喜欢虞姑娘。」

「他……」聂志弘暗低神情,他虽怨恨藏雷,但在他不知道的角落,藏雷却一直默默为虞灵虹付出,比起此点,他着实自叹不如。

沉默了会儿,聂志弘再道:「藏雷杀了范大哥,掳走夏姑娘,偏偏灵虹一直替他说话……后来咱们起了严重争执,我一怒之下,把藏雷送她的髮簪扔到水池里……就……」

「范大哥和夏姑娘……是你从前和我提的范津和夏静?」赵晓芝睁大眸子。

聂志弘点头。

「那事和藏雷无关呀!」赵晓芝纠结了会儿,还是说了出来。

聂志弘亦提起劲,道:「此话何意?」

「因为这事是哥哥做的呀。」

「赵、赵晔!」聂志弘诧异一呼。

赵晓芝慨叹:「说穿了,哥哥是为了我。有一回,花圳成那帮人接到消息,说天佐镇附近有神器,而握有神器的即是夏家……那番话被哥哥听到,哥哥又曾听我提过范公子和夏姑娘的事儿,于是他自荐要一同前往,想趁这机会带走夏姑娘和范公子,到时……就能逼你来见我,以解我相思之苦。」

聂志弘攀连不上关係,道:「花圳成是黎介木的手下,赵晔是柳希希的人,他们俩怎幺会牵连在一块儿?」

「聂大哥该有听过,两位副庄主本是一对夫妻,故手下间时有轮用,彼此还算认识。可是……姓花的那帮人心思坏、手段毒,早因哥哥颇受两位副庄主重视,就将哥哥看作眼中钉……」

「他们表面上答应哥哥,实则没等哥哥就自个儿去,知道哥哥想活抓范公子,就故意下手杀之,当时甚至想欺侮夏姑娘……哥哥及时赶到,无奈死者已逝,他只能先将夏姑娘带走。」

唯事情超出赵晔意料,范津已死,要让聂志弘知道与他有关,只怕志弘会更加迁怒于妹妹,害得她蒙受不白之冤。

基此,赵晔只能暂将夏静藏起,待想好万全之策,再与聂志弘联繫。

而赵晓芝事前未告知赵晔即独身前来万寿城,直到赵晔也听闻聂志弘和冯玉珊的婚讯,才知道妹妹定是前来万寿城。

无奈他得看顾夏静,走不离身,只得以飞鸽传信给晓芝,让她离志弘远些,以免这事东窗事发,让她受到连累。

聂志弘紧咬下唇,自责道:「原来……是我误会藏雷……我……」

赵晓芝呵笑一声,道:「你喜欢虞姑娘,看他们两个好,所以吃醋、嫉妒,情有可原,呵……或许我能理解,你为什幺会喜欢她……输给她,我很服气。」

「晓芝妳……!」聂志弘瞬间面目飞红,道:「妳怎幺知道我对灵虹是……」

赵晓芝轻发一笑,释然,却不欲多提从何得知。

聂志弘怔怔许久,总觉得她心里还藏有委屈,不想她抱憾离世,便决定打破砂锅问到底,道:「晓芝,妳告诉我吧!」

赵晓芝苦笑,眸中含泪,迟疑片刻,低下面容,喃喃道:「那一天,你虽然抱着我、抚着我、吻着我……可你嘴里却唸着她的名字,从那刻起……我知道你喜欢的是她。」

闻言,聂志弘呆若木鸡。

他和赵晓芝有过婚约,但那段时光最多牵手、搂抱而已,从未再有踰矩之行。

他不停回想,最终,诧异地张大嘴巴,他记忆中没这回事,那幺,便是发生在他没记得的期间。

聂志弘不敢置信地盯着赵晓芝,颤唇道:「莫非……血剑五魂不是妳的手下?那一回……我对妳……」

赵晓芝含笑,这幺多个月以来,独自承受的秘密,终于说出了口。

遥想那日在凤阳城,聂志弘为让铁荷枫放下对严灵空的仇视,答应他的要求,直闯血剑五魂的宅子,好将这帮恶贼挑除。

无奈他们受到五魂埋伏,后志弘被人强行灌入一种名为慎血胶的春药,神智不清加上情慾薰诱,他耐不住血气方刚,便和与他同处一室的赵晓芝发生亲密,晓芝抵御不住志弘,终是遭他夺去清白。

「啊──」

仰天一啸,音长不绝,喊完,聂志弘崩溃大哭,直到此刻他才明白,他欠赵晓芝的实在太多太多。

他道:「妳为何……为何不告诉我!为什幺要一个人担下来?为什幺啊!」

「不过是场意外,你也不愿的。」赵晓芝不想心上人为了这事,必须对一个没在心上的女子负责一生,这代价太大,她不愿耽误志弘的人生。

何况起初她是没安好心接近他,故她只当这场意外,是老天对她的惩罚。

聂志弘紧搂着赵晓芝,涕零如雨,情绪激动,几乎接不上气。

赵晓芝心有不忍,道:「聂大哥,你要觉得对不起我,就答应我几个请求好不?」

「妳说,妳说。」聂志弘强拭泪水,猛点头。

赵晓芝从怀里抽出那张赵晔飞鸽给她的信条和一片小金牌,那信条上头写有赵晔安置夏静之地,她道:「第一件……不管以后发生任何事,请你务必保哥哥一命……好不好?」

「好,我答应妳。」

赵晓芝欣慰笑了一声,望着那面金牌,上头刻有一个「芝」字,看来虽有些污损,却是赵晓芝的宝物。

「这是哥哥首次赚到银子时送我的礼物,你替我还给大哥,告诉他,人生短短十余年,晓芝最庆幸的,便是能够有他这个哥哥。」忆起两人自幼相依为命,一同成长、相互扶持,如今终将阴阳两隔,赵晓芝难忍悲戚,在心里对哥哥唸了百次、千次的对不起。

聂志弘握紧它,道:「好……还有呢?」

赵晓芝低眸道:「不许你和冯玉珊成亲。」

聂志弘一愣,不解赵晓芝何以强调此事。

赵晓芝微笑道:「聂大哥,你为人善良,实不该再抱着仇恨,颓丧的过日子,所以……我许你原谅她,但此生永远不能和她成亲。」

聂志弘并无回话,赵晓芝淘气道:「呵,你别误会,说穿了,我还是很讨厌她……也许这幺做,她会比死还要难受……不过咱们已经说好啦,你不能拒绝。」

「好,我绝不会娶她。」

赵晓芝甜笑。

「第三件事……答应我,以后要开心度日,假如虞姑娘没能喜欢上你,你也别再为她伤心了,假如可以,我更希望你……不要辜负华榛。」

「她和我一样都嚐到了单思之苦,也许是心有戚戚,我不想她和我一样苦着一生,到头来……什幺都没留下。」

「傻丫头,谁说妳一无所有?」聂志弘轻抚着赵晓芝的面容,宠溺道:「晓芝,我聂志弘现在郑重和妳提亲,请妳答应我,嫁给我,做我的妻子!」

转瞬间,赵晓芝停下了思绪,这句话不停在脑子里徘徊重覆,就算这是第二次让心上人求亲,她仍觉欢喜若狂。

空思片刻,晓芝发出如银铃般的笑声,天真无邪,她道:「事到如今,你还哄我开心。」

聂志弘正经神色,估计这是他一生当中最清醒的时刻,他道:「一夜夫妻百世恩,就算妳拒绝,我也一定要娶妳入门。」

看他这般坚决,赵晓芝才意会到聂志弘认真得很,并非只是要哄她。

「我不答应,我说什幺都不答应!」然而,本该开心的她,却是大声拒绝,并用最后一口气力推阻聂志弘,道:「怎幺能让你娶个将死之人,我不要拖累你,我不要!」

聂志弘将她搂着,握住她那趋冷的手放在自己的面容上,道:「就算我们将阴阳两隔,天各一方,但此生妳赵晓芝永远会活在我心里,晓芝,答应我,当我的妻子好不好?」

这一席话,终让赵晓芝泪若泉涌、泣不成声,她从没想过自己得以盼得这句话,只可惜她就要魂归彼方,否则她好想……好想当聂志弘的妻子。

她好想穿着大红嫁衣,让哥哥做她的主婚人,然后和聂志弘拜堂成亲,和他共度一生,好想、好想……

赵晓芝溃堤片刻,许是知道自己快撑不住了,她撑起身子,拥住聂志弘的脖颈,双唇轻轻覆上。

聂志弘没将她推开,只是同搂着她,情意缠绵、缱绻难捨。

「呜……」这时,聂志弘感受到一阵刺痛,他放开唇瓣,上头流有血液,是赵晓芝在亲吻他时,给他咬破的。

赵晓芝巧笑道:「这就够了,我知道你是想补偿我,这就当是你对我的补偿吧,你不欠我了,完全不欠。」

聂志弘泪流不止,道:「若有来世,我一定会好好待妳,一定……」

「姆……」赵晓芝摇头,甜笑道:「真有来世,我不要再遇上你了,不然我一定会忍不住再喜欢你,我再也不要让自己这幺痛、这幺痛了,知道你曾想认真的和我在一起……就够……咳咳……就够……咳──」

聂志弘牵紧赵晓芝的手,他从不知自己对晓芝的情感到底是哪一种情,只知道此刻他不要她离开。

「聂大哥,把这东西和我一起葬下,这是我……最后一个……请求。」说毕,赵晓芝再撑不住身子,眼前一黑,双手鬆开,留下一缕芬芳,含笑而逝。

聂志弘握紧她交给他的捲轴,打开一瞧,那捲轴正是他、杨锦宣、陈华榛与赵晓芝曾在绵竹源画的合画。

上头的赵晓芝,朱颜甜笑、清丽绰俏,然而画上的她再活灵活现,现实中终已逝去,这笑容也再无从瞧见。

天意弄人,上穷碧落下黄泉,两处茫茫皆不见,终是他们两人的结局。

「呜……呜……哈……呜呜……」一手握紧那幅让泪沾湿的捲轴,一手抱着那冰冷如霜的身子,聂志弘嚎啕痛哭,久久不能言语。

直至此刻他才明白,赵晓芝是世上最爱他的人,生前没有好好对待她,是他这一生最大、最痛,也再也无法弥补的缺憾。

薄暮,星展,月消,日昇。

翌日,聂志弘蹒跚地将赵晓芝抱回府上,面容冷静,再没颤抖,然而短短一夜之间,这俊俏少年却似苍老数岁。

「志弘师兄!」站在大厅迎接他的,是已经清醒的陈华榛。

「华榛?」聂志弘眉目一开。

陈华榛望着赵晓芝的尸身,不禁哀戚满面,嘤嘤低泣,道:「师兄,昨晚我和爹已经相认,也改回原姓『冯』,而这段时日所发生的事,我也全都知道了……爹爹他看我平安没事,便不打算和冯玉珊追究。」

「嗯,没事就好。」

陈华榛忧心地看着那双发肿的眸子,道:「师兄,你还好幺?」

聂志弘微微点头。

「那你打算如何处置赵姑娘的尸首,要是有我帮得上忙的,我……」

「我要和她成亲。」聂志弘将赵晓芝抱回房里安置,留下陈华榛讶然无语。

而后,聂志弘独身去找媒婆打理,替赵晓芝的遗体打扮一番,换上一身淡雅却不失庄重的嫁裙。

这一日,聂志弘不顾他人言语,只逕自地替赵晓芝举办婚事,期间他和冯玉珊对上几次眼,接是望即瞥开。

待到替晓芝安好坟,坟上置着「爱妻-赵晓芝之墓」,这时,聂志弘才含泪笑了笑,他心里一直埋怨父亲置他娘于不顾,如今他也踏上后尘,了解了这世上原来有太多身不由己的无奈,唯有自己经历过才能体会。

待到婚事办毕,众人齐聚一堂,冯玉珊鼓起勇气和聂志弘谈话,道:「志弘,你还怨我幺?」

聂志弘摇头,正经神色道:「实不相瞒,我从没怨过妳。」

「真的?」冯玉珊破忧为笑,道:「那咱们还能不能重新开始?」

聂志弘抿嘴笑道:「对不住,不可能。」

冯玉珊握紧双拳,道:「为什幺……你表面上说不怨我了,可心里还是恨不得杀了我,是不是?」

聂志弘再次摇头,道:「玉珊,打从开始是我欺瞒妳在先,事情由我而起,我又怎能怨得了他人?我只希望历经此番情事,妳能把我忘去,去找一个真正适合你的男子。」

冯玉珊哀痛难忍,颤着双唇道:「你忘了幺?我是长生体质……你怎能那样残忍,要留我一个人孤苦无依,还百年不得终老?」

闻言,聂志弘不免感慨,到底她是八人之一,如让她离开,是否对师父交代不过?可他们两人这场冤孽终要了结,实不该在彼此共处,彼此折磨。

这时,古仁景却插话道:「这点……我代小痕和大家说声对不住。」

「此话何意?」众人直盯古仁景。

古仁景叹声,从怀里拿出那本真正的册子,见此,大伙儿奇愣,尤其志弘蹙紧眉头,将自己身上的册子也给拿出。

古仁景早就对冯玉珊是第八人这事起疑,后他也询问过辛痕,来回探视几回,辛痕才和他坦承,并把这真正的册子交付给他。

他道:「第八人其实是小痕,小痕深怕会影响她和师父的关係,所以一直没敢承认,后见玉珊与你情投意合,才用另一本假册子画上玉珊的容貌,想要撮合你们二人,没料到之后会生出这些事端。」

闻言,冯玉珊了然失望,原来这段时日过的全是虚华,她闭眸失色,天地虽大她却无从可去,世间繁华也再与她无关,她终究只能漂泊,无枝可依……

聂志弘轻声道:「玉珊,是我对不住妳,如妳要恨要怨,要杀要剐,我全都承受,但我真心希望妳未来能过得好好的,别再记挂我,为我伤神……」

冯玉珊后退数步,再也不想与他有任何干涉,苦发声道:「你可知道……你说的这些话,比直接怨我恨我……还要让我心痛百倍、千倍……呵呵……呵呵。」说毕,玉珊如同看破红尘,转个身道:「我走了。」

聂志弘静静地看着她的背影,没法说出半句安慰的话,只能一直看着她蹒跚地朝外走,直至消失于眼前……

后续听闻,冯玉珊遁入空门,法号──「莫癡」。

  • 名称:一品道门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5:43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