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剑姬全文阅读

藏雷拉着虞灵虹一路走至溪水边,此处清泉绿卉,青意盎然。

藏雷鬆开那只柔荑手掌,沉道:「妳方才的话可是认真的?」

「是。你和我本就道不同,别再有纠葛对你我都好。」说着,心中却莫名悲痛。

藏雷鼻哼一声,沉气道:「燕音究竟和妳说了什幺?」

「你……?」虞灵虹讶然,抬头和藏雷对视。

藏雷缓道:「自从妳和燕音一战后变得和我特别生疏,我原不想逼妳,可就让我这样胡猜,我委实不甘心,我怕再不问清楚,妳就会离我远去。」

虞灵虹沉默许久,藏雷也未再多言,两人伫立许久,唯听得溪川潺潺。

终于,虞灵虹鼓起勇气面对两人之间的癥结,道:「辛德望是不是你隐十仕的人?」

这问题出乎藏雷意料之外,那深邃眼眸中流转吃惊之意,道:「妳、妳从何得知?」

「看来我们没别的好说。」看他反应,虞灵虹即知程燕音并无说谎,她失意地转身,看清这段情缘不该继续。

「慢着。」藏雷心急,直喊道:「妳认为我是欲替辛大哥做些事才接近妳?」

那「辛大哥」三字尤其刺入虞灵虹心扉,她道:「难道不是?」

「试问……对我而言,要取妳性命是易如反掌,我要想对妳不利,何须拐这幺大弯来讨妳欢心?」藏雷用字极重,却是希望虞灵虹能停下脚步听他继续解释。

这说法奏效,虞灵虹犹如当头棒喝,她鬆了鬆肩膀,不再急着离开。

藏雷走到虞灵虹面前,轻声道:「辛大哥是隐十仕的事该是只有我和大人知道,估计燕音是偷听我和大人对谈时得知。不过瞒着妳确实是我的错,我和妳道歉。」

看他伤重如此,却还屈腰哄她,虞灵虹心有不忍,不禁伸手搀住藏雷,道:「你不必……」

藏雷微笑道:「我称他一声辛大哥仅是出于辈分,其实我和他并不熟悉。过去我只知其人,从未和他见过面,最近因为大人才和他见上,但其间谈话不过三句。」

闻言,虞灵虹心里压力着实减轻不少。

「我知道空凭着说很难让妳相信,终有一日,我会带妳去见他。可大人的想法我亦须顾虑,他希望我能先探得辛大哥当初所为之意,届时再安排你们见面。若妳还觉可疑,我……」

「行了。」虞灵虹轻阻道:「不用再解释了,我……相信你。」

藏雷呵笑出声,如释重负道:「这事莫不是困扰妳很久了?」

虞灵虹缓缓点头。

藏雷欣喜,明白虞灵虹心里有他,道:「不过方才的话中,倒有一句是假的。」

「什幺?」虞灵虹一颤,不安情绪再次上涌。

「那句『取妳性命易如反掌』……呵呵,就是天崩地塌,冬雷震震、夏雨雪,我也绝对做不到。」藏雷轻叙道。

虞灵虹玉容闪过羞意,心里现出甜意,她羞赧地和藏雷对视,藏雷轻声道:「难得咱们能独处,妳还有什幺疑惑儘管说出来,别闷在心头。」

虞灵虹蹙眉,随即忆起那只断裂髮梳,本想脱口一问,最后却把话缩了回去,心想:「纵然他心里爱过别人又如何?那都是过去的事……何况我和吴赖……他对我的事从不介意,我又怎能耿耿于怀他的过去?」

想着想,虞灵虹觉得歉疚,或许藏雷已放下过往,可她却仍会想起吴赖此人,她秋波带伤,道:「雷大哥,只怕我会让你失望。」

「是担心聂志弘?」藏雷问道。

「这是其一。可更重要是……我还没完全放下吴赖。」虞灵虹知道说这话十分危险,可能会拉远她和藏雷之间的距离,可她实在不愿欺骗他。

「原是如此,妳不必放在心上。」藏雷豁达一笑。

虞灵虹不解道:「怎能不放在心上,这对你十分不公。」

「好,那我问妳一句。」藏雷轻笑着,双眸异常温柔,道:「假如今日,是聂志弘持剑指着我,妳会不会像方才那样挡在我面前,阻止他杀我?」

虞灵虹不假思索,道:「当然。」

「如此足矣。」藏雷满意地笑了笑,他并非要虞灵虹替他卖命,唯他在意灵虹倾慕聂志弘,才会有此一问,而今终于确信是他庸人自扰罢了。

闻言,虞灵虹更觉亏欠,她不知道能怎幺回报他,只道:「顾着说话,你的伤势不轻,我先给你处理吧。」

「不用。」藏雷柔道:「此地风景秀丽,别让这血肉丑态坏了兴致,灵虹,天空飘落微雨,咱们去树下坐坐好幺?」

「好……」虞灵虹点头,仍挂心藏雷的伤势。

两人肩并肩坐在草皮上,遥望细雨绵绵,藏雷拿起配在腰间的竹箫吹奏,技术依旧奇差,却因和零碎雨声相佐而成轻巧曲音。

一音一调都如雨点渗入虞灵虹的心中,她痴痴地从侧面欣赏藏雷的面容,藏雷并非拥有如潘安、宋玉般美貌,亦无邹忌那样形貌昳丽;实际上,那叫吴赖的男人更是生得清俊超逸,莫说藏雷,连聂志弘这俊俏少年都略输吴赖一筹。

但虞灵虹每回看藏雷都觉心暖舒畅,那怕他生得普通平凡,却是耐看耐阅,爽朗清举,如茶香般回甘;一头乌黑长髮如瀑,更是潇洒翩翩。

吹完一曲,藏雷转头和虞灵虹直视,对上幽瞳,羞红浮于那玉嫩面容上,犹如娇花照水,倒替这素净雨景增添万般风采。

藏雷痴然如醉,不禁伸手轻抚她那如玉无瑕的脸庞,虞灵虹一颤,稍微别开面容,道:「……对了,师父他还好幺?」

发现自己唐突,藏雷默默将手收回,道:「是发生了点事,不过并无大碍,且他已经安全离开山庄,妳不必担心。倒是妳,等等回去可有法子应对聂志弘?」

「嗯,师兄是过于激动才会对你误解,我晚些和他解释就没事了。」

藏雷忧心道:「那妳该如何应付与我私交之事?聂志弘和陈华榛似乎都不能谅解。」

虞灵虹仰天道:「和你来往并非不光彩,而今趁这机会说明白也好。」

「我和妳一同回去。」藏雷仍觉不安。

「不,到底师兄气在上头,你还是别露面吧,放心,还有仁景和小痕在,我不会有事。」

「好吧,那至少让我送妳回去。」

「嗯……」

离开树荫,此时霏雨已停,嫩芽初露、彩叶添光。

千丈虹桥望入微,天光云影共楼飞,仰头一望,七彩映在天际,虞灵虹透出笑意,儿时听舅舅说她出生之时,正有一道彩虹高挂于苍穹中,故而爹娘给她起了「虹」字作名。

藏雷细语道:「每当我思念妳时都会仰天欣赏,假如有幸见到虹霓,便觉得妳也正惦记着我。」

虞灵虹娇甜一笑,道:「尽说些肉麻话。」

藏雷呵笑道:「全是出自肺腑。」

两人边笑着边并肩前进,回到天佐镇外,看藏雷道完保重后转身,虞灵虹忽觉惆怅上心,她被吴赖抛下过一次,而今真心害怕再被抛下。

想着想,她忍不住伸手拉住藏雷,藏雷一怔,转身盯着虞灵虹,只见灵虹驼颜低眸,柔情万转,细语道:「雷大哥,日后可有法子能和你取得连繫?或者……咱们何时能再见面?」

闻言,藏雷心头怦然,伸手轻抚那乌黑青丝,接着靠近一步,将虞灵虹搂入怀中。

扑鼻而来的清淡酒香,让虞灵虹一闻即醉,起先便只稍微轻阻,而后见到藏雷身上的伤,她更是不忍再作推拒,不自觉在这温柔厚实的胸膛里沉溺。

藏雷细语道:「大人替严灵空除去封魔针时,发现就算没有封魔针,只要严灵空离开骸岩峰,仍会多少受十神侵蚀,可是骸岩峰上似乎有种仙力可替他抑制,所以大人让我去山下调查原委。」

「对不起,我虽知解开结界的方式……但我……」虞灵虹低眸,见聂志弘解过几次结界,自然知道其中玄机。

藏雷微笑道:「没关係,我从没想利用妳,妳不必界怀。」

两人相拥片刻,听得脚步声缓缓靠近,那人略带尴尬地咳了咳声,正是古仁景。

虞灵虹吓得逃开藏雷的怀抱,别开头不敢看古仁景,道:「仁景,你怎幺会从外头回来?」

「我沿着血迹追下去,可惜那血迹实在太淡,就再追不到了。」

「是幺……那师兄他……?」

「已经给大夫看过,志弘并无大碍,华榛和小痕正照料着。」

「那我先进去看他。」说着,虞灵虹不捨地朝藏雷相望一眼,道:「……保重。」说毕,快步回到陈家宅中。

进到屋里,看虞灵虹平安归来,陈华榛却是白眼以对,道:「灵虹,这到底是怎幺回事?妳怎幺会和藏雷那种恶人处在一块儿?可知道师兄因为你们的事气昏过去啦!」

虞灵虹面透愧疚,道:「抱歉,瞒着你们着实是我不对,待师兄清醒,我会一併说明。」

来来回回不知多少回,唯见聂志弘自昏厥后便是眉头紧蹙,双手握得实紧,嘴里交互唸着范津、夏静、虞灵虹及藏雷的姓名,陈华榛心疼地以湿布替志弘擦拭额上冷汗,叹自己不能代他受苦。

直到夜晚,聂志弘终于脱逃梦魇,砰一声弹起身子。

一清醒,聂志弘急找着心上人的身影,幸好她就在面前,志弘才总算鬆了口气,道:「各位……你们可有夏姑娘的下落?」

古仁景叹道:「实在抱歉,不过这帮人既有意引你出面,想必不久后会与你交涉,你切莫心急。倒是杨兄他……」

「杨兄?杨兄怎幺了!」聂志弘心急高喊。

古仁景摇头道:「别急,杨兄平安无恙,但他尚有私事要处理,所以仅託人带消息给咱们,大概是山下有结界的缘故,咱们才会没收到师父的消息。」

「这是藏雷说的?」陈华榛鼓嘴道。

「是。」

听到藏雷之名,聂志弘终将目光移至虞灵虹身上,灵虹自知瞒不住,便也和众人坦承和藏雷的关係。

她虽已避开两人较亲暱的举止,亦没正面承认她对藏雷的情意,但从言语中,聂志弘却已深刻体悟到虞灵虹十分倾慕藏雷。

听毕,只见聂志弘脸色透出悲苦,陈华榛急道:「灵虹,眼下咱们和隐十仕樑子越结越大,将来势必水火不容,既然妳和藏雷不过是朋友,那妳就和师兄保证,说妳绝不会再和藏雷来往呀!」说着,再面向古仁景,道:「仁景,你也一样,既然决定脱离隐十仕,以后别再叫他大哥了!」

「我……」虞灵虹一怔,低眸不语。

古仁景亦是轻叹,霎时答不上话。

看气氛尴尬如冰,辛痕打哈哈道:「行了呗,志弘哪是这种小心眼的人,对吧?」

聂志弘苦笑闭眸,没正面回应,只道:「我累了,你们都出去吧,我想歇息。」

「师兄……」从未见过聂志弘这般失落神态,陈华榛心疼欲泣。

「我没事,只是真的好累,你们都出去吧。」聂志弘再重述一次,众女不敢叨扰,只好各自出房,古仁景轻叹一声,亦仅得转身睡去,未再多言。

待烛火熄去,两行清泪终于从眼角边滑落。

范津死去,他心里迫切想替范津报仇,然而藏雷的武功却超乎他想像的高,和藏雷对抗的他就如螳臂挡车,不自量力。

而他爱慕的女子竟在这悲愤时刻让他发现她喜欢的正是藏雷,通了这点,聂志弘脑中不断浮现过去和灵虹相处的片段回忆,这才意会到就算他早些向灵虹吐露心意,灵虹也未必会喜欢自己。

聂志弘眼泪直落,心想自己武艺不如藏雷、心上人也倾慕藏雷,原来除了这张面容以外,他根本没个地方能赢藏雷。

想到此处,聂志弘陷入低迷恐慌,内心痛得难以发话,霎时觉得心力交瘁,师父被掳走、好友死去、夏静下落不明、失去挚爱……等,一连串打击让他几近崩溃,不禁屈膝涕零如雨,差些喘不上气。

而今,他只想回到那宁静的骸岩峰,当个与世无争的傻小子,这样他就不必面对这让他心碎神伤的现实。

独泣甚久,聂志弘失魂地踏出房,意外地,听得虞灵虹和辛痕房里还有对话声,他不自觉靠近门边,静静听着里头对话。

「我看藏雷对妳无微不至,凡事都挡在妳面前,这样的好男人,妳就别再犹豫啦。早些忘了那什幺吴赖,对妳才是最好的!」

安静许久,房内再次传来:「……嗯,小痕,我……真的能喜欢他幺?」

「哈!为何不行?要我是妳,才不管什幺立场不立场呢!有了立场没了情场,多不划算!」辛痕沉澱片刻,再道:「不过说这些也没用,因为妳会说这话,表示妳已经爱上他啦,妳不过是还对吴赖有些留恋,才不敢坦然面对。」

「真是这样幺?我真的……喜欢雷大哥了?」语气中,同时透出喜悦和哀伤。

「喜欢,而且比妳想像中的还喜欢!」

听到此处,聂志弘已然听不下半个字,他好不甘心,今日若输给吴赖就罢,可偏偏那对象竟是藏雷?

而他还曾傻傻地以为藏雷轻薄虞灵虹,一心想做护花使者,回想起来,他觉得自己丢脸至极,无颜多待片刻,便是转身离开陈家宅,独自出去外头买醉。

好巧不巧,当聂志弘离开之时,辛痕却轻叹道:「不过,就是可怜了志弘呢。」

「果然……不能不顾师兄的感受。」虞灵虹哀婉轻喃。

辛痕摆手道:「妳搞错啦,我说的不是立场,而是……姆,我就直说吧,志弘喜欢妳呀,妳都没感觉幺?」

「什幺?怎幺可能!」虞灵虹大惊出声。

辛痕叹道:「这是我刚刚才察觉的。妳想想,夏常德找咱们麻烦时,他虽说是怕惹麻烦才牵妳,可妳没注意当时他的脸,红得特别夸张。」

「师兄憨厚,光凭此点岂能断言?」

「那妳再想……他何以会这幺在意藏雷轻薄妳?何以知道妳和藏雷有来往时,会难过到昏过去?甚至荒唐到叫华榛去和藏雷对抗?」

虞灵虹寻思道:「就如华榛所言,他当雷大哥是仇家,而本该站在他这边的师妹却和仇人……」

辛痕摊手道:「唉,妳怎幺就不信我?」

「因为师兄心仪的是……」

辛痕冷哼道:「妳可别告诉我是华榛,或他以前那叫赵晓芝未婚妻。」

虞灵虹坚信陈婆婆没必要骗她,但毕竟答应过婆婆不可对第三人多言,便仅道:「总之,方才那是无稽之谈,妳千万不得胡说。」

辛痕鼓嘴道:「哎,好吧,不信就不信,总有一天妳会发现我所言不假!」

虞灵虹低语道:「不过……不管如何,谢谢妳愿意陪我说话。」

「咦?」辛痕有些讶异。

「我这人不太会说话,可妳还愿意和我说这幺多,我很感激。」

辛痕欣喜道:「嘻,我也喜欢和妳说话,灵虹,既然咱们这幺有话聊,以后我能不能称妳声姐姐呀?自从义父死后,也很久没人这样和我说话了呢!」

「……嗯。」虞灵虹痴愣半晌,心头甚暖,觉得自己就像多了个亲人。

那一夜,两人就像一对亲姊妹般彼此心灵相通,谈得透彻。

翌日。

古仁景起床时见聂志弘不在房里,他眉头深锁,急奔上街寻志弘身影。

来到酒楼边,却见聂志弘披头散髮地坐在地上,身旁落了几个空壶,手中却还持有半瓶酒,没会儿就往嘴里灌入。

古仁景讶异不已,实难想像眼前这不修边幅的醉汉竟是平日那乐天度日的傻小子,仁景上前夺走酒壶,聂志弘一个起身,朝前方挥上一拳,醉语道:「谁!敢抢我的酒?不要命啦!」

古仁景向左腾挪身子,冷斥道:「你现在成这什幺鬼样子?」

「哟?原来是仁景呀,哈哈,不过就是喝个酒,做啥这样严肃?来,你陪我乾一杯!」聂志弘酩酊大醉,语态放蕩狼狈。

古仁景气恼在心,哼道:「师父要是见到你这模样,定会觉得可耻!」

「师父……」聂志弘傻笑一声,没多久,却是热泪夺眶,抽噎道:「反正我就是没用,看师父被捉走时无能为力,范大哥的仇也报不了,就连……呵呵,师父他……师父他一定后悔收了我这徒儿,没用得很啊。」

古仁景叹道:「你别忘了,夏姑娘至今下落不明,现在能救她的人只有你,若你也放弃了,那你还对得起范公子?」

一语道破梦中人,那双失神的眸子燃起一点活色,他再有不甘,也至少要找回夏静,绝不能让夏静落入贼人手中。

聂志弘稍微醒神,终于愿意随古仁景回到屋里,众人再歇半天,待志弘稍微整顿乾净后,他至范津墓前上香,承诺一定会保夏静平安无事。

告别完范津,大伙儿走到镇门口前,聂志弘赫然发觉手中空无一物,恍神道:「等等,我、我忘了将包袱拿出来。」

「师兄,要不咱们再休一天?」见他如此疲倦,陈华榛心急得很。

聂志弘叹道:「不,你们等我会儿,我回去拿,很快追上。」

看聂志弘嘴上说愿意振作,脸上却仍难掩失落,辛痕觉得可怜,直道:「别别,这点儿差事让我来吧,你们先继续走,我一会儿就来。」

说毕,不等聂志弘回绝,辛痕逕自转身跑开,她心想这气氛实在紧绷,要是再没个地方让她喘口气,只怕下个疯掉的就是她。

回到陈家宅,见那一大包包袱就放在大厅,辛痕苦笑道:「这幺大个东西也会忘记?唉,可怜啊,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,也难怪他这样难受。」

辛痕边唉声叹气边拿起包袱,在拿起时,却因这包袱没绑紧,里头的东西便噗噜一声散落一地。

辛痕鼓嘴蹲下身子,将水瓶、药罐、银两、册子等杂物一一放回包袱。

「咦?」辛痕眉头紧蹙,道:「这册子怎幺自己动了?有虫子幺?」

好奇心作祟,辛痕索性将册子翻开,看第一页烙印着聂志弘的面容,随即意会过来,道:「呀,这就是他们提过的册子嘛!唉,严公子的东西让他弄得破破烂烂,真煞风景。」

随后,辛痕继续翻下去,在她翻到第七页时,忍不住噗哧一笑,道:「这臭脸平常正经八百,想不到在册子里更臭得没话说,嘻嘻,我看他过去在天界肯定是做杂役,专门给四神兽擦屁股。」

辛痕笑得花枝乱绽,随意往第八页翻去,然而才翻过去,那如花的面容霎时吓得失色,她双眼睁大,上下端视画上之人,鹅蛋脸、清晰五官、似新月般的眉眼,这不是她还是谁?

  • 名称:魔剑姬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3:43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