丹尼尔全文阅读

夏常德听毕原委,大笑一声道:「哟,原来你们是两对小俩口?」语气充满不屑,显知他们说谎。

「哼,跟你有什幺关係?」辛痕怒道。

夏常德得意地从身上拿出一道鲜黄指令,并将它抖了两下,道:「上头清楚写着,凡让我夏家选上之女子,除非已嫁或未满十四岁,其余皆须遵旨进宫!」说着,他挑眉道:「既然二位姑娘都未嫁人,圣旨在此,难不成你们这些死老百姓还敢抗旨?」

辛痕一怔,轻拉着古仁景道:「臭脸,怎幺办?咱们要和朝廷对抗幺?」

古仁景轻声道:「妳想嫁幺?」

「当然不要!」

「那就不必担心,有我和志弘在,定会护妳们周全。」

聂志弘举剑道:「不错,谁敢动她们,就别怪我不客气!」

夏常德拽着嘴,道:「来人,把这两个女人带回去,要敢反抗,就给他们点颜色瞧瞧!」

「是……」两名家丁略有耳闻这帮人的事迹,偏偏他们的大少爷养尊处优,只以为这四人不过就是拿剑的人,市井屠夫并无二异。

然而,家丁们是吓得全身颤抖,无奈道:「姑娘,小人得罪了……」

「你们敢!」聂志弘呼啸道。

两位家丁哀求道:「少侠,小人是奉命行事,你快别为难咱啦。」

语毕,伸手试图拉扯,聂志弘不想伤人,也怕在这街上施武会波及无辜路人,因此只得以剑鞘挥舞,不让二人靠近虞灵虹半步。

古仁景亦挡在辛痕面前,双拳聚力,只道他们要敢靠近一步,那仙波便直接往他们身上发出。

看双方拉扯不下,辛痕咆哮道:「非礼呀!大家快看,夏家公子光天化日之下非礼女子啊!」

夏常德有些尴尬,却道:「瓮中之鳖,还说这种屁话?你们这群饭桶在搞什幺,快把他们给捉住啊!」

「通通住手!」僵持之际,一高亢之声忽尔传出,转头一看,竟是位看来十七、八岁的女子。

这姑娘模样俏丽,皮肤略些黝黑,双眸明亮如深海黑珍珠,着一身蚕丝羽裙,裙襬边以雀羽雕饰,一头乌黑亮髮上结了些辫,看得出是位带点豪气的名门千金。

这自命不凡的夏常德一见上她,竟也对她敬畏三分,道:「冯、冯小姐。」

女子名唤「冯玉珊」,对夏家下「觅女子令」的正是她那德高望重的父亲,朝中常胜将军-冯崇旭。

冯玉珊脚步轻健,倒少了些千金的小家碧玉,她双眸发直地盯着夏常德,道:「本姑娘听说夏家公子在非礼良家妇女,以为是个误会,想说亲自来瞧瞧,没想到竟是真的?」言语间存带戏谑之意。

「妳……冯小姐来天佐镇怎幺没知会一声,夏某人要是及早知道,可以好好宴请小姐一番。」

冯玉珊呵笑道:「别了,吃你夏家的东西,只怕明儿个就看不到太阳啦。倒是夏公子别打岔话题,说,为何会有女子囔囔着说你非礼?」

辛痕上前向冯玉珊猛数落夏常德的不是,夏常德几次要插话辩驳,都让冯玉珊给回绝。

听毕,冯玉珊挑眉,上前抢过夏常德手中圣旨,夏常德一怔,却来不及阻止。

冯玉珊看了看后,嘴角轻扬,将那布条上头的白纸撕下,笑道:「这明明是爹爹颁下的指令,用墨还是本姑娘亲自磨的呢。夏公子竟为图方便,随便找了块黄布贴上充当圣旨,你这假颁圣谕,可是以下犯上,公然叛乱,等我回去稟报爹爹,包準有你好受!」

「死丫头,妳……!」圣旨谎言被搓破,夏常德轻吼一声,很快又缩回去,道:「不知夏某人究竟是何处得罪冯小姐,为何小姐总要找夏某人麻烦?」

冯玉珊轻吹口哨道:「谁让你尽做些不乾不净的事?爹爹有言在先,须得到对方同意才可请她们入宫,绝不可以武力强求。如今怎幺着?你分明没把爹爹的话放在心上!」

「哼!又要马儿好,又要马儿不吃草!妳当女子这幺好找?妳怎不自己生几个送进宫里得了?」夏常德不甘示弱。

冯玉珊嘟嘴道:「怎样?想造反了!信不信我立刻回去告诉爹爹!」

夏常德握拳道:「可恶……冯小姐到底要如何才肯饶过我这回?」

冯玉珊晃眼看了聂志弘一眼,嬉笑道:「不准找他们麻烦。」

夏常德极力反驳,道:「冯小姐三番四次阻碍夏某人办事,照妳这般胡闹,要我如何向令尊交代?」

冯玉珊不以为意,道:「那是你的事。怎幺?你连本小姐的话都不听,难不成口口声声对咱家说的效忠,全是谎言连篇?」

夏常德咬牙道:「去你的死丫头,今日碰上妳算我倒楣,咱们走。」

「慢着!」冯玉珊再喊住他。

「又、有、何、吩、咐!」夏常德满腹怨怼。

冯玉珊插腰道:「听说你的手下已经抓了位姑娘,把她一併放了。」

夏常德低哼一声道:「放就放!总有一日,妳就别栽在我手上!」

如此恶官,就是要有更高的官来治,见此幕,四人乐在心底,聂志弘欣喜之余想起陈华榛,喃道:「这镇上秩序乱,华榛不知有没有危险?」

「少侠且慢。」听聂志弘提起陈华榛,冯玉珊即道:「要是我没记错,方才那位姑娘好像就叫什幺……什幺榛的,她是在市集卖包子时被捉去。」

闻言,聂志弘惊慌失措,拱手道:「姑娘,此言当真?」

「八九不离十。」冯玉珊应道。

聂志弘激动万分,一时失了分寸,上前抓住冯玉珊那两条修长手臂,呼道:「麻烦姑娘带我去找她,她是我们的朋友。」

冯玉珊并未心生反感,还轻拍聂志弘的肩膀,微笑道:「可以,烦请夏公子带路。」

「哼!」夏常德心有不甘,步步踏得生硬,偏偏他拿冯玉珊没辙,只好听她的话办事。

众人随夏常德至夏家别院门口,他踩停步道:「夏府可不容你们这样撒野,你们好生在此候着,本大爷去把人带出来。」

「连我都不行?」冯玉珊嘟着朱唇道。

此处是夏家佛堂所在地,自夏静失蹤后,夏夫人便是于此日夜诵经唸佛,祈求女儿能平安归来,因此夏常德这回态度十分坚硬,骂道:「妳少得寸进尺,给我在此候着!」

冯玉珊不惶多让,吐舌道:「这幺兇?本小姐只是随口说说,谁对你这种破地方感兴趣?快去快去,别耽搁本小姐的时间啦!」

夏常德满腹委屈,一路上不停踢着石子,来至柴房,只见陈华榛泪眼盈盈,嘴里被强塞麻布,那双手还被麻绳狠狠捆紧几圈,手腕都让绳索给磨出血来。

看她这般楚楚可怜,夏常德心生怜悯,道:「这帮饭桶真是粗鲁,这样对待一个女人?」说着,上前替陈华榛鬆绑,并将她嘴中之布轻轻抽出,道:「妳运气好,走吧。」

「啪!」

才说完,一声清脆之音作响,唯见夏常德脸上已印上一道五指红印。

陈华榛惊魂未定,道:「你想做什幺!别过来!」

「妳打我?」夏常德满腹委屈,作势回击,可见华榛手无寸铁,惊叫一声害怕地向后缩成一团,全身颤抖不止。

瞧着,夏常德那举起的手又缩了回去,道:「罢啦!当本大爷今日走霉运,好男不和女斗,妳走吧!」

「……你放我走?」陈华榛有些讶异。

夏常德低声道:「你当本大爷真喜欢欺负姑娘家?要不是让冯将军逼着了,本大爷也想高枕无忧,何必四处得罪人?」

「可你对杜姑娘……?」陈华榛轻声道。

夏常德撇嘴道:「本大爷是让冯家逼得急才觉得心烦,过后,我也曾回去和她赔不是,可才到她家门口就听说她改嫁啦,那……那自然和我无关啦。行了,妳快走,要不然他们又以为本大爷欺负妳!」

「谢……谢谢。」陈华榛虽搞不清状况,但既已自由,自是一股脑儿地向外冲,一见聂志弘站在屋外等候,那受怕的心情终于放下,她上前紧抱住志弘,躺在他怀里啜泣。

「那浑蛋欺负妳!」看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,手上又残有血痕,聂志弘会这幺想实属正常。

此时,夏常德正走出房门,叹道:「这样行了?」

一见着他,聂志弘怒火中烧,举起长剑道:「你这浑球!」

夏常德仅是一名书生,见聂志弘持剑相向,只能一脸茫然,呼道:「啥?本大爷又做了啥?」

「师兄,别……他没对我胡来。」陈华榛紧拉住聂志弘,随后觉得羞愧,向夏常德微微鞠躬,道:「夏公子,对不起。」

「哼!」夏常德低哼一声,插腰道:「冯小姐,这次夏某卖面子给妳,希望妳别再找我夏家麻烦。」

冯玉珊噘嘴道:「本姑娘若想找你麻烦,你能拒绝幺?」

「妳……不教训妳,妳真不知道天高地厚!」夏常德挥袖道。

「嘻,那也要你有本事再说!各位走啦,难得本姑娘心情好,我做东,请大家吃东西。」说着,冯玉珊轻瞪夏常德一眼,并有意地拉着聂志弘的手向外行走。

来到酒馆,听陈华榛说明事情经过后,原来自她上月和四人分开后,回到家里时却发现陈婆婆已搬离此处。

她本想上山,但凭她一人之力是无法破除骸岩峰的结界,既无法取得联繫,便只好在镇上等待。

日复一日,她一人觉得无聊,才想重操旧业,去市集卖些包子好消耗时间,也顺道赚点盘缠。

用完膳,冯玉珊因有要事而向众人道别,众人答谢她的恩情后,一同返回陈宅歇息。

见到一个月未见的心上人,陈华榛不禁心花怒放,道:「家里有三间房,灵虹和小痕可以在婆婆的房间的歇息,她的床比较大,师兄和仁景便睡客房吧。」

分配好后,聂志弘转面对虞灵虹,羞涩道:「灵虹,我还欠妳一句抱歉呢。」

虞灵虹不解道:「何事?」

「方才情急下冒犯了妳,还谎称妳是我的……」聂志弘越说越羞,满面通红。

虞灵虹摇头道:「不过是权宜之计,师兄不必放在心上,何况师兄能在短时间内想到法子,实在令人敬佩。」

「真的?」让心上人称讚,聂志弘心里欢喜。

虞灵虹轻发微笑,并未多心。

相较于聂志弘战战兢兢,辛痕倒完全不在意和古仁景演戏之事,笑道:「志弘就是太单纯啦,又不是什幺大不了的事儿,臭脸,你说对不?」

古仁景微微点头,轻声道:「天色有些晚了,咱们别再聊吧,赶紧歇了去。」

是夜。

聂志弘再次梦见严灵空倒在血泊之中,惊醒一阵、冷汗直流,接着翻来覆去怎样也睡不入眠。

「志弘?」古仁景轻喃一唤。

聂志弘呵笑道:「没事,我去解个手。」

古仁景轻轻点头,很快又入了梦乡,为怕吵醒仁景,聂志弘蹑手蹑脚来到大厅。

可惜,今夜的大厅只有微微月光照映,却无佳人身影,聂志弘苦笑了笑,朝屋外走去,走着走着,肚子「咕噜」几声,他望了望街道,见有个小摊还亮着烛灯,欣喜地走去点碗特大牛肉麵享用。

寒夜里,聂志弘喝热汤喝得特起劲,他满足地拍拍腹部,向旁稍瞥一眼,才发现身旁还有他人。

从侧旁看,那汉子腮帮子边全是鬍渣,粗犷不修边幅,吃相亦不拘小节,喝着汤时溅得四处都是,嘴里不停发出「呼咻」之声,吃得爽快。

聂志弘越看他越觉得熟悉,那人也感受到目光,顺势转头看他一眼,嘴里还含着一口牛肉麵。

这四目一望,两人竟同时大笑出声!

「范大哥!」

「聂兄弟?真是你!」

此人正是「范津」,是聂志弘初下山时第一个认识的朋友,亦是夏静之夫,距离上次一别,才发现岁月如梭,他们竟已将近一年未见?

范津鼓着满嘴麵条,举起一杯烈酒,道:「好兄弟,范某前些日子才听说你小子在关山崖上大显身手,没想到今日能在此处看到你,看起来成熟不少!好啊!」

「乾!」两人杯子相撞发出清脆声响,聂志弘喜出望外,豪迈地喝足一杯酒,笑道:「范大哥,你不是带夏姑娘离开了,怎幺还在镇上徘徊?」

范津双手撑着膝盖,叹道:「范某和娘子确实曾离开此地,可最近听说夏家因为娘子逃婚的事惹上麻烦,娘子有些担心,所以咱们又搬回郊外小屋,想说可以观察情况。此外,娘子许久没见到岳父岳母,担心他们的身子,范某想让他安心,才在夜晚来这儿探访消息,却没想过会和你重逢呀!」

聂志弘点头。

「对了,怎幺就你一人,华榛小姑娘呢?」范津关心问道。

聂志弘嚥下一口烈酒,道:「说来话长,咱们明日去找你们吧?华榛也很想念你和夏姑娘,到时,顺道向范大哥介绍新朋友!」

「好!」范津乾了一杯,道:「聂兄弟的朋友便是我范某的朋友!明日一早范某就让娘子下厨煮桌好菜迎接你们,可别失约啊!」

聂志弘开心点头,道:「明儿见!」

隔日清早,天朗气清。

聂志弘兴奋难耐,竟连包袱行囊都没拿,像个孩子般硬拖着大伙儿去郊外小屋见范津夫妇。

当他们来到离郊外小屋不远处,古仁景忽正经神色,道:「各位,留步。」

聂志弘问道:「发生何事?范大哥的家就要到啦!」

古仁景指向地上,道:「瞧。」

众人俯身一探,只见路上残存斑驳血迹,聂志弘伸手轻触,发现这血还未凝固,看来不久前,此处曾发生场恶斗。

陈华榛霎时头皮发麻,道:「这离范大哥的家近,不知他们有没有受到牵连?」

聂志弘呵笑道:「不会……他们怎幺会有事?」说着,心里亦有些不安。

众人加快脚步,却是越走越心慌,只因这血迹源头竟和通往范津家的路途属于同道,聂志弘实难忍耐,拔腿率先奔至范津家中。

来到家门口,聂志弘面容顿是失色,只见这本为宁静的小屋,如今却满目狼藉,遍地碎裂的家具、碗筷以及準备用来请志弘等人的饭菜。

饭菜上融着血液,整间房冲着难闻气味,聂志弘蹙紧眉头,不停安抚自己。

他踱步地来至房里观看,无奈地,那悽惨一幕如疾箭般刺入眼帘。

只见一粗犷汉子倒在血泊中,身上让人划上数十余利刀,面目全非,胸口还存着一片碎刀,死状极其惨烈。

聂志弘张着嘴,看这汉子的穿着和昨晚范津所穿衣裳无异,志弘几近崩溃,手指狂颤地往范津鼻前一探,却得不到半点喘息。

「范大哥、范大哥,你醒醒,你别吓我……范大哥,你别和我闹了呀!」无论如何摇他,范津就是不动声色。

虞灵虹过去曾目睹毒门灭门惨况,所以面对范津之死她尚能冷静,她上前观了范津死状,道:「师兄,如我估计没错,范公子已死超过一个时辰。」

闻言,陈华榛泣不成声,闭紧双眼不忍再看一眼。

「不会的……不会的。」聂志弘猛摇着头,喃道:「范大哥昨晚明明和我喝着酒,还和我约好今日要再痛饮三杯,不醉不归……怎幺可能就突然……不会的……不会的!」说着,痛哭流涕,呜呼大哭。

陈华榛上前轻抱住聂志弘,两人揽在一起哭泣。

「死者已矣,你们……节哀顺变。」辛痕轻叹一声,虽和范津素未谋面,但见此人死得凄惨,也不禁产生同情。

半刻过后,聂志弘忽地推开陈华榛,发了疯似的大吼:「到底是什幺人干的!」

「会不会是……夏常德?」辛痕轻发一句。

聂志弘如梦初醒,道:「夏常德?对……一定是他!他定是发现范大哥的蹤迹,所以才杀范大哥,掳走夏姑娘……可恶,我要手刃他这狗贼!」

陈华榛直摇头道:「师兄你冷静些,夏常德虽私德败坏,倒不至于做这种伤天害理之事,况且静姐姐是他的姐姐,那范大哥即是他姊夫,他没理由这幺做。」

「可除了他还会有谁!」说着,聂志弘猛搥地板,拳头已烙上斑斑红痕,地板亦被他打出甚多坑洞。

陈华榛灵机一动,道:「等等,师兄可还记得那张四喜?他当时口口声声说静姐姐身上有『神器』,说不定又是飞云山庄中人为了神器所为。」

古仁景点头道:「华榛说得有理,咱们先看看四周,或许有迹可循。」

聂志弘强忍眼泪,颤抖地将范津轻轻放回床上,并将他死前那不甘心的双眸给轻轻合上,道:「范大哥,你安心去吧。」

「快看!」当挪开范津的身子,辛痕发现他身后有一张破烂字条。

上头以血写道:「要这女人的命,叫聂志弘亲自拿神器来换。」

此字条虽未署名,可聂志弘却已心里有底,这人指名要他和神器,那定和飞云山庄脱不了干係!

「飒!」一声拔剑声响起,聂志弘发疯似地奔冲出去,心道定要循血迹追上兇手,替范津报仇雪恨!

从未见过聂志弘如此疯狂,辛痕深觉不安,道:「各位,我觉得有些不寻常,那帮人若只为神器,应该不会指明要志弘这样武功高强的人送去。」

虞灵虹惊道:「妳是说他们的目标……还包含师兄?」

辛痕轻轻点头,道:「只怕是这样。臭脸,你快追上去,志弘这样冲动会出事呀!」

「好!妳们三人安顿一下范公子的遗体,我去追志弘,记得,注意安全!」说完,古仁景即追着聂志弘的脚步离去。

聂志弘循血迹奔驰于林中,跑着跑着,他终于看到一名形迹可疑的长髮、紫袍男子竖立眼前。

然而,当他看清此人面貌时,双眼更是发直,充着血丝狠瞪着他,站在他眼前的──正是藏雷。

  • 名称:丹尼尔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2:43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