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权全文阅读

「妳胡说!」这一席话终让虞灵虹动摇。

程燕音媚笑道:「胡说?只要妳和大哥稍微对质就可知道真伪,要是假的岂不是马上被妳拆穿?我没这幺笨,还弄个事让大哥觉得我胡乱造谣。本姑娘可以对天发誓,今日和妳说的话半字不假!」

「……这幺说,他接近我是因为辛德望?不……不会的!」虞灵虹心情混乱,这些天来的温柔对待,莫不是只是一场欺瞒的圈套?

想着想,她根本没法专心比武,程燕音捉紧时机,开始唸出「嗜血咒界」,打算如法炮製,让虞灵虹窒息而死。

虞灵虹醒神时,那结界已形成,并从她四面八方包夹而来,她奋力挥砍,却怎幺也破不了这夺命结界。

她呼吸急促,面色透紫透白、曝出青筋,看这美人儿苦得狰狞,程燕音只觉大快人心,道:「妳就该死得这样难看!去死!」

虞灵虹死撑着意识,心想不论藏雷欺骗她与否,眼下只有打起精神力拼,留着性命以后才有机会问清楚。

毅然决然下,她决定再次依赖「天山」的力量。

「本姑娘不会让妳称心如意!」发现异状,程燕音随即加强咒界之力,尽可能吞噬虞灵虹的力量。

  「唔……」二女同时发出呜呼,程燕音自己也待在另一层结界中,力量亦会遭到吞噬,现下虞灵虹有多难受,燕音也将和她承受相同之痛。

尤其为了压制她使用十神力量,程燕音更是硬着头皮摧动全身气力,使结界更黑更狂,犹如暴雨狂骤。

场外,聂志弘见结界变相,急呼:「仁景,里、里头情况如何了!」

古仁景蹙眉微叹道:「看不清……越发模糊。」

辛痕按不住性子,呼道:「唉哟,实在太危险啦!聂小哥,你再不进去救她,说不定她会让程燕音杀死啊!」

聂志弘直问:「此话当真?妳看得到里头?」

「那女人费尽心力造出结界不让你们看,哪可能只是想比武这样简单!听我的準没错,快进去救她!」辛痕心急道。

「站住!」聂志弘才要起步,就让祭炎阻止。

祭炎步履沉重靠近聂志弘等人,冷哼道:「这结界只有懂结界术的人才有法子破,你胡乱冲上去只会使结界大乱,不只伤了在场所有人,里头那两人也必死无疑!」

「什、什幺?那你快想想法子啊!」

「身为主评人怎能随意破坏比武?你们都安着吧,我以人格担保,我底下的人绝不会不顾规则杀害你的同伴!」

说毕,祭炎回到原地,左右张望一番,却发现不见藏雷蹤影,气急道:「韩,雷儿呢!」

徐韩支吾道:「……大哥和阿均去茅厕,一会儿就回来!」

「荒唐!」祭炎挥袍,自然知晓藏雷欲为何事。

结界里,虞灵虹渐渐虚脱无力,却还试图使用十神力量。

程燕音发怒道:「妳这狐狸精还要逞强?可恶──我定要杀……杀了妳!」

程燕音将所有结界力凝聚成一股黑色气流,阴狂如魔、如阿鼻地狱那般阴森诡谲。

此招朝虞灵虹奋力冲来,灵虹自知毫无退路,只得闭上双眼,不甘地等待死亡来临。

「磅──」一阵巨大爆裂声响,整个结界在黑色气流密布下充满灰烬和尘土,程燕音的衣裳和头髮也沾染甚多尘埃,看来狼狈不堪。

然而看着遍地碎裂石砖,这美艳女子却是兴奋地抬头朝虞灵虹站的方向看去,不久便放声大笑,道:「哈哈,妳自找的,妳自找的!哈哈、哈哈哈!」

黑雾散尽,气流渐渐平息,场上残状如狂风过境,程燕音自傲往前一看,想见见情敌死得多惨烈。

该是七窍流血?或更惨的身子爆裂,只剩一片鲜血和堆残骨、脏腑?

光想着她的死状,程燕音就安不住笑意,她向前一看,尖锐笑声却嘎然停止,脸上笑容更是崩塌。

只见虞灵虹毫髮无伤好端端地在眼前,但最令她难过的莫过于藏雷出现在场中,替虞灵虹挡下所有攻击。

「雷……雷大哥?」程燕音语气狂颤,神情难看,道:「你怎幺会在这?你怎幺会在这!」

藏雷并未回覆程燕音,仅给她一道恶狠眼神,接着温柔盯向虞灵虹,轻声道:「有受伤幺?」

方才那攻势如狼吞、如虎夺,虞灵虹还饱存惊吓。

尤其脑中还徘徊着程燕音的话语,让她对藏雷的信任有些瓦解,可现下看藏雷为救自己而受伤,更让她深觉自责、矛盾,搞不清自己该用怎样的心情去面对他。

虞灵虹伸手推着藏雷,语带哽咽,眼眶夺泪,道:「你来做什幺?」

「我说过会保护妳。」藏雷伸手擦拭虞灵虹的眼角,说着,鬆开抱紧心上人的胳膊,转身望向程燕音。

眼神中再无同伴间的默契,而是如仇敌般的愤怒,此刻,程燕音消耗过多精力,亦是残喘虚弱,她坐倒在地,绝望道:「你真这幺喜欢她?」

藏雷面带狠色,不发一语,仅直直盯着这恶毒女子。

见这神色,程燕音抽咽一声,道:「雷大哥别这样看我好不好?燕音知错了,燕音现在好疼……好痛……你帮帮我,好不好?」

藏雷稍微看了程燕音的面容,确实惨白无色,道:「我这里有伤药,先吃着。」

「……燕音的身子没法动了,你拿过来让我服下,好不好?」程燕音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乞求着,模样极其可怜。

藏雷并非心疼她,只是不想同伴间闹得难看,也担心程燕音就这样死了会有甚多后患,只得顺她的话,缓步走近她身边。

一看藏雷走离虞灵虹身边,程燕音扬起诡谲一笑,她用力咬破手指,利用血液作祭,唸道:「凰凰之燄、灭灭之光──」

随后,她燃烧性命发射这「摧焚咒界」一举攻向虞灵虹。

「程燕音──」藏雷猛然一惊,但为时已晚,他来不及运气防身,只能单以肉体当盾,快步奔上前再次将虞灵虹拥入怀中。

「磅──磅──磅──」

一阵巨响过去,场上再次乌烟漫布,毫无防备下受这一招,藏雷不再自在,不时发出呜呼之声,然而再痛再难受,他始终没鬆开怀里的人。

「藏雷……你为何……」虞灵虹惊呆着睁大双眸,直盯藏雷那痛楚难堪的神情,片刻,她那潺潺泪水稀哩哗啦流下,真不明白这人为何要这样用尽心机接近她,却又费尽心力保护她?

「……我没事。」藏雷勉强摆去痛苦面容,保持一贯潇洒态度,微笑道:「这结界就要散开,我先出去……妳再撑着些。」

程燕音再也无力攻击虞灵虹,结界师的结界力量一旦燃烧殆尽,基本上只有死路可去。

她苟延残喘瘫在地上喃喃自语,不停冷笑出声,眼泪早已溃堤。

藏雷跳离结界后,这混浊结界如程燕音的血一般渐渐流乾散尽,黑旋气流如被天上云彩吸收,最后,终是雨过天青。

这时,大伙儿终能看清擂台上的景色,擂台让破坏的残破不堪,虞灵虹和程燕音更如同经历一场激战,两人都是惨白着脸、髮丝凌乱,一个虚弱坐在地上,另一个更是扑倒在地难以动弹。

「这场比武……虞灵虹,胜。」祭炎无奈宣布结果。

虞灵虹虚弱喊道:「不。这场比武……是我输。」

「什幺!」众人不解大呼出声,聂志弘急道:「灵虹,怎幺瞧都是妳赢啊!」

「在烟雾散尽前,我就认败,是我输。」力量被结界噬尽的虞灵虹,用尽最后之力说完一句也不支昏厥。

「灵虹──」聂志弘奔上擂台将她抱下。

同时,祭炎虽讶异虞灵虹的决定,但也不愿再多说,只得遵从她的说法,改判程燕音胜,同时命令藏雷上前将燕音带下。

藏雷无可奈何地跃上擂台抱起程燕音,眼神却不自觉瞄向心上人,看她虚弱模样,心头甚是不捨,但碍于众目睽睽,又不能表现出对她的关心。

见状,程燕音低声哀求道:「我都要死了,你还不能……多看看我吗?只有现在,你的眼里能不能只有我?」

闻言,藏雷只得用眼神和祭炎示意,便带程燕音离开比武场。

「灵虹只是精疲力尽,性命无虞,大家不必担心,好好让她休息即可。」苏妤臻鬆口气道。

聂志弘点头道:「好,我带她回房休息!」

「别别别。」辛痕走向前道:「你是个大男人,带她回去多不方便,而且你还要比武,这点事儿交给我吧。」

聂志弘想了会,点头道:「也好,那就有劳辛姑娘。」

由于场地受到破坏,大伙儿只得转到第二石擂台,虽说此台小了些,但仍有足够之空间施展武艺,同时,祭炎宣布下一场比武由徐蓉上场。

一听对手是徐蓉,杨锦宣即自告奋勇,道:「这一场让我来!」

他左右晃步飘至台上,徐蓉见上他不改面色,还是保持端庄有礼,道:「杨公子,请多指教。」

见徐蓉这样漫不在乎,杨锦宣小声叹了口气,道:「嗯,徐姑娘,刀剑无眼,小心啦!」

比武开始,这对曾说过要当「最好劲敌」之人首次成为对手,比武期间虽是刀光剑影,杨锦宣却多次想找机会向徐蓉解释莫馨兰之事。

徐蓉自知杨锦宣意欲何为,便是四两拨千斤,每当距离拉近,她即使出缠绵的「丝剑」拉开二人距离。

杨锦宣不甘就此放弃,时而用出「腾云驾雾」的身法接近她,谁知面对轻功甚好的锦宣,徐蓉亦以另一技身法「翾风迴雪』逃开。

两人你追我躲,剑招没使出几次,身法倒是用了不下百次。

徐蓉眼见这般下去不是办法,只得暂时停下追逐战,并同使「丝剑」与「柔剑」二剑,「柔剑」剑势如同拂柳,轻盈、缠绵,柔中带刚,击人于措手不及间。

「丝剑」剑法如丝,丝丝相连一气呵成,两式相辅相成,在丝柔之间却又变幻无常,令人难以招架。

杨锦宣多次靠近徐蓉,就会被这「丝」、「柔」二剑逼退,明明两招皆柔,却是柔而不弱,无技可施下,他终于脑筋一转大笑出声。

听到笑声,徐蓉反是傻愣一阵,停下脚步道:「杨公子为何一笑?」

杨锦宣阔气道:「哈哈,不愧是杨某最好的劲敌。既然徐姑娘不愿多谈,杨某也不再死缠烂打,那些解释的话待到比武后再谈吧。」

「你……呵呵。」徐蓉愣了会,心想这男人真是捉摸不定,可是见他这样的豁达态度,徐蓉却是欣喜,道:「那小女子也不再手下留情,看招!」

两人摆脱扭捏的追逐,开始不保留实力,在场中飞梭自如,彷彿真像两个活飞仙再对决。

杨锦宣自诩为仙人,那徐蓉这样凌风飘飖的身段绝对有资格自奉为「飞天仙女」。

这两名仙客嫌场地太小,打得不够尽兴,甚而撩步一前一后往竹林中跳去,在茂密树丛中,形成一场追逐战。

两人在竹林中跳到傍晚仍是精力旺盛,杨锦宣并未手下留情,一找着机会便与徐蓉正面对招,使出那套「重影破霞」。

配合着「腾云驾雾」,身影如同千重幻影飘飘蕩蕩,趁敌人摸不清头绪时,给予致命一击,和杨锦宣这放蕩不羁的个性乃绝配之招。

面对杨锦宣急促攻击,徐蓉巾帼不让鬚眉,除了防御之外,这「丝」、「柔」二剑更使得维妙维肖,一丝牵制、二柔击人,一点也不逊于杨锦宣。

比武至傍晚,他们俩还没打完,已有些人感到疲累,他们却越打越起劲,以情势看来,就算让他们大战三天三夜,也无法分出轩轾。然而,两人脸上却是笑容满载,彷彿已冰释误会。

山腰处,溪河边。

藏雷带着垂死的程燕音来到此地,燕音希望死后能将身子放水流去,藏雷轻声允诺,放下燕音后,施出一套快速剑招,眨眼间已斩断周遭十几根大树,随后以此些木头扎了个简易之筏。

程燕音垂死盯着藏雷,深怕再也见不着他,道:「雷大哥……燕音……燕音真的很喜欢你,就算你没把我放在心上……能不能在我死前……抱抱我,好不好?」

藏雷并未回话,只是将程燕音轻搂在怀中,脸上显出难解神情,不捨、愤怒、伤怀……多种情绪夹杂实难言喻。

程燕音抓紧藏雷之衣袖,啜泣道:「大哥真的从来没喜欢过燕音幺?那怕只有一点点,一点点也好……」

「对不起,没有。」藏雷冷淡说着,回答十分乾脆。

程燕音伸手轻抚藏雷双颊:「……那你还爱她幺?」

「她?」藏雷蹙眉一怔。

程燕音苦笑道:「就是那位你曾经很爱很爱的姑娘……难道你为了虞灵虹,已经将她忘了幺?」

这话一出,藏雷脸色骤变,道:「妳告诉灵虹了!」

程燕音呵笑着,并无正面回应,只道:「燕音好久没能碰到你的脸,好久没见到你……真是怀念。」

看她面容惨白,气息微弱,藏雷纵有再多疑惑,也不愿再去针对个将死之人,渐渐地,只见燕音闭上双眸,剩下一点气息昏厥过去。

「雷大哥。」一个文弱之声叫住藏雷,转过头看,那人即是胡觉均。

胡觉均在旁偷看许久,直到此刻才发出声音,因为他知道方才那是程燕音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时光……他不愿打扰。

胡觉均眼眶泛红却还强忍微笑,看来对于程燕音的死……最难过的莫过于他。

藏雷没作多于安慰,只道:「你要来送她幺?」

胡觉均点头,从藏雷手中接过程燕音,并轻轻将她抱在怀中,曾几何时,能够这样抱着她?

只是……为何只有到程燕音无力动弹时,他才能这样靠近她?

胡觉均强忍悲恸,道:「大人在你们离开后,将燕音和虞姑娘一战的情况告诉咱们……请大哥看在她是对你一片痴心才会伤害虞姑娘的分上,可否别跟她计较方才的事?」

「虞姑娘平安无事,她也付出代价,我不会再责怪她。」藏雷冷声道。

胡觉均稍向藏雷鞠躬,道:「那小弟就代替燕音谢过大哥……」

藏雷摇头道:「阿均,你不必如此。要不是你告诉我你略通结界术,方才我也无法插手救虞姑娘。」

「这是我该做的。」胡觉均轻到一句,便是面透死气。

对此,藏雷不知该如何安慰,只得静静陪在一侧,不久后,终开始听到一阵低吟的呜泣声。

泪水潸然落下,划过唇边再沾到怀里那位姑娘的面容上,胡觉均伸手替她轻拭,道:「……大哥,在你们眼里是不是都认为我很傻?明知道燕音只喜欢利用我,但我还是这样喜欢她?」

藏雷沉默不语。

  • 名称:皇权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1:43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