题记全文阅读

两人急奔至港口,再不见杜萍的芳蹤,唯有她的轮椅仍置于此处。

聂志弘上前查探,见地板有让轮椅严重拖曳的痕迹,看得出杜萍遭难前该是有经过强烈挣扎。

「唧」一声,虞灵虹走了几步,似乎踩到了东西,她弯腰一看,脚下之物是一只新月耳饰,她将聂志弘呼唤过来,道:「这该是杜姑娘的东西,落在这儿,那帮贼人是往这方向走!」

聂志弘问道:「这镇虽不大,可也不小,只知道方向恐怕找不到杜姑娘,灵虹……咱们该怎幺办?」

虞灵虹握紧耳环,道:「杜姑娘在这儿等这幺多年都没出事,今日忽然出事……我猜测他们并非针对杜姑娘,而是锁定落单女子。既然如此,咱们将计就计,待会儿我独身走在路上,也许能引他们将我掳去。」

「不行!不行!不行!」这话才出,聂志弘即刻反对,猛呼道:「太危险!我不答应!说什幺都不答应!」

「这只是引他们出来的法子。」看聂志弘反应之大,虞灵虹嘴角微扬,差些噗哧一笑。

只是她不打算打退堂鼓,虽说她的武功和聂志弘相比实属低微,但要应付这种市井匪寇该是绰绰有余。

聂志弘知道虞灵虹性子倔强,再反对也是自讨没趣,勉为其难道:「好吧,等他们一出来,我马上擒住他们,妳别害怕!」

「不可。」虞灵虹摇头道:「我们须先找到杜姑娘,切莫冲动行事。」

「……我知道了,那妳万事小心,我会暗中保护妳,绝不会让贼人伤到妳。」聂志弘心存疙瘩,却只能点头答应。

虞灵虹面露感动之意,嫣然一笑道:「嗯。」

随后,虞灵虹照计画行事,假装是方至城镇欲找客栈歇脚的旅客,果然一刻钟时间不到,忽有两名彪形大汉慢步朝虞灵虹靠近。

「可恶……」聂志弘瞧得心惊胆战。

虞灵虹自然也察觉到有人接近,为求逼真,她假意挣扎几下才让他们带走。

聂志弘忍住情绪,全身狂发冷汗,蹑手蹑脚跟了上去。

经过几个蜿蜒路道,来到间富丽堂皇的大屋前,估计是这朴素镇上中最奢华的住屋。聂志弘左闪右躲,终于找到掳走灵虹的两名大汉。

看他们有说有笑从一间房间走出,将门上锁后便逕自离去。

聂志弘一心悬着心上人的安危,不顾在他人地盘,一剑挥出将门劈开。

「灵虹!」聂志弘急喊一声。

「我没事。」只见虞灵虹好端端地站着毫髮无伤,手脚亦没让绳索捆绑。

聂志弘奔到她身边,轻搭她的双肩,自头到脚细细端视灵虹一遍,惶恐道:「他们有没有伤害妳?」

虞灵虹有礼地侧开聂志弘,道:「没有。他们是奉命要搜寻各城镇的年轻女子入宫做妃嫔,因此,只要乖乖配合,他们不会为难这些女子。杜姑娘是第一位被捉的,我是第二个,他们打算明日再找第三位,眼下是去喝酒庆功了。」

聂志弘自幼在山上长大,根本不知皇帝算哪根葱?闻言,他大声斥道:「黄帝?我在书上看过,那不是上古时代的人吗?怎幺又出现在人间强抢良家妇女啊!」

「……先别说这些。」虞灵虹知道聂志弘这傻呼呼的个性,此刻也不好和他解释,只道:「杜姑娘双脚不便,如今定是手足无措,我们快去找她。」

两人探索一会儿,「碰」一声从不远处传来,两人相视一眼点头,立即朝声音来源走去。

来到间灯火尚明之房,门也让大锁栓上,估计是锁杜萍的地方没错,聂志弘举剑正要破门而入,「等等!」虞灵虹将其一把拉住。

聂志弘不解道:「怎幺啦?」

虞灵虹道:「杜姑娘当是十分着急,但她行动不便,也许就在门前,你这般猛力撞下去,只怕会伤到她。」

「杜姑娘,妳在里头幺?」虞灵虹轻轻上前敲门道。

「呜呜呜……」一阵凄吟传出,道:「你们快放我出去,我不要嫁给皇上,我只想回去等夏郎……快放我出去呀。」

虞灵虹轻声道:「妳别怕,我们这就救妳出去,杜姑娘,麻烦妳离门远些。」

「……好。」

待位置就定,「刷──」聂志弘一剑劈门。

一进房内,只见那可怜女子攀在地上,哭得梨花带雨,妆容尽毁,令人心生怜悯。

「你们是谁?」杜萍泣道。

虞灵虹简易向杜萍介绍来历,后道:「咱们先送妳回去,等等再去港口替妳取轮椅。」

「不。」杜萍直摇头道:「妾身要去港口,万一夏郎回来了,妾身不能不在。」

虞灵虹轻叹一声,不知该如何劝谏杜萍这傻姑娘。

聂志弘摸头道:「杜姑娘,那男人不会回来,妳犯不着……」

「谁说他不会回来?」杜萍打断聂志弘,难得发出疾声。

「我……」聂志弘轻咬下唇。

虞灵虹急道:「姑娘别误会,师兄的意思是……天色已晚,眼下并无船舶,他就是要回来也得等明日。妳现在回去,估计只会再被捉来,咱们救得了妳一次,未必救得了第二次。」

「这……」杜萍踌躇不定,在二人软硬兼施的劝说下,才不得已妥协,将她送回家后,两人便再跑一次港口,将轮椅送还给她。

待安置好杜萍,两人回到街上,聂志弘稍微舒展筋骨,只觉心旷神怡,囔道:「呵呵,仗剑江湖、广行善为,这感觉真够舒畅!」

聂志弘囔了会,虞灵虹却没回应,神色异样哀戚,志弘看得不捨,道:「灵虹,妳怎幺啦?」

虞灵虹不过是觉得自己有太多地方不如杜萍,她轻叹一声,微笑道:「我没事,对了师兄,你原先是不是要和我说什幺?」

聂志弘面上飞过一阵红晕,心想:「折腾了一晚,灵虹又这般担心杜姑娘,我还是别再给她添心思,改天再谈吧。」想着,志弘扬起笑意,道:「哦,没甚,便是同样的问题重複问而已。」

虞灵虹点头道:「师兄实在无须介怀和吕立野一战之事,我想……华榛也不会恐惧师兄。」

「华、华榛?」聂志弘尴尬一会儿,心想:「灵虹怎幺又把我推向华榛那儿去了?」

「嗯。」虞灵虹点头微笑道:「所以师兄无须多虑。」说着,两人已走回客栈,便各自回房休息。

翌日,暖阳初起。

五人用早膳时,聂志弘向其余三人昨晚发生之事,知道虞灵虹为杜萍担忧,志弘提议去港口和杜萍饯别,并给她些物资补助。

来至港口边,却见有许多居民围观着杜萍平日所待之处,而附近亦有三两镇民交头接耳,面透畏惧之意。

聂志弘随意拉个路人询问道:「大哥,那儿发生何事?」

路人轻声:「唉,那些官爷们在找萍儿麻烦,几位还是别过去吧,以免惹祸上身。」

路人才说毕,虞灵虹已率先突破人群,走近一瞧,唯见杜萍那娇弱的身子卧倒在地,还让两名恶煞拳打脚踢。

「臭婆娘,说!妳从何处逃出去?难不成妳的脚伤是装的!」

「昨儿个不是还有个姑娘吗,是不是也让妳放走啦!」

「我……我不知……呜……」杜萍虚弱粗喘,没法反抗,全身蜷曲在一团。

壮汉手持阔刀,那些替杜萍抱屈的居民因为手无寸铁,都已被狠狠教训过一顿,其中也包含昨日给聂志弘等人说明故事的渔夫-李勇。

「住手!」虞灵虹一剑挥过,将两名壮汉给隔开,并伸手扶起杜萍,心急道:「杜姑娘,妳怎幺样!」

杜萍苦泣着,全身如没根的落叶瘫软在虞灵虹身上,轻喃道:「虞姑娘,妳快走……别让他们认出来。」

杜萍才说完,另一名大汉已认出虞灵虹,道:「耶?妳不是昨晚也让爷们抓了幺?哦!是妳放了她对不?好大的胆!」

「你们想如何?」虞灵虹语气甚怒,面如鸷鸟兇猛强悍。

壮汉回道:「瞧姑娘生得俊丽,入宫后肯定能得皇上喜爱,这是妳几辈子修来的福分,劝妳别再敬酒不吃吃罚酒啦,跟咱们走!」

「有我聂志弘在此,你们谁敢动她!」聂志弘举剑挡在虞灵虹面前,高喝一声极具男子气概。

「聂……聂志弘?是在关山崖上打败飞云山庄的……」两名汉子相瞧一眼,那怕新好镇只是个平凡乡镇,关山崖的事儿也已传来此处。

「就是我!」聂志弘高亢一喊,气势慑人。

得知此人来头不小,两名汉子有所畏惧,支吾道:「聂大侠,你快别为难咱们,咱们要是带不回些美女,只怕上头怪罪下来,人头不保啊!」

「是啊,要不……这个不行,你另外两位同伴可不?」说着,指向陈华榛和辛痕。

「不行、不行!」聂志弘高吼道:「灵虹、华榛、小痕都不行……还有,杜姑娘也不行!」

「这……这要咱们怎幺跟上头交代啊?」

辛痕气道:「你们上头是谁?叫他出来呀!咱们和他谈!」

「是大爷我!有啥意见?」此时,一阵高声传出,众人回头一看,唯见一名手掷纸扇、身着一套以青绿锦缎製成之学袍的公子哥走近他们。

「少爷!」两名壮汉毕恭毕敬同时高喊。

那公子哥样貌斯文,身着不菲,却露出一脸市儈神情,毫无半点涵养,道:「本大爷是奉当朝冯将军之命,于各城镇搜寻漂亮女子献于圣上。你们这帮刁民啊有眼无珠,以后要是受宠成了妃子,你们还会回头感激本大爷呢!」

陈华榛应道:「又不是人人都想成为妃子,况且杜姑娘已经嫁人了,你们怎幺能逼她背弃忠贞?太过分了!」

「嫁人了?」公子哥鄙夷一笑,收起摺扇,道:「你们这群饭桶是怎幺办事?怎幺能捉个残花败柳去献给皇上!」

「咱们瞧她瘸腿……好捉……所以……」两名汉子低下容颜。

「瘸腿?」公子哥再尖声道:「连个瘸子你们都顾不着?饭桶!」

「那是因为……。」

「住嘴!」公子哥气恼道:「难不成长了三头六臂不成?」说着,那公子哥轻踏脚步,吹着口哨走至杜萍前方,看这女子虽瘸了腿但卧躯模样却是玲珑有緻、娇媚万千,一时色心大起,以摺扇轻触杜萍下巴。

见状,虞灵虹奋力一拍,道:「放尊重些!」

「急啥?本大爷又不会吃了她?」公子哥轻语一句,将目光放置杜萍身上,道:「女人,抬起头,若妳长得够漂亮,本大爷也能考虑纳妳当我的妾室,哈哈!」

杜萍没见过世面,怕得罪权贵,只得听话地扬起容颜,和这公子哥四目交接。

谁知才见到他的面容,杜萍却是张大嘴巴,讶异的说不出话。

公子哥眨了眨眼道:「嗯……生得还行,不过不如妳旁边这位悍娇娘,如何,乾脆你们一个当我正室,一个当我妾室,我保证天天让你们乐逍遥,哈哈!」

「你!」虞灵虹气愤难耐,差些忍不住作势攻击此人。

「你……当真不认得我幺?」此时,一阵轻喃从杜萍口中传出。

「啥?咱们见过面?」那公子哥掏掏耳朵,不记得自己认识这幺个村姑。

杜萍语气颤抖道:「夏郎……你真不记得我?我是萍儿啊!」

公子哥噘起嘴,一脸放空之貌,道:「萍儿?是谁来着?」

这时,那渔夫李勇似乎也认出此人,直囔道:「俺想起来啦!他是那个负心书生,那叫啥夏常德的畜生!」

「大胆!你这贱民敢直呼大爷我的名字!来人,把他给我拖下去!」公子哥大怒,挥扇一吼。

「夏郎!阿勇哥只是替我抱不平,求你别和他计较!」杜萍拉着夏常德的裤管哀求着。

「夏啥郎啊?少和本大爷攀亲带故?」夏常德一脚踹开杜萍,再想了想,似乎开始有些回忆涌现,道:「哦,本大爷想起来啦,妳就是那啥……救我一命的……」

「夏郎想起来了?」杜萍转忧为喜,开心一笑。

「胡萍?李萍?还是……呃……啥萍来着?」

闻言,杜萍那好不容易扬起的笑容再次崩塌,道:「你真认不得我?原来……原来我这些年是……是白等了?」

「妳在等我?哟,难怪我这几年就觉得老不顺遂,原是让妳这邪门的给惦记着。」夏常德呸一口水,丝毫不记挂两人当年情分。

李勇暴怒,囔道:「你这畜生,萍儿为你断了腿,人和钱也都给你了,你就这样对她!」

「钱?她是给我了多少寒酸钱?」夏常德瞇眼一笑,从怀里拿出一大把银票,向杜萍一扔,道:「诺,这些够妳吃好几辈子的大米啦!」

杜萍等待六年,换来这样无情对待,甚至此人还在众人面前当众羞辱她,她泣不成声,恨眼前这名负心汉,更恨自己为何这幺傻!

辛痕忍无可忍,「啪」一声,上前给夏常德一个耳光,道:「无耻之徒!你还是不是人啊?」

夏常德那骄傲的脸上深烙着五指红印,他岂能忍得下这口气?直是举起手掌,作势要打回辛痕,道:「臭婆娘,妳敢打我,我……呃……」

还没出口出手,那手掌就让古仁景狠狠捏着,那力气之大彷彿要将他的手给狠狠捏碎。

「疼……放……放开。」

「哼!」古仁景用力将夏常德往后一推,这公子哥立刻摔了个跟栽,模样狼狈得很,引来镇民哄堂大笑。

「臭脸,干得好!」辛痕扬起笑意,接着双手插腰,对夏常德扮个鬼脸,道:「臭王八蛋,知道厉害了吧!活该你摔个狗吃屎!」

夏常德咬紧牙道:「浑球,你们可有听过夏知秋夏老爷?他是我爹,天佐镇最具威望之富商夏老爷!你们欺负他儿子,我让你们吃不完兜着走!」

「夏老爷……」听得这名字,聂志弘只觉十分耳熟,不断回想:「夏知秋、天佐镇?」随后,他便盯着陈华榛。

陈华榛点头道:「难道静姐姐跟他……?」

聂志弘问道:「喂,你和夏静姑娘是何关係!」

「小子,你刚说谁?」一听夏静之名,夏常德转瞬震怒,双眸发直跳起身道:「你认识我大姐?她在哪,是不是让你这小贼给拐走了!」

  • 名称:题记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1:43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