强全文阅读

翌日,比武场上聚集各路英雄好手,声势浩大、欢哄一片。

祭炎将那传说中的神器「殊魂鼎」置在身边,更引来群众指手划脚大肆讨论,来者所求甚多,除了一赌神器风采,更期待能见上那传说中的男子-严灵空。

祭炎清清嗓,道:「诸位贵客,今日乃今年关山崖战役最后一战,是由聂少侠等人所率之『骸岩峰』对上我飞云山庄的『隐十仕』。一共六战,先取得四胜者为冠,不知诸位可有异议?」

「快开始吧──」

「就是就是,咱们早準备好啦!」

「来来来,开赌盘啦!」

祭炎道:「聂志弘,你们可知最后一战的规矩?」

聂志弘拱手道:「明白。」

见其双眸炯炯,祭炎笑道:「很好!那就由我方先派人,下一战再换你们。」

「放心,这一回我非要打得你们心服口服,尤其是你!」说着,聂志弘伸手指向藏雷。

「我?」藏雷一怔,聂志弘的神态和昨日大相逕庭,彷彿从个傻小子蜕变成出征大将军,气焰甚足。

只是藏雷不明白,为何短短一夜,聂至弘似乎对他生了不少怨恨?

「子吾。第一战由你出手。」

「是。」隐十仕第一战即派出过去常与众人起冲突的剋星-魏子吾。

同为百裂棍传人,铁荷枫自告奋勇,道:「好,那就由我应战,没人比铁某更了解百裂棍!」

「行,不过铁兄的身子还有些不稳,务必小心行事。」聂志弘叮嘱道。

「交给我吧!这一次铁某必定夺下一胜,以雪前耻!」

见到少主上台,魏子吾有礼道:「少主,得罪了。」

「不必多礼。今日站在这场上,咱们就是普通的武者,只管战斗、不比身分!来吧!」铁荷枫举棍道。

魏子吾道:「等等,少主,若魏某赢了,魏某斗胆请求少主回去见师……」

「停。」铁荷枫约略猜到魏子吾所想,无奈道:「无关此场比武的话就甭说吧,快些开始,我也想知道这些年你在铁眺身上学了多少功夫,是不是真有本事继承我铁家百裂棍的衣钵。」

听言,魏子吾却强烈表明立场,道:「百裂棍正宗传人始终是少主,魏子吾的上属也永远仅有大人一人,少主毋须担忧。」

「哼。」比武正式开始,两根厚粗之精钢棍立即正面交锋。

锵啷声响甚大,犹如雷轰电掣,魏子吾毫不藏招,立即使出「百裂棍」应战,巨风扫蕩,雄厚有劲。

铁荷枫不畏敌,同使「百裂棍」应战,然而荷枫施展的百裂棍一向强调刚柔并济,两者以刚来论,魏子吾那粗旷手法自是略胜一筹。

魏子吾比的是速战速决,铁荷枫则是伺机而动。

幸得铁荷枫招中有柔,以柔克刚,即便风声鹤唳,尚能顺利抵住,且不会耗费太大体力。

「咻──」两声长音不停作响,魏子吾双手一举,连转十二圈长棍,每棍皆扫掠铁荷枫四周,几阵狂风打起,让他寸步难移。

为破此招,铁荷枫运气于掌,将棍往魏子吾方向击出。

「吓」一声,钢棍扫过魏子吾肩头,差些击中脸部,「啪啪」二声,铁荷枫蹬步一跃,于空中转出漂亮迴旋,顺势接住飞出之棍,再反手转身使出「百裂棍」直往对手轰去。

魏子吾闪得即时,脸上却透出些许血痕,他轻拈乾净,嘴角扬起一笑,即以长棍在身子前方旋出一道圆弧,形成一道急速之圆形障壁。

铁荷枫向前一突,「磅──」重击将他反弹,实在无法突破。

铁荷枫后退数步,一股强劲在他体内反冲。

见敌人受了内伤,趁势,魏子吾拔出身后长剑,一剑一棍,两者配合得当,这两样兵器加来至少百斤,一般剑客实难同时高举。却见他运用自如,手中兵器彷彿仅是鸿毛。

一手以剑刺击、另手以棍牵制,一旋一刺,招招逼人。

面对这等招式,铁荷枫只得先举棍于身前身后挥扫,尽量不让其靠近一步。

僵持之际,魏子吾将精钢棍向上一扔,长躯飞上,如同没入云端见不着蹤影,接着,他将锋剑递回右手,施展出一套名为「二十四天剑」之招。

第一剑以下至上划去,铁荷枫以棍相抵,果真挡得不错,可他着实忘了魏子吾那把飞向天际的精钢棍。

「磅」一声,长棍从天而落,如千斤巨石砸得擂台碎裂。

「呜……」此力震果极大,即便铁荷枫没被正面击中,却再次受了内伤。

魏子吾笑道:「少主,你之前受的伤尚未康复,还是别勉强吧,承让!」

「哼……你的确把百裂棍学得彻底,但是……这点程度要我认输,甭想!」铁荷枫厉声道。

虽说身分低于铁荷枫,魏子吾却藏不住得意之貌,道:「魏某佔上风,乃因内功较少主深厚,这前提是不会改变!」

「谁胜谁负,比完才知道!」铁荷枫亦不甘示弱。

语毕,铁荷枫再次运劲,左手箝制魏子吾之剑柄,另一手以棍会棍,两者交错不下,铿锵剑影、闪烁夺人,这场同为百裂棍传人之对决,实力相近,令人目不暇给,实属精彩。

不愿与铁荷枫纠缠不休,魏子吾将主攻转棍为剑,分别使出「二十四天剑」中的前二十三剑。

一剑接一剑转换疾驰,面对陌生招式,铁荷枫反应不及,只能暂以拆招为主,尽力抵住并破解那二十三剑。

魏子吾放声一笑,道:「很好,恭喜少主拆完这二十三招,那这第二十四剑,你拆得了幺?」

见招拆招,二十三招都拆了,哪有理由拆不了第二十四剑?铁荷枫做好万全準备,双眸利索,连点尘埃都不愿放过。

「看招!」然而,魏子吾这最后一剑出乎意料再稀鬆平常不过。

铁荷枫稍举棍就将此招挡下,他一怔,哈笑道:「哼,何来第二十四剑?」

「哦?」魏子吾冷笑一声,心想铁荷枫果真中了圈套。

这第二十四剑乃为收式,并无刺出之击,正当敌人失去戒备时,一道黄影剑气却从余韵中乍出,直直撞上铁荷枫胸前。

「唔!什幺!」铁荷枫连退数步,摀着伤口勉强站着身。

魏子吾力道拿捏得当,并未伤其要害,道:「少主,胜负已定,师父就你个独生子,魏某不想伤你,你儘快认输吧。」

「有意思。」铁荷枫哪愿服输?他再挥长棍,这回不再依循百裂棍路数,打算硬碰硬。

「这是……!」魏子吾习惯阳刚,没那柔力来以柔克刚,铁荷枫出多少力,他就得出更大的力来抵挡。

两人对战情势不断改变,时而下风、时而上风,此刻谁胜谁负真是难以分晓。

「少主!你的身子撑不住,快住手!」魏子吾急喝道。

铁荷枫大笑三声道:「撑不住?魏兄实在太小看铁某!」说着,荷枫挥棍次数和力道非但没有停缓,甚至越发越快。

原先挥一下需数三声时间,现下一声就能挥出三下,魏子吾慌呼:「没可能,百裂棍速度没能这幺快,难不成是……!」

此刻,铁荷枫身段越显轻盈,左脚还没着地,右脚又已抬起,身法极速、棍术极快,令魏子吾连眨眼的机会都没有。

场外观战已久的周家棍传人「周成」惊呼道:「这招式是百裂棍的最高重……『千重棍』!」

同时,魏子吾亦领悟过来,道:「这套『千重棍』是师父之独门绝学,非少主不传,就连魏某也未有福气习得。」

事实上,铁眺曾以传授铁荷枫这套「千重棍」来诱逼儿子和绣儿分手,荷枫不从,所以一直未能习得这招武功。

然而,他自幼耳濡目染,见招学招,时间一长,依样画葫芦慢慢琢磨出来还是行的,而荷枫一向注重刚柔并济,更让这套千重棍显得更有生气。

而父亲铁眺的武学概念一向只求「猛」字,认为攻守并济不过是拖延时间,不如先发制人、出奇制胜;因此,后来拜铁眺为师的魏子吾才会也学及阳刚部分,毫无柔之力可言。

这回铁眺倒成了铁荷枫致胜的关键,而魏子吾太晚入门,从未见过千重棍的奥妙,自身招式低于千重棍一级,这下,他要凭棍法赢过铁荷枫根本不可能。

千重棍招如其名,变化千种,气势如虹,棍扫过之余劲如九鼎压身,威吓夺人。对此,魏子吾决定以「二十四天剑」和「百裂棍」交杂合併攻击,然而他速度不及,稍有不慎,铁荷枫一棍一棍就如锁鍊般环环相扣击于子吾肉身之上。

僵持甚久,两人几乎是以意志力对决,谁也不愿喊败,直到双方皆使出最后一棍!

「澎啷!」

一声掉棍声清脆乍响,看得出这最后一棍,双方皆用尽最后力量。

苏妤臻紧闭双眼,不敢正视,仅是双手合十,不断向上苍祈祷。

「妤臻!快看,铁兄、铁兄赢啦!」聂志弘兴奋地大声喊道。

「啊?」苏妤臻惊呼一声,赶紧睁开双目,随后洋溢欣慰笑容,只见魏子吾摊软在地上,而铁荷枫虽气喘吁吁,却仍好端端地站着,看来荷枫比对方更早挥出这致胜一棍!

魏子吾受重创不支倒地,宣判由铁荷枫获胜。

众人上前搀扶铁荷枫,胡觉均亦将魏子吾扶下擂台,场下,那怕荷枫再虚弱都难掩兴奋神情,大声呼啸道:「铁某赢了!铁某当真赢了!铁某打赢啦!哈!」

「真有你的!」聂志弘轻挠鼻头,轻拍铁荷枫肩头。

杨锦宣道:「铁兄这般费劲,身子可还受得住?」

铁荷枫慢步上前,轻握住苏妤臻双手,道:「铁某有个医师夫人,不会有事。」

见他还不忘展现恩爱,众人即知铁荷枫伤势不重,倒也放了轻鬆。

祭炎咳道:「聂志弘,下一战轮着你们派人了。」

聂志弘点头道:「好,咱们谁要上?」

苏妤臻寻思道:「依小妹瞧,志弘和仁景还是先安着,等藏雷和那姓吕的男子出场后你们再出场。」

杨锦宣附议道:「嗯,妤臻说得是,那就由杨某来吧。」

「等等。铁某认为对方女子颇多,下一战他们派女子的机会甚大,倒不如先让华榛或灵虹上场,你们觉得如何?」铁荷枫建议道。

「嗯……的确如此。那好,华榛、灵虹,你们谁要先?」聂志弘问道。

「我……」陈华榛低下容颜,方才见铁荷枫和魏子吾战得如此激烈,彷彿是以生死搏斗,她心头残有余悸,面上难掩畏惧。

虞灵虹看她一眼,便道:「无妨,我先吧。」说毕,灵虹拾剑上台。

「是她?」看到情敌上阵,程燕音即把握机会自荐,扭着身子道:「大人,这一场请让燕音上场。」

「什幺,妳……」藏雷讶异一呼。

有了和周子海的比武经验,祭炎陷入沉思,轻声道:「燕音,妳可知道此为『比武』,而非解决私怨之地?」

「知道,燕音就是想赎罪才会毛遂自荐,请大人给燕音这个机会,好不?」程燕音擅长撒娇,水灵双眸打转着轻盈水珠更显得她无辜无害。

祭炎道:「好吧,这仗就让妳应战。」

「大人!」藏雷急呼道:「此事万万不可!」

程燕音不顾藏雷吶喊,回眸一笑,语气却显颤抖:「嘻嘻,大人、雷大哥,你们放心,燕音绝不会让你们失望的。」

祭炎点头道:「雷儿,燕音既已作了担保,你就毋须忧心。」

「可恶……」藏雷握紧双拳,眼下状况,只得先忍耐下来。

「虞姑娘,幸会呀。」程燕音拱手说道,甜美声音,却让人觉得阴寒颤慄。

虞灵虹面透无奈,终究还是和她碰上,只道:「程姑娘,请赐教。」

比武开始,程燕音舞起「燕舞飞樱」,剑术依旧繁华艳丽,衬得她更加风华绝代。

这招式须靠近敌手施展,虞灵虹正举剑欲抵,谁知程燕音的剑式不过是个幌子,她才接近灵虹,立即召出她善用的「结界术」。

阵阵飓风狂飏,二女的秀髮都让吹得急速飘逸,接着,只见擂台边角围起灰雾,没会儿就将两人裹在结界之中,外头的观众只得见着一圈混浊结界,完全看不到二人。

「呀,燕音她想做啥?」徐韩惊呼一声,并拉着徐蓉道:「姐姐,妳看得到幺?」

「没法子。」徐蓉摇头道:「燕音的结界术似乎又比过去再精进,想不到现下能造出这样大的结界。」

藏雷气恨握紧双拳,祭炎冷道:「你应该看得到里头情况?」

「聚精会神些即可。」藏雷专注看着里头,丝毫不敢鬆懈。

「既然见得着就别心浮气躁,专心观战便是。」

相较于祭炎和藏雷,聂志弘等人除了古仁景稍微能瞧见,其他人皆只得看到雾濛濛一片。

其实,以聂志弘现下修为只要专心些也能看到些许影子,只叹他关心则乱,只顾左右徘徊,自然没法见着。

聂志弘紧张道:「可恶,这女人之前一直对灵虹咄咄逼人,现下又不让我们看,该不是要对灵虹不利?」

陈华榛蹙眉道:「这是决赛呀,程燕音要是杀了灵虹就是输,她没道理这幺做呀?」

「唉,只怕那点忠心敌不过女人的嫉妒心啊。」正当众人揣测时,辛痕却轻声道出一句。

陈华榛问道:「辛姑娘,这话怎幺说?」

「你们真是群呆子,眼睛都不知道长在哪了?罢了罢了,咱们别说这些,臭脸,里头情况如何?」辛痕叹道。

古仁景专注道:「他们俩停下比武,正在谈话。」

「谈、谈些什幺?」聂志弘急道。

古仁景摇头道:「我听不着,不过眼下没有异状,你们不必担心。」

结界中,程燕音双手插腰,柔笑道:「虞灵虹,可知道本姑娘想做什幺?」

虞灵虹并无回话,和程燕音四目相对时也未有畏惧,对此,燕音觉得受她挑衅更显不悦,紧握着双拳,彷彿欲将眼前人捏碎。

然而此刻,程燕音却强忍怒气,勉强挤出微笑道:「我和妳做个交易吧,妳该知道子吾十分喜欢妳,只要妳答应我以后和子吾在一起,然后把大哥还给我,这一场我就不和妳打,直接算妳赢,如何?」

「拔剑。」虞灵虹不欲与程燕音多谈,轻喃一句,就朝她使出「鸩饮剑法」。

程燕音只守不攻,腾挪着身子续道:「本姑娘是好意,妳别敬酒不吃吃罚酒……这样吧,我再把话挑明些,妳该不会以为大哥是真心喜欢妳?」

这问题的确是虞灵虹一直以来的疑虑,毕竟藏雷这人当初实在来得太突然,突然救了她、突然接近她,突然……让她开始在意他。

然而,她知晓这是程燕音的诱敌之技,自然不受其影响,先是挥洒「阴谐青雨」,一阵剑雨过后,转施「运日碧晏」,招式平稳,气息不乱。

程燕音微笑道:「妳以为这是我让妳分心的方式?呵呵,大错特错!我可以再明白些告诉妳,雷大哥的心里早已有人,那个人不是妳,但……也不是我。」

「……什幺。」虞灵虹轻喃一句,心中终起涟漪,此话并非程燕音的自恋之语,反生了几分可信度。

程燕音再道:「紧张了?我从子吾那儿听说妳心里早有喜欢的人,这段时日却还常私会雷大哥,简直就是贱人──呵呵,不过妳以为是妳把雷大哥玩弄在手掌心,殊不知真正让人玩弄的是妳!」

虞灵虹嚥下一口水,提及吴赖,她觉得矛盾,也觉得有些愧对藏雷,至于藏雷的部分……她着实不解。

「我曾向雷大哥表明心意,他用那位姑娘来拒绝我,我虽然不知道她是谁,但大哥说起她时十分动容,我想……能让大哥喜欢的姑娘绝对是极好的,输给她……我也心甘情愿。」程燕音说得感伤,听来真实不假。

然而说着说着,她忽尔变了个面容,张牙舞爪咆哮道:「所以妳……甭想!那位姑娘绝非妳这个有几分姿色的狐媚子就能比上!」

虞灵虹心头感伤,就算此事为真,她也不怨藏雷,她尽可能清理思绪,道:「程姑娘,可否请妳专心比武,莫提无关比武的事。」

「妳还不信?」程燕音握紧双拳道:「我方才所言全然不假,妳不信的话迟早吃亏!」  

「真或假,都无关此场比武。」虞灵虹冷道。

「好吧,那还有一事妳肯定极有兴趣……听完后,妳会更明白大哥对妳根本不是真心。」程燕音收起眼泪,再道一句。

虞灵虹觉得心烦,不愿再搭理程燕音,正要朝她挥剑时,燕音忽尔勾起媚笑,道:「妳知不知道咱们隐十仕中有个神祕之人,他的身分只有大人和大哥知道?」

「他,就是妳的仇家-辛德望。」

  • 名称:强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1:43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