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潜入梦全文阅读

众人大力劝阻聂志弘,陈华榛哭道:「师兄,若师父根本没做错事,你根本不用替他承担呀!」

铁荷枫附和道:「不错!说不定是这人自导自演,聂兄实在不必理他!」

同时,藏雷亦上台到祭炎身边,拱手道:「大人,而今聂志弘就是没受伤,接您一掌还是必死无疑,还请您务必三思。」

这回祭炎异常坚决,道:「任何人都能劝我,就你不行。雷儿,你应当知道我的想法。」

「您是想逼严灵空现身?」

祭炎摇头轻叹,细语道:「我一直希望严灵空仍是我尊敬的兄长,如今可好,聂志弘和他情如父子,但却无血缘牵连,这样的关係用来解决我和他的恩怨最适当不过。待聂志弘接下这一掌,我和他也许能回到原点……不再仇恨。」

藏雷深觉不妥,急道:「荒谬!养育大于生情,您现下杀了聂志弘,无论之前事情如何,历经此事,严灵空是断断不会放过您,这样根本没解决问题!」

「够了!你下去!」祭炎大声喝斥。

「大人!」藏雷咬牙,极力希望能劝动祭炎。

「下去!」说着,祭炎大发一掌,将藏雷直接轰下比武台;此掌力道适中,并未重创藏雷,而后祭炎一手再挥,造了个结界阻止他再次上台。

祭炎面向聂志弘,道:「你当真不后悔?」

聂志弘点头道:「绝不,只要你说话算话!」

「很好!」祭炎笑道:「算严灵空没有白养你,留神!」

语毕,只见祭炎的右手运出一道道夺目光采,红、橙、黄、绿、蓝、靛、紫七色杂错交纵,犹如道道云霞盘旋绚烂于一身。

那身上散出的强慑气息亦灵亦魔,不愧为神魔结合所诞下之子,这下看来,他并没打算留情,摆明要用尽全身力量,一掌击毙聂志弘。

看着青光凌厉、寒息冻骨,聂志弘双眼发直,猛吞口水,神色难掩惊慌,他紧握双拳等待这一掌,道:「来吧!」

「飒──」

一声长音,祭炎加速步程,风霜飘于掌心、冻气集于一身,那一步步轻巧灵动,右脚还没顿地,左脚就已起步,状如虎踞、形似鲸吞。

面对如此阴寒般攻势,聂志弘咬紧牙关,唯一能做的仅有渴求奇蹟发生。

「聂小弟!」「聂兄!」「师兄!」「志弘!」

同时间场外一片呼喊,心慌、疼惜、情急、不捨,各个情绪皆表露无遗。

吶喊声过,却是一片风平浪静。

聂志弘吓得心脏差些停止,稍稳下心半瞇式地睁开双眼,只见眼前有位高大的身影硬生打破结界并挡在他身前,强行接住那只夺命掌。

此掌,除了严灵空,还有谁有能耐接住?

「你……终究现身了?」终于见到严灵空,理应兴奋的祭炎,声音却异常失落。

「师、师父!」聂志弘撑大双眸,看师父面容苍白、连身子也挺不直,吓得哭出声音。

「为师没事,不必担心。」严灵空温柔轻道一句,便是举起一掌,毫无知会「澎」一声将聂志弘震到擂台下,杨锦宣蹬步上前在后头替他撑住,发现这掌用劲虽大,却未伤到志弘半分。

「师父!」聂志弘站在场外呼啸,深怕严灵空会做傻事。

严灵空未再搭理聂志弘,只是紧盯祭炎那唯一露出的双眸,面对百年未见的亲生兄弟,他内心是何其激动澎拜?

可他实难谅解祭炎将怒火发于聂志弘身上,便道:「无论你我恩怨为何,何以牵连无辜之人?」

「无辜?」祭炎挥袖怒斥:「那你杀人时,怎就没考虑无辜之人?」

「杀人?我杀谁?」严灵空一怔,在他记忆中,自他出生至今他未曾取过任何一人性命。

难道是和他失去的记忆有关?为了釐清真相,严灵空努力回想。

两百年前,严灵空心知于他们二十岁寿辰当日,两兄弟将会失去所有力量,而那日正是天界东宫主-彻承诺要来取他们性命之时。

严灵空心想若两兄弟分隔二地,单凭一日时间,彻应该无法同时奔至二地取其二人性命,如此一来,无论到时他是生是死,也撑过了寿辰当日,力量一恢复,严灵雨便有足够力量能反抗彻的追杀。

然而,他心知要是实话告诉弟弟,只怕弟弟会坚决与自己同生共死,于是,严灵空以「磨鍊」为由,和严灵雨约定暂时分开一年。

严灵雨性子好胜,闻言时欲表现自己已可独当一面,自是兴奋答应。

在那以后,严灵空虽逃过二十岁注定之死,却失去那位画上女子的记忆,眼下祭炎所言,他仅能推断是刚好发生在这段记忆中。

严灵空继续回想约定重逢之日时的情景,他带着疲惫身躯来到相约之处,可他左顾右盼、左等右等,都未见到严灵雨前来赴约。

他孤身在此苦苦等候,那怕强风吹袭、寒天刺骨,除了基本生活必需外,其余时间他半步都未离开。

他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,终于,某日一只信鸽送了封信条过来,他兴奋地打开,却见上头写着狠戾话语,道:「我和你兄弟之情自此恩断义绝,此后再见当如仇敌,不共戴天。」

这一年内,严灵空受到种种打击,本以为人生还有最后一丝希望,而今,连挚爱的手足都抛下了他,甚至不给他半点理由就硬生斩断二人兄弟情分。

对此,他心如死灰,不知用了何种方法,终是选择放弃让他最痛的记忆,想藉此抛下些超载的痛楚,导致今日他虽对画上女子再次产生爱怜,却无从得以想起。

「还想不到?」祭炎愤恨一语。

严灵空虚弱道:「我着实不知。我只知道当年你单凭一句话就要断绝兄弟关係,连给我辩解的机会都没有,你这幺做对我公平幺?」

「少装蒜!」祭炎驳斥:「敢作敢当,若你真在乎兄弟之情、在乎我的话,你当初就……就……」说着,想起往事,双眼发红,噙泪欲泣。

不知为何,严灵空说话愈趋小声,似乎连站着都显得吃力,但他急欲知道真相,因此硬撑着身子,道:「把话说清楚……若你当真恨我,为何过两百年才有动作?这段时间你又做了些什幺?」

祭炎让仇恨沖昏脑袋,只察觉严灵空透出不解,却没发现他身子极虚,祭炎冷笑数声,道:「自己造的孽还要别人提点你?哼,眼下看来即使过了两百年,你仍没有忏悔之意,好,既然如此,我也毋须再挂记兄弟情分,受死吧!」说着,作势举掌朝严灵空打去。

「师父!」聂志弘大呼。

那手冲得甚快,然而,最终只停在严灵空的眼前,并未真正攻击到他。

「你……!」祭炎停下动作,只因他终于发现严灵空呼吸的速度实在诡异,且就是他方才接过一掌,面色也不该这样惨白。

看他呼吸急促而困难,全身散发滚烫气息,祭炎甚至需要运出冻气才可阻御住这燥热焚烧之感。

祭炎愣道:「你……你发生何事!莫非是『殊魂鼎』影响了你?」

「还有……封……魔……针。」用了仅存的力量说完话后,严灵空忽尔全身瘫软,意识趋于模糊。

「大哥!」祭炎一急,那只原本要攻击的手终忍不住变成搀扶。

见状,聂志弘气得狂呼:「祭炎你个王八蛋,你对师父做了什幺啊!」

祭炎茫然无措,两兄弟未反目前,他确实见过兄长被十神和五龙炎烧画面,但在二十岁寿辰后,十神和五龙已离开严灵空之身,按理说他不该继续被此侵蚀啊?

「……封魔针?」祭炎恍然大悟,奋力转着严灵空的身子,果真在他脖颈处见到一只细长银针。

此「封魔针」专用来封住敌人内功,如对象并非凡人,效果甚会加重;而这一小针看似不中用,却能封住敌人尽八成经脉,并会使其痛不欲生,要想快些取出只能凭藉外力帮助,不然,只得靠意志力慢慢将它逼出。

如欲速,只怕会当场经脉断裂,暴毙身亡。

「可恶!是谁下的手!」祭炎大声喝道。

严灵空翻白眼眸,已然失去意识,因受了封魔针影响,他身上原先可以抵御十神侵蚀之力也让封锁,因此,除了「殊魂鼎」外,聂志弘身上所有之神器也同时得再次将他焚烧。

「可恶,跟我走!」情急下,祭炎一把揹起严灵空,转身就要离开。

「放下师父!」聂志弘高喊一声,「轰!轰!轰!」连番狂发弹炎,即使体力超载,他也绝不能眼睁睁看祭炎伤害师父。

「什幺!」祭炎心思全在兄长身上,察觉时那弹炎已射至眼前。

「蹦」一声,一道狂雷打下,彻底溃散聂志弘放出之火燄。

打下这道雷的正是藏雷,他走向前喃喃唸着聂志弘之名,聂志弘要保护严灵空,藏雷自然也不会让他伤害祭炎。

看是藏雷出手,聂志弘只添火冒三丈,怒斥:「助纣为虐,你会有报应!」

藏雷并无回话,只拱手道:「大人,请您指示。」

祭炎大呼道:「好……隐十仕听令,阻止任何人跟上,待会儿见暗号行事!」

「是!」徐蓉等人齐拱手应命。

「哟?你想带我的情郎去哪啊?」

祭炎说完转了个身,才要离开时,却有一个窈窕身影不知从何而来,霎时现于眼前。

那女子以薄纱覆面,露出一双秋波眼眸,上头拭有紫影,轻眨眉眼透出千娇百媚。

明明是寒冬天,她却仅以一件紫纱裹身,露出半边修长白腿,曲线玲珑、婀娜多姿,举手投足尽带妩媚。

祭炎冷叹一声,丝毫没受其诱惑,只觉见到个麻烦人物,道:「柳副庄主,不知来此有何贵事?还有敢问副庄主称的情郎是指何人?」

此女正是飞云山庄四位副庄主之一,柳月别庄之主-「柳希希」,她音如黄鹂,美好动听,但拌语之时却一直扭动体态,展现媚骨。

她道:「当然是说严灵空啦,祭炎,你以为只有你和他有仇幺?这个薄情的家伙……这些年可是让奴家思得肝肠寸断呀。奴家知道你捨不得对他下手,这样吧,你把他交给奴家,奴家保证一尝你的宿愿,送这天杀的负心汉见阎王。」

「妳……」祭炎一怔,虽说他恨严灵空入骨,却不认为严灵空会和柳希希有何牵连。

尤其这女子向来凭藉着自身美貌做了甚多败坏私德之事,所言之语亦仅有一分可信,因此,祭炎保持冷静,道:「我不欲干涉副庄主的私事,可妳在名义上仍为黎副庄主之妻,还请妳莫在此处丢人现眼。」

闻言,柳希希眼眸飘白,道:「笑死人了,黎介木那丑八怪能和严灵空这样的美男子相比吗?奴家为他生了个儿子就够便宜他啦,咱们从来是各玩各的,互不相欠。行了,甭废话,奴家瞧你根本没打算杀严灵空,要是奴家上报裘庄主,说你不只赔了个神器,连人也没抓到,到时候你吃不完兜着走啦!」

祭炎毫不畏惧,道:「裘庄主既已让我主导此次大会,自当以我的决议为主。副庄主如想告诉他,悉听尊便。」

柳希希眼神转利,道:「祭炎!奴家好言好语,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,你要再不把严灵空放下,奴家手上这些封魔针可不会留情!」

「什幺!」祭炎怒气于心,道:「是妳对他下的手!」

「当然,这家伙让奴家伤心难过这幺久,不看他伤心难过,怎消奴家此恨?」

「凭妳的武艺,怎幺可能伤到他!」

「这幺兇做啥呀?」柳希希轻拍身子,道:「呵呵,奴家是趁那姓聂的小子和吕立野比武时,躲在一旁朝聂志弘射针,严灵空为了替他挡,自然落入我的陷阱啰。」

听言,聂志弘气呼道:「师父和妳素不相识,妳为什幺要伤害他?」

「闭嘴,咱们大人说话,哪有你小子插嘴的份。」柳希希轻道一句,丝毫没将聂志弘放在眼里,再道:「祭炎,我话说得清楚了,把严灵空放下,否则……」

「否则什幺!」此刻,「碰」一声,一道大雷狠狠落下,藏雷知晓祭炎心急严灵空的状况,便决定出手替他除去麻烦。

藏雷腾身来到柳希希面前,道:「大人敬妳这妖妇三分,我并不吃妳这一套。」

「哟?雷电?你就是那大名鼎鼎藏雷?嗯,这可是咱们第一次见面呢。」说着,柳希希上下打量藏雷,冷笑道:「呵,身材挺拔,可惜脸蛋生得普通,比那姓聂的小子还难看,快闪边去,别在这儿髒了奴家的眼。」

藏雷道:「可需要我把妳的眼给挖出来?」

「臭小子,敢这样和我说话!」柳希希喝道。

藏雷双眸凌厉,道:「大人,您请先行离去,这儿交给雷儿即可。」

「你自己小心,还有,别做过头。」说毕,祭炎揹着严灵空,在藏雷的掩护下顺利离开关山崖。

「祭炎!站住!」聂志弘和柳希希同时发出一声。

柳希希怒火中烧,道:「臭小子,敢坏我好事,吃我封魔针!」

「磅──」藏雷并未与聂志弘对战,因此他现下体力充裕,要抵御柳希希是再轻鬆不过,随即将那迎面而来的银针一一毁尽。

而聂志弘这头虽欲追上祭炎,可没会儿就让魏子吾、徐蓉等人拦下,志弘方才已消耗太多体力,随便吃了子吾一棍,便是疼得失去意识,倒地不起。

「聂小弟!」「聂兄!」杨锦宣、铁荷枫上前扶住聂志弘。

徐蓉拱手叹道:「杨公子、铁公子,你们应该有察觉其实大人并没有意思伤害令师,且现在只有大人可以替他除掉封魔针,我等实不欲伤人,眼下聂公子伤势颇重,当务之急,你们还是先带他去歇息吧。」

「这……」杨锦宣嚥下一口水,和铁荷枫尴尬对视。

魏子吾扛着吕立野,大声道:「甭和他们说了,咱们撤退,雷兄弟,你快些跟上。」

徐韩举剑道:「我支援雷大哥!」

藏雷应语道:「不必。妳和大家一起走。」

「可是……」徐韩蹙眉道。

「韩,你们先走,我来助雷大哥。」此刻,古仁景缓步上前,并道:「二八星宿、井鬼柳星张翼轸、朱雀现。」说毕,一头朱红赤鸟应咒而至。

「……仁景?」徐韩鼓嘴,心头实在五味杂陈,可她知道一个古仁景足以胜过十个自己,于是她不再坚持,叹道:「好……你们小心。」

待徐韩等人撤退,杨锦宣轻声道:「铁兄,杨某跟上他们,有消息我会通知你们,假如晚些杨某还没回来,你先劝聂小弟回骸岩峰等侯,切勿着急惹事。」

「明白,你自己小心。」铁荷枫点头,一把扛起聂志弘后,道:「妤臻、华榛、灵虹、辛姑娘,此处危险,咱们先退回山庄再作打算。」

陈华榛点头道:「嗯!师兄的神色好惨白,咱们快带他去歇息吧!」说毕,除了虞灵虹外,其他人都应声离开。

虞灵虹伫足在此,那怕对藏雷存有心结,那份担心却怎幺也无法掩藏。

柳希希打量着古仁景,轻语道:「这位冤家,你是?」

古仁景拱手道:「古仁景,原是隐十仕一员,见过柳姑娘。」

柳希希瞇眼盯着他,笑道:「呵呵,你长得倒是十分挺俊,不笑的样子更是风采万千,如何,要不要和姐姐一起寻欢作乐,姐姐保证让你欲仙欲死,不虚此行呢。」

「承蒙柳姑娘错爱,在下受宠若惊。可是姑娘方才才言明喜欢师父,怎幺又改变主意了?」

柳希希摀嘴道:「呵,你们一个天仙一个凡人怎能相比?严灵空是我这辈子的爱人,能让我肝肠寸断,而其他人包括你只是我的囊中玩物,只有你们为我肝肠寸断的份儿,不过……能为我这大美人儿伤神,你也算烧三辈子的好香啦,怎样?考虑得如何?」

「疯子。」藏雷鄙夷一句,紧握手中续雷,道:「我给妳三声时间,滚。」

「你……」柳希希媚态万千,却没想到藏雷丝毫不受挑逗,而见古仁景还可召出传说中的神兽,便知要是这两人联手,她实在无法应敌。

她想了想,道:「哼,好吧,咱们今日头一遭见面,当奴家卖你面子,反正严灵空走了,奴家也疲于和你们纠缠,后会有期啦。」说着,此女子高舞衣袖,一阵传送阵开出,转眼已不见蹤影。

这风骚女子终于离开,藏雷鬆了口气,道:「仁景,多谢。」

「大哥不必和我这般生分。不过……大哥可知大人会将师父带到何处?」

藏雷点头道:「嗯,依我推测,大人为避免你为难,该是会带他到竹悔的住所。」

「这……」古仁景闭眼,叶竹悔因为双眸不便,于是祭炎给她选了个十分隐密的住所安居,一直以来,除了他们二人,其余人皆不知那住所处在何地。

古仁景叹道:「为了不让我难以面对志弘,有劳大人费心了。」

「仁景,我以性命担保,在大人尚未清楚自己的心意前,我不会让他因仇恨而杀了严灵空。不过……只怕有再多保证,聂志弘仍会牵怒于你。」

「无妨。志弘是个心善之人,相信他不会难为我,就算真口出几句恶言,也是人之常情,不碍事。」

「嗯,那你保重,咱们以后择日再痛快喝一杯,后会有期。」

「大哥也请保重,我期待这一天到来。」古仁景朝藏雷拱手后,转身离开。

风波平息,藏雷遂将眼神移至虞灵虹身上,灵虹觉得尴尬,急挪开眼神,并转身离开。

  • 名称:重生潜入梦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39:42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