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至尊全文阅读

古仁景和绝心打得疯狂,每发一波仙光,身上摄人之气就越显强大,渐渐地,连他自己都难以控制。

徐韩怵目惊心,纵然气愤古仁景选择离开,心里还是关心他,道:「大人,古仁景是怎幺了?」

祭炎亦是惊叹,道:「仁景确非凡人,现下不知是什幺缘故竟开始甦醒,如若他撑过此次劫难,就能恢复以往仙力。如果不行,便会魂飞魄散。」

徐韩讶然道:「不是凡人?正在甦醒……这是什幺意思?」

祭炎道:「估计仁景以前是神仙,应是受天界责罚而贬为凡人,误打误撞,这一世又捲入我和严灵空的恩怨中,才会与诅咒相冲,导致记忆零碎,一直到碰上我才得保持记忆。现下恐是有什幺事物与他交相感应,让他得到恢复神力的天机。」

「该不会……是他常把玩的那块青铜令牌?」

「什幺令牌?」

徐韩尴尬道:「呃……就是一块刻有四神兽的令牌,我问过他,他不说。」

「多久的事?」

徐韩道:「几个月了。」

祭炎闭眸道:「四神兽……嗯,这样说来,他过去应为『四神统领』,想不着仁景竟是这等来历……不过,若那令牌是他甦醒的原因,几个月的时间……似乎慢了些……该是还有别的因素……」

徐韩紧张道:「连大人也不知道幺?」

祭炎摇头道:「这得追根到仁景为何被贬,除了被贬外是否还有别的惩处,种种综观下来才能做出定论。」

场内,即使有便捷双翼辅衬,绝心体力亦不堪负荷,何况古仁景气力虽是紊乱,却非他所造成。

换句话说,他躲古仁景都来不及,哪还有气力对付他?

事到临头,绝心只得和他拼一回,快速结印念咒。

「嘎──咕──唧──」

多种鸟类声音齐响,诸如鹰、鸽、雀等鸟类齐出,轮番向古仁景撞去。

古仁景喘气道:「你……是鸟仙?」

绝心点头道:「不错,可叹人心险恶,老头子只有隐藏神仙的身分,才能多活片刻,否则多半无知的凡人都以为老头子是妖,急着要把老头子给除去咧!」

古仁景奇愣,绝心续道:「小子不必惊讶,你的力量着实比老头子还强上百倍,要老头子没猜错,你不只是仙,还是天界的神族转世?」

「神族转世」这四字一出,陈华榛更是眉头深锁,道:「连老伯也这样说了,志弘师兄,你说……师父会接受仁景幺?」

「这……」聂志弘搔头道:「师父恩怨分明,该是不会迁怒于他。」

陈华榛忧心道:「可是那四神统领的名号……听起来就特别厉害,他会不会也曾缉拿师父或者他的爹娘?」

苏妤臻摇头道:「华榛,别说了。越说下去,只是徒增志弘的烦恼。」

让陈华榛一提点,聂志弘着实担忧,可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先管好眼前的事,望古仁景能平安度过此劫。

古仁景面色发白,仙气持续扩大,随着怀中的青铜令牌剧烈躁动,过往记忆不断冲入脑海中。

眼前闪过太多风景,还有和四神兽并肩作战的过往,当瞬间记忆融入,仁景一个撑不住,爆出仙力即将这些鸟兽烧得殆尽。

过去四神统领亦是倚赖神兽作战,心知召唤兽是何等忠心,见这些鸟类为了护主而亡,仁景心有不忍,尽可能封锁力量,让爆发的仙力向内反噬。

见状,绝心讶然,急道:「小子原来是心善之人……也罢,如此打下去着实没意义,何况实力悬殊,老头子认输了!」说毕,绝心急着飞下擂台,并道:「副庄主,还请您尽快疏散群众,莫牵连到无辜之人。」

祭炎听了绝心建议,大声道:「好。这一仗由古仁景取胜,各位英雄,眼下情况有异,还请先行离席,剩下的比武留到明日进行。」

一些修为较低的武林人士急着逃命,留在比武场上的人寥寥无几。

待清空场子,聂志弘等人奔上前,但才靠近就让一股仙力给反振,无法再向前踏出一步。

徐韩亦是跃步上前,道:「古仁景!」

藏雷情急拉住徐韩,道:「妳不要命了!这里交给我和大人,你们都退下!」

徐韩咬牙道:「可是……」

「不错。蓉儿,带大家回去候着。」祭炎挥袖,一道气光冲破仙力,他和藏雷缓步走到古仁景面前。

古仁景缩着身子,看来残喘难忍,眼看祭炎靠近,勉强挤出一句,道:「大人……离我远些,以免……受到……波及。」

藏雷立即运气欲替古仁景疏通。

「且慢。」祭炎阻住藏雷。

藏雷停下动作,不解地望向祭炎。

祭炎沉重道:「一般被贬的神族是没甚机会恢复力量。不过事出平常必有异,此番祝你度劫眼下也许是福,但恐怕引来大祸,这点……你明白幺?」

「……是。」

「好,要继续只做古仁景安然一生,还是要继承四神统领的力量面对过去,你自个儿决定吧。」

古仁景闭眸残喘,不知有多少画面在脑海中浮现,只见他眼眶不禁让泪水沾湿,甚至抖着嘴巴,不时发出哀鸣,估计是想起过去的心酸苦楚,让人心有不忍。

许久,他才平抚情绪,喃道:「还请大人……助我恢复力量。」

「好。」得到允许,祭炎唸道:「天命之谓性,率性之谓道,脩道之谓教。道也者,不可须臾离也,可离非道也,固──」

须臾之间,于古仁景身边造出一道法阵,名为「天命固元阵」,藏雷在旁续力助阵其力。

「那是!」聂志弘喊囔一句,想冲上前去帮忙,直让虞灵虹阻止,道:「志弘师兄,祭炎和藏公子已布好阵法,你现在前去只怕会乱了阵眼,不只于事无补,甚至会被反伤。」

聂志弘急道:「可是我……等等,灵虹,那男人是藏雷?妳怎幺认得出?」

虞灵虹愣了半晌,道:「我……」

杨锦宣抚腮道︰「嗯……灵虹猜得不错,这人跟在祭炎身边,又有一头长髮,现下看看身形,除了藏雷没有别人。」

聂志弘点头道:「经你们俩一说,的确如此……不过他们俩真没问题吗?」

陈华榛担心道:「就是,他们会不会似机报复仁景呀?」

聂志弘狐疑道:「我不担心此事,我只怕仁景力量特殊,他们俩会镇压不住?」

「可是,仁景毕竟背叛他们……」

聂志弘摇头道:「不会。妳忘了仁景加入咱们时,徐姑娘说过藏雷不介意仁景的去留?而祭炎……虽然信不过他,可他要想杀仁景,何必到这时才动手?」

许久,古仁景纠结的面色渐渐平缓,天命固元阵的颜色从白清转而湛蓝,这种拨云见日之感,犹如说明古仁景重获新生。

古仁景缓缓睁开双眸,藏雷道:「如何?」

古仁景微笑道:「大人、雷大哥,谢谢你们。」

祭炎伸手,道:「起得了身?」

古仁景试图站起,可双腿一麻又是瘫软,见状,藏雷紧急搀住仁景,道:「当心!」

祭炎冷道:「聂志弘,你还要呆到何时?」

「啊……是!」聂志弘醒神,和杨锦宣、铁荷枫三人一併上台将古仁景扛下台。

苏妤臻给古仁景把脉,不解道:「奇了……仁景的脉象十分平常。」

祭炎道:「他还没能适应重获新生的滋味,你们好生让他歇息,过个两日便好了。」

「祭炎!」聂志弘喊道。

祭炎冷道:「还有何事?」

聂志弘拱手道:「……谢谢你救了仁景。」

「哼!雷儿,咱们走。」

徐韩道:「聂志弘,你们一定要好好照顾他啊……」

聂志弘点头道:「嗯,我们会的。」

回至庄园,众人来到大厅。

「呀!你们可算回来啦!」一个女声发出,音色清脆,眼前是位从没见过的陌生姑娘,她一见众人回来,即放下手边书本上前迎接。

那姑娘看来正值二八年华,其妆容淡雅,头上戴了只珊瑚髮簪,身着粉红羽纱,看来风姿绰约、俏丽甜美。

她身形瘦高,一张精緻的鹅蛋脸,五官清晰,双眸微弯好似新月,整体神韵和虞灵虹有些神似,称得上是位标緻美女,两人最大差别,即是这姑娘嘴上挂着甜笑,看起来更为可人。

众人扶着古仁景坐下后,聂志弘搔头道:「姑娘,妳是?」

那姑娘透出嫣然一笑,道:「我叫辛痕。」

杨锦宣狡诈笑道:「哟,这位标緻的小姑娘,妳是聂小弟的朋友?」

聂志弘面透羞红,摇头道:「杨兄,别胡说,我不认识辛姑娘。」

辛痕把玩着鬓髮,道:「不是,我是来找严公子的。」

「师父?」众人异口同声喊出,聂志弘不解道:「怎幺姑娘认识师父吗?」

辛痕甜笑,数着人头,道:「嘻嘻,我不只认识他,还知道他有六位弟子,咦……五、六……七,五、六……七,奇怪,怎幺多了一个?」

众人你看我、我看你,苏妤臻拱手道:「小妹苏妤臻,请问姑娘,妳是从师父那儿听来我们的事?」

辛痕嘿笑道:「嗯……算是吧。」

苏妤臻点头道:「那便是了。师父还不晓得仁景的事,也连带姑娘以为咱们只有六人。」

辛痕道:「嗯,一定是这样。」

古仁景靠在椅上,扬着头盯着眼前女子瞧,辛痕察觉异样眼光,鼓嘴道:「无礼的家伙,做啥这样瞧着我?还摆着一张臭脸,哼,我长得很奇怪幺?」

古仁景拱手道:「在下没有恶意,请姑娘见谅。」

聂志弘傻笑道:「哎,辛姑娘,大伙儿是让妳吓着了,绝对没别的意思。言归正传,请问姑娘和师父是什幺关係?为何来此找他?」

辛痕笑道:「喔,看在他这幺虚弱的份上,本姑娘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他吧。事情是这样,大概十天前吧,我不小心在山林里碰上贼人纠缠,幸好严公子出手所救,他玉树临风、风度翩翩,个性又温柔体贴,嘻嘻,像这样的好男人,我怎幺能放过呢?」说着,面透怀春笑意,发出格格笑声。

聂志弘讶异道:「师父出骸岩峰了?」

辛痕道:「是啊,他照顾我两天,期间常对天空喃喃自语,我向他撒娇好几回,他才肯告诉我你们要来关山战役的事。和他分开后,我想了想,就决定来这儿等他,到时给他一个惊喜,他一定会喜欢上我的,嘻嘻。」

聂志弘尴尬道:「原来如此,听姑娘的意思是……妳喜欢师父?」

辛痕灿笑如花,并从怀中拿出一幅画像,道:「是啊,你们瞧,这是我画的,像不像?」

那画上主角即是严灵空,乃是辛痕在和他分别后凭记忆一点一滴勾勒出来,画上的严灵空神态自若,和本人神韵丝毫不差,由此看得出辛痕在绘画上有极高天分。

铁荷枫笑道:「不错,真是个有勇气的姑娘,不过只怕姑娘是要失望了。」

辛痕不解道:「为何?」

聂志弘彆扭道:「因为师父不可能喜欢妳呀。」

辛痕面透不悦,气道:「唔……给我个理由。」

不想这位傻姑娘耗费青春,聂志弘便直言不讳,将严灵空倾慕那位画上姑娘的事情告知。

听毕,辛痕寻思一会儿,道:「哎,他连那姑娘是谁都记不得了,就表示我还有机会啊。总之本姑娘心意已决,你们不看好我不打紧,别扯我后腿就行!」

虞灵虹道:「不知姑娘可有容身之所?」

辛痕尴尬地玩着云鬓,道:「……这倒是个问题呢。」

虞灵虹道:「女子独身在江湖上行走着实不易,师兄,既然还有一间空房,不如就留给辛姑娘?」

聂志弘点头道:「也好,她算是师父的朋友,的确不能怠慢。辛姑娘,妳就安心住下,有任何问题儘管和咱们说,不必客气!」

「嘻嘻,好哥哥、好姐姐,谢谢你们!」辛痕娇声道。

聂志弘彆扭道:「真奇怪,你喜欢师父,却叫我哥哥……」

辛痕吐舌道:「大丈夫别在意这些小节嘛。哎,你们瞧,这位臭脸哥哥的脸愈发臭了,他可是受伤了吗?」  

「啊,仁景!」大伙儿让这姑娘一乱,一时忘了古仁景身子不适。

古仁景微笑道:「我没事。」

辛痕上前道:「别动,让我来。」

瞧眼前女子身材纤瘦,铁荷枫哈笑道:「姑娘行幺?」

辛痕哈笑道:「哼哼,别看我这样,我义父是个铁匠,从小我就帮他搬东搬西,力气也跟着大啦,这几天就让我看顾这位臭脸哥哥,当是报答各位的赠房之恩!」说着,自顾自地扶起古仁景,缓步送他回房。

众人看这姑娘天真浪漫,毫无心机,且身上确实有严灵空的画像,证明她所言不假,于是答应让她住下。

翌日,和江湖五绝比武继续进行。

第三战派出者为陈华榛,而对方派出之人名为「绝恨」。

相较前二人,绝恨并无悽惨过去,反是希望普生大众皆能放下仇恨,华榛在事前得知绝恨来历平常,也才敢自告奋勇上场。

绝恨的特点即是人高马大,力大无穷,一手高持巨斧,武功步数与六虎帮那些壮汉有些相似。

陈华榛武功不高,幸好她的「虚盈三刀」和「落日飞鸿」即是讲究以柔克刚,用来对付这等使蛮之徒再适合不过。

比武方开始,情形一面倒,那怕巨斧力强,那套「虚盈三刀」都能将他给箝制一番再轰回去。

找不到致胜时机,绝恨心头甚慌,而陈华榛信心大增,开始转守为攻,三刀反覆重施,阳羽之光随着日照而灿烂。

眼见胜券在握,绝恨忽尔眼眸一亮,嘴角扬起笑意,大肆重挥斧头,斧心正好落在刀身最脆弱之处。

「磅啷!」

那把阳羽刀霎时被一分为二,断成两半掉落于地。

「啊──」陈华榛惊叫一声,突然发生变故,且那刀又是夏静赠给她的礼物,华榛一时呆滞,心头油然不捨。

「华榛!接剑!」无奈比武仍在进行,聂志弘纵然知道华榛难过,也只能先抛剑给她,让她继续奋战。

陈华榛接过聂志弘那把墨黑剑,无奈她一向擅长用刀,而同伴们眼下也没刀能给她,她只得硬着头皮撑下。

墨黑长剑甚重,陈华榛举得摇摇欲坠。

绝恨拱手笑道:「陈姑娘,在下佩服妳的毅力,不过临阵换兵器乃比武之大忌,妳是赢不了我,何不认输就好?」

上一战她惨败在赵晔手下,不愿再输一场,此刻,她轻闭双眸,心想起严灵空所言,武者之强贵于与兵器心神合一,无论手持何种兵器,只要稳下脚步,以同样方法使用,那怕一草一木,都能成为致胜利刃。

想通此点,陈华榛左右也没别的法子,便以剑施「落日飞鸿」,施出同时,华榛奇愣,这下才明白为何严灵空会传授她这样的武功步数。

此招招式虽似「虚盈三刀」,却能激发内劲调和手感,就是使用不同兵器,施起来却和阳羽刀的手感如出一辙。

绝恨没料到陈华榛竟在这须臾时间领悟这等道理,一时将全力发出,却让她给一剑剋回。

这全身蛮力等同回归自身,绝恨疼得面容纠结,现下才知道自己平日原来有多野蛮!

陈华榛顺势抢走他掉落的巨斧,在绝恨面前摇摆不定。

「认、认输啦!」看那巨斧随时可能落在脑袋瓜上,绝恨嚥下一口水,赶紧喊败。

「锵啷!」陈华榛抛下沉重巨斧,大鬆了口气奔下台。

聂志弘轻拍陈华榛的肩膀,道:「华榛!妳克服难关啦!」

陈华榛欣喜笑道:「嗯!幸好方才想起师父的教导呢!」

提及「师父」,辛痕的眼神不自觉瞄来,陈华榛急摆手道:「辛姑娘妳别误会,我的心上人不是师父。」

辛痕微笑道:「嘻,急什幺,我又没说话。我当然知道妳的心上人不是严公子,而是……」说着,眼光瞄向聂志弘。

  • 名称:我是至尊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5:42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