死鱼眼全文阅读

虞灵虹察觉胡觉均双拳紧握,谨慎道:「胡公子还有何事?」

胡觉均沉默片刻,叹道:「假如我们双方打起,还请虞姑娘别和燕音对上。」

「程燕音?」

「不错,燕音对妳已起杀机,日后,虞姑娘最好避免孤身,以防燕音动手。」

莫名其妙惹上程燕音这煞星,虞灵虹心头一沉,可现下更多的是不解,道:「你为何告诉我这些?」

「不瞒妳说,燕音本来希望我来这儿传讯时,就一併把妳除去。」

虞灵虹打起冷颤,道:「你为何不这幺做?」

胡觉均摇头道:「过去,我确实替燕音除掉不少女子,然而那些女子都仅是对大哥单相思,甚或想用心机迷惑大哥。可这次不同……我头一遭见大哥为了个女子而改变,甚至忤逆大人……我看得出,他对妳是真心的。」

虞灵虹道:「可你对程燕音如此癡迷……」

胡觉均点头道:「不错。但恐怕没人知道,其实在整个飞云山庄里,我最崇敬的并非祭炎大人,而是雷大哥。一个是我深爱的女人,一个是我最景仰的人,无论哪方,我都不想他们受伤。」

「你该如何向程燕音覆命?」想着胡觉均可能会有的下场,灵虹只觉万般感叹。

看虞灵虹面透同情,胡觉均微笑道:「姑娘不必把我想得如此伟大。其实要是妳真出事,除了怕大哥受不住,我更怕大哥会不顾一切找燕音报复,大哥对朋友和蔼客气,可对待敌人……着实是心狠手辣,我没法眼睁睁看燕音走到那一步。」

「……无论如何,谢谢你。」

「阿均!」于此同时,藏雷奔来此地。

胡觉均诧异地望着藏雷,见他髮丝凌乱、神色慌张,他何曾见过藏雷这副模样?现下他更确信藏雷已对虞灵虹情根深种,道:「雷大哥,你怎幺来了?」

藏雷冷道:「你放心,我和大人知会过了。」

胡觉均拱手道:「好,那小弟就不再打扰,大哥、虞姑娘,失陪。」

看胡觉均走远,藏雷心急走到虞灵虹身边,道:「妳的脸色十分不好,莫非阿均对妳……?」

虞灵虹摇头道:「没有。胡公子只是说你不会前来,让我回去而已。」

藏雷鬆了口气,道:「嗯,看来是我多心了。」

虞灵虹轻叹道:「你因为和我相约而顶撞祭炎了?」

「……没的事。」藏雷双眸游移。

虞灵虹轻握拳头,道:「那幺,咱们暂时都别约了好不?」说着,不捨情绪油然而生。

藏雷道:「妳害怕?」

虞灵虹点头道:「是,我怕你受罚,怕你落人口实。」

藏雷闭眸道:「妳会难过幺?」

虞灵虹低头沉默不语,藏雷轻声道:「实不相瞒,我每晚都期待太阳西下,这样就能尽快和妳见面,不知妳是否和我一样?还是觉得不过是可有可无?」

虞灵虹心头一颤,其实方才发现赴约之人并非藏雷时,对她而言是何等冲击?

不知不觉中,她早已搞不清楚,前来赴约的目的是什幺,对眼前这男子又到底是依赖?是友情?还是,已经对他动了心?

虞灵虹摇头道:「不……我和你一样。」

闻言,藏雷透出灿笑,道:「好。我听妳的,咱们暂且不约,不过,若到咱们两方对决,前一夜,我会在这儿等妳,好幺?」

「……好。」

过了这夜就暂时没法和虞灵虹谈话,藏雷心有不捨,伸手轻抚灵虹的髮丝,而灵虹并未阻止。

顺着头髮摸至脸庞,这一摸,只觉得那脸蛋烫热无比,藏雷诧异道:「妳身子不舒服?」

虞灵虹神智恍惚,这才想起自己生了病,现下吹风又站了许久,病情更是恶化,她摆手道:「我出来前服过药了,不……不妨事。」

藏雷心疼地扶着她,让她倚靠在树边,道:「小心。」

虞灵虹坐下后,全身已瘫软无力。

藏雷焦急道:「我送妳回去吧。」

虞灵虹摇头道:「不方便……且……」心想别过今日,要过好几日才能再见……原来,两人的心思一模一样。

藏雷蹙紧眉头道:「那妳等我会,我马上回来。」

「你要去哪?」语气中充满害怕,害怕藏雷将她抛下。

「别怕,我去去就回。」藏雷轻拍虞灵虹的头,宠溺道。

没会儿,藏雷带了盆水和条乾净手巾回来,佳人已因疲乏而进入梦乡,藏雷瞧了心疼,叹道:「唉,这幺睡怎能舒服?」

深怕吵醒她,藏雷缓缓将虞灵虹抱起,小心翼翼让她躺在自己的大腿上,并将手巾沾湿,轻轻置于那发烫的额头。

每过一刻,就替她重换一次,直至清晨,动作都未间断。

翌日清早。

微光映入眼帘,虞灵虹缓缓睁开眼皮,一见眼前人,急是睁开双眸,仰起半身,驼红着脸道:「藏公子,我怎幺……!」

藏雷微笑道:「别怕,我没做不规矩的事。」

虞灵虹慌了神色道:「我不是这意思……」说着,低下容颜,才发现手让藏雷给牵着,然而,就是再紧张羞怯,心头却是温暖甜蜜。

两人沉默片刻,虞灵虹喃道:「你该不是整夜没睡?」

藏雷笑道:「无妨,待会回去有的是时间歇息。」

「多谢……」那感动情绪即刻涌上,虞灵虹轻轻反牵着那只温暖手掌,道:「那你赶快回去休息。」

藏雷点头道:「好。记得,决赛前晚,我会在此等妳,不见不散。」

「嗯……不见不散。」

虞灵虹回到别庄来到房前,霎时面透诧异,只见那傻大师兄竟坐在她门前打盹。

她惊讶上前,道:「志弘师兄?」

「嗯……」聂志弘睡眼惺忪,轻揉眼眶,忽尔醒神,朝门口和灵虹重複张望几回,吓道:「啊,妳怎幺从外头回来啦!」

虞灵虹支吾道:「你……何时在这的?」

聂志弘搔头道:「哦,大约三更吧,呵呵,我担心妳没人照顾,就怎幺也睡不着……可又怕打扰妳歇息,想说乾脆在外头睡下,万一妳有什幺动静,可以赶紧帮妳。」

闻言,虞灵虹内心有说不出的温暖,微笑道:「你真是个好师兄。」

聂志弘傻笑道:「哎,别这样说,不过……妳怎幺从外头回来?」

虞灵虹面透尴尬道:「没甚,不是什幺要紧事,别放在心上。」

聂志弘鼓嘴,纵然心里好奇,却不想逼她说出,只道:「喔,好吧。外面风大,妳暂时别乱跑,受寒了就待在房里好好歇息,知道幺?」

「嗯,我明白了,多谢。」

时间匆匆而逝,已来到和江湖五绝对战之日。

这五位江湖儿女虽无血缘关係,却因志同道合而义结金兰共闯江湖,传言每个皆有超人一等之专才。

五绝首先派出者名唤「绝情」,绝情绝情,绝去世间情爱。

绝情年过半百,倒还是浓妆豔抹、衣衫华丽,据悉她过去遇人不淑,遭负心男子抛弃,本打算轻生结束性命,幸而得其他四绝相救。

良久才渐渐解开心结,然而,受了此次创伤,往后除却四绝能在她面前和爱侣甜蜜,若见他对情侣浓情蜜意,她即会深觉暴躁。

聂志弘等人不知她的伤心往事,首战派出者为铁荷枫。

铁荷枫準备就绪,道:「夫人,请多指教。」

绝情拱手未发一语,对铁荷枫丝毫不存好感,只因在关山崖期间,多次见这男子和苏妤臻你侬我侬,好似全天下就他们俩幸福。

对此,比武方开始,绝情就不藏招,先是化影手势,而后从怀中拿出多副娃娃,喃喃唸咒,并以手指碰上娃娃。

「嗖──」这帮娃娃忽尔扩大,从能一手掌握的大小,变得和人一般大,且个个幻影成绝情的样貌。

铁荷枫一怔道:「分身术?有意思!」

九位分身皆如常人一般,从各个面相朝铁荷枫出击,荷枫以长棍挥扫,不让敌人接近。

起先因对方是女子,荷枫不愿施加暴力,不过现下只是堆娃娃化影,倒让荷枫放手一搏,他横甩数棍,犹如神龙摆尾,气势蓬勃,后劲逼人。

「哼,以为这样就能赢?未免太小看我江湖五绝的本事。」说着,绝情本尊双手高速挪动,再道:「皑如山上雪,皎若云间月。闻君有两意,故来相决绝。」

那九个分身娃娃摆出「白头吟飞阵」,九娃共舞衣袖,袖上藏有铃环,遭击者易全身麻痺,重则失去意识。

一次九珰袭来,铁荷枫挥棍再快,打掉六珰,也还有三珰将他锁住,剎那间,他已被锁住脚步,动弹不得。

铁荷枫猛地挣扎,绝情媚笑一声,从怀中拿出一把烈红软鞭,「碰」一声用力一甩,不偏不倚抽走那把长棍。

武器离身,铁荷枫情势更险,苏妤臻忍不住呼声,在旁不断替荷枫祈福。

聂志弘神色甚慌,道:「糟,想不到铁兄竟会处在下风?为何他不使用百裂棍法?」

苏妤臻眼眶含泪,道:「荷枫恢复武功未满一年,犹如伤口结痂未癒,强行抠除只会伤得更深。上回和周成比试时他已用太多次百裂棍,体力有些不堪负荷,如今要再使用,只怕还没到决战就先阵亡。」

杨锦宣叹道:「唉,怎不早说?早知如此就不让他上场啦!」

同时,只听得这半百妇人娇声大笑,道:「素闻铁家百裂棍出神入化,原来不过尔尔。」

铁荷枫喜好面子,听得这话自是火气横生,可现下情况处劣,又如何能与人争辩?

绝情挑眉续道:「奴家和令尊也有过几面之缘,要他老人家知道宝贝儿子输给一个老妇人,呵呵……肯定会气得脸红脖子粗。」

那壶不开提那壶,一听「铁眺」,铁荷枫怒气直昂,不管三七二十一,便是催动全身气力,硬是挣脱开分身娃娃的衣袖。

他滚着身子抢回长棍,绝情媚笑两声,「搜」一声再次甩出长鞭,铁荷枫则是死命抓紧武器,说什幺也不放手。

妇人看其面色狰狞,咬牙切齿,心头甚是爽快,媚笑一声后,再操纵那九位娃娃卖弄风骚。

只见那九娃先是撩裙、后是宽衣,眼前之人纵有年岁,但由于是娃娃之身,肤仍如若凝脂般白皙透亮,尤其九位佳人同时宽衣解带,眼前更如极乐美景。

铁荷枫震惊,将头撇开,支吾道:「妳这是干什幺!」

绝情本尊摀嘴笑道:「少侠果然气血方刚,明明有个娇俏小娘子,怎幺还对我这样的老太婆感兴趣?」

「妳……夫人既不自爱,别怪铁某手下无情!」铁荷枫不堪其扰,被其激怒而施展「百裂棍」。

见百裂棍现形,绝情窃笑一声,道:「呵,和你爹一个模样,稍微激一下就忍不住了?奴家早看出你的体力没法负荷百裂棍,现下逼你使出,只要时间拖久,你必输无疑。」

铁荷枫喝道:「那也要妳拖得住!」说毕,猛催动内劲狂使「百裂棍」,绝情虽说风骚,技俩也特别多,尤其她有个分身作盾,犹如九命怪猫,根本不怕和铁荷枫硬碰硬。

一个、两个、三个……直至第七个娃娃坏去,铁荷枫已经精疲力尽,跪下半身气喘无力,道:「可、可恶……」

绝情摊手笑道:「如何?眼下还有两个娃娃,对了,少侠千万别忘了,奴家可是一点力气也没费到,就是娃娃都坏了,奴家还有十成力能跟你慢慢耗呢。」

「可、可恶……铁某……岂会输妳?」

「住手!别打了!」场外传来一声咆哮,喊者正是苏妤臻。

铁荷枫愣怔片刻,苏妤臻哭喊道:「输了这场,下一场赢回来便是,别为了和她硬拼连命都搭上啦!」

铁荷枫低眸道:「唉,铁某真是没用,连两回……都让妳担惊受怕。也罢,大丈夫能屈能伸,夫人,是铁某输了。」

闻言,绝情似乎摆去戏弄态度,微笑道:「很好,看在少侠很在乎小娘子的份上,奴家就不为难你,承让。」

铁荷枫灰头土脸的下擂台,古仁景上前接应,道:「别灰心,下一场换我。」

铁荷枫微笑道:「好,古兄,请连铁某的份一併赢回来!」

五绝派出第二人名唤「绝心」,绝心绝心,绝去热心。

绝心面为老丈,过去存有古道热肠,却反受受恩者设计,无奈下被迫杀人。

然而,那受恩者非但没感激他,还落井下石害他入狱,使其遭判处斩极刑,所幸处决当日,让五绝的「绝恨」救出。

绝心大难不死,从此却对人心失望,除五绝外,其余人一概不信,

比武开始,绝心双手插腰,语态沉稳,道:「小子,瞧你是后生小辈,别怪老头子没提醒你,老头子的能力非你所能披靡。」

「多谢老丈提醒,请赐教。」古仁景生得俊朗,不笑时却是端严肃穆,实难让人亲近。

绝心觉得无趣,道:「哼,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,那幺老头子就不客气啦。」说着,结出手印,嘴里振振有词。

古仁景不作动作,只觉他的结印手势似曾相识,打算全数看完再作反击。

许久,「啾啾──」,谁料大费周章过后,于绝心手上只出现只白色飞鸽?

「哈哈──」

「这老头子搞什幺鬼!要飞鸽传救兵来不成?」

台下观众忍不住揶揄,一阵哄闹响起。

古仁景双眸微瞇,纵然外人笑得一塌糊涂,他却相形慎重,道:「老丈并非凡人?」  

绝心眉目一挑,笑道:「哦?少侠颇有见识,竟能看出我这鸽子与众不同!」话毕,那白鸽忽尔展翅在绝心身边环绕。

只见速度越发越驰,直至肉眼跟不上其速度后,「啪」一声,那短翅化作长羽,併在绝心背上,形成一对洁白翅膀。

场下一片譁然。

前几战,绝心都未使出此招,只是这回他心知对手实力不凡,也就不做隐瞒,直接露出最强一面。

古仁景举起长剑,向前一劈,数道剑气齐发。

绝心展翅高飞,然而他速度再快,仍不慎被仁景削去一根羽毛,他悬飞在场中央,惊异道:「小子不错,年纪轻轻竟有这等剑气……且这剑气力量特殊,似乎不像修仙门派所用。」

古仁景一怔,道:「不知老丈有何见解?」

「呵,恕老头子直言,小子……也非凡人?」

古仁景面色颤动,再使剑气。

绝心微笑道:「看来老头子是猜对了,有趣、有趣!」说着,绝心同运仙力,双掌蕴含白色气波,两者直接互冲。

「碰!碰!」爆炸声响彻云霄,场上瀰漫一阵呛鼻白烟。

杨锦宣发愕道:「天哪?古兄究竟是何方神圣?竟然……竟然……」

聂志弘心想:「仁景的力量越发强大,约莫是瞒不住了。」想了会儿,志弘决定将「四神统领」一事告知众人。

听毕,陈华榛诧异道:「什幺?这幺说来,仁景是神仙转世?」

聂志弘道:「原先只是猜测,但照这情形看来已经八九不离十。」

陈华榛忧心道:「那可怎幺办?师父的爹娘不就是让天界的神仙杀掉的吗?要是他知道仁景是神仙,会不会迁怒于他?」

「这……」一语点醒梦中人,聂志弘心一怔,从未想过这问题。

  • 名称:死鱼眼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4:42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