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商纣王全文阅读

两日过后,申时。

虞灵虹来至别庄大厅,她没去赴约,本以为这是心之所向,可不知为何心头却还郁郁寡欢,一直为这事儿牵挂着。

「咦?灵虹?」此时,杨锦宣正剔着牙缝从外头回来,满脸满足模样,他走上前道:「怎幺一个人待在这儿?」

「没事。」

杨锦宣心想:「糟……我没事热脸贴冷冰块做啥……得想个话题糊弄过去。」

沉默片刻,杨锦宣傻笑道:「是了,方才杨某和徐姑娘一起吃午饭,她让我转告大家,咱们下一战在六天后,对手是『罡天门』。」

杨锦宣托腮续道:「罡天门听说是惯用左手拿兵器的门派,杨某得去提醒大家,让大家多想点应对之法。」

「嗯……」

「那……杨某就先行一步啦。」说着,杨锦宣转身欲逃,多点人聊天还行,单独谈话,倒觉得十分彆扭,还有点喘不过气。

「等、等等!锦宣,我……能不能请教你些问题?」虞灵虹喊住了他。

「咦?」杨锦宣睁大双眸,满是欣喜地转过身,哈笑道:「太难得啦!来,儘管说,杨某必定知无不言、言无不尽!」

虞灵虹道:「你方才说你和徐姑娘一同用午膳……还有这两日,你是不是常和徐姑娘相约谈天?」

杨锦宣哈笑道:「是啊,可惜今日聊得少,她便匆忙走了,听说是那藏雷两日未归,昨晚又颳风下雪,祭炎有些担心,所以令他们一同找他。」

「什幺?」虞灵虹愣怔半晌,轻握拳头,两日未归……难道他真在那等她?

杨锦宣尴尬道:「怎幺啦?瞧妳一脸凝重?」

虞灵虹低颜道:「恕我冒昧,锦宣在意徐姑娘的身分吗?」

杨锦宣搔头道:「呃……怎幺问了个跟铁兄一样迂腐的问题?唉,实不相瞒,杨某活到这岁数,外貌虽然没变,可能再遇到像兰儿一样情投意合的人实在不易。杨某时常在徐姑娘身上看到兰儿的影子,如此……杨某欣赏她,甚至喜欢她,自然不会放过机会去和她熟识。妳这幺问,是因为她是隐十仕?」

「……对。」

杨锦宣苦笑道:「嗯,她嘴上虽没说明白,倒也明示暗示过几回,想让杨某认清彼此立场不同。不过立场不同又如何?咱们不过是良性竞争,没非说要比个你死我活啊!她不过是在祭炎底下做事,主僕之间,难不成还能管她的终身大事不成?除非是她自个儿不喜欢我,否则,那啥身分对杨某来说一点也不紧要。」

虞灵虹点头道:「嗯,那……依你所言,她和那位莫姑娘十分相像,你不怕自己只是将她当成莫姑娘在对待?」

闻言,杨锦宣总觉有些蹊跷,咳了几声,道:「她像兰儿的部分,不过是老天给杨某一个注意到她机会。然而普天之下,就是孪生兄弟,也不可能全然一模一样,她不像兰儿的部分,就是她的独特,也是我所青睐的徐蓉。」

虞灵虹恍然大悟,再道:「那……你能忘了莫姑娘,一心一意对着徐姑娘?」

杨锦宣闭眸道:「回忆是用来回味,而不是用来绊脚。我和兰儿的情分再深,全都已经过去。哪怕日后再见、哪怕她想重来,只要杨某下定决心,就不会再和她重来一回。和同样的人,刻骨铭心一次便够了。」

虞灵虹神透哀戚,道:「……你早些进去和师兄他们谈对策吧,打扰你了……多谢,我出去走走。」

「行。」杨锦宣透出微笑,看虞灵虹走远后,面上笑意忽尔清显,他托腮喃道:「哈,杨某真佩服我这张嘴这幺会说。瞧灵虹这副模样,肯定是不小心对谁动了心,想忘了那啥吴赖吧?综观她所熟识的人,不是我、铁兄,便是聂小弟啦!」

说到「聂小弟」三字,杨锦宣更笑得合不拢嘴,道:「这幺说来,聂小弟身上有那吴赖的影子?嗯……想不着那吴赖也是这样的呆瓜?还是说长得和聂小弟一样俊俏?」

「啊……总之,聂小弟这是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好兆头,再经杨某这回开导,灵虹迟早打开心房。嘿嘿,这事暂别告诉聂小弟,好让他体会箇中惊妙,等他们日后成了,再来向他讨个媒人红包不迟。哈哈,原来撮合有情人这幺爽快!」说着,他轻吹口哨,缓步走入院内,向众人告知比武之事。

虞灵虹步履缓慢,带着忐忑的心情,终是来到竹林。

她停下脚步,左右张望几回,然则除了竹林遍布,却无半个人影,细探片刻,地上的雪片也没烙上踩痕。

她苦笑了笑,心头竟萌生失落,道:「呵,我这是在做什幺?」

虞灵虹轻摇了头,转身欲离开,这时,一个调子悠扬传出,那箫音甚好,曲调却还杂乱,这样的独特风格,灵虹一听即知是他。

她顺着箫声走入更深处,只见那黑衣长髮男子轻倚竹身,看来风雅万千。

虞灵虹缓步走到他面前,道:「你……真在这儿?」

藏雷停下吹奏,道:「我说过,不见不散。」

虞灵虹低眸道:「这寒风冻骨,若我一直没来,你就不打算走了?」

藏雷抬头笑道:「不是。妳要是不来,便换我去找妳。」

虞灵虹心头怦然一跳,道:「你根本耍赖……你不知道,祭炎正急着找你?」

藏雷道:「放心,徐韩知道我在这儿,她知道怎幺应付。」

「徐姑娘……她不生你气吗?」

藏雷呵笑道:「除却仁景,徐韩是最能和我说上心里话的人,这丫头话虽多,但极重义气,信得过。」

虞灵虹面色凝重,不发一语。

「妳吃醋了?」

「什幺?我才没──」虞灵虹面瞬透红,支吾道:「我来这里,不是听你说这些……你快回去吧,莫让你的朋友们担心。」

「是吗……妳想说的只有这样?」

「……这几日刮风下雪,你成日待在这,对身子也不好……快回去。」

藏雷微笑道:「那便热热身子就好,来吧,答应说要教妳武功。」

「你……」

藏雷怕她彆扭下去,便自顾自地开话道:「徐韩和我说了,你们下一仗是与罡天门对决,这门派的左手剑法和一般惯用左手持剑挥舞略有差别,不过不足为惧。」

虞灵虹不解道:「略有差别?」

「不错。举例来说,徐韩持的双手剑,左手和右手并非共使一招,而是分别施得招式不同,才得如此变幻多端。然而罡天门中,虽有少数人亦是施双手剑,不过武功是以江湖中的『行云剑法』拆解,两手反向共使,说穿了,其实破绽一堆。那日见妳和彭峻比武,妳也懂施『行云剑法』?」

「嗯。」

「那好,可先省去一桩功夫。天下武功,凡能拆解对方步数,便有应对方式。咱们现在就改练习以左手施招,简言之,原先往右划式的,便换向左划招,明白幺?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,等全都明白了,再想应对之策便易如反掌。」

「可我不惯用左手,只怕……」

「别急,我先慢慢使一次,妳仔细看。」说着,藏雷以左手持剑,挥舞迅速,招招行云流水,落地挑起雪片,长髮沾染白光,哪怕尚未得知此人真容,却有种说出不出的迷人风采。

虞灵虹目不转睛盯着每剑每式,着实和她所施剑招完全相反,且招招到位。

虽然藏雷口说此式破绽百出,可她却找不着一丝破绽。  

片刻后,藏雷停步道:「这便是反式的意思。」

虞灵虹蹙眉道:「很厉害,但只怕我资质愚钝,没法……」

「没关係,那我们一式一式开始拆解,妳随我一起。」说着,藏雷拆分招式,每挥四步便停下教学。

虞灵虹初次以左手持剑,自然拿得摇摇欲坠,光前四步,就施得稀稀落落。

光这起头四步,藏雷反覆教她不下十次,然而期间他语气和缓,未曾透出半点不耐烦。

良久,反是灵虹先觉惭愧,道:「我……对不住,还是施不成。」

「时间还长,不必心急,慢慢来终会练成。」

「可……如此会耽误你太多时间。」

「妳多心了,再来。」接着,仍不改温和语气,一步步从完全不会,教得她懂得施招顺序。

翌日,夜晚。

两人一样相约在此,有了前日的细心教学,加上虞灵虹本身就懂「行云剑法」,待左手持剑习惯,之后便施得十分顺畅。

「很好。」藏雷点头讚道:「接下来开始教妳破解,来,我先使一次。」

破解之法博大精深,左、右手时常交互持剑,迴旋、连劈样样皆俱,尤其最后一式抛剑入空,趁空隙出掌猛攻,待时机一到,便接住落下之剑,给对方致命一劈。

一招接一招毫不间断,虞灵虹看得痴傻,她从来只懂施招不懂破招,这下子一招不落的看在眼里,每一步骤,着实都能打破那套「行云剑法」。

无奈看得容易学得难,她光第一式的迴旋撩劈,就施得无甚力气。

接连几日,两人每夜相约练习,虞灵虹慢慢掌握精髓,回到别庄后,她亦勤奋练习,无奈那最后的抛剑出掌、接剑还击,她始终没能突破。

每每要接剑时,由于内心恐惧,最终,那剑都是「锵啷」一声落在地上。

直至比武前夜。

竹林里,虞灵虹从第一步施到抛剑前,中间夹杂了些临时应对之策,自是藏雷与她切磋之间所得。

虞灵虹微笑道:「这几天谢谢你,最后抛剑之处,我今早试成了。」

藏雷道:「好,施一次让我瞧瞧。」

虞灵虹面透无奈,道:「可……我怕只是昙花一现。」

「如此,更要多试几回,战前勤练,总比临阵磨枪好。」

「嗯,那便献丑了。」

虞灵虹从第一步开始使起,前段施得游刃有余不成问题,可一到这瓶颈之处,紧张情绪实难掩藏。

然则在竹林练武不比在院中,这竹林地上溶雪,一个不慎,她竟在抛剑处滑步,反应过来时,那剑已然从她头顶刺来,她惶恐一看,却因这打滑动作,身体没法随心所动。

「嘶──」

一手胳膊环住佳人,另一手则让那剑从肩头划破衣裳到手臂,溅得满地鲜血。

「你……!」

「皮外伤而已,别担心。」藏雷轻闭双眸,显得有些痛楚。

虞灵虹回神一探,那血液滴在雪地上格外显眼,她心头甚慌,直拉藏雷手臂看近眼瞧,囔道:「你……你怎幺样?这伤得颇深,一定很痛对不?你忍着点,我马上帮你上药,真……真对不住。」

语气间充满担忧,几滴泪水在眶内打转,眸子里心疼满戴,藏雷痴愣地看着眼前女子,何曾能见冰山女子透出这等模样?藏雷心头的怦然难以言喻。

发现目光直视自己,虞灵虹忽尔醒神,也未曾想过自己会如此失态,她盯向藏雷,四眸相望,脸蛋瞬间红通。

「你……看什幺?」虞灵虹支吾道。

藏雷微笑道:「见妳为我担忧,这一剑,受得很值。」

「你……!」虞灵虹羞得无地自容,猛地拾起剑转身道:「受了伤还顾着贫嘴?你自个儿处置!」说毕,她急逃离开。

一路奔回别庄,虞灵虹才停下脚步,自责道:「……我这是干什幺?」说着,回房拿了些伤药和布条,再次回到竹林。

竹林深处,却见藏雷手持一壶热酒,独自仰空望星。

虞灵虹走上前,道:「对不住……我……」

「嗯?」藏雷听着脚步声,惊奇一看,未曾想到灵虹还会回来。

虞灵虹点头,蹲下身温柔地拉着藏雷手臂,却见上头已随意撕了块布裳包扎完毕,血液还溅在布裳上。

虞灵虹蹙眉道:「这伤口颇大,怎能这样处理?」

藏雷微笑道:「这伤在右手不好包扎,且不外乎是些皮肉伤,无妨。」

「……何不回去找他们帮忙?」

「哈,若让阿均那小子看着,光是碎念就不知要念个多久。更别说子吾,虽然他略懂医术,可动作粗枝大叶,让他包扎,只怕会先疼死。唉,无奈仁景不在,找他最简单,只会嘀咕一句就没事。」

虞灵虹不解道:「不是还有徐姑娘跟……程姑娘吗?」

藏雷沉默片刻,虞灵虹支吾道:「为何又这样看我?」

藏雷轻声道:「我怕妳吃醋。」

「你……!」

藏雷轻声笑道:「姑娘该不会又要抛下我不顾了?」

「……你忍着些。」虞灵虹拿出金创药,动作细柔地替藏雷敷药包扎。

两人不发一语,彼此驼红着脸,静谧气氛,更能听得两人心跳澎通。

藏雷细瞧着眼前女子,彷彿在欣赏绝世美景,看着看,便是伸手轻抚乌黑秀髮,动作亲暱,眼神充满柔光。

「你……」虞灵虹讶异一呼。

「呃──」受到一阵刺痛,藏雷立刻闭上双眸。

瞧他这模样,虞灵虹拿他没辙,只得嘀咕道:「……你真可恶。」

黑布下的面容抿嘴一笑,他缓缓抚着那头秀髮,虞灵虹未再排斥,只是害羞紧咬着牙,持续替藏雷包扎。

良久,包扎完毕,虞灵虹问道:「还疼幺?」

「不会。」说着,藏雷抚上灵虹头上那只木簪子。

虞灵虹低下容颜,自惭形秽。

藏雷从怀中拿出一只银簪,花样乃为「萱花」,这簪子十分漂亮,简单朴实,却又奕奕生辉,他道:「来,这送妳。」

虞灵虹一望入眼,她并非喜欢这些珠玉宝翠,却深喜萱花所含「忘忧」之意,道:「为何……送我这个?」

藏雷道:「之前逛市集,觉得适合妳便买下了,喜欢幺?」

虞灵虹点头道:「喜欢……可我不能收。」

藏雷不解道:「何故?妳要像拒绝子吾一样拒绝我?」

「不,我……是说……」虞灵虹左右不知该如何是好,羞红着脸,支吾道:「无功不受禄,况且一直是你在帮我,怎还能收你的东西?」

藏雷托腮道:「莫非……妳头上这只木簪对妳有特别意义?能不能借我瞧瞧?」

虞灵虹将木簪取下道:「不是。这簪子只是偶然在街上看到,我瞧它也雕有萱花的模样……我很喜欢萱花,所以顺手买下……这簪子戴许久年,也破了旧了。」

藏雷细盯着手中木簪,微笑道:「原来如此。」

「啪!」瞬间,忽尔将那木簪一折为二。

「你……你怎幺!」虞灵虹吃愕道。

藏雷笑道:「现下我把妳的簪子弄坏了,自然要赔妳一只,正好,这儿有个现成的,就当是赔给姑娘?姑娘如不愿意收,在下会过意不去。」

「你……你好奸诈……」虞灵虹抿嘴,心知就算她用千百个原因推託,藏雷也能生出万个理由让她收下。

然而,这样的互动,她心头是无半点怨怼,只有甜意和暖意。

许久,她点头道:「好吧,谢谢你……」随后,伸手要接过髮簪。

「呵呵。」藏雷没将髮簪给她,只牵住她的手,虞灵虹害羞一呼,两人距离实近,顺势,他将那萱花银簪戴上灵虹的头髮。

虞灵虹让他牵着,稍挣一会儿,自然抵御失败,低颜道:「谢谢……」

藏雷温柔道:「明日妳要是赢了,我送妳……」

「等等。」虞灵虹打断藏雷话语,道:「你若想送我东西,能不能让我指定一回?」

藏雷感到惊奇,觉得十分有趣,道:「哦?妳说。」

「我要你脸上的黑布。」虞灵虹抬头看着他,露出嫣然一笑,美不胜收。

  • 名称:重生商纣王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4:42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