遵命我的少校大人全文阅读

藏雷换上轻便行装,不再包得乌漆麻黑,微微一笑如谦谦君子,道:「这是和妳的约定,我不会食言,只怕是让妳失望了。」

虞灵虹轻声道:「你的相貌端正,并无何处不妥,何来失望?」

藏雷摇头,心想她的答案果然和他所想一般,笑了会儿,续道:「今日何以选洪掌门对决?」

虞灵虹浅笑道:「我想赢给你看。」

「我?」藏雷有些受宠若惊,道:「是……为了我?」

虞灵虹道:「你用心教我剑法,若我还避东避西,岂不辜负你的好意?」

说着,虞灵虹却忽尔面透哀戚,藏雷一怔,道:「怎幺了?」

虞灵虹抿嘴道:「没甚,就是觉得矛盾。照这情况发展下去,我们两边迟早会对立上,届时便是用你教我的武功来对付你……我……」

藏雷呵笑道:「原来是说这事儿,妳放心,我和妳不会对上。」

虞灵虹点头道:「我明白。你我实力悬殊,你的敌手自然是……」话到此处,灵虹闭眸不语,心想:「届时,我真不知该期盼师兄胜,还是……罢了,这话还是别说给他听。」

藏雷是聪明人,纵然虞灵虹不说,在若风谷初遇时,他就已知晓灵虹在意立场相异,也因此,这几日他才会尽力和祭炎周旋,望能不让心上人为此忧心。

藏雷举起酒壶,轻声道:「船到桥头自然直,今天心情好,就别想那些琐事,不如舞箫弄月,妳说如何?」

虞灵虹道:「好,我回头去和师兄们讨一壶酒,你等我会儿。」

「等等。」藏雷微笑道:「别吧,我这儿除了酒还有茶,妳喝茶便是。」

虞灵虹不解道:「……茶?」

藏雷叮咛道:「虽不知妳酒量如何,不过和男人独处时就别喝酒吧,妳要懂得保护自己,莫让我为妳操心。」

「是幺……也好。」虞灵虹低容不语,她自小到大未曾饮过酒,要不是多次见藏雷身边皆有配酒,她也不会平白想喝,如今喝茶倒也不错,只是没能和他一起,觉得有些失望。

藏雷道:「放心,我有个外号叫『千杯不醉』,此生我还没醉上一回,不必怕我借酒装疯,或者醉倒在这儿。」

「千杯不醉?你的酒量竟如此高深?」

藏雷轻叹道:「其实有时我也想醉上一回。常见徐韩他们心情不好便是一醉解千愁,像我这般千杯不醉,究竟是福是祸,实难断言,至少……我比大家少了个能解愁的方式。」

虞灵虹支吾道:「我不太懂安慰人……你要是有心事,可以告诉我,我保证不会向第三人吐露。」

闻言,藏雷心头甚甜,面透羞红,道:「好,那今日便请姑娘扮演在下的知音吧。」

望向星空,竹影轻轻摇曳,零碎的箫音经由心灵相通而串成美好的乐曲,不知不觉,两人之间原本那道无形的墙渐渐消散,彷彿成了一对隐居山林的眷侣,毫无距离。

夜深,藏雷心满意足的回到庄园,又见祭炎在大厅等待。

看藏雷将黑布卸下,并且换了身正常行囊,祭炎有些错愕,道:「……你又去见她?」

「是。」

祭炎的态度似乎比前几回还要和缓,轻闭双眸,道:「今日在场上,我见着了她的表现和……我问你,她那……」

「大人不必问了。」藏雷轻声阻遏,温和道:「一切,就如您心中所想。」

祭炎沉默一阵,道:「……天意弄人,也罢,你要喜欢她便喜欢她吧,不过和聂志弘一战,我还是坚持原意,望你早日认清此事。」

「多谢大人成全,可我……」

祭炎摇头道:「此事势在必行,我已退让一步,希望你也能体谅我的苦衷。还有,在大会结束前,暂时别去见她吧。」

「大人您……」

祭炎道:「莫忘了,虞灵虹除了在意聂志弘那帮人,还在意她的血海深仇,你要想喜欢她,这件事自然得处理。待大会结束,我会给你机会见他,至于他的答案如何,便不是你我能决定。」

藏雷拱手道:「是,多谢大人。敢问大人,可知道这其中有无隐情?」

「我答应过他不会轻易透露,一切,等你见过他后再谈。」

翌日黄昏时刻,聂志弘来至虞灵虹房前敲门,道:「灵虹,华榛煮了几样菜,快出来吃吧!」

「我……咳……我晚些去,你们先吃吧……咳咳。」房内传来虚弱声响。

聂志弘轻蹙眉头,闻得一阵轻咳,便是焦急道:「妳受寒了!」

虞灵虹道:「嗯,就是有些着凉,没有大碍……咳咳。」

聂志弘心急如焚,急把苏妤臻找来,两人入房后,妤臻观看灵虹面色苍白,身子寒虚,稍替灵虹把脉后,凝重道:「嗯,估计是山上太冷,才会感染风寒。」

聂志弘急道:「师父说过灵虹的体质虚,要是没治好,只怕会再度恶化啊!」

虞灵虹自责道:「抱歉,我会尽快……咳咳……尽快好起来,不会影响比武……咳咳。」

「什幺时候还想比武!」聂志弘高喝一声道:「江湖五绝不过五人,妳就是没上也不要紧啊。」

「……就是没上也不要紧?」虞灵虹轻喃一句,虽知此话并无恶意,可心头总有些郁闷,道:「……嗯,那我便听师兄的话,好好安养身子。」

聂志弘道:「这才是我的好师妹,妤臻,妳那儿可有现成的药?」

苏妤臻点头道:「小妹有带些上山,我待会儿熬好就端来让灵虹服下。」

聂志弘道:「那好,我去熬碗热粥,等吃饱了就能服药,灵虹,妳安心休息。」

「好。」

过上些许时间,聂志弘亲自端粥进房,虞灵虹抱着疲惫身子起身,总觉得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太妥当,道:「多谢师兄,放着吧,我等会儿自个吃。」

聂志弘一脸傻笑,慢步走至虞灵虹床边坐下,舀起一匙粥,轻吹一口,递到虞灵虹嘴前,道:「不行,我不放心妳,来,我餵妳喝。」

虞灵虹伸手接过汤匙,道:「我自己来。」

聂志弘蹙眉道:「别和我客气,妳现下身子虚弱,就让我照顾妳吧。」

虞灵虹面有难色:「这……实在不妥。」

聂志弘轻鼓着嘴,他知道灵虹性子颇倔,要继续和她争这小事,只怕那粥都已吹凉,无可奈何下,只得将碗递给她。

喝了几口,聂志弘伸手欲抚虞灵虹的秀髮以示心疼,灵虹却是侧身躲过,志弘有些失落,叹道:「灵虹,可有好些?」

虞灵虹点头道:「嗯,就是头有些重,不妨事。」

聂志弘道:「瞧妳这样子,下场比武妳就别上了。」

虞灵虹蹙眉道:「我可以……咳、咳咳。」想证明没事,但身体不给面子,才喊了句,咳意又再次浮上。

聂志弘伸手轻拍虞灵虹的背,哀怜道:「妳就别勉强啦,好好休息,养好身子,下一场才能好好表现啊!」

「……好吧。」虞灵虹轻叹一声,默默接受。

聂志弘看她面透难过,努力思考些趣事想逗她开心,良久,道:「对了,午后轮到隐十仕上台比武,打得可精彩啦,尤其那胡觉均真人不露相,实力真是越发厉害,还有徐韩……」

只听得聂志弘叽叽咕咕说个不停,虞灵虹忽尔心头一怔,道:「志弘师兄,现下是什幺时辰?」

聂志弘抚腮,道:「呃,快入戌时。」

虞灵虹大呼一声道:「这幺晚了!我……」

「哦?妳有事幺?」看她颇为激动,聂志弘心头诧异。

虞灵虹愣怔片刻道:「没、没有。」

聂志弘看她神色仓皇,道:「啊,我明白了,妳是怕没吃药吧?等我会儿,妤臻那儿应该好了。」

「不是……」虞灵虹只怕来不及前去赴约。

片刻后,聂志弘拿了碗汤药返回,那药虽苦,虞灵虹却喝得甚快,除了她本身就不太畏苦,心头更悬着一件事使她心慌。

看她着急如斯,聂志弘鼓嘴道:「慢点喝,呛到怎幺办?」

虞灵虹喝完汤药,忽尔不知所措,心想着要如何才能瞒过聂志弘的耳目前去竹林赴约?

聂志弘害臊道:「灵虹,今晚我陪妳聊聊天,给妳解闷吧?」

「我……」虞灵虹皱眉,实是为难,却又不忍浇息聂志弘一番好意。

时间缓缓过去,已来到戌时,期间聂志弘说过什幺她全然记不得。

渐渐地,因为心有罣碍,气结于心,反而病情加重,虞灵虹开始觉得昏沉不适。聂志弘回神,讶异道:「灵虹,妳是不是累了?我立刻出去,让妳好好休息!」

「好。今晚真是麻烦你了。」

聂志弘搔头傻笑,道:「傻丫头,妳是我重要的人,不要和我这幺客气。」

虞灵虹心头一暖,纵然心中悬着藏雷,可面对聂志弘温情对待,不免觉得幸福,这样的亲情呵护,一直是她梦寐以求。

无奈,感动止于亲情,何况她还记挂着陈婆婆的话,自然不会把聂志弘的示好当成男女之意。

聂志弘出房后,虞灵虹缓缓起身,探头探脑走出房门,接着前去竹林。

好不容易才到竹林,眼前那人却非熟悉的男子,而是那位身材较娇小的隐十仕-「胡觉均」。

「雷大哥!」藏雷正前去竹林赴约,却在出门前让程燕音拦下。

藏雷轻声道:「燕音,有事幺?」

程燕音搔首道:「你要上哪儿去?这儿风景好,陪人家去散散步好吗?」

「……让阿均陪妳吧。」

程燕音扭着身子道:「不行,今天阿均有事,而且人家只想让你陪。」

「阿均有事?」

程燕音嫣笑道:「是啊,大人让他去办些杂事。」

「什幺杂事?」

程燕音微笑道:「那是秘密,等他办完了你就知道啦!」

「难道是……?」藏雷瞠眸一怔,见程燕音这般喜笑异常的模样,突然有种不好预感,急要起步。

这时,祭炎却来至大厅,道:「雷儿!昨晚和你说的,你全抛到脑后去?」

藏雷停下脚步,冷道:「关山大会的事一向是我、子吾和蓉妹主理,敢问大人,是有何要事须改派阿均出面?」

祭炎沉默片刻,道:「你着实聪明。不错,我是让阿均去找虞姑娘,让她今日不必等你。」

藏雷诧异道:「您……!」

祭炎道:「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?待大会结束,你有的是时间和她接触,何必急于一时?」

藏雷握拳道:「这是我和她的约定,至少今晚让我见完她,为何要派阿均去?」

祭炎闭眸道:「瞧你这模样……你不必忧心,昨夜我既已同意你和她的事,就不会暗自派人去料理她,亦不会让人和她说些不利于你的话。我单纯只让阿均请她回去罢了。」

藏雷铁青脸色。

程燕音笑道:「就是就是,大哥不必着急。」说着,难藏窃喜之意,不自觉摀嘴暗笑。

藏雷察觉异样,他信得过祭炎、信得过胡觉均,但信不过程燕音那可怕的嫉妒心。

从前有多少无辜女子死在她手上,他心知肚明,阻得了这个,阻不住另一个,渐渐地,他只得用离程燕音远点,以眼不见为净来换得清心。

但这回不同,这回事关心上人,他没勇气和她睹,便是顶撞祭炎也在所不惜,直道:「大人,恕雷儿忤逆,今晚,我还是要去见她。」

「你信不过我!」祭炎气恨道。

闻声,藏雷并没屈服,坚决道:「并非不信!是我不许她有任何陷入危险的可能!」语毕,不再多看祭炎一眼,急忙冲出门外,赶赴竹林。

「雷大哥!」程燕音双眸含泪,看心上人为了别的女子抗命,心头是何等心酸和愤懑?咬牙暗想:「但愿阿均已经下手,莫让大哥有机会阻止。」

竹林深处,虞灵虹沉重道:「藏公子他发生何事?」

胡觉均道:「实不相瞒,大人知道了你们私会之事,今日特命在下来此请姑娘回去,还有,在大会结束前,都不必再来等候。」

虞灵虹一怔,面色略慌,道:「祭炎可有责怪他?」

「起先是的,不过今日大人的态度似乎有些鬆软,并非坚决反对你们来往,只是事有轻重,想让你们暂且放下儿女私情,一切只待日后再谈。」

「嗯,他没事便好……多谢告知,失陪。」说着,虞灵虹转身欲走。

「且慢。」胡觉均忽尔改变面色,握紧双拳,吶喊一声。

  • 名称:遵命我的少校大人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3:42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