撕裂全文阅读

聂志弘醒神道:「古公子,你怎样了!」

古仁景用那血红的双手抱着头,鲜血沾满了冷峻的面颊,模样甚是可怕,他不停喘吁着,道:「好……好痛……好痛……」

聂志弘急对着獬豸道:「前辈,请您救救他!」

獬豸哼道:「魔族,自身难保,还敢求吾?」

聂志弘气恼道:「你!一笔归一笔,你爱说我是魔就是魔吧!但他是无辜的,你身为上古神兽,怎幺能见死不救啊!」

闻言,獬豸一惊,道:「奇了,魔物怎可能像汝这般……也罢,汝放心吧,古氏乃四神统领转世,他方才碰到了过去之物,一些记忆始在脑中浮现,才会有此反应,等习惯了就可安下心神。」

聂志弘喃喃自语道:「原来古仁景才是真正的四神统领,那我身上有仙气,是因为那块令牌的关係……可恶,难道我真的是魔吗?」

聂志弘百思不得其解,语态坚决,拱手道:「前辈,算晚辈求您了,请您再确认一次,我……我真的是魔族吗?」

「吾成全你。汝要是魔,绝逃不过吾的手掌心!」獬豸步履上前,抬起那只对心恶之人或魔族才有攻击力之「辨魔爪」,瞬间,从聂志弘的心上穿去!

「刷──」

聂志弘闭眸握拳,然而,那只辨魔爪却是直接穿过志弘的身体,并没对他造成任何伤害。

獬豸冷道:「吾之辨魔爪,能伤恶人及魔物,世间,仅有四神统领能够阻御。现下对汝起不了功效,只有两种可能,一则汝确非魔族;二则便是你道行太高,吾没法感应出来。」

聂志弘问道:「那我再运息一次?」

獬豸愣了愣,不认为魔族会像他这样的天真稚气,牠摇了头,道:「也罢。吾今日不愿杀汝,汝速带古氏离开吧,汝有疑惑,便去询问知汝身世之人,兴许能有个明白。」

说毕,獬豸抬足开启传送灵阵,转眼间,即将古、聂二人送出凌霄林。

牠叹息的望着明月哀呼,道:「四神统领,想当年汝意气风发,而今却被降为凡人,真令吾不胜唏嘘啊!」

凌霄林外。

虞灵虹徘徊在林前惴惴不安,胡觉均则在旁照料暂时失明的程燕音。

程燕音现下只剩双耳和鼻子感应周遭状况,深觉没有安全感,她紧抓着胡觉均,苦苦求道:「阿均,你快带我离开这儿,这地上坑坑洞洞一堆石头,坐得我好疼啊,还有……这风吹草动的我都看不着,感觉很不舒服。」

胡觉均叹道:「可仁景……」

程燕音撒娇道:「我知道你担心他,我也担心他呀。但咱们在这儿也无济于事,不如先找个地方安歇,等我眼睛恢复了,我们就来救他,好不好?」

英雄难过美人关,胡觉均耐不住程燕音的娇嗔声音,便是蹲下身揹起程燕音,道:「好吧,我先带妳去附近的客栈投宿,回头再来看仁景的状况。」

程燕音笑道:「嘻,就知道你对我好了。」

「阿均、燕音!」

此刻,不远处忽尔传来一声咆哮,是位姑娘家的声音。

那女子手掷双剑,一身鹅黄装束,榛首蛾眉、面容清秀。

她脚步轻盈,急跑来和两人会合,呼道:「你们俩还真跑来这了!」

胡觉均怔道:「韩,妳怎幺来了?」

那女子正是昔日和杨锦宣起过冲突的剽悍姑娘-「徐韩」,徐韩气恼道:「哼,雷大哥发现你和燕音同时失蹤,猜测你们是跑来这儿胡来了,想说让我来看看,想不着你们真的在这儿!」

程燕音甜笑道:「雷大哥很关心我幺?嘻嘻。那这出来一趟倒也值得。」

看程燕音望着地上傻笑,徐韩摆头朝前,在她眼前挥了几下手,问道:「阿均,你们发生什幺事了?」

胡觉均向徐韩大略解释事情经过,听毕,徐韩却是勃然大怒,道:「仁景还在里头?这个笨蛋,怎幺自己承担下来啦!可恶,我要进去找他!」

虞灵虹喊道:「且慢。这林边设有迷雾,以我们之力难以闯入。」

徐韩止步,莫可奈何道:「唉……希望仁景那大傻瓜能应付得来……嗯,对了,还没和妳打声招呼,妳就是那位虞灵虹,虞姑娘吧?」

虞灵虹点头。

徐韩忽尔露出狡黠笑容,格格笑道:「呵呵,听姐姐说大哥在若风谷时出手救了位姑娘,原来就是妳呀,果然是个很标緻的姑娘呢!」

闻言,虞灵虹低眸不语。

然而,一旁的程燕音却是怒火中烧,吶道:「徐韩,妳说什幺!」

徐韩呆愣半晌,心想:「糟,顾着拿大哥说嘴,倒是忘了燕音这醋罈子就在这边。」

徐韩尴尬道:「呃,没啥。当时姐姐也在里头,大哥是要救姐姐,虞姑娘只是顺便、顺便一起救的,呵呵……呵呵。」

程燕音恨得咬牙切齿,道:「雷大哥几乎不会出手救陌生人,尤其是女人!妳这女人竟然……竟然让雷大哥他,可恶……我饶不了妳!」

程燕音「蹬」一声从胡觉均的背上跳下,即使双眸失明,还是嚣张跋扈,她如发狠的野猫,一爪就朝前方抓去。

徐韩登时以双剑剑鞘锁住程燕音的攻势,喊道:「妳……不过就是救个人嘛?妳干嘛这幺激动?还攻击虞姑娘呢。」

程燕音站得不稳,直挥手道:「这狐媚子果然不是省油的灯,难怪我一看到她讨厌,像这种祸患怎能留在世上?」

徐韩耸肩一叹,道:「照妳这幺说,只要是女人,都有可能成为妳的敌人了?」

程燕音怒道:「哼,妳现在不以为然。我告诉妳,刚才她和仁景也亲密得很,好几次都眉来眼去,哪日仁景被她勾了去,别怪我没提醒妳。」

虞灵虹轻蹙眉头,不知自己何时和古仁景眉目传情。

闻言,徐韩面目瞬间刷红,支吾道:「妳……少胡说八道。而且仁景和谁在一起,跟我有什幺关係呀!」

「咻──」

僵持之际,圆光忽从地面射出,没多久,两名熟悉的身影一起现于眼前,正是聂志弘和古仁景。

「志弘师兄!」

「仁景!」

虞灵虹上前搀扶聂志弘,难得二人距离实近,志弘却不敢望着她,深怕自己可能是魔的事让心上人发觉。

徐韩飞奔到古仁景身边,看他满面全是鲜血,双手皮开肉绽的,吓道:「你还好幺?喂……古仁景,你别吓我啊!」说着,那剽悍姑娘竟哗啦啦地落下泪来。

几滴眼泪滴在那冷峻的面容上,古仁景勉强地睁开半眸,先是将手上的血拭抹在布袍上,接着,虚弱地抬起手,拂去徐韩面上的眼泪,微笑道:「嗯,别担心……」

虞灵虹看聂志弘这样癡呆的模样,心想他们离开后应该发生了不少事,但她不想探人隐私,只道:「徐姑娘,我们先带他们去给大夫瞧瞧吧。」

徐韩点头道:「好,这附近有个小村子,随我来吧!」

走了约半里路,众人来到一偏僻小村稍作歇息,给大夫问诊一遍,确认聂志弘和古仁景都仅有皮外伤,才让其他人安心下来。

来至客栈前,胡觉均道:「韩,燕音想回庄休息,我先带她离开,如果仁景有什幺需要,再飞鸽给我,我会立刻赶到。」

徐韩问道:「燕音现在失明,回庄不怕让人发现吗?」

「从这里回庄尚需几天路程,到时她的眼睛也恢复了。我们离开庄里已有些时日,万一让大人发现,只怕难辞其咎。对了,还有一事要拜託妳,回庄后,希望你们别向大人提这件事,和雷大哥也说个大概就好,以免他们分神。」

徐韩虽有不悦,却还是卖了面子给胡觉均,道:「知道了。但是,下不为例!」

胡觉均微笑点头,最后藉着程燕音失明之际,稍微点头以表对聂、虞二人的感激和歉意。

待二人离开后,其余四人暂住客栈。

接连两日,徐韩除了照顾古仁景,就是绕着虞灵虹格格笑着转,灵虹百思不得其解,却也没有多问,一心在聂志弘的伤势上,只要徐韩没踰矩,对她便是放任。

聂古二人养伤完后,翌日将要分道扬镳。

那晚,聂志弘来至古仁景的房门前,轻敲几下,细声道:「古公子,我是聂志弘,能不能进去和你谈谈?」

「进来吧。」

聂志弘进房后坐在张凳子上,古仁景起身替他斟茶,两人以礼相待,丝毫不像是立场对立之人。

聂志弘轻碰了茶杯,发现里头的茶温温热热,是最适合饮用之际,志弘一怔,道:「你早猜到我会来找你?」

古仁景点头道:「就是聂公子不来,古某也会去找你。前几日,你我有过生死情谊,不知古某有没有这荣幸,能直称聂公子的名字?」

聂志弘欣喜道:「好啊!老实说,你虽然扳着张脸,可我第一眼看到你时,就一点儿也不讨厌你,还觉得你很好亲近,以后,咱们私下就直呼名字吧!」

古仁景微笑道:「嗯。那幺你来找我,是想询问大人的事,还是四神统领,亦或者……你为魔的事?」

聂志弘傻笑道:「你真厉害,连我想问什幺都猜到了。好吧,咱们既然互称一句朋友,那我就直说了。我的确是为了你说的那后两件事来的。至于祭炎……就算我想知道,你也不会说,对吧?」

古仁景语沉道:「大人的事我的确无从告知。而四神统领……实不相瞒,那日过后,我确信我即是那天界的四神统领,但记忆却还模模糊糊,这些天,我亦试着召唤那传说中的四圣兽,可惜力有未逮,所以……」越说,表情越显无奈。

「要不,我回头问问师父吧?」

古仁景摇头道:「不了。古某还不想让人知道。还请志弘你务必为我保密。」

聂志弘低眸道:「我明白你的心情。其实我想请你别把我是魔的事说出去。」

古仁景一怔道:「你不想查清楚?你回去后向严先生询问,一定会有答案。」

「我……这几天我想了很多回,师父以前一直不肯说出我爹的身分,而后,虽然他希望我精进心法,但想想,他教授我的不外乎是些吐纳、运息的基本功夫,从未教我强大的内功……」

「最近,在因缘际会下我得了一本心法秘笈,那心法让我的内功大增。我猜测……魔气以前都藏在我身体里,因为内功精进,才会被激发出来。这样前后串连,我是魔的机会确实很大。」说着,聂志弘难掩失落和不安。

古仁景抚腮道:「你未曾想过自己是严先生的儿子幺?你的身世不明,而严先生是仙魔参半,假如你是他的儿子,那幺身上有魔气一事,倒也合理。」

聂志弘畏惧道︰「可是,獬豸也说了,就算我是师父的至亲,身上的魔气也不该这幺纯菁,牠这说法……不只剥去了我的一丝希望,也粉碎我一直以来的幻想……」

「从小到大,哪怕师父是那什幺诅咒之子,我都希望自己就是师父的孩子,可这回,呵呵……还真是彻底的被否决了呢。」

「还有,世人大都憎恨魔族、畏惧魔族,我害怕……我若真是魔,我身边的人……灵虹、华榛、还有杨兄他们,都会害怕我而离我远去。」

古仁景轻叹道:「不错,多数人的确以偏概全,但既然称了声朋友,就不会因为身分而改变对你的态度。至少我并不憎恨魔族。魔有好魔、仙有恶仙,世上种种,怎有因为出生就注定善恶的?」

聂志弘呆滞了会儿,难过的心情总算有些释怀,心想连这新交的朋友都能体谅他,那他的担忧或许是多虑了。

古仁景再道:「所以……你不打算查清楚?」

聂志弘摇头道:「不。今日我的魔气会让獬豸察觉,是因为我内功大增的关係,所以我要继续勤练内功,假使我真是魔……终有一日,纸包不住火,师父一定会和我说明白的。如果我现在就和师父谈,他一定会怕伤害我,反而竭尽全力掩盖事实,届时我的身世……就永远没法水落石出。」

古仁景拱手道:「我明白了。身为朋友,古某希望你能放宽心些,莫让这身分压着你喘不过气。今日之事,古仁景承诺你,绝不会向第三人提起,有违此诺,便是天诛地灭。我以茶代酒,乾。」

「好,乾!」

  • 名称:撕裂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3:42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