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少将大人全文阅读

夜黑风高,寒风冻骨,顶上一轮明月照映。

比武场附近一处隐密竹林中,一名女子脸色难看,一手摀着胸口,另一手勉强以剑撑地,她正是虞灵虹。

中了彭峻的毒后,她独自来到这静谧之处试图解毒,无奈,她手中并无解药,只得先将那毒针给取出,并以毒门祕传针法暂时抑制毒液窜至他处。

她粗哈着气,心想:「再这样下去……迟早会毒发……可恶……」

「唔──」

折腾大半天,随着风吹入骨,她身子单薄,受不住这番疼处,忽尔眼前一黑,双脚瘫软无力。

「啪」一声倒下瞬间,有个温暖胸膛忽然覆在她的身后,雄厚的单臂将她搂在怀中。

虞灵虹醒神,挪头回眸一望,正对着那双深邃眼眸,其中柔情流转,带着满满怜意。

她吃愣半晌,朦胧间,她竟以为是吴赖出现在眼前,想要腻在这人怀里寻个依靠,可事实却非所想,眼前这人着实不是他。

她回神,惊道:「是你!」

那人是藏雷,他摊开手掌,掌心内有一颗丹丸,道:「吃解药。」

虞灵虹端看那丹丸的色泽,距离实近,她嗅得那味道,确实是解伸瘤指的解药不错,可这时,她却用出仅剩之力将藏雷挣脱开,并欲离开此处。

「站住!」藏雷眼中充满不解,情急下吶喊出声。

虞灵虹伫足不语。

「为何不吃解药?」说着,藏雷走到虞灵虹身后,语气充着不悦,道:「因为我和妳立场不同?因为我不是那位吴公子,所以妳宁可逞一时强,然后白白送命!」

「你……」闻言,虞灵虹瞬间被挑起怒火,握紧拳头,转身喝斥:「就算你是他又如何?你已经有程燕音了,怎幺能再对其他女子示好!」

「燕音?」那双眼眸睁大,浏海下的眉毛微蹙,没会儿,眼前这人竟是冷笑一声,道:「我不知道妳从哪听来这种笑话,可我现在能直接告诉妳,我和燕音最多就是朋友,如有踰矩之意,天地可诛!」语气坚毅,眼神坚定。

虞灵虹一怔,未曾想到藏雷会说出这种誓言来证他们二人的关係,可片刻后,灵虹低下眼眸,暗自苦笑一声。

不管如何,他既不是吴赖,她就不该再接受他的帮助。

虞灵虹转身,才走前几步,一道影光忽尔从背后射来,点中她的穴道,使她动弹不得。

「你……」

「得罪。」藏雷走到她面前,一手轻轻托起她的下颚,将解药置入她的口中,接着,拾起她的手,检查让彭峻下伸瘤指的伤口。

确认毒针已经除去,藏雷卸下担忧,先以灵力造出微火扫了一遍地面,接着轻扶虞灵虹坐下。

他抬起那只中毒的手,传些内功给她,助其让毒血从伤口排出。

虞灵虹不解的看着眼前男子,许久,终开口道:「你……懂用毒?」

「不懂。」

「那解药从何而来?」

「谁下毒,便找谁讨。」

「彭峻?」虞灵虹诧异道:「你们属于不同支部,且两方似有心结,他岂会甘愿给你解药?」

「我查觉他在比武时下了手脚,本欲去找他质问,正见他从比武场回来,还沾沾自喜的从房中拿了罐瓶子出来,一番逼问,才知道他想拿解药来向妳示威。」

「……一番逼问?」

「呵,没什幺,就是给他点教训。」语气云淡风轻。

虞灵虹心生歉疚,道:「虽然你们隶属不同支部,可到底同为飞云山庄中人,你这幺做……不怕受到责罚幺?」

藏雷笑道:「那种废物,不必放在心上。」

说着,看她神色渐转红润,藏雷收掌,并解开虞灵虹的穴道。

虞灵虹迷濛的看着眼前人,心中满是疑惑,不懂这名为「敌人」的人,何以要三番两次接近自己,又多次替自己化解危机?  

两人对视一会儿,虞灵虹忽尔一惊,道:「你……果然!」

「什幺?」让这一喊,藏雷亦是惊奇。

虞灵虹将藏雷的手牵起一看,藏雷一怔,道:「姑娘,妳……」

却见灵虹神色忧忡,道:「你也中过伸瘤指!」

闻言,藏雷眼神游移,沉默半晌,道:「妳如何得知?」

「你身上有中过毒的迹象,还有,你既不懂毒,方才却知晓伸瘤指是刺入我的虎口,就算是在比武场上有见着,然而这样微末的动作,断断不可能看得如此清楚。」

藏雷轻咳两声,道:「虞姑娘心细,在下佩服。」

虞灵虹寻思道:「以彭峻的武功,该是伤不着你……你为何会中毒?」

藏雷抚颚道:「这……」

虞灵虹心中其实有底,却不敢多加揣测,只得强硬态度,道:「不许瞒!」

藏雷轻笑一声,道:「好。那在下便据实以告,我先引诱彭峻使出在比武场上用的招式,并让他下毒成功,如此才好确定那解药是真是假,因此,不慎耽搁许久,害妳受这幺多苦……对不住。」

「你……」虞灵虹瞬间瞠眸,这番话说得诚恳,句句都是为她着想。

这短短一瞬间,心头出现股强烈暖意,心跳也随之加速,这种感觉,自和吴赖分开后就再没有过。

多种情绪在心头交杂,她盯着藏雷许久都没出声,眼神从原本的不解,转而多了分秋波柔情,让人望则醉迷。

藏雷款款道:「能告诉我,为何会误以为我和燕音的关係?」

「这……」虞灵虹猜想那日在凌霄林的事多半已让胡觉均给瞒下来,瞧他不过是个局中人,当局者迷的一番苦心,灵虹实在不忍拆穿,只道:「是……偶然听得程姑娘自白。」

说着,灵虹霎时恍然大悟,那时在凌霄林虽听得程燕音三句不脱藏雷,可古仁景和胡觉均确实未曾言过此二人的关係。

这样,是关心则乱吗?

藏雷点头道:「原来如此。其实,燕音确实和我表过心意,可我早就拒绝过她,此事隐十仕、大人全都知道,妳如不信,回去后问问仁景,他也能替我作证。」

虞灵虹低颜道:「她长得水灵剔透,会梳妆打扮,还懂得对喜欢的人娇声嗲语……像这样的女子,该是男人梦寐以求……为什幺你会……」

藏雷道:「我没喜欢她,她就是再漂亮再好,又与我何干?」

虞灵虹一愣,藏雷道:「罢了,别提她。那彭峻已一五一十招了他用哪些方式逼妳认败,我知道妳心头不快,如果需要帮助,随时和我说吧。」

虞灵虹摇头道:「实不相瞒,比起气他……我更气自己……」

「为何?上一代的恩怨,何苦加诸在自己身上?」

虞灵虹握紧双拳道:「不,除了报仇的事……我更气自己!彭峻那小人不过略施小技,我就上了当,如此……只会拖累大家。」

看她咬牙愤慨,藏雷心疼道:「那好,明晚开始,每夜戌时我们相约在此,我教妳些武功,让妳有法子应付接下来的比武。」

虞灵虹诧异,察觉自己竟在不自觉间和他谈起心,便是猛地拒绝,道:「不必!」

藏雷问道:「为何?」

虞灵虹咬牙道:「藏公子之恩,我没齿难忘,但你我终究立场有别,还是划分界线才好,日后没有必要,就别再有连繫。」

藏雷问道:「妳真的很介意立场?还是……别有他故?」

虞灵虹紧握拳头,别开头道:「实不相瞒,藏公子,你可记得我们在若风谷初遇时,我曾将你错认成吴赖?那便是因为……你们的眼神很像,这几回每每看到你……我就会想到他……」说着,语气略显沉重和失落。

藏雷不发一语,静静地看着虞灵虹。

虞灵虹续道:「我承认,在来关山崖前,我一直怀抱希望,希望你就是吴赖,希望在关山崖上重逢时,你就会坦诚……后来证明,你根本不是他。」

「可即便我知道你们不同,我还是……总之,你的心意我很感激,只怕我没法做到……将你视为另一个人,这样对你实在不公平,而我……也不愿意,希望你能明白,对不起……」

两人相望许久,虞灵虹面带愧疚,人非草木,眼前这人多次相救,这回,甚至为了替她试药而甘愿中毒。

这样的情分,她实在没法忽视……要是再不断下,她只怕自己会越陷越深……

「不见不散。」

「你……」虞灵虹不敢相信所听之言,霎时面红耳赤,和平常模样大相逕庭,唯天色昏暗,藏雷没法看清。

虞灵虹咬牙道:「你听不懂吗?」

藏雷摇头道:「我明白,可我还是会来。」

虞灵虹别开头道:「别费工夫等候,我不会来!」

「嗯。」藏雷轻发一声。

虞灵虹觉得无地自容,拾起剑便快步离开此地,不敢再回头多看一眼。

一路回至庄园,正见众人还在大厅等候。

看她平安回来,聂志弘展开眉目,即上前接应道:「灵虹,妳可算回来了!」

「你们……」虞灵虹面透错愕,心生感动,现下纵还未入三更,也已到平日歇睡之时,然则他们却都还在大厅等候。

陈华榛关心道:「妳上哪儿去了?大家都很担心妳呢。」

虞灵虹低下神情,道:「我……我就是四处走走,回神后才发现夜深,对不起,让你们担心了,还有今日的比武,我……」

「唉,甭说那些。」杨锦宣笑道:「人平安没事就好,你不知道,这晚上大家急得很,尤其聂小弟,叽叽喳喳叨念个不停,差点都要让他说聋啦。」

虞灵虹歉疚道:「对不住……」

聂志弘搔头道:「行了,我关心妳是应该的,妳别放在心上,对了……今早那彭峻到底对妳做了什幺?」

虞灵虹支吾道:「就是拿些不堪入耳的话来说嘴,是我太过大意,才会让他有机可乘。对了,比武的结果如何?」

铁荷枫笑道:「哈哈,你不必自责,瞧杨兄一把年纪还不是一个样?当时假如别受杨夕挑衅,也不会有那些后生事端呀?好险那赵晔还算通情理,还了杨兄一个公道,要不,这几场还真白打了。」

「赵晔?那不就是……」虞灵虹吃惊道。

聂志弘叹道:「无妨,那些事儿不甚重要,等妳明儿早精神好些再谈吧,我瞧妳脸色仓皇,肯定是累坏了,快去歇息。」

几近清晨。藏雷缓步回至隐十仕所处之地,来至房前,却见房内灯火通明。

他开门一探,只见祭炎闭眸坐在凳上,冷道:「你上哪了?」

藏雷摇头道:「此处风景不错,找了个地方喝酒弄箫。不知大人找雷儿所为何事?」

「彭峻。」

藏雷轻叹一声道:「是他,人呢?」

「死了。」

藏雷冷静道:「弄髒大人的手,雷儿十分抱歉。」

祭炎道:「我如不杀他,他迟早闹到柳希希那儿去。说吧,究竟是何原因,你竟把他打成手脚尽断,让他只能用爬的过来?」

藏雷道:「想必此人来找大人时已说过原由。」

祭炎点头道:「不错。只是我不明白,你何故介入他和那姓虞的女子的恩怨?你不是多管闲事的人。」

藏雷轻闭双眸,不发一语。

祭炎叹道:「……你喜欢她?」

「是。」

听他回答乾脆,祭炎双眸充着疑惑和诧异,道:「我很高兴你总算肯为终身大事打算……可为何偏偏是她?你该知道,她不但是严灵空那边的人,还……」

「喜欢便是喜欢,若大人真要理由,那便是缘分二字。」

祭炎握紧手中茶杯,道:「我曾听闻子吾喜欢虞灵虹,子吾心狂躁急,你莫不是为了个女人,要和他闹不悦?」

藏雷道:「子吾喜欢谁是他的事,我不会干涉,而我喜欢谁也是我的事。重点在于虞姑娘,不在于他。」

祭炎冷沉道:「这些年,我鲜少管你的所为,你想如何就如何,在这盛大场子上,我也不明白你为何还穿这身样貌示人,可我从没管过一句,这番纵容,却养成你学耍嘴皮子?难道非要我把话说得明白?我无权干涉子吾,可你是……是我一手带大,难道,我没资格管你的选择?」

藏雷沉默不语。

祭炎动怒道:「你和她立场分明不同,就算你潇洒不怕,那她呢?她很是重视这些立场恩怨,还有,她一心只想报仇,你真天真以为她会为了你而改变?」

藏雷语态仍旧坚定,道:「她不需要改变。」

「你……」祭炎无奈道:「你迟早要和聂志弘对上,在关山崖上,也许还是和平对决,可过后……届时,你又该如何抉择?可别告诉我,你要为她临阵倒戈!」

「那便请大人,别让我和聂志弘比武。」

祭炎震怒道:「你、说、什、幺!」

藏雷道:「雷儿着实不懂,幼时,无论雷儿如何想为您分忧,您总说和我无关,让我别管。这回又为何非要雷儿上场不可?」

「我和裘庄主这几年开疆闢土、壮大飞云山庄、举办关山崖大会,无非是想以神器诱严灵空现身,可他倒好,布了这幺久的局,他却平白用了个弟子替他出头?幸好这聂志弘来历还是蹊跷,面对爱徒亲上火线,又碰上强劲对手,严灵空终究会担心弟子出事,进而现身!」

藏雷闭眸道:「聂志弘的天赋虽高,可不够勤学,武功仍是差强人意。隐十仕中除了我,还有吕兄能敌过他,何必非要我上场不可?」

祭炎勃然大怒道:「够了!说来说去,你便是要为了那女人和我作对!」

藏雷半膝下跪,道:「雷儿岂敢?不错,我有私心,可我也着实不希望你因为长年怨恨,而让贼人利用铸下大错。」

「荒唐!可知道自己在说什幺?」祭炎拍桌大喝。

藏雷不改神色,道:「雷儿从来都明白自己在做什幺,唯有大人近来屡遭裘夏那人给蒙蔽。」

祭炎怒道:「你……很好,为了那女人……你竟这样和我说话!和聂志弘那战,你必上!还有,别再让我知道你为那女人做什幺荒唐行径,否则我不会留她活路!」

「什幺?」藏雷蹙眉,起身道:「大人真要做到如此?」

「她的命掌握在你手上,孰重孰轻,你自己掂量,好自为之!」

  • 名称:你好少将大人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3:42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