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霸的黑科技全文阅读

藏雷叹道:「妳还怀疑我是吴公子?」

虞灵虹摇头道:「不是,可我们……若要称上朋友,也该让我看看你的容貌。」

看她说得诚恳,藏雷点头道:「好。那只要妳取得一胜,我就卸下黑布,只盼妳别失望,我生得并不俊朗。」

虞灵虹微笑道:「一言为定。」

二人达成协定,看虞灵虹安全离开后,藏雷回到住所,谁知一踏入大厅,又见祭炎铁了身坐在厅堂内。

藏雷拱手道:「大人,夜深了,还没歇息?」

祭炎起身,语态死冷,道:「又去找她?」

藏雷并无回话,祭炎道:「燕音让阿均跟着你,看到你去见一名女子。」

藏雷不屑道:「……跟蹤?」

祭炎道:「你不必觉得气愤,燕音才貌双全,对你又一心一意,你该开心才是。」

藏雷摊手道:「没上心便是没上心,莫让朋友都做不下去。」

祭炎叹道:「我本不想干涉你的私事,如今,我却得有打算。关山大会后,我打算让你和燕音成亲,早些成家,省得流连野花野草。」

藏雷不以为意,道:「呵,行啊,您办您的亲事,届时就是您压我拜堂,也没法压我洞房,大人是不是要这样毁了燕音一生,取之在您。」

祭炎怒火中烧,然则心中更多的却是诧异,道:「你敢这样和我说话!」

藏雷道:「雷儿何曾愿意?」

「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我……也算你半个父亲,给你许的又是个好姑娘,你有何好不满?」

藏雷冷笑道:「半个父亲……呵。」

祭炎沉默片刻,道:「罢了。你不想娶便不想娶,然则,和聂志弘比武一事就不容你作儿戏,想如何就如何!」

藏雷叹道:「雷儿明白您的苦衷,可是……对不住,请让我在想想。」语毕,转身回房。

角落边,那美艳女子已偷听许久,她双拳握紧,嘴里嘶声唸着虞灵虹的姓名。

转身回到别院中,稍微平了愤恨情绪,打算去找藏雷聊天,这时,却有另个声音叫住她,道:「燕音?妳还没睡?」

程燕音转过身,眼前是那小个子胡觉均,一见他,彷彿见了个受气包,便是先在他身上连搥数拳,力道颇猛。

胡觉均轻咬着牙,心疼道:「妳……又在为大哥伤神?」

程燕音抽咽道:「当日没在凌霄林杀了她真是大错特错!」

「她?妳是指虞姑娘?」

「废话!这女人不知施了什幺媚术,竟然夜夜私会雷大哥,再这幺下去,只怕大哥迟早会让他吸精剥骨!」

「这……」胡觉均低下容颜,只觉万分无奈和叹息。

许久,程燕音忽尔展露笑颜,娇嗔道:「好阿均,你帮我个忙好不好?」

听得柔媚声音,胡觉均直似失了魂,道:「好,妳说,怎样才能让妳开心?」

程燕音握紧双拳,道:「找时机……替我杀了她!」

次日,众人对上罡天门。

这一仗,聂志弘坚持先上,欲取得先胜以壮士气,也防万一又碰到败战而心绪大乱影响比武。

罡天门得知聂志弘等人表现不凡,亦是不敢轻敌,首战派出者为廖敬平,此人手持一把青锋长剑,有礼道:「聂少侠等人战胜裘庄主派出之队伍,如今可是声名大噪,今日罡天门有幸与你们对决,真是荣幸啊!」

「兄台谬讚了。」聂志弘傻愣笑道。

这大师兄续道:「在下廖敬平,乃罡天门第一大弟子,唐突请教,少侠可有听过咱罡天门与世着名之左手剑法?」

「应该就是惯用左手罢?」聂志弘摇头道。

廖敬平虚笑一声,道:「非也,要比那样博大精深,那再请教,不知少侠有没有听过家师名号-左手至尊?」

聂志弘蹙眉道:「没有。」

廖敬平诧异道:「左手至尊-洪敬融赫赫有名,你竟从没听过?」

聂志弘还是摇头,他长年待在山上,下山这段时日也没接触几个门派,岂会知道这些风风雨雨?

廖敬平微笑道:「好,既然少侠未曾听过,廖某就放心啦。」话毕,以左手持剑,向前挥出左手剑法第一式「蟠龙过境」,此招气势如龙,青锋光芒从聂志弘左右两侧扫去。

这「蟠龙过境」正是由「行云剑法」变幻而出,招式比那平实剑法再为华丽,然则挥舞力道虽强,但看穿了,只有短短三式再做变化。

聂志弘虽不懂左手剑法,可不到半刻时间,志弘已一眼望穿,笑道:「原来只是改用左手用剑,果然和我想的一样!」

廖敬平大呼:「没可能,你不是说……你没听过吗?」

「是没听过,可着实没啥特色。」聂志弘悟性极高,领悟力非常人能比,短短三招看在眼中,连应对法子也已想好。

聂志弘左右挥了招「风诀」,以清风剑气拂去对方战意,趁其不备,给予致胜一剑。

情急下,廖敬平改施第三式「白驹过隙」,此式乃行云剑法中之精华,是速度最快之处。

聂志弘不疾不徐,同样先以守为攻,观察其招运行步数。

廖敬平冷哼道:「这招白驹过隙速度堪称一绝,在下不信只凭肉眼,少侠就能看出端倪。」

「嗯……速度的话,不必看出端倪,遇速则比其更速,就是破解之道。」想毕,聂志弘转守为攻,施出五诀中最快的「雷诀」。

雷诀变幻多端,速度犹如驰电,廖敬平吓道:「什……什幺?方才那丁点时间,你已经挥了十八剑?」

「胡说,是二十七,你整整少数九剑。」说毕,聂志弘将长剑一挑,再引火术阻遏廖敬平反击。

没会儿,廖敬平只得抛下兵器,道:「实力悬殊……是在下输了。」

「呵,蒙廖兄承让。」

廖敬平失望地走下台,那名号为「左手至尊」的掌门洪敬融上前接应,其年约甲子,一头银髮,台风看来沉稳。

相较于第一仗的寂云门轻敌,洪敬融这掌门即决定由自己亲自上场,道:「这场就由老夫上,还请少侠派人吧。」

第二战,一派之长就决定站上台,台下观众喧哗不已。

尤其此人在武林之中极具盛名,左手剑法更是一大卖点,可惜他那得意大弟子碰上聂志弘,才会输得如此田地。

聂志弘道:「他们派出最强的了,咱们该谁?」

陈华榛低容道:「我……只怕……」

杨锦宣和铁荷枫争得厉害,古仁景在旁嬉笑,迟迟没个準,聂志弘问道:「灵虹,妳的意思呢?」

虞灵虹想了想,这段时日,她密集训练破解之法,众人中,恐怕只有她最了解左手剑法其中道理,寻思一阵,灵虹点头道:「让我来。」

「啊?」铁荷枫回神道:「洪敬融再怎样都是一派掌门,还是让铁某来吧?」

杨锦宣附和道:「就是,咱这边还有三个臭皮匠撑着,妳甭急着上场。」

虞灵虹微笑道:「不,我有信心打败他,能不能让我试试?」

「这……?」众人你看我我看你,心知虞灵虹介怀败给彭峻一事,想了许久,终是答应了她。

看虞灵虹上场,祭炎轻蹙眉头,一是讶异这女子竟有胆量挑战一派掌门,二是欲知她究竟是如何吸引到藏雷。

看了会儿,心想这女子不过就是生得颇有姿色,其他平平无奇,况且在山庄中有姿色的女子何其多?莫不是这女子还有其他长处?

祭炎未明所以,稍微望上藏雷一眼,这一看,祭炎瞠眸诧异,曾几何时,能见藏雷的双眸如此柔和温暖?

印象中,藏雷虽会同大家的心情嬉笑、愤怒,可一直觉得他从来都隐藏某些不为人知的情绪,这下,却因为这女子而改变?

祭炎默叹一声,喃喊开始。

比武开始,虞灵虹即以左手持剑,洪敬融好奇道:「姑娘也会左手剑法幺?」

虞灵虹道:「在前辈面前献丑,惭愧。」

聂志弘惊奇道:「灵虹应是惯用右手才是?」

苏妤臻轻声道:「这几天小妹有见过灵虹刻意以左手练剑,想不着现在已拿得如此稳当,看来她下了不少功夫!」

杨锦宣笑道:「原来如此,哈哈,一定是听了杨某的话,才决定勤练左手,这小妮子也有这样斗志的一面,杨某欣赏。」

虞灵虹是左手剑法初心者,就是有几日的勤加苦练,自然无法即刻打过洪敬融,刀光剑影、铿锵数声,洪敬融施的「左手剑法」不只融入行云剑法,还有其余各大门派的佐招。

洪敬融笑道:「老夫佩服妳的意志力,可惜娃儿终究太嫩!」说毕,使出众式中最醒目之技。

此刻,虞灵虹眸神一闪,忽尔向上抛剑,趁势朝洪敬融使出一套近身拳法,洪敬融一怔,这步数正是破他剑法的重要关键。

虞灵虹接下掉落之剑,朝前方猛然一旋,洪敬融紧急抵御,然则这剑又快又猛,这掌门一时没运好气,便是内息紊乱,连番退后数步。

这时,虞灵虹顺势改回右手举剑,使出毒门的「鸩饮剑法」,招式来得突然,洪敬融只得先稳住脚步,勉强阻住攻势。

待鸩饮剑法全数施完,洪敬融已抵御的气喘吁吁,道:「娃儿武功普通,可剑招绵密找不着破绽,看来是老夫太轻忽妳了,有趣,这下老夫便用全力,娃儿,接招啦!」

洪敬融跃步上前,使出「乾坤一剑」,这式仅有一招,以气催劲,将剑人化为一体,而后,劈出之剑得化出数道剑气。

虞灵虹屏气凝神,横竖一画,稍以藏雷教她的运气法诀调节气息,勉强抵住剑气迫害。

为扭转趋势,洪敬融命廖敬平将一把剑抛上台,这下,双手同时持剑,两手同使行云剑法。

「……果然。」虞灵虹早有预料这掌门绝非省油的灯,终能逼他使出拿手绝活,可纵然心里有底,单凭一把剑实在难抵二剑。

输的念头涌上,她心有不甘,不愿再拖累一次同伴,也害怕辜负藏雷的一片苦心,想到此,灵虹决定和洪敬融赌一把,另一手忽尔抽出那把防身袖里剑,随即,那袖里剑成了一把短兵,形成另一套双手剑法。

袖里剑剑身甚短,专以突刺攻击,这一长一短之攻势,虽不能成为致命大势,但扰敌突击却极为方便。

洪敬融霎时乱了脚步,那关键的「乾坤一剑」终难使出,趁其招式崩解,虞灵虹双手运用灵敏,以来回反覆之剑招,横一剑、竖一刺,一招一招逼近洪敬融。

洪敬融对那把袖里剑深感厌恶,每看那剑刺来,如见毒蛇一般,不自觉会缩手躲避,渐渐地,他招不住虞灵虹所攻,动作越趋缓慢。

最后,虞灵虹以严灵空传授她的投掷之法,看準洪敬融的破绽,朝其膝盖处射出袖里剑。

「撒──」

这剑正刺及洪敬融的膝盖,洪敬融疼得起不了身,才抬头,一把长剑以抵在鼻头处,对此,洪敬融只得暗叹一声,道:「是老夫输了。」

「多谢。」虞灵虹得知获胜,鬆了口气拾起袖里剑,并不自觉朝藏雷方向看了一眼,只见藏雷眼眶微弯,充满笑意。

霎时,虞灵虹一怔,手握紧那把袖里剑,心头何其矛盾?

聂志弘微笑道:「灵虹,妳好厉害,都抓得到洪敬融的弱点!」

虞灵虹摇头道:「其实就如前晚和大家所说的,罡天门的武功和行云剑法极其相似,捉住这点,可以多取得致胜时机。」

杨锦宣拍胸道:「行,明白,那就让杨某上吧,杨某也略懂这招。」

说着,杨锦宣走上台,道:「在下杨锦宣,不知兄台如何称呼?」

那对手名唤方敬和,一开始便不藏招,直接以双手持剑,杨锦宣寻思心想:「又是个双手剑?还好,前几日和徐姑娘稍微讨教过些。」

方敬和拱手自谦后,先是施出一套蛮力剑法,剑法内充满鹤唳之气,剑风一扫,如同狂风过境。

洪敬融讶异道:「什幺……这不是祖师爷传的『玄天奇崭』?」

廖敬平惊道:「师父说的玄天奇崭,可是我派独门绝学?师弟怎幺可能……?」

洪敬融抚鬚道:「嗯,想来和儿前年曾自请去祖师爷之墓膜拜学习,原来其中还学得了这样的武功,倒是不错。平儿,和儿资质虽不如你,但论认真程度却是远高过为师啊。以后,你可要向他学些。」

「嗯,弟子受教。」

方敬和发出之风急速,专劈向杨锦宣的腿部欲予牵制,谁料步疾如风的杨锦宣却如虎添翼,见风即是兴奋异常。

杨锦宣使出「腾云驾雾」之身法,飞也似地旋绕在方敬和身边,方敬和愣怔道:「不对,在下观过你的速度……不该如此……」

杨锦宣挠鼻一笑,道:「嘿,天机不可洩漏,我『飞天仙人』的名号可不是喊假的!」

「飞天……仙人?」聂志弘一愣,道:「仁景,世上有这号仙人吗?」

古仁景噗哧一笑道:「想来是锦宣自封。」

场上,那自诩为飞天仙人的男子先以速度扰乱对方,再者找机会刺击,专挑对手剑与剑连接时的缝隙。

看杨锦宣的步法,方敬和不再死记那套奇招,回归到左手剑法的本质,使出「白驹过隙」。

他朝前猛刺一剑,杨锦宣就已跳到五尺之远,轻笑一声,又晃至其前方挑衅,这番来来回回,方敬和体力渐渐被消耗殆尽,道:「果真英雄出少年,是在下输了。」

「乾脆!」杨锦宣兴奋道。

方敬和拱手道:「原以为你们只是会夸口的黄毛小子,可如今看来,你们着实有实力,在下在此祝愿你们旗开得胜,声名满载而归。」

杨锦宣除去嬉闹态度,坚定道:「方兄乾脆,杨某欣赏。青山不改、绿水长流,咱们后会有期。」

祭炎和洪敬融稍微对话后,道:「嗯,既然洪掌门不打算打第四战,这一仗便是你们胜了。下一场比武在三日后,你们将对上江湖五绝,做好心理準备,没别的事,便都退下吧。」

夜晚,徐蓉来庄园找杨锦宣,两人走在院中谈心,徐蓉笑道:「『飞天仙人』,今日,你打得还真漂亮。」

杨锦宣笑得腼腆,道:「当真?哈哈,杨某是想方兄同徐姑娘都是使用双手剑,才觉兴致勃勃,有一半该算是姑娘的功劳。」

徐蓉瞇眼道:「杨公子把他当成小女子在打?原来小女子如此讨杨公子厌烦?」

「不……不是……」杨锦宣急道:「妳别误会,我是……」碰到心上人,飞天仙人也不过同个呆子一般,傻里傻气。

「呵呵。」徐蓉摀嘴一笑,似乎特喜欢捉弄杨锦宣。

杨锦宣尴尬道:「对了,你们打得如何?」

徐蓉轻声道:「目前为止尚未碰上强敌,倒是你们进步神速,若咱们真对上了,兴许小女子会敌不过你呢。」

杨锦宣搔头道:「唉,可惜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。」

「你想说什幺?」闻言,徐蓉面透一丝羞意。

择期不如撞日,杨锦宣想了会儿,打定主意,道:「徐姑娘,其实杨某对妳……」

「等等!」尚未说出心意,徐蓉却开口阻止。

杨锦宣难掩失落,道:「妳……不喜欢杨某?」

徐蓉低颜道:「就是咱们不在乎立场对立,可咱们才认识多久?公子对小女子不甚了解,不该如此马虎。」

杨锦宣蹙眉道:「妳……有心事?」

徐蓉神色哀戚,轻声道:「不,今日就此打住吧,小女子告辞。」

「徐姑娘、徐姑娘!」不论杨锦宣如何叫喊,徐蓉便是头也不回,留下他独自失落愣在原地,心想:「我莫不是太唐突了?也罢,瞧徐姑娘的模样,并非讨厌杨某,猜想该是还有些顾虑,我还是别逼她太紧吧。」

相较于杨锦宣大方与徐蓉谈天说地,虞灵虹却等众人回房熄灯后,才独自起身前去竹林。

夜深人静,虞灵虹快步来到相约之地,今日来得甚晚,放眼望去,空无一人。

虞灵虹失望道:「这样晚了,他估计是回去歇息。」轻叹口气,灵虹苦笑欲离。

她转身,一个脚步从竹林边踏出,一名青衣男子站在眼前,那是张从未见过的生面孔,相貌不甚出众,可那头瀑悬长髮,还有幽深眼眸,实难让人忘怀。

此人嘴角微扬,笑意温和暖活,若聂志弘是朝日下的阳光,他便是黑夜中的一盏明灯。

虞灵虹秋波流转,透出一抹嫣笑,道:「藏公子,谢谢你,你依约了。」

  • 名称:学霸的黑科技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3:42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