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武神全文阅读

聂志弘愕然道:「獬豸?我在书上看过,是种能辨别是非曲直、善恶良奸的上古神兽。」

古仁景点头道:「不错,此兽不会随意伤人,但只要碰上邪佞之者,便是大公无私,使不正者受到惩罚。」

「不正?」程燕音负气,指向虞灵虹道:「哼!那一定是针对她来了,这妖女狐媚得很,连灵兽都感受到啦。」

闻言,獬豸高吼一声,旋然乍出,声吼如狮,气焰逼人,道:「凡人,不知悔改,吾必当处决妳──」

这灵兽修行越逾五百年,体壮如牛,全身毛髮黝黑如墨,头上长有一角,双眸炯炯有光,好似一只照妖镜,能将人一眼望穿。

和牠对上眼,程燕音瞬间起了哆嗦,攀到胡觉均身后,哀求道:「阿均,这家伙好可怖,你快打倒牠呀。」

胡觉均眉目如鹰,道:「好,有我在,绝不会让妳伤到半根寒毛。」

「住手。」古仁景一手抓紧胡觉均,道:「獬豸通情,别轻举妄动。」

说着,古仁景双眸丝毫没半点闪烁,直直对上这传言刚正不阿的灵兽,道:「晚辈等人误闯凌霄林,不慎冒犯前辈,在此向您赔罪,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这回放了晚辈等人。」

獬豸明眸晃动,对上其余四人,道:「吾不欲伤汝等,然此女性恶多诡、善巧便佞,不可枉纵。」说着,张嘴一喊,上轮明月闪出奕奕亮芒,将困住胡觉均之泥泞一举化开。

胡觉均脚一抽,总算脱离这泥巴困境,但因受困甚久,一时脚麻难以起身。

獬豸喝道:「此女子留下,其余者速速离去。」

程燕音不悦道:「狗屁怪牛,凭什幺让我留下?呦,我知道了,你假藉灵兽之名,其实是个好色之徒,贪图我的色相,才要我留下对不?」

「胡言乱语──冥顽不灵──」獬豸昂首一瞠,头上之角吸收月光奇力,振首一动,那光辉直往程燕音身上射去。

见状,胡觉均匍匐地攀在程燕音身上,只望替她挡下。

谁料这光居然穿透胡觉均,不偏不移打在程燕音身上,顿时,燕音只觉一阵闪神,便是双眸黑暗,再看不着。

伸手不见五指,程燕音害怕地狂呼,猛地朝眼前狂抓,道:「怎幺……怎幺会这样?我怎幺什幺都看不到了,阿均……阿均……!」

胡觉均讶然地搂着失措的程燕音,心疼道:「妳看不到?怎幺会……獬豸前辈,您究竟对燕音做了什幺!」

獬豸道:「盘古开天闢地、女娲抟土造人,造给人类一双明目,以供辨别是非黑白,而此女善恶不分,诡计甚深,如何配得眼眸?」

胡觉均双膝落地,朝獬豸猛地叩首,道:「我求您了,您别这样对她,燕音她是个好姑娘,绝非您说得奸佞之人啊!」叩着叩着,那额头都给叩渗了血。

古仁景心有不忍,拱手道:「前辈,常言道知错能改、善莫大焉,请您念在燕音还尚年轻,再给她一回机会。」

獬豸昂首道:「程氏,汝可知罪?」

程燕音哭得双眼红通,心里巴不得将这獬豸碎尸万段,无奈现下有求于牠,只得忍下性子,哀求道:「嗯,獬豸大人……小女子知错了,请您……请您饶了我吧?我以后再也不敢了。」

獬豸步步逼近程燕音,众人屏气凝神,谁料这兽忽然疾驰,往燕音身上冲撞,见状,聂志弘为怕伤及胡觉均,便是举剑挡在二人面前,阻遏獬豸攻击。

獬豸本以为能略过聂志弘直接攻击邪恶之者,可碰上聂志弘时,牠发现自己竟没法穿过他,也没法攻击他。

进退两难之际,獬豸只得停下,奇道:「……汝?」

聂志弘喘气道:「程燕音既然认错了,前辈何必赶尽杀绝?」

獬豸闭眸道:「吾懂读心,程氏不过是虚与委蛇,而非真心改过,死到临头仍冥顽不灵,已是无救。」

程燕音心惊一颤,只得强迫自己别再思考,心想:「别想了,别想了,别想了……」

僵持许久,獬豸盯着聂志弘,忽尔道:「汝──和四神统领是什幺关係?」

聂志弘浑然不解:「啥?」

獬豸道:「四神统领乃天界奇将,为天界中唯一能控制朱雀、青龙、白虎、玄武四圣兽之者。吾等兽类虽不为天界所控,却对他敬畏三分。」

「甚百年前,吾曾受四神统领相救,他创设凌霄林,让吾留此养伤,吾才能有今日所成。不想那日一别,就再无他的音讯。」

聂志弘糊里糊涂,道:「可我不认识他……听您说成这幺厉害,难道是师父?」

獬豸问道:「尊师高姓大名?」

「严灵空。是天界那逍宫主的后裔。」

獬豸摇头道:「严?那便不是。但汝能抵御吾之攻击……莫非,你是四神统领投胎转世?」

聂志弘狐疑地望向古仁景道:「古公子,依你方才所说,我的前世可能和你有关,会不会这之中有别的连繫?」

古仁景蹙眉道:「不知,但……四神……唔……」想着,只觉头昏目眩,甚想呕吐。

「古公子?」聂志弘一愣,道:「你是不是又想起什幺了?」

在聂志弘一靠向古仁景时,獬豸更觉四神统领之力便依存于两人之间。

与其胡诌猜测,倒不如试炼一回,念头一定,獬豸转朝古仁景及聂志弘二人奔驰而去,那角上聚光,其力甚威。

见状,聂志弘惊呼一声「什幺」,情急使出「石诀」抵御。

那角触在聂志弘的剑上丝毫不退,虞灵虹快步上前,从獬豸后方挥下一剑,那獬豸却以短尾聚力,轻甩一振,即点住灵虹穴道,让她动弹不得。

聂志弘气恼道:「你……我敬重你是前辈,你居然伤害她?」

獬豸道:「吾不过点了她的穴道。放心,吾从不攻击心善之人。」

聂志弘不解道:「那你攻击我,便是说我不善?我……」志弘觉得委屈,道:「我是哪儿不善了?」

獬豸笑道:「吾不过是想与汝二人切磋,确认些事情,汝不必过度惊慌。」

聂志弘断然拒绝,道:「我不要。且瞧古公子神色苍白,哪有空闲和你玩?」

獬豸道:「汝如答应吾之请求,吾允诺,将平安送汝等五人安全离开。」

古仁景道:「五人……那燕音的事?」

獬豸道:「好吧。吾念在她年轻不谙世事,便罚她失明三日,三日后法术即除,到时,她又能恢复光明。」说着,亦发出一光将虞灵虹的穴道解开。

程燕音鼓嘴道:「还要三日?」

「觉得太短?」

程燕音挥手道:「没没没,三日便三日。多……多谢獬豸大人宽宏大量。」

古仁景轻揉太阳穴,道:「好。阿均,你先带燕音和虞姑娘离开,这儿交给我和聂公子吧。」

胡觉均皱眉道:「那你?」

古仁景道:「相信前辈会点到为止。你不必担心。」

胡觉均奋力搀起程燕音,道:「好吧,燕音,我先带妳出去,虞姑娘,请妳随我们一起离开。」

虞灵虹摇头道:「我不走。」

聂志弘劝道:「灵虹,妳先离开,这样我才无后顾之忧。」

虞灵虹还是坚持不走,她孤身甚久,戒心自然比一般人高,想着自己有神器护体,万一那獬豸说话不算话,她还能摧动天山之力救出聂志弘。

獬豸挥爪一动,三道灵阵浮现在虞、胡、程三人脚下,再转眼,那灵阵一闪,三人已被传送至凌霄林外。

「灵虹!」聂志弘讶然一呼。

獬豸道:「汝毋须担忧,那三人已在林外,而今,就让吾试探看看,汝究竟是不是四神统领。」

「那幺,就请前辈赐教了!」

聂志弘这几日勤练那套「修罗功」心法,短短数日,已将修罗七重功练至第二重,使其内力大幅提升。

歪打正着,这一战倒成了他验收成果的绝佳机会。

聂志弘运炎周旋于剑边,红焰搭上墨剑,一乌黑到发光,一红焰到夺目,光彩炫目,再配上速度极快之「雷诀」,招式华而精实,招招到位。

獬豸高脚一跳,跃于枯枝上方,张口吐火,火如螺旋般群聚攻来,其力绝非聂志弘所能及,偏偏志弘不懂五行生剋,仍以火焰与之硬攻,倒是助长了对方之火。

古仁景忍着胸闷不适,两步跨开,双手运行,左化圆、右化弧,一道太极型影闪现而出,那一阴一阳高速旋转,阴之面吸纳獬豸之焰,阳之面则以彼之道还施彼身。

见招,獬豸扬起大嘴,道:「汝才是四神统领?」

古聂二人一怔,然獬豸却瞧着聂志弘续言:「不对,汝确实也有四神统领的力量?莫不是他一人拆成二魂,分别投胎去了?」

古仁景摇头道:「不可能,同一魂魄就是拆解,生魂也必然只存在一人之身,怎可能二者皆有?」

獬豸纳闷道:「不错。聂氏,汝再继续施招,吾今日必然要查出汝二人谁才是四神统领。」

「好。」聂志弘稍喘一口气,喃喃唸道:「他化自在天,于他化中得自在故……」

唸着的,正是那《修罗功》上所记载文字,从中,志弘领略出一套运气诀,将其融合在「炎诀」之式,再创出一招「缚焚鍊」。

此招他还没法自如控制,本想等熟通后用于关山崖上,但现下状况突然,他也没法再藏招了,便是一鼓作气使出,他轻挥墨剑,剑上焰火影速如疾鞭。

他刚使出时,起先还能牵制住獬豸,但时间一长,志弘心神凌乱,便是记错口诀,内力由不得他控制。

那焰红之鍊瞬间乍出偏紫之光,阴晦朦胧,已非他以往使出的通红色泽。

獬豸让其扫到一边,竟有种侵蚀之感。

终于攻击到獬豸,聂志弘喜出望外,谁料那獬豸却忽然勃然大怒,喝道:「小子,汝为魔族!」

聂志弘傻愣片刻,道:「您方才才说我是神将,现在怎又改口说我是魔?」

獬豸恨道:「哼!吾不会感应错,汝之力量古怪,根本不是四神统领那浩然清气。」

古仁景不解地望向聂志弘,道:「前辈,依我推测,会不会是受聂公子的师父所影响?严灵空先生本是神族和魔族的后裔,而聂公子师承严先生,大抵如此,身上才会隐约有些魔族力量。」

獬豸怒道:「如只是学魔所为,岂可能有此等气息?再者,就算他和严灵空有些关係,甚至是父子也罢,身上之力也该是仙魔各半,绝非这等纯菁魔气,他,即是魔没错!」

聂志弘愕然道:「您别跟我开玩笑了!」

獬豸道:「哼!魔族,吾──獬豸,留不得你!」

「糟了!」古仁景一慌,心想:「獬豸对魔族极是厌恶,这样下去,只怕聂公子性命堪虑。姑且不论大人是否指示不许伤害聂志弘,就他方才仗义相挺,我就不该坐视不管。」

古仁景再次画出太极,阵阵白光显现,浩然清气浮影,硬是阻御住獬豸冲撞。

此刻,聂志弘如被剥了魂的躯体,双眸死冷,眼眶存泪。

他虽不排斥魔,但不代表自己想当魔,越想,他越觉得沉重,莫非他的亲爹便是魔族?

要真是如此,那严灵空一直以来隐瞒他父亲的身分,便是说得通了。

古仁景轻撞聂志弘,道:「聂公子!回神!牠已然要夺你的命,你再不和我一同抗敌,只怕我俩都要死在这了!」

聂志弘心情沉浮,久久不能自拔,这时,獬豸忽尔顶开古仁景,直朝志弘身上一触,志弘「呜啊」一喊,吐出大口鲜红,痛得倒地不起。

獬豸两足高举,将往聂志弘的头上踩去。

生死攸关之余,古仁景只得和他拼一把,喃道:「丁丑延我寿,丁亥拘我魂。丁酉制我魄,丁未却我灾。丁巳度我危,丁卯度我厄。甲子护我身,甲戌保我形。甲申固我命,甲午守我魂。甲辰镇我灵,甲寅育我真!护身法咒,束吾二人!」

说着,古仁景指聚一光,朝聂志弘身上发出,这时,志弘身边如有一层仙法包围,獬豸之角一触即收,犹被让闪雷所击。

古仁景来至聂志弘身边,拿了颗护心丸给他服下,道:「聂公子、聂公子!你可听得见我说话?」

聂志弘意识模糊,喃道:「我……不,我不是……我不是魔!」

古仁景咬牙道:「是魔不是魔都得先保住性命再说!」

说着,那护身法咒到底不太灵通,开始若影若现,闪烁不定,獬豸恨道:「古氏,汝离远些,吾今日必须除掉这祸害!」

古仁景摇头道:「这之中一定有所误会,聂公子身上的确隐约透出魔气,但亦有一股仙气压着他,还请您明查。」

獬豸挥足道:「汝仔细看,便知道他身上的清气是从何而来!哼!身藏四神统领之物,用以压制身上魔气,还真是用心良苦。」

「四神统领之物?」古仁景不解,稍微将聂志弘翻了身。

「锵啷──」

一块青铜令牌从聂志弘身上滑出,此物正是先前在天山陵墓所得,那块刻有四圣兽象印之令牌。

「这……这是……呃啊──」见此,古仁景心绪大乱,甚多画面乍现于脑海中。

他头疼欲裂,只得双拳不停搥地,搥得双手透出一片血红,试图藉此减轻头疼之感。

  • 名称:绝世武神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2:42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