潘金莲全文阅读

程燕音凑上前,将大批木柴递给虞灵虹,道:「拿好啊,这可是本姑奶奶辛苦捡来的。」

待虞灵虹接过手,程燕音狡黠一笑,稍动嘴巴,解除那微薄结界。

「嘶嘶──」

那蕲蛇受到惊扰,结界一除,如脱离牢笼的野兽,直从枯枝中曲窜而出,迅速攀捲住虞灵虹整条手臂。

「这!」虞灵虹瞠眸一喊。

「灵虹!」看那蛇兇猛至极,聂志弘险些收手,直囔喊着。

「别担心。」虞灵虹稳定心神,只见那双利眸直盯自己,张开大嘴,锐牙尖细,牙边不停分泌绿液,模样好是骇人,然而,却是扭动着头部,迟迟没朝灵虹攻击。

程燕音疑惑难解,心想:「笨蛇,咬她呀……快咬呀……」

「嘶嘶──」

良久,那蛇洩了戒心,轻闭上嘴,虞灵虹缓缓蹲下,让那蛇顺着地面离开她的手臂。

程燕音没法理解,踏步上前一探,道:「这什幺鬼妖术,妳这女人果然是狐狸精变的,连蛇都让妳给迷惑!」

「嘶──」

忽然,那大蛇再次张牙,朝程燕音的方向急奔窜去。

程燕音身上擦有香液,这香味浓豔薰芳,是她平日用来吸引男人的好利器,哪知这回歪打正着,倒是引来个大麻烦。

「呀!走开啊!」程燕音情急一呼,还没能造出结界阻御,那蛇已在她脚踝下噬下一口。

「飒──」可惜虞灵虹慢了一步,才将那蛇一断为二。

「唔……好疼……」那冶豔美女中了蛇毒,一张俏颜冷汗直冒,那妆容渐渐花去,整个人瘫坐在地上喘吁,模样甚是狼狈。

「燕音!燕音妳怎样啦!」胡觉均吓得失魂,犹如是他中了蛇毒,这一激动,再次拉伤筋骨,疼得他大呼一声。

程燕音受毒侵扰,那张嘴还是不饶人,囔道:「妳敢害我!」

虞灵虹接过柴火时明显感受到异状,她心知肚明,只道:「我身上擦有祛毒粉。」

「哼,根本都算计好的。」

闻言,聂志弘恼火道:「那些柴明明是妳交给灵虹,依我看,一定是妳贼喊捉贼,现在反而害到自己,活该!」

「你……臭小子,我杀了你……唔……」一时气火上来,毒液瞬间窜升,程燕音瘫坐在地动弹不得。

见状,虞灵虹急撕了块布裳绑紧程燕音的小腿,以减毒液上升之速。

「不用妳假好心,滚开!」程燕音负气,欲把那布条撕去。

胡觉均遏止道:「燕音!现在当务之急是解了妳的蛇毒,妳千万别意气用事啊!虞姑娘,曾听说妳懂毒,可有法子能解?」

虞灵虹叹道:「我身上没有蛇毒解药。现在唯一的办法,只有将毒吸出来。」

胡觉均半刻未虑,点头道:「好!燕音,妳把脚伸过来,我替妳吸毒!」

「你!」程燕音面泛红晕,左右端看他人,气道:「你说这话害不害臊!男女授受不亲,要让雷大哥知道你亲过我的腿,我以后怎幺见他!我……我宁愿毒死也不要让你碰!」

「我……」胡觉均如被撕心裂肺,被心上人拒绝已是凄凉,还有种让人羞辱到极致之感。

无奈胡觉均深爱程燕音,不忍燕音受毒蛇侵迫而坐视不管,他寻思许久,支吾道:「那……虞姑娘,在下这要求实在过分,但还请妳……请妳替燕音吸毒吧。」

「胡说什幺!我不答应!」胡觉均喜欢程燕音,而聂志弘也心仪虞灵虹,说什幺他都不会同意让心上人做这种危险的事。

程燕音愤恨道:「你喊什幺喊?她就是答应我也不要,让这村姑的口水沾到我的身子,岂不晦气得很?」

虞灵虹低颜寻思,说到底,程燕音中毒是自作自受,她的确没救她的义务。

偏偏这惹人厌烦的姑娘却是藏雷的情人,之前受过藏雷不少恩惠,虞灵虹不想再欠藏雷人情,假如救了他的心上人一命,也算能一笔勾销了,从此一人一边,不相往来。

打定主意,虞灵虹蹲下身,轻轻撩起程燕音的纱裤,道:「别乱动。」

「妳……」程燕音恨红了脸,要不是性命告急,她绝不会妥协让虞灵虹救她,道:「别想我感激妳!」

「不必。」虞灵虹冷道一句,而后将嘴巴轻轻靠近伤口。

「灵虹,妳别管她,要是换妳中毒怎幺办呀!」聂志弘心急如焚,差些又要收手。

「别担心,我会避开,相信我。」虞灵虹朝聂志弘透出个笑颜,以让他安心。

一见心上人的笑靥,聂志弘便是拿她没辙,叹道:「好吧,妳自己小心点。」

话毕,虞灵虹小心翼翼地将那蛇毒一口一口吸出,再一口一口呸掉。

来来回回数次,见那纯黑的血液渐渐恢复血红色,又看程燕音的面色从狰狞趋于和祥,喘吁也开始平缓,胡觉均总算鬆了口气,道:「太好了……」

聂志弘心急如焚,道:「好什幺好……也不知道灵虹怎样了……」

吸完毒后,虞灵虹轻轻以袖帕擦拭唇边血丝,而后吃了颗药丹。

见状,程燕音气恨道:「好啊,妳明明就有解药!」

虞灵虹摇头道:「药丹只能祛除余毒,妳方才是直接让毒蛇咬到,就是吃了几千几百颗,也没法救治。」

「全都让妳说,谁知道妳说的是真是假?」

古仁景未怕程燕音再继续威风下去,插语道:「多谢虞姑娘救命之恩,这恩情,我们隐十仕来日必会回报。」

「不用。我这幺做,自然有我的用意。」虞灵虹轻道一句。

「哼!不打自招了吧,说,妳在盘算什幺!」

一直听她吆喝逼人,聂志弘实在忍无可忍,直道:「灵虹救了妳,妳不感激不打紧,怎幺还这样蛮不讲理啊!」

恢复精神,程燕音起身道:「好啊,连你都敢教训本姑奶奶?我就先收拾你,看招!」

古仁景直喊道:「妳疯了!想害阿均受更大的伤吗?」

「难道任由他们欺负吗?谁知道他们会把今天的事儿当成多大的恩情,以后时常拿这点来和本姑奶奶讨!现在只有先压着他们,省得以后啰嗦!」

虞灵虹举剑指向程燕音,道:「在此地动手,要是惊扰灵兽,我们全都没命,还请程姑娘别轻举妄动。」

程燕音不甘示弱,喝道:「什幺狗屁灵兽?本姑奶奶在这儿这幺多天,连个鬼影子都没见到,照这情况看来,牠根本是个缩头乌龟,我还巴不得牠快出来,直接杀了牠取牠元神!」

「无知凡人──实在狂妄──」

程燕音才吆喝完,忽有一声疾鸣传唤,声如讨魂厉鬼,惊世骇人。

程燕音愕然一惊,踹地道:「谁?敢在本姑奶奶面前装神弄鬼,还不出来?」

胡觉均心慌道:「当心,可能是激怒了灵兽啊!」

聂志弘紧忧道:「糟糕!这灵兽要在此时出来,只有妳和灵虹该如何阻挡?」

「瞧不起本姑奶奶?」程燕音更是火冒三丈,想着正好拿这灵兽开刀,吶喊道:「什幺灵兽,说穿了还不是畜牲一只,能有什幺稀奇?畜牲,快给本姑奶奶滚出来!」

「飒飒──嘶飒──」

风鸣叶奏,气氛萧索,尤其夜色昏冥,肃杀之气更显清晰。

一阵杀气渐渐靠近,足以令人屏息,古仁景深锁眉头,喃道:「糟糕,这气息是剎虺!」

聂志弘问道:「那是何物?」

「是一种拥有百年修为的毒蛇精,人面蛇身、四眼六足,张嘴之际,甚能一口吞下虎豹。」

「世上有这种怪物?你怎幺知道的?」

古仁景抿嘴道:「实不相瞒,我自幼无父无母,记忆零碎,这些记忆和仙力都不知从何而来,大人推测我是受前世所累,应是过去种种以致我今日所成。」

聂志弘难解道:「你是说……你的前世记忆和力量没随着死亡消失,继续跟了你这一世?」

古仁景低颜道:「简单来说便是如此。深入点说,或许是我哪一世受了诅咒,以致我那世的力量受封,而到这一世……才又开始觉醒。」

聂志弘仍是不懂,满面困惑道:「你全想不起来?」

古仁景摇头道:「很模糊零碎。不过自碰到聂公子开始一直到现在,似乎有更多印象浮在脑海里……」

「我?难道我和你相识?可……我从没你这种感觉呀。」

古仁景叹道:「也罢,这些晚点再说,那剎虺之气越来越近,咱们该当心了。」

胡觉均自责道:「仁景,你先带燕音离开吧,聂志弘,你们也先走,别管我了。」

古仁景坚决道:「要走一起走,要留一起留。何况这剎虺充其量只是灵兽的左右护法罢了,假如我们能撑住,兴许能和那灵兽碰面,和牠好好谈,就能让牠把你救出。」

聂志弘道:「不错,现在咱们在同条船上,就是同生共死,我聂志弘虽然和你站不同边,这点义气倒是有的。」

「……谢谢。」

程燕音不以为然,道:「现在说得好听,等等你就先成牠的食物,本姑奶奶可不陪你玩!」

「无耻凡人,留妳不得──」

那剎虺咻溜一声忽尔从天而向,高约二米,宽约一米,型高巨大,看来不好对付。

「哪来的怪物!」程燕音呀然。

剎虺手举一木,木上共有八孔,如箫如笛,不需经牠吹奏,只要轻按孔洞,自有曲音乍现,然而,曲音绝非仙乐缭绕,而是如狮吼般震耳欲聋。

牠按下前两孔,一阵霹雳之声滋滋作响,雷鸣响落。

程燕音旋然一转,使出旋风结界,道:「雕虫小技,也敢拿出来展示?」

趁雷影瞬消之际,程燕音舞出那招「流云贯芳」,趁结界尚未消逝,朝那剎虺之身狠贯一剑。

谁料剎虺忽尔改按后两孔,牠身边如形成一厚实城墙,单凭程燕音之力实在难以击破。

见状,虞灵虹在剑上涂上毒液,施出鸩饮剑第二式「阴谐青雨」,那毒液如细雨般洒在剎虺身上,虺首一转,那毒液洒入浑黑的眼眸中。

无奈剎虺身纳百毒,这丁点儿毒对牠丝毫不起作用,此刻,他同时按下前六孔,随着蛇身旋转,雷雨交杂、风炎群飞,击得二女没得反击。

程燕音趴下身,匍匐爬至大树后躲避,虞灵虹奔至聂志弘三人身边,单以肉身作盾,拼命洒出身上暗器。

「灵虹!」聂志弘心有不忍,此时他顾不得胡觉均,便是挪动一手,造出土石之力,犹如剎虺之盾一般,暂时护住虞灵虹。

虞灵虹嘴边残血,喘吁道:「我没事。你们可有受伤?」

古仁景摇头道:「虞姑娘,单凭妳们二人实难抵挡剎虺,妳和燕音先离开吧。阿均这儿还有我和聂公子,咱们会尽力撑住。」

虞灵虹摇头道:「志弘师兄还在这,我不会丢他不管。」

聂志弘心知虞灵虹实力不高,但到紧要关头,她却宁愿以死相搏,对此,志弘不禁感激涕零,也暗恨自己没能保护她。

古仁景讶然道:「聂公子,你怎幺哭了?难道是伤着了?」

聂志弘咬牙道:「没有。只是……捨不得灵虹这样。」

虞灵虹微笑道:「我们拜入同门,从今以后就是同生死共患难。师兄只管快些救出胡觉均,到时,便有力量和我一同对抗剎虺。」

聂志弘提振精神道:「好!」

然而,这剎虺本就无意伤害四人,牠出现迫杀,全是受程燕音挑衅之故。

牠「嗖」的一声窜至树后,八孔连方轮按,五行之力层叠而出,根本没法抓到牠的步调。

程燕音勉强用结界力防守,但精力有限,她终是抵御不住,便是厚着颜面再次奔到四人身边,眼眸带泪,哭求道:「阿均,快救救我!」

见她梨花带雨的模样,胡觉均哪能忍受?他不顾自身负伤,嘴巴喃喃唸动,双手合十,身为凡人的他,竟造出一阵白银亮壁,层层包住那剎虺。

剎虺动弹不得,四面八方犹如让巨石挤压,让牠难以喘气,而这结界的手法,正和程燕音对付张四喜的方式如出一辙。

程燕音愕然道:「这……这不是我的『嗜血咒界』吗?阿均,你何时偷学了?」

胡觉均暗道:「看妳用了几回,大略记得口诀,想不到死马当活马医,苍天有灵,竟然让我使成了。」

程燕音笑道:「呵呵,好家伙,不愧是我身边的第一护卫。」

闻言,聂志弘等人极替胡觉均感到不值,偏偏胡觉均欣喜难耐,害臊笑道:「只要是为妳好,做什幺我都甘愿。」

看那剎虺神色忧患,面色紫白,快似窒息之态,程燕音得意道:「臭蛇,知道咱们的力量了吧?方才敢欺负本姑奶奶,本姑奶奶就把你剖了熬汤!」

说着,程燕音步履靠近剎虺,然而胡觉均身有负伤,渐渐支持不住力,他直呼道:「燕音当心,我……我快没力气了,妳现在靠近牠实在危险。」

程燕音笑道:「别谦虚啦。你能造出这力量,表示你体力还好得很呢。」

「噗啊──」胡觉均奋尽全力撑着结界,却是再忍不住,吐了大口鲜血于那汙泥中,红浊相染,黏稠噁心。

闻声,程燕音止步,转过身瞧着虚弱的他,急道:「你这是怎幺啦?」

古仁景冷道:「阿均身有负伤,还勉强造出从未用过的结界力量,他如何能负担得住?燕音,还请妳别再恣意妄为。」

程燕音歉疚道:「我……对不住嘛……那这蛇怎幺办?就这样放过牠?」

胡觉均微笑道:「牠欺负妳,我当然不会放了牠。」

说着,胡觉均仍硬着头皮大喝一声,那结界瞬间收缩,将那剎虺闷窒而死。

见那条大蛇虚软地倒在地上,程燕音奇道:「嘻嘻,你真有天份,竟然能将结界术操控得这幺好。」

胡觉均笑道:「要不是有妳,我也用不出啊,这一切都该归功于妳。」

程燕音呵笑道:「行,回头我带你去吃顿大餐,好好犒赏你。」

闻言,胡觉均格格笑出声,欣喜异常。

古聂二人摇头微叹,只觉这人真是爱到失去自我,程燕音不过是将他当个小弟看待,他竟也能开心如此?

古仁景轻声道:「阿均,再撑一会儿,等这泥巴鬆了你就能逃出来,咱们也不需要继续待在这了。」

胡觉均点头道:「好。燕音,趁这些时间,妳赶紧去取那剎虺元神,牠的元神也足以让妳修为大增。」

程燕音嬉笑道:「呵,还是你想得周到。」

「万万不可!」古仁景遏止道:「我们擅闯凌霄林在先,杀去剎虺在后,两罪加起已是大过,现在再取其元神,只怕得罪凌霄林的灵兽,后果不堪设想。」

胡觉均无奈道:「燕音已经退而求其次,改取剎虺元神……仁景你就别再阻止了。」

程燕音自信道:「就是,这大蛇不过是长得兇了点,还不是让阿均制伏的服服贴贴?哼,我就不信那什幺狗屁灵兽还能多厉害?」

「凡人,吾观汝等许久,而今,汝杀吾护法也罢,还出言狂妄不逊,吾,凌霄林守护兽-獬豸,再留不得妳!」

高吼一声,铿锵有力,其音一出,震慑林里禽鸟戚戚,蛇兽飞窜,纷纷逃之夭夭,此番大动,犹如天地即将崩裂。

  • 名称:潘金莲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2:42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