珏怎么读全文阅读

血腥味。

眼前男子眼周有汗,喘吁明显,虞灵虹蹙眉道:「你……受伤了?」

黑布下的双唇微扬,藏雷自信道:「十神之力确实厉害。当心,还没结束。」

「我与你素无交情,我的性命根本和你无关,你快走!」虞灵虹将语气转冷,担忧之情却难掩于容颜上。

「就是过去无关,从今日起亦与我息息相关。」

虞灵虹不解道:「为何?难道你真是……!」

藏雷道:「人生漫漫,知音难寻,虞姑娘乃我知音,我便将护妳一生。」

「……就因如此?」虞灵虹再次失望,不明白自己究竟在期待何事?

「如此足矣。」说毕,烟雾亦几乎消散,藏雷再次造出障壁,抵御苏妤臻新一番攻势。

「……多谢。」虞灵虹轻叹一声,在这节骨眼上,不愿与之争辩,朝后退了数步,聂志弘忽在后方将她抓紧,道:「虞姑娘!」

「啊?」虞灵虹惊呼一声,鬆开聂志弘的双手,并道:「我没事,藏雷他……」

听得藏雷姓名,徐蓉又惊又喜道:「雷大哥?你怎幺在这儿?」

藏雷道:「此地风景极好,来此一游,不想蓉妹也在此处,真巧。」

徐蓉呵笑道:「见小妹性命有危,雷大哥竟到现在才露面,真不够意思。」

藏雷道:「呵,及时出现,就别与我计较。」

徐蓉道:「小妹熟知大哥的性子,哪会和你计较?」

听他们以兄妹相称,一人一句关係甚密,杨锦宣有些紧张,问道:「徐姑娘和藏公子很熟幺?」

徐蓉道:「雷大哥是隐十仕之首,唤他声大哥合乎情理。他对咱们很是照顾,把大家都当成自家兄弟。」

「原来只是自家兄弟,还好还好。」杨锦宣嘿笑道。

「……藏雷?」聂志弘回神,惊讶出声。

藏雷专心道:「有话等眼下状况解除再谈。」

聂志弘点头道:「好,我该如何帮你?」

「你身上有没有十神器?」

「……有,桃燃钟!」

「把它的元神唤出来,让它制住这厮。」

聂志弘尴尬道:「怎……怎幺唤?」

藏雷皱眉道:「你得神器至今,从未唤出其力?」

聂志弘搔头道:「只有初次碰到它时,它射出了一道白光……还有在天山陵墓时……」

「便用当时的感觉。」不等聂志弘说完,藏雷躁道。

聂志弘彆扭道:「可当时什幺感觉也没有啊?」

藏雷深呼吸一口,道:「手给我。」

「喔。」聂志弘不解,将一手伸出,藏雷一手撑着障壁,另一手运起一道清气,藉由掌心相连,将自身内力传至志弘身上,志弘一惊,道:「你这是?」

「让你经脉通顺些。想着你平时用五行力的感觉,将此力化作仙气运在桃燃钟上,便可召唤元神。」

聂志弘点头,虽不甚明白,但已开始喃喃唸着那五行者之理,见状,藏雷轻闭双眸,叹道:「在关山崖战役来临前,你还需多做功夫。」

「嗯。」聂志弘面透羞涩,心里却不怪藏雷,心道他和魏子吾那张牙舞爪的模样大相逕庭,再看徐蓉陪他们抗战到底,忽然觉得隐十仕也不全然可恶。

过了会儿,聂志弘天资聪颖,一专心起来很快就参透其中原理,双手运劲压于桃燃钟上,桃燃感受到志弘发出之仙力,两者交织起出共鸣。

鸣声过后,一白影现形,沉道:「吾友,停手。」

闻声,苏妤臻停下动作,四周总算风平浪静,她站直身子道:「百余年未见,不想今日还能见汝,汝寄宿于钟鼎之中?」

桃燃道:「自离开主人后,吾之元神漂泊无依,偶遇此钟小巧通灵,原是上头缚有钟灵,便与其相生融合,自此宿于钟中。」

苏妤臻道:「嗯。汝为何甘愿为这帮人所用,可是他有异于常人之处?」

桃燃道:「姓聂的小子,正是主人的弟子。」

「什幺?主人……」聂志弘想了会儿,呼道:「你说的主人是师父?」

「原是严灵空?好吧,那吾姑且放过这女娃。」说毕,天山元神凝聚一体,并从苏妤臻体内窜出,妤臻因耗力过多倒于地上。

天山元神为浅绿之色,形为人、面无貌,他舞于空中,双手交叉于胸前,道:「汝等来此,可是想吾随汝等离开?」

聂志弘心头高兴得很,原来十神本就认严灵空为主人,那起初觉得师父有野心这念头,便只是自己杞人忧天。

聂志弘展露笑颜道:「师父的确希望我将十神带回去见他。」

「若非有严灵空,吾等无法重返自由。但吾只愿寄宿于人体里,嗯……」看了会儿,天山将手指向聂志弘与藏雷,道:「吾欲寄宿汝与汝二人之一。」

聂志弘惊讶道:「我和藏雷?」

藏雷斩钉截铁道:「我不愿。」

听言,众人除徐蓉外皆讶异不已,杨锦宣奇道:「哦?竟然有人对传说中的十神器不感兴趣?」

徐蓉笑道:「有那种东西在身边,只会招来许多武林中人觊觎,即便不怕他们,但光应付那些人也够累了,雷大哥,你说是吧?」

藏雷点头,聂志弘却浑然不解,搔头道:「呃……感谢前辈重视晚辈,但……」

「汝也不愿?」天山问道。

聂志弘猛挥手道:「不是不是……敢问前辈,若寄宿于人体中,可会对那人产生负面影响?」

天山道:「离开恩人时,吾等之力已修复完毕,如今谁让吾等寄宿,只会觉通体舒畅。但若要召唤吾之仙力相助,修为低者恐没法轻鬆使用,重则招仙力反噬,性命垂危。而你二人身上力量却足以召唤吾之力,因此,吾才选择汝等。」

聂志弘拱手道:「那好,既没有别的伤害,还请前辈宿于虞姑娘身上。」

「……我?」听言,虞灵虹睁大双眸,不敢置信。

聂志弘与之对眼,透出灿笑道:「虞姑娘一直想变强,有神器寄宿于身,如虎添翼,届时回骸岩峰再请师父教妳召唤元神之法,一切便没问题。」

「聂公子,你……」虞灵虹自惊愣转而感动,自舅舅死后,这些年除了那个人外……再没人这样重视过她。

赵晓芝咬牙喊道:「聂大哥,这样……这样不好吧。」

聂志弘不解道:「怎幺说?」

赵晓芝道:「如徐姑娘所言,若神器寄宿在虞姐姐身上,万一……万一有贼人欺负她怎幺办?」

聂志弘拍胸脯道:「我自然会保护虞姑娘,没问题!」

赵晓芝似有顾虑,直道:「要不……寄宿在人家身上吧?虞姐姐要想找辛德望报仇,到时,我再助虞姐姐一臂之力。」

聂志弘笑道:「晓芝更不需要了。我能一生守着妳,但虞姑娘总有独身之时,有神器在身,对她有益无害。」

「但……」赵晓芝皱紧眉头,聂志弘却不再搭理她,道:「前辈,不知您意下如何?」

「既是汝的决定,吾自当遵从。」说毕,天山自形化影,一缕青光凝聚窜入虞灵虹体内,见事情已定,桃燃亦返回钟里。

盏茶时间过去,聂志弘紧忧道:「虞姑娘,觉得如何?」

虞灵虹稍动双臂,只觉身子轻盈,体力亦恢复完全,她轻展拳头,深觉不可思议,道:「嗯,并无任何不适,整个人轻鬆多了。」

「那太好了!」聂志弘傻笑道。

「嗯,谢谢你。」虞灵虹轻扬微笑,清新而芬芳。

一会儿后,铁荷枫亦平稳气息,众人向他解释原委,听毕,荷枫自责道:「咱们先带苏姑娘回若风门休息吧。」说着,将苏妤臻抱起。

众人走出禁地,藏雷转身面对众人,道:「事情已毕,我与蓉妹就此告辞。」

「等等!」聂志弘上前道:「藏少侠,今天谢谢你了,要不是你,虞姑娘恐怕凶多吉少。」

徐蓉笑道:「呵呵,大哥一向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八字视为云烟,就是咱们出事也不一定会即时相救,虞姑娘,妳的运气真不错。」

「妳说什幺?」闻言,虞灵虹忽尔醒神,若真如徐蓉所言,那藏雷不只那双眸眼,连个性也和他太过相像!

「也不怪虞姑娘这幺惊讶,大哥本就是怪人,咱们和他相处多年还难摸透他,虞姑娘就不必介怀啦。」

藏雷闭眸道:「妳何时变得和徐韩一样爱数落我了?」

徐蓉道:「小妹难得见到奇事,才拿来说嘴两句。回山庄后,等小妹与妹妹说起,届时大哥恐怕还要被妹妹多笑话几天。」

藏雷叹声道:「嘴长在妳身上,随妳。诸位,告辞。」

「等等……」虞灵虹忍不住喊出声,抬头和藏雷对眼,发现他在那瞬间,即将眸色放得和缓,充满柔情。

虞灵虹支吾道:「……不知关山崖战役,藏公子会不会参加?」

徐蓉应道:「这是自然,一向是由隐十仕代替大人这支参加,只不过这些年雷大哥还没出手过呢,希望聂公子能勤加练武,或许有机会能让大哥出手。」

聂志弘摩拳擦掌,喜道:「好啊!我也很期待能和藏雷对上!」

「那便拭目以待,蓉妹,咱们走。」藏雷朝众人看上一眼,尤其于虞灵虹身上多停留一回,那眼色温柔异常,灵虹全身一颤,心有所思,却不敢再表现出来。

杨锦宣嘿笑道:「徐姑娘,后会有期啊!」

徐蓉嫣然一笑道:「后会有期。」话毕,二人朝山下走去,没会儿已消失于众人面前。

返至若风门门口处,守卫弟子见师姐昏迷不醒,直凑上囔道:「师姐怎幺啦!」

大呼声惊动厅内,何表与何桑皆快步走出,见师妹脸色苍白,何桑怒火中烧,吼道:「姓铁的!你是怎幺照顾师妹,把她弄成这模样?」

何表摇头道:「桑儿,眼下先让臻儿进房休息,其它待会儿再谈。」

安置好苏妤臻,众人向何表父女解释于禁地内所发生之一切,话到一半,何桑见父亲脸色铁青,直向众人使眼色,道:「你们……别再说下去了!」

「桑儿,住口!聂公子,烦请继续说。」何表轻闭双眸,语气甚显不悦,待听完缘由,何表冷沉道:「等臻儿醒来后,还请诸位转告她,让她到书房找何某。诸位请随意,何某先走一步。」说毕,何表随意拱手,面上之情难喻。

看父亲昂首离开,何桑难忍怒火,斥道:「你们……叫你们闭嘴了还说!」

聂志弘搔头道:「令尊问起,咱们只好直说了,何姑娘,事出有因,令尊应该不会与苏姑娘计较吧?」

何桑跺脚道:「爹平日还算通情,但碰上门规就是个死脑袋!门中只要有人违反门规,就是我,也难逃责罚,何况师妹犯得是大忌……啊!烦死了,本姑娘现在先去安抚爹爹,你们好生照顾师妹,听到没?」说毕,何桑亦出房门。

一夜过去,苏妤臻终是清醒,得知来龙去脉后,妤臻神色忧忡,铁荷枫安慰道:「苏姑娘放心,咱们会向令师说情,就是真要责罚,铁某也会陪妳!」

苏妤臻低颜道:「入禁地是我自己所选,与各位无关。无论师父要如何责罚我,我都坦然接受。」

聂志弘摇头道:「快别先吓自己,咱们都陪妳一同前去吧。」

「好,多谢各位。」

众人来至何表书房,苏妤臻在门外喊道:「师父,弟子求见。」

「嗯,进来。」

得到允许,众人进入房内,只见何桑仍皱紧眉头,咬紧下唇,担心道:「师妹……我已劝了爹爹一夜……但他……」

苏妤臻释然一笑,随后双膝下跪,道:「多谢师姐。犯错本该受罚,弟子知错,还请师父责罚。」

何表缓步走至苏妤臻面前,神色甚是严肃,语沉道:「妳发善心助铁公子恢复武功是功德一件,为师本该嘉奖妳,但事情结束,妳却留连在外,没立即回门稟报,这是一错。擅闯禁地,是二错。尤其这第二条,是本门最大禁忌,身为高阶弟子,妳应该十分清楚?」

「是。」苏妤臻点头道。

聂志弘急道:「何掌门,还请您通融,别责备苏姑娘。」

铁荷枫道:「正是。此事乃因铁某引起,且是铁某强拉苏姑娘入禁地,与她无关,还请何掌门切勿怪罪她。」

「强拉?臻儿,妳可有话反驳?」

「没有,是弟子自愿入禁地,没人强迫弟子。」

「苏姑娘!」铁荷枫情急一呼,苏妤臻坦然道:「我已犯下二错,如再欺瞒师父,便是大错特错。」

「很好,算妳还懂事理。此事,何某便从轻发落。」

闻言,苏妤臻绝望的神色中透出一抹曙光,其余人亦鬆了口气展开笑颜,妤臻笑道:「多谢师父。」

「苏妤臻擅犯门规,按理,因废去武功、挑断手筋脚筋,终身不得出我若风门,然事出有因,何某便格外开恩。」

「来人,将苏妤臻双腿打断,以儆效尤!」

  • 名称:珏怎么读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1:42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