娉全文阅读

虞灵虹咬紧下唇,甚是不甘。

彭峻道:「我喊到三,妳要是再不吭声,彭某那可爱的宝贝儿就要动手啦。」

「一。」

「二。」

「我……输了。」虞灵虹放下长剑,缓缓说道一句。

「什幺!」台下观众异口同声,响出一阵哗然。

聂志弘等人尤其激动,志弘喝道:「好端端地怎幺喊输啦?」

铁荷枫甩棍,气恼道:「祭炎,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彭峻武功低于灵虹,现下这种状况,你倒是说句话!」

程燕音吐舌道:「哼,输就输了,哪那幺多废话?」

徐韩抚腮寻思,道:「可是这……真的怪怪的,雷大哥,你说是不是?」

藏雷那双唯一露出的目光紧盯住场上那位男子,眼神满是杀戮之意。

祭炎道:「虞姑娘,妳可有异议?」

虞灵虹摇头道:「输便是输。」

祭炎点头道:「好。这一战,彭峻胜。请双方再派下一人。」

彭峻扬起奸笑,刻意放大声响,囔囔道:「虞师妹,咱们也算同门一场,把妳弄伤了,彭某也觉得十分痛心。来,这些丹丸可以调息身子,妳收下吧。」

虞灵虹伸手接过解药,谁料这彭峻阴险狡诈,竟趁交付解药时,将指尖上的毒针刺入灵虹虎口中。

「你……!」身中奇毒,那冰山美女的面容霎时变得难看。

彭峻细语道:「噤声。让妳中个毒,看起来虚弱些,才能平了那些人的嘴。妳要是敢喊出来,彭某立刻捏碎这些解药。」

「……」虞灵虹双眸发狠地瞪着彭峻。

彭峻将解药交给虞灵虹,并拉开二人距离,微笑道:「好师妹,但愿彭某没有伤妳太深才好,赶快下去养伤吧。」说毕,看似风度翩翩,转个身走下擂台。

虞灵虹撑着身子,满怀不甘地走下台。

聂志弘奔上前关心,急道:「灵虹,到底发生什幺事了?」

虞灵虹低颜,默默走回位置,眼角瞥了树上那只七色班彩蛇,面透惊愕之貌。

「哈──」铁荷枫情急以钢棍将牠击弱,并从其头部狠狠将牠击毙。

苏妤臻上前探查那蛇的尸身,轻抚上头斑纹,道:「还好,这蛇并没有毒。不过这上头的花纹是让人用彩墨给画上的,奇怪……为何要这幺做呢?」

虞灵虹恨自己太过浮躁,才会上了彭峻这种三流谎话的当。

无奈她担心现下说出实情,会让聂志弘等人愤愤难平,以致自乱阵脚,反而没法应对接下来的比武。

大局为重,她只得忍下怒火,道:「各位,对不起。」

陈华榛道:「快别这样说。妳的脸色很不好,是不是受了内伤呀?」

苏妤臻点头道:「让我瞧瞧?」

虞灵虹摇头道:「不用了。我只是有些乏,想先回去休息。」说着,稍微点个头示意,便缓步离开比武场。

「雷大哥!」程燕音回神一望,正见藏雷转身欲离开此处。

藏雷伫足片刻,道:「我暂且离开一会儿。」

「嘻,那正好。这比武好无趣,你要去哪儿,人家和你一起去!」程燕音娇嗔道。

「茅厕。」说着,又逕自走远。

「喔……」程燕音愣了愣,喊道:「那人家等你回来呀!」

「混蛋!你到底对灵虹说了什幺?」同时,聂志弘踏步奔至彭峻面前,伸手拽住彭峻衣领。

彭峻不以为意,道:「这儿这幺多人,还请少侠放手,要是让别人以为少侠是输不起,可就得不偿失啦!」

「可恶!」聂志弘一个拳头轰出去。

「啪!」

此刻,有另一男子紧抓住聂志弘的拳头,其力甚大。

那人生得英挺,眉毛粗黑、双眸甚利,身材较聂志弘再壮硕些,着了一身青袍,看来颇是正派。

聂志弘气恼地看着此人,道:「放开!」

那男子冷漠地鬆开聂志弘的拳头,并拍去那只拽住彭峻的手,道:「聂公子,莫不是你们败了,就用这种方式来寻仇吧?」

聂志弘甩袖道:「彭峻方才在台上和灵虹说了这幺多话,一定是用了什幺法子威胁她,这家伙胜之不武,简直无耻!」

彭峻昂首道:「哦?那还请聂少侠拿出证明,别随便诬赖人了!」

「还需要证据吗?事实摆在眼前啊!」说着,难掩激动,欲给彭峻点教训。

「志弘师兄──」陈华榛紧急上前,劝道:「你别冲动啊,这样无济于事。」

「华榛,妳别阻止我!」

陈华榛紧握住聂志弘的手,猛摇头道:「不要,我绝不能让你做傻事。」

陈华榛身子柔弱,聂志弘怕推开她会害她受伤,只得粗喘几口气,勉强忍下怒火,道:「好!那下一场就由我上,这口气,我一定要替灵虹讨回来!」

「还是别吧。」陈华榛摇头道:「你现在情绪激动,怕会冲动误事,下一场让我打好了。」

「可是……」

杨锦宣点头道:「华榛说得不错。且看这位兄台身手不凡,只怕他们柳月庄还有诸多好手,暂且别冲动。」

「可恶……好吧。华榛,就让妳上。」

彭峻点头道:「很好。那咱们这儿派出朱……」

「且慢。」方才那男子再次开口,道:「彭兄,这场由赵某来。」

彭峻摇头道:「赵兄的武艺是咱们这儿最高的,杀鸡焉用牛刀,派朱兄和她打便行。」

「不。这场比武,赵某执意要上。」

「唉,谁让彭某敌不过你,你爱如何便如何。」

那男子和陈华榛纷纷走上擂台。

陈华榛拱手道:「小女子陈华榛,不知该如何称呼公子?」

「赵晔。」

「赵晔……咦?这名字好熟悉……」陈华榛寻思嘀咕。

赵晔冷沉道:「赵某尚有一位妹妹,名叫晓芝。不知陈姑娘可还记得她?」

「赵晓芝!」陈华榛惊愕一呼,道:「你就是她那位失散的兄长!」

赵晔淡漠道:「不错。自从妹妹和你们分开后,她终日将自己关在房内茶不思、饭不想,经过赵某多方试探,才知道她喜欢那姓聂的浑球……」

「方才见妳二人举止亲密,赵某以为一定是妳施了什幺诡计,才害得晓芝如此伤心,对不对!」

陈华榛性子怯懦,可这回着实让赵晔恼怒,气得跺脚道:「你、你别血口喷人啊!明明是你的好妹妹假意接近我们,欲夺神器,这还不够,还联合那什幺血剑五魂想害死咱们!我们没和她计较,只把她赶走已经算是客气啦!」

赵晔蹙眉道:「血剑五魂?哼,什幺血剑五魂?简直满口胡言!妹妹生性善良,不可能做伤天害理的事,妳这女人倒是给她安了不少罪名,今日,赵某一定要替妹妹讨回个公道!拔刀吧!」

「接招吧!」陈华榛一出刀便施「虚盈三刀」。

面对赵晔,陈华榛心头甚是慌乱,落下的每一刀都未遵循「以柔克刚」之理。

赵晔稍挪身法,轻轻鬆鬆躲过数招,面对华榛一刀落下,赵晔忽然转守为攻,双掌直接从左右两侧接住那把阳羽刀。

「什幺!」陈华榛情急一呼,欲把刀给拔出,谁料赵晔力量甚巨,让那把阳羽刀如陷入深坑之中,怎幺拔都拔不出。

两人近距离相望,见这英挺的面容全是死色,陈华榛吓得脸色苍白,彷彿能在那双利眸中望见熊熊火焰。

陈华榛自乱阵脚,一直施力欲把刀给拔回,这时,赵晔忽然双手一放,华榛顿是失去平衡,向后狠栽了个跟头。

「呜……好疼。」屁股直接撞在这坚硬的石地上,尤其冬日甚寒,她撞上去又痛又冷,一个难受,便是眼眶泛泪。

赵晔缓步走到陈华榛面前,道:「哼,在江湖上闯蕩,连这点疼痛都受不了?站起来!」

「可恶……」陈华榛拭去泪水,以刀撑地勉强站起身。

「哼,这一轮,换赵某先攻了!」说毕,赵晔施出「擒拿手」,先是捉住陈华榛的手腕,再来蓄力于手指上,直接击中华榛的拳头。

「锵啷──」

陈华榛下意识直接抛刀,握住那只受伤的手,那疼处又麻又刺,一时忍不住,眼眶的泪水便滴答落下。

「华榛!」聂志弘气恨大喊:「赵晔,你对华榛做了什幺?」

赵晔冷哼道:「哼,现下是比武时间,难不成赵某都不能攻击她?」

「这……」聂志弘恍然大悟。

赵晔昂首道:「姓陈的,比武便比武,休要哭哭啼啼。要是害怕就滚下去,别在这儿丢人现眼!」

陈华榛委屈地擦去泪水,将阳羽给重新拾起,道:「谁、谁说我怕了!我……我们再打!」

「哼!」赵晔怒火中烧,心想:「这女人只会卖弄可怜,妹妹被这种人欺负实在太不值……太不值了!」

越想,赵晔越替赵晓芝觉得不平。

他运气内劲,双掌摊平,施出同赵晓芝一样的武艺「弗狎掌」。

那双厚实手掌刚柔并济,硬时如猛虎出闸,柔时若池莲开放,随便一掌,都能接住陈华榛那套「虚盈三刀」。

一掌用力拍去,陈华榛没法站稳,又再栽了跟头。

陈华榛不停哀呼,疼得难以起身。

赵晔步步逼近,脚步踏得极沉。

陈华榛畏惧道:「你……想如何?」

赵晔不发一语。

陈华榛颤抖再道:「你要是杀了我,可是违规的!」

赵晔仰天一笑,道:「笑话!杀了妳,赵某还嫌弄髒自己的手,我和妳实力相差甚大,妳快喊败吧,别拖延时间!」

「我、我才不喊!」说着,陈华榛硬是忍痛站起身。

可她才要举刀,赵晔忽尔一爪抓来,扣住她的脖颈。

「呜……咳、咳咳……」那力道说大不大、说小不小,不会使人窒息,却会令人呼吸困难。

陈华榛再次鬆开武器,双手双脚不停舞动,急欲挣脱束缚。

「赵晔!快放手!」聂志弘以为赵晔要致她于死,吓得大声呼啸。

赵晔喊道:「哼,那就叫她喊败!」

陈华榛喘着气道:「不要……我……不喊……」

陈华榛一改以往柔弱姿态,还是倔强地舞动四肢,这次,说什幺都不愿屈服。

这个坚持来自自尊,来自不愿向赵晓芝低头的决心。

赵晔冷哼一声,道:「喊!」说着,握力加大,陈华榛只得有一阵、没一阵的呼吸到空气。

陈华榛闭紧嘴巴不肯吭声,心想大不了用死换一胜,也不要让赵晔赢过她。

看华榛面色发青,一张小脸皱成一团,聂志弘心有不忍,囔道:「别打了,我替她喊可以吧!这场是咱们输了!你快放手!」

「不、不要……」陈华榛猛摇着头。

聂志弘奔到祭炎面前,魏子吾等人急举武器应对,子吾喝道:「聂志弘,你这是做什幺!」

聂志弘喊道:「我已经喊输了,快让赵晔放手!」

祭炎双手交叉至于胸前,道:「一则陈姑娘尚未失去意识,二则她本人仍表示不愿服输。所以,比武继续进行。」

「你……你浑蛋!」说毕,聂志弘不管其他,直接跃步上台,一掌打在赵晔背后。

赵晔呸出口血,却是不疾不徐鬆开手,并擦拭掉嘴角血痕,道:「哼。沉不住气的毛头小子,真不知道妹妹究竟看上你哪一点。」

聂志弘指向赵晔,喝道:「你这浑蛋,咱们来打一场!」

赵晔不以为意道:「赵某没必要陪你玩游戏。副庄主,聂志弘破坏比武,请您直接判下胜负吧。」

祭炎道:「此战,赵晔胜。请双方再派下一人。」

聂志弘满腔怒火,道:「你们竟联合起来……」

赵晔冷道:「搞清楚。这儿不是游戏的地方,何况赵某有拿捏力道,就算掐着她半天一日,她也绝不会毙命!你要不信,儘管问她!」

聂志弘一怔,上前扶起陈华榛道:「华榛,妳还好幺?这家伙说得可是真话?」

陈华榛呛了几声,微微点头道:「嗯。志弘师兄你果然太冲动了,说不定再撑会儿,我就能……」

「我……」聂志弘深觉委屈,怎幺救人反而受了责难?

赵晔哼道:「聂志弘纵然沉不住气,倒也是为了妳,其他人有资格斥责他,就妳没有!哼,像你们这样的狗男女,着实不值得妹妹为你们伤心,聂志弘,你给赵某记住一事,咱们的樑子已经结下了,待大会结束,赵某定会替妹妹讨回公道!」

「不必等!你既然看我不顺眼,咱们现在就来打!」聂志弘拔剑喝道。

「无聊。」赵晔转身,不与他一般见识。

连续吞下二败,且又是在这样的气氛吞下,聂志弘满腔怒火无处发洩,便先找赵晔开刀。

「磅──」

聂志弘从赵晔身后挥下一剑,这时,场外却发出一阵光波阻遏住志弘。

祭炎沉声道:「你要再恣意妄为,休怪我不客气!」

  • 名称:娉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1:42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