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国骨科全文阅读

四处飞来速箭,尾端带火,如燎灼凤尾,为数炽盛。

「当心!」虞灵虹眉目一挑,急抓着身旁的聂志弘扑地,众人亦蹲下身子躲过群群火箭。

那飞箭差些就穿破聂志弘的脑袋,志弘受了惊吓,直拍着胸脯稳定心神,呼道:「呼,好险好险!虞姑娘,幸好有妳!」

虞灵虹点头示意,续道:「此地机关甚多,你去赵姑娘身边护着她。」

「好,妳也小心。」待飞箭机关停下,聂志弘起身,并上前牵起赵晓芝。

走道两侧置有数多青铜石像,大小与常人相似,携有各种兵器,掌巨斧、持长枪,各个面色威武俨然,身带肃杀之气。

聂志弘犯起好奇本性,探脑一望,赵晓芝紧抓着他道:「聂大哥,这儿不是观光地,随便个石像都可能是机关,不可大意呀。」

聂志弘傻笑道:「这种东西能成机关?」

「当……」那「然」字还未脱口,石像已举起手中巨斧「唬──」一声落下,杨锦宣奔上前挥剑死撑,囔喊道:「聂小弟,再顾着贪玩,小心脑袋不保!」

「真是机关!」聂志弘又惊又奇,愣了半晌回神,摆出戒备神情,举剑一同抵御。

一者动,全体甦醒。

其余石像群起动荡,有些大刀阔斧、有些百箭齐发,近攻远攻层出不穷,杨锦宣和徐蓉身手敏锐,稍挪脚步,尚能躲过攻击。

聂志弘选择和他们蛮干,对方攻击力猛,志弘择以「石诀」应战,弯着右臂侧砍,另一手猛发焰火,没会儿,就将其中一尊烧得精光!

其他尊朝赵晓芝与虞灵虹攻去,迫不得已,晓芝没隐瞒实力,双脚劈下,旋然而起,一掌名曰「弗狎掌」,惹去尘埃,破胸而去;再起使出「弗顺掌」,掌平落定,集气于手心。

她柔软的身子盘旋于石像边,将其射出之箭反打,让箭回刺至石像身上,「磅啷」一声从中心龟裂崩毁。

见状,聂志弘奔至两人身边,以「风诀」柔劲和赵晓芝的武功配合,两人搭配合宜,直将石尊一一击破,唯有一尊专与虞灵虹缠斗,眼见灵虹斗得吃力,击不破那柄大斧,志弘迅速从后方以「雷诀」之速将青铜像砍成两半!

「多谢。」虞灵虹喘吁同时,暗恨自己武功奇差。

见情势平息下来,聂志弘担忧道:「虞姑娘的脸色苍白,要不先出去吧?」

虞灵虹摇头道:「无妨。抱歉,给你们添麻烦了。」

杨锦宣笑道:「这石像力蛮,连杨某应付起来都觉得吃力,妳何必自责?要不是妳观察敏锐,聂小弟的头早就开花啦!」

看他们面露善意笑颜,虞灵虹心生感动,微笑道:「嗯,咱们……继续走吧。」

前行许久,地下时冒花火擦然,顶上时有针山乒啷掉落。

众人反应敏捷,面对重重机关皆能应付得来,许久,五人身感些许疲倦,伫足在一片空地中停歇。

聂志弘左右张望,确认安全无虞,鬆懈道:「这儿平静些,咱们就稍作歇息吧。」

杨锦宣喝了口水,夸讚道:「赵姑娘,妳的武功还挺不赖的呀,这幺看来,陈姑娘所说也全非虚假。」

赵晓芝讶异一愣,支吾道:「人家……人家就会这些花拳绣腿,哪能和聂大哥和杨大哥相比?要不是聂大哥前来助我,我也没法子抵御那些石像啦。」

聂志弘微笑道:「嗯,那咱们俩靠紧些,有事我挡在前面。」

赵晓芝害臊道:「好。」

看二人你侬我侬,杨锦宣挥袖笑道:「行了,杨某就是开些玩笑,你们别在大伙儿面前晒恩爱啦!」

聂志弘羞怯低颜,却不自觉将眼神瞄向虞灵虹,见灵虹丝毫没放在心上,只是心事重重望着远方,他无奈暗叹着。

便是「落花有意随流水,流水无情恋落花」。

「哈,总算找到你们啦!」这时,见铁荷枫与苏妤臻从不远处奔来,聂志弘起身道:「铁兄?」

杨锦宣格格笑道:「呦,这位肯定是大名鼎鼎的苏姑娘了?苏姑娘好,在下杨锦宣,劳烦妳照顾我这位兄弟了!」

苏妤臻摇头,拱手道:「救人乃医者本分,诸位无须客气。」

铁荷枫气恼道:「你们真不够意思,竟然不等铁某就先进来啦!」

聂志弘搔头道:「铁兄与苏姑娘正忙,咱们不好打扰,所以……」

闻言,苏妤臻羞得面红过耳,铁荷枫好气又好笑道:「呆头小子,你何时变得会消遣人了?」

杨锦宣哈笑道:「哈,要成家的人,总是成熟的比别人快!聂小弟说得不错,这儿有咱们就行,你还是去忙吧!」

「你们……」苏妤臻害臊地无地自容。

徐蓉轻笑道:「姑娘,别把杨公子的话放在心上。不过妳身为门中弟子,怎幺进来禁地了?」

苏妤臻有些尴尬,道:「小妹担心铁公子武功恢复不全,只好先跟进来,以备不时之需。」

聂志弘蹙眉抚腮道:「何姑娘身为掌门爱女,都不敢待在门口太久,妳还……要是令师要怪罪起来,妳……」

苏妤臻微笑道:「师父是通情之人,事出有因,他会体谅的,诸位请别担忧。」

铁荷枫将目光看向赵晓芝道:「对了,赵姑娘,铁某有一事相问,还请妳如实回答。」

赵晓芝全身一颤,自见到苏妤臻后,大略也猜到铁荷枫欲言何事,只道:「铁哥哥不必问了,人家知道你想说什幺,可以等离开禁地后再谈幺?」

聂志弘好奇道:「哦?什幺事这幺神秘?」

看赵晓芝一脸无辜之貌,铁荷枫不忍咄咄逼人,叹道:「也罢,此地危机重重,就容晚点再谈,望赵姑娘到时能给咱们一个满意答覆。」

见未婚妻神色忧心,聂志弘便是伸手牵住她,晓芝一怔,心头五味杂陈,道:「聂大哥……我没事,咱们準备往前吧。」

「来者何人?速速离去。」混音庄严,其威震慑。

眨眼间,周围出现甚多混沌灵体,各者浊气甚深,迅速将众人围绕于圆心中。

灵体有形无貌,各个以青光乍现,忽黑忽白、忽青忽紫,徐蓉举起双剑道:「当心!估计是负责守护天山印的灵物。」

苏妤臻一怔,道:「原来禁地中有这等妖物,难怪师父从不让弟子靠近。」

聂志弘喊声道:「天山前辈,在下聂志弘,来此并无恶意,还请您现形一谈!」

「来者何人?速速离去。」这群东西仍重複此言。

聂志弘心急道:「前辈,烦请您现形!」

「噌──」

见众人屡劝不听,那数具灵物高速挪动,黑色灵体发出闇火,焰中充斥闪雷;青灵体射出灵冰,冰风交织旋然而至。

见状,聂志弘猛急挥剑,他虽能自由使用火与石之力,却不明白相生相剋之理,仍是火、石连番使用,以致事倍功半。

其余人没他这等本事,只能先以防守为主,杨锦宣与徐蓉轻功甚好,率先逃出圆弧,并左右拉散妖灵注意力。

见有破绽,铁荷枫手举粗枝画弧,此劲极强,与魏子吾蛮力相差不远,尤其荷枫懂得收敛内力,招招出得得宜,那「百裂棍法」第一式「波开浪裂」,波涛汹涌如骇浪击石,将灵体一一破散!

赵晓芝与苏妤臻以拳脚御身,虞灵虹以剑抵御敌人,然而这帮妖灵功力虽弱,却是不死之身,被一分为二后,没会儿便重聚再生,且随着被分裂次数增加,妖灵灵力开始内聚,体态越显越大。

察觉此状,聂志弘喊道:「不行,越攻击它们,它们力量越强,咱们还是先退出去再作打算!」

「好!」众人同时一呼,朝入口处奔去,谁知灵体不打算放过众人,分成多组迅速窜至众人身边围绕,聂志弘与赵晓芝、铁荷枫与苏妤臻、杨锦宣与徐蓉两两分别被灵体围住。

见虞灵虹躲过一劫,聂志弘呼道:「虞姑娘,趁灵体还没抓住妳,妳快先逃!」

「……」虞灵虹不欲抛下同伴离去,上前朝灵体猛击,施出毒门剑式「鸩饮剑」第一式「运日碧晏」,碧青剑气如鸟盘旋,然为怕伤及同伴,灵虹未于剑上涂抹毒液。

灵体两手相牵,反肘一击,即破那碧青剑气。

虞灵虹攻速不快,内功亦不高,却不愿放弃同伴,再使第二式「阴谐青雨」,剑影如雨骤,剑气分作数点,朝灵体穴位而攻。

无奈灵体虽为人形,却无相应穴位,此招无法奏效,时间一拖长,那冰山女子筋疲力尽,喘吁不止。

看灵体群只是包围众人未再攻击,杨锦宣小声道:「徐姑娘,杨某护妳出去,妳先离开吧。」

「哼,杨公子是看不起小女子幺?」徐蓉聚精会神道。

杨锦宣摇头,难得正经八百,道:「杨某绝非轻视徐姑娘,就是徐姑娘比我强百倍千倍,身为男人,只要杨某还有一口气在,就绝不会推女人上战场。」

「你……」闻言,徐蓉望向身旁男子,那眼神中存有不解、钦佩,还带一丝丝的惆怅。

徐蓉发愣一会儿,转笑道:「公子好意小女子心领了。既已决定与杨公子一同御敌,自会与虞姑娘一样,陪你们到最后一刻。」

聂志弘不解道:「奇怪?他不攻击我们,又不让我们离开,到底想怎样?」

「汝等中,可有若风门弟子?」许久,顶上传来一言。

苏妤臻眉目一挑,拱手道:「晚辈正是若风门高阶弟子-苏妤臻,不知前辈有何指教?」

「哼!枉顾师命,留妳不得!」

「啊──」

苏妤臻惨叫一声,还没反应得及,在场全数灵体「嗖」的一声,同时窜入这娇弱的身子中,铁荷枫心急喊道:「苏姑娘?妳……唔!」

尚未问出话,那拳掌已扎实落在铁荷枫身上,掌上蕴含十神之力,其威无比,着实不是苏妤臻那柔弱气掌所发。

铁荷枫没得及运劲抵御,直让腾空打飞,杨锦宣与徐蓉奔然一跃,从后方将他撑住,看铁荷枫神色铁青,嘴上尽血,锦宣直道:「糟了!铁兄才恢复武功没多久,让这一打,内力在身上乱窜,大概是走火入魔!」

「别慌,咱们试着帮他平稳气息。」徐蓉缓说一句,和杨锦宣协力将铁荷枫放于地面,一人一掌拉起他左右双臂,望替其疏通经脉。

虞灵虹拿出药用银针走近三人,道:「我来施针。」

杨锦宣问道:「虞姑娘懂医术?」

虞灵虹摇头道:「不懂,但习毒亦得学习针灸、疏脉等穴法,这些我会。」

「好,那麻烦妳施针。聂小弟,那妖物便交给你!」

「没问题!」为护三人救治铁荷枫,聂志弘站在苏妤臻面前,道:「臭家伙!我来当妳的对手!」

赵晓芝蹙眉道:「聂大哥,当心啊!」

望向赵晓芝,聂志弘沉默半晌,很快便汇些灵力于手指,并朝晓芝发去,晓芝一愣,顿是全身动弹不得,慌道:「你这是?」

聂志弘道:「这家伙有意针对若风门弟子,妳还是在旁待着,有我在,绝不会让她伤到妳。」

「聂大哥……」赵晓芝被点穴动弹不得,心中对于欺骗聂志弘深觉惭愧。

聂志弘喝道:「臭家伙,从苏姑娘的身上退出来!」

「不自量力!」眼前之人已非苏妤臻,她双眸发青,短髮飘扬,旋转一阵舞于空中,全身散出一股浩然仙力,仙力中却夹杂魔气,模样好是骇人。

苏妤臻急速奔前朝聂志弘猛挥拳头,拳拳带劲,指上存气。

聂志弘连往后退数步,身上多处让她一拳划破,志弘不愿伤她,多次以手撑地逃开,无奈眼前人越攻越猛,他只得化守为攻,以「冰诀」之姿欲制住妤臻攻势。

苏妤臻一见冰寒之气传出,先是连退数步,待距离拉开,双手向外一阔,造出绯红圆光,猛朝志弘连番扔去。

「火曰炎上,土爰稼穑……」聂志弘火石同出,却因他不懂伺机运用,只是胡乱狂发,撑得一时半刻,没多久却耗尽体力,徒劳无功。

「这家伙到底是要害苏姑娘,还是想杀了咱们?」聂志弘喘吁一会儿,才说完,让天山附身的苏妤臻再次展开攻势。

苏妤臻站到尽头,除了绯红圆弹外,亦蓄力于左右两侧,见她身边紫雷电波越裹越大,志弘心急如焚,欲靠近破坏却让绯红弹所牵制。

徐蓉道:「照这攻击方式,估计是想让苏姑娘耗尽全身之力而亡,我们只不过是沦为陪葬品吧。哼,这死法还真让人有点不甘心。」

杨锦宣问道:「如果不制伏它,苏姑娘便有生命危险?」

徐蓉点头苦笑道:「恐怕是。可惜咱们不过是凡人,就是集结众人之力,也难敌天界十神。」

杨锦宣力劝道:「真要如此,就请徐姑娘莫再倔强,让杨某送妳出去。」

徐蓉不解道:「撇除男女之别,小女子终究是你的敌人,你何必拼死保我?」

「是敌人未必要是仇人,况且杨某也只讨厌魏子吾一人,并不想与你们为敌。假以时日,即便因立场不同而刀刃相向,杨某也会将妳视为劲敌,而非仇敌。」

「呵呵。」那「劲敌」二字,让徐蓉对眼前男子再次改观,嘴角扬起一好看弧度。

闻言,虞灵虹不禁暗低神情,见状,杨锦宣急道:「虞姑娘,铁兄他?」

「不……没事。」虞灵虹感叹一声,道:「我已替他施好针,还请二位继续传内力给他。」

杨锦宣点头道:「好,趁那家伙还没攻过来,妳也出去吧,走一个算一个!」

「……」虞灵虹并没回话,只是起身往苏妤臻方向走去。

杨锦宣一愣,唤道:「虞姑娘!连聂小弟都拿那家伙没辙,妳可别做傻事!」

苏妤臻集聚之绯红圆弹皆朝聂志弘发去,一时间无法转向,看準时机,虞灵虹一手举剑,一手握紧袖里剑倏然奔至妤臻身边,两剑併出,右手剑朝那紫雷电波使出「阴谐青雨」,左手袖里剑胡乱连挥。

「轰啷──」

群雷落下,鸣声四起,炊烟瀰漫,视线让烟雾遮蔽,眨眼间,众人再见不着虞灵虹的身影。

聂志弘吓得大叫:「虞……虞姑娘!」喊着,双眸已让泪水浸湿。

烟雾中,虞灵虹低颜闭眸,双剑交叉十字于胸前护身,一会儿后,她才发现自己毫髮无伤,且有一雄厚手臂紧揽着她。

她惊讶抬头,眼前人以黑布遮面,从侧面看去,正能望至他那双深邃明眸,正是藏雷不错。

藏雷一手揽紧虞灵虹,另一手手掌大开造出障壁抵御,光束之强吹得二人头髮急速飘散,好似两道瀑悬,光影明媚。

虞灵虹又惊又怕,道:「你……?」

藏雷双眸炯炯,轻将虞灵虹鬆开,道:「先退到我后方。」

此人有和心中那人相似的眸眼,虞灵虹不愿因此受他牵绊,直道:「十神之力非同凡响,此事与你无干,你不必为了救我而搭上自己的命,快走。」

「事关妳的性命,为何与我无关?」说毕,藏雷大喝一声,一阵烈光发出,直将紫雷电波化作灰烬。

  • 名称:德国骨科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1:42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