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吧全文阅读

聂志弘与赵晓芝在禁地前等侯多时,见杨、徐二人一同来至,志弘眉目敞开,上前道:「杨兄,你总算来了,如何,有遇到虞姑娘吗?」

「啊……我又给忘了……」杨锦宣赫然一惊,惭愧笑道:「呃……杨某没瞧见她,估计是走铁兄选的那条,甭担心,她吉人天相肯定没事。」

赵晓芝担忧道:「聂大哥,咱们回头去找虞姐姐?」

聂志弘怕信念动摇,直摇头道:「也罢,虞姑娘不会有事。咦,这位是?」

徐蓉有礼道:「小女子是隐十仕徐蓉,今日终于与聂公子见上一面,幸会。」

「啊?隐十仕?」本该举剑戒备,但徐蓉全身上下仅散发出一种长姐风範,气质雍容,言语诚恳,实感觉不出她有任何威胁,聂志弘搔头道:「杨兄怎幺会与徐姑娘同行?」

杨锦宣解释事情经过,听毕,聂志弘羡慕道:「关山崖请帖……」

「呵,聂公子不必着急,小女子正要给你一份。」说着,徐蓉从怀中拿出一张请帖递给聂志弘。

「我……我有?」聂志弘惊喜接过,脸上充满笑意。

徐蓉点头道:「想必聂公子定会如期参加。至于人数部分,需要小女子和你们解释?」

聂志弘凭藉在天佐镇听得的消息,道:「一组可选三至八人,比武点到为止,胜出多者组为胜,两两淘汰,直至冠军组产生,便能得一神器,是幺?」

徐蓉道:「大略如此。详情等大会到来,再派人与诸位解说,届时也可请令师参加,大人很希望能在关山崖上与令师相见。不过大人并不会上场比武,将由隐十仕代表他。」

聂志弘紧张道:「期待与师父相见,难道他真是严灵雨……」

徐蓉无回应此言,续道:「如今离关山崖一战还有数月,聂公子可趁这段时日增强武艺,咱们隐十仕都很期待你的表现。」

杨锦宣嘿笑道:「聂小弟,记得算我一份!」

「杨公子也要参加?」

「当然,到时还请徐姑娘手下留情。」

徐蓉摀嘴,轻声笑道:「呵呵,小女子不敢保证妹妹会不会手下留情啰。」

想起徐韩骄横的模样,杨锦宣神色铁青,空傻笑数声。

聂志弘沉思,心道:「我和杨兄都能参加,假如铁兄的武功得以恢复,也能算他一份,这样就有三人,嗯……」

「聂公子、杨公子、赵姑娘。」谈论之间,虞灵虹缓缓走来。

见上她,聂志弘透出笑容,却因担忧过度,语气中不禁带出责备之意,道:「虞姑娘,妳究竟上哪去了!」

虞灵虹神情一暗,并没将和藏雷相遇之事告知,只摇头道:「一时贪恋景色,不慎迷路,幸遇上……门中弟子,经他指引来到此地,抱歉,让诸位担心。」

「没事就好。」赵晓芝微笑道。

见脱离队伍的虞灵虹都到齐一刻钟,唯独差一个铁荷枫迟迟未来,杨锦宣左右张望,狐疑道:「铁兄是去哪儿风流了?」

徐蓉笑道:「反正还得再等三日,三日过后,铁公子应会来到。各位可会介意小女子与你们共度三日?」

「当然不会!」杨锦宣嘿笑道:「你们说是吧?」

「自然。」聂志弘打趣,面透嘲笑道:「不过……才和杨兄分别不久,倒也让你碰上不少奇遇。」

「找死啊!」杨锦宣捋臂,作势欲教训聂志弘。

听着众人嘻笑之声,虞灵虹心头却是一沉。

她与杨锦宣同样遇上隐十仕,锦宣敢大方承认,而她却……想起藏雷,灵虹轻蹙眉头,藏雷虽不是他,但那相似眼神,终让她介怀不已。

经过两日,铁荷枫在苏妤臻的帮助下,内功暂且恢复五成,妤臻微笑道:「太好了,明日就可大功告成。」

铁荷枫稍运气息,起先有些辛苦,但那堵塞之处终于能如愿冲破,瞬间有种通体舒畅之感,他起身拱手道:「多谢苏大夫妙手回春!」

苏妤臻害臊道:「什幺妙手……都说是暂时了。」

铁荷枫正经道:「依苏姑娘在医术上的造诣,终有一日,定能成为世上第一名医!」

「行了,捧了两日还不嫌腻幺?」苏妤臻面透羞涩。

「铁某也只说给喜欢的人听。」

「呵呵……油嘴滑舌。」苏妤臻抿嘴一笑,甜意四溢。

「少主!」

不远处吶喊一声,打断小俩口甜蜜谈笑,眼前一位憨厚男子奔跑至此停下,喘吁道:「总算让大铁找到你啦!」

「大铁?」铁荷枫起身,此人正是铁眺义子铁获承,自幼与他一同长大,两人情如亲兄弟很是深厚,荷枫惊愣问道:「你怎幺知道我在这儿?」

铁获承块头大,眼睛小,实实在在长了张老实面孔,他道:「魏兄传信给我,说在凤阳城见过你。大铁到了凤阳城后,四处打听,才知道你来了若风谷。」

「你有急事找我?」

  「当然是请少主回去见义父。」

「甭想!」听得铁眺之名,铁荷枫负气喝声。

这两日都见得铁荷枫浓情蜜意的模样,首次见他气愤如此,苏妤臻不由得受到惊吓,小声劝道:「铁公子,铁前辈到底是你父亲,你真不去见他?」

铁荷枫握紧双拳,坚决道:「对不住,铁某什幺事都能答应妳,唯独这事儿,铁某绝不妥协!」

「我明白了。」苏妤臻抿嘴道:「大铁公子,铁公子正在施针恢复武功,不便与你回去见铁前辈,还请你先行离开我若风谷之地。待以后有机会,我会再和铁公子劝说。」

「多谢姑娘。可天下之大,大铁怕今日别去,日后要再找到少主难如登天,还请少主今日就与大铁回去吧!」

「铁某心意已决!此事不必再说!」

铁获承举棍道:「义父年事已高,不会再像当年这样对待少主,倘若少主执意不与大铁回去,大铁只有得罪了。」

「你……」铁荷枫轻叹一声,明白大铁的苦衷,倒也没法怪他,只道:「那铁某也得罪了。」

「住手!」苏妤臻拉紧铁荷枫,她平日脾气甚好,独不能忍受病人胡来,她气恼道:「你正在施针,此刻猛然动武,内息回流,只怕以后没法再恢复,甚至气血攻心,七窍流血而死!」

「不会,铁某有自信只出一成力,便能让大铁知难而退!」

「不行!」苏妤臻怒喊一声,着实吓着铁荷枫。

「苏姑娘,假如我和大铁回去,铁眺那老家伙同样会把我逼上绝路啊!」

苏妤臻神色一暗,谁让眼前这人除了是她的病人,还是她的心上人,她轻叹道:「那你歇歇……我替你挡着。」

「姑娘,请。」铁获承对苏妤臻心生钦佩,想不到这小姑娘竟有如此大的气魄,可叹师命难违,他只好硬着头皮与之对战。

苏妤臻眉头深锁,她一心学医,在武术上并不熟通,无奈此时没有退路可选。

她摆出施拳姿势,嘴里吶喊一声,朝大铁施出「若风拳法」,扎实到位,不过她没得精通,时有些旁门左道的杂拳混入,速度微慢,两人拆不至十招,大铁已看清苏妤臻之武功步数。

大铁的武功造诣虽难与魏子吾相比,但其蛮力十足,随挥一棍,就将苏妤臻双手制住,使其无法动弹。

「苏姑娘!」铁荷枫惊讶大喝。

「可恶……」苏妤臻扭动身子,逃不开束缚。

铁获承叹道:「承让。」

苏妤臻咬牙道:「多谢公子手下留情,但我不会让你带走铁公子。」

「那大铁只有得罪了。」铁获承将棍子抽出,而后朝苏妤臻的背上击去。

「混你个帐!」那一声吼呼,声到人到,是位秀丽女子。

女子举起轻剑猛施「若风剑法」,她剑法极强,剑招轻柔如风拂过,但绵延之招一过,紧接是一道狠剑划来。

大铁反应不及连退数步,此人再施若风门最强剑法「若风回霜」,招招配着门中心法发出阴柔寒气,直将大铁逼退。

眼看后方就是山崖,大铁举棍停下道:「技不如人,甘拜下风!」

女子甩袖道:「敢欺负我门弟子,留你不得!」

「师姐,请手下留情!」苏妤臻直呼道。

铁荷枫惊愣道:「师姐?苏姑娘,这位莫非是妳说的何掌门爱女,何桑姑娘?」

苏妤臻点头,将来龙去脉向何桑解释,何桑好不容易稳下心神,收剑道:「我就说妳怎幺多日没回来,原来是这医人的毛病又犯了,还好我赶过来,不然……」说着,一双利眸向大铁瞪去。

苏妤臻笑道:「这位大铁公子并没恶意,师姐就别再生气了。」

铁获承道:「今日大铁既败,便不会多做纠缠。但少主……还请你多三思,义父他等你回去。」说毕,大铁欲离。

「嗯,你自个儿保重。」铁荷枫面透无奈道。

「慢着!」何桑叫唤一声,上下打量大铁,笑道:「大块头,你的武功还算不差,哪日有机会咱们再来切磋切磋啊!」

铁获承点头,拱手后无奈离去。

苏妤臻笑道:「师姐还说我呢,自己还不是也贪了武瘾。」

「谁让爹老不肯参加关山崖战役,我只好自个儿找乐子啰。」何桑挥舞手中剑,显然对练武深感兴趣。

苏妤臻道:「嘻,对了师姐,妳可记得咱们门中有弟子叫赵晓芝幺?」

「谁啊,从没听过。」何桑摆手道。

听言,铁荷枫更加确定赵晓芝此人不单纯,将大伙儿引来若风门,恐有别的用意。

他急欲起身,苏妤臻喊一声并伸手压住荷枫,道:「不管你有多担心,现在乖乖躺好,待我施完针才许离开。」

「但铁某……」

何桑嬉闹道:「姓铁的,劝你最好听师妹的话,不然惹火师妹,小心你这块铁也会让她那针扎得生不如死哟!」

苏妤臻好气又好笑道:「师姐说得是,躺、下!」

铁荷枫叹道:「好……好吧,就依妳。」

何桑笑道:「好啦,确认妳平安就好。师妹,我先回门中告诉爹,妳有什幺需要,随时放警号烟,我便前来助妳。」

「多谢师姐。」苏妤臻微笑谢过。

从此二人对谈间,不难看出师姐妹关係甚好,而何桑亦察觉她这师妹对铁荷枫颇有好感,而荷枫对妤臻似也有意。

看此人相貌堂堂,不像坏人,何桑决定顺水推舟,让两人单独相处。

禁地前,众人等到朔月之日,仍未见到铁荷枫,赵晓芝前去一旁山丘上探望。

就当众人踌躇要不要先入禁地之际,何桑却率先来此,见其到来,徐蓉有礼道:「何姑娘,可是何掌门让妳来的?」

何桑摇头道:「不是。我是来告诉你们,你们的伙伴正在山路上,不必等他。」

聂志弘紧忧道:「都已过了三日,他还在山路上,难道是发生意外了?」

何桑嘻笑道:「放心,他现下和我师妹苏妤臻在一起,师妹医术了得,能暂时替他恢复武功。」

杨锦宣笑道:「当真?那真要多谢贵派的帮忙了。」

「别放在心上。」何桑豪放笑道:「我那师妹一救起人来,就是爹爹让她停也停不了。还有,我瞧那姓铁的对师妹很有意思,你们找个机会,替他安个谱吧。」

瞧女子将男女之事挂在嘴边囔囔,应是位性子豪气的姑娘,杨锦宣便不矜持,与之一同嬉闹,大笑道:「哈哈,原来铁兄是铁汉柔情才给耽搁了!何姑娘,你们这儿风水不错,咱们才分开走一会儿,就各自碰上喜欢的人啦!」

徐蓉挑眉道:「杨公子,你要不要脸?」

杨锦宣轻拉着脸皮,道:「杨某没啥本事,就是脸皮厚了些,徐姑娘甭见怪。就可惜虞姑娘没碰上,要不你们这山道就该改名叫『鸳鸯大道』啦,哈哈!」

闻言,虞灵虹皱眉,在山上遇到的那人,确实让她心起涟漪,无奈藏雷不是他,想至此,灵虹摇头叹声。

何桑插腰道:「哈,你们这群人真有趣。好啦,话说完了,身为若风门弟子,不能在禁地耽搁太久,我先行一步,诸位请随意,告辞。」

众人齐拱手,话别何桑。

「铁兄武功未恢复完全,没来也好。晓芝,快过来,咱们先进去,不等铁兄。」聂志弘轻唤一声,转身望着眼前那道耸立石门,长约二十尺,宽约十五尺。

传言须要先破门,方能入禁地。

「喝啊──」杨锦宣举剑豪砍,聂志弘运气将五行「石」之力化作拳套于手,猛朝石门搥去。

虞灵虹和赵晓芝分别查探周遭状况,见状,徐蓉毫无动作,还在旁摀嘴呵笑起来,杨锦宣砍了几剑发现没用,直道:「让徐姑娘见笑了。」

徐蓉笑道:「杨公子时常闯陵墓,怎幺会不知道像这样的设计,肯定有机关?」

杨锦宣恍然一惊道:「哈哈,徐姑娘说的是,多谢提醒!」

「机关?」聂志弘睁眸搜寻,许久,唯一不寻常处,只有地上那四方格子。

聂志弘双脚踏上去,在上头连跃几回,却没得到任何回应,他摇头道:「没反应?」

杨锦宣以双手衡量了那方格子的形状,抚腮道:「聂小弟……那地图咧?」

「是了!地图!」聂志弘将在天山陵墓所得那绿影地图放入格子内。

「喀拉。」

正如二人所想,地图恰好能扑满整个格子,偌大石门缓缓大开,众人无所畏惧,纷纷踏入禁地中。

「咻──飒──飒──」

  • 名称:看吧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49:41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