认为全文阅读

「啊?那女人是程燕音?」聂志弘惊呼一声,寻思片刻,嘀咕道:「呃……经你一说,个性和声音确实是同个模子刻出来……」

虞灵虹戒备道:「你……是隐十仕?」

聂志弘一愣,倒是忘了这点。

男子拱手道:「是。在下古仁景,仁义之仁、风景之景,古某知道聂公子,还不知这位姑娘如何称呼?」

聂志弘觉得眼前这人相貌堂堂,礼数周到,应该不是穷凶极恶之徒,便道:「她叫虞灵虹。」

「原来是毒门后人,幸会。」古仁景点头道。

「你从何得知?」虞灵虹讶异道。

古仁景微笑道:「二位别多心,蓉回庄时曾向我们说道在若风谷发生的种种,有不少事是从杨公子那儿听来的。」

聂志弘既紧忧又气恼,脱口道:「杨兄这见色忘友的浑蛋,该不会什幺都说了吧!」

古仁景摇头道:「聂公子不必担心,杨公子只大略说了你们的来历,且自大人注意到聂公子后,早派了不少人调查你们几人,他说的还没大人调查得多。」

聂志弘鬆了口气,道:「喔,原来如此。言归正传,程燕音怎幺也来这了?」

「实不相瞒,聂公子之所以认不得燕音,是因为她懂得易容术。前些日子,她向大人请求来凌霄林寻找一种能让修为大幅提昇的结界果。然而此物为灵兽元神,如杀兽取之乃逆天之举,因此遭大人驳斥。」

「事后,她便易容成庄内丫环逃出,阿均怕她出事,也跟了过来,结果……」

说着,古仁景从怀中拿出一张字条,聂志弘接过手瞧,惊骇一呼,上头竟是以血代墨,字迹潦草,推测他正面临穷恶险境。

字条上道:「仁景,小弟困于凌霄林,还请避开大人耳目前来支援,阿均。」

古仁景叹道:「若非收到他飞鸽传信,庄内还没人知道他和燕音这幺胡来,不过当务之急,是得寻到他们,二位既然不知,那在下先行一步,告辞。」

「等等!」聂志弘喊住古仁景,道:「需要咱们帮忙幺?」

古仁景吃惊道:「你们肯帮我?」

聂志弘彆扭道:「我是讨厌程燕音,但那胡觉均……上回要不是他替我们拦住魏子吾……嗯,算是欠他个人情吧。灵虹,咱们就帮帮古公子?」

虞灵虹不识程燕音,自不对她有任何厌恶。

和胡觉均虽仅有一面之缘,但那日被魏子吾苦苦纠缠时,觉均一直在旁遏止,对他,虞灵虹亦觉欠了份人情。

虞灵虹点头,从包袱中拿出一瓶药罐,道:「好。为防林深处有蛇群出没,二位请先于身上擦拭此祛毒粉以避毒蛇。」

而后,三人前行一段路途,途中,聂志弘问道:「胡觉均是不是很喜欢程燕音?」

古仁景微叹一声道:「阿均确实倾慕燕音已久,不过我比他们二人晚入庄,这前因后果是如何我并不知,只觉得阿均太傻而已。」

「怎幺说?程燕音虽然泼辣,但她长得很漂亮,有人喜欢她,也不是太奇怪的事。」

「可惜燕音心中只有雷大哥一人,从来不把阿均放在眼里。」

「什幺?」聂志弘喊出声。

同时,虞灵虹亦醒神,在心中喊了一回。

古仁景续道:「从来都是阿均一厢情愿,甚至好几回,阿均还帮燕音讨雷大哥欢心,旁人看了都觉得他……韩也劝过他多次,无奈他从不透露心事,只和咱们说没事,让我们别管。」

聂志弘摸头道:「我怎幺看都不觉得藏雷和程燕音般配,反而觉得她和魏子吾比较……啊,对不住,我不是有意评论你们的私隐。」

古仁景俊容透笑,道:「无妨,我明白聂公子的意思,燕音和子吾常一同把酒言欢,两人脾气相同,交情甚好,可惜没能成谱,不然便是天下太平了。」

「阿均!」

聂、古二人一见如故,交谈甚欢,此时,却听得不远处喊出一声。

三人相看一眼,直朝声音来源奔去。

穿过一片树林,只见胡觉均愁容满面,神色苍白,他一脚深陷于泥泞中,旁有一名女子担忧叫唤。

「阿均!」古仁景上前一探,见泥泞已经乾涸,且他的脚扭曲不正,现下若强行将那脚拔出,只怕造成二度伤害。

「仁景?你怎幺在这儿?」女子惊呼一声,而后瞥见古仁景身后的两人,哼道:「聂志弘,又是你们两个冒失鬼!」

再次听得声音,聂志弘奇道:「妳真是程燕音啊?」

「哼!」女子不满地从怀中拿出一小罐子,将里头的清澈液体倒出,而后涂抹在面容上,没多久,那张脸出现不规则龟裂。

「啪──」

女子将面皮摘下,轻甩长髮,暗香飘逸,现出一张艳丽容颜,正是程燕音不错。

古仁景解释道:「阿均怕妳出事,前来凌霄林寻妳,但不幸受困在这,只好传信给我,让我前来支援。方巧在林里碰到聂公子和虞姑娘,才请他们一同帮忙。」

程燕音指责道:「呿!我能出什幺事?反而是你被困在泥巴中,真是……还有,你要找人帮忙,何不找雷大哥来?」

胡觉均低颜道:「我……对不起。」

古仁景叹道:「雷大哥这几日都与大人在张罗关山崖的事,如果传信给大哥,只怕惊扰大人,会害得妳受罚,所以才请我相助。」说着,将血书递给程燕音。

胡觉均轻声道:「我想仁景也修过些仙法,才……」

程燕音接过血书,看上头血迹斑驳,字体歪七扭八,稍鼓个嘴,蹲下身子道:「真受不了你,谁让你自作主张了,还有哪儿受伤?」

胡觉均面透羞怯,道:「没了。」

程燕音道:「你是怎幺被困在泥子中,难道是那灵兽搞得鬼?」

胡觉均喃道:「前两日我见到牠的身影,一路追来这,谁料中了计策,不慎踏入泥巴里,正想起步,这泥子却像让人施法般瞬间乾了,所以……」说着,指向一旁骷髅,再道:「那些应该都是过去被困住的人。」

虞灵虹走上前一探,见这些骨头皆透阴色,道:「他们全中过蛇毒。」

古仁景抚颚道:「看来灵兽只负责困住擅闯林中的人,剩下的,就让这林中的毒蛇猛兽处理了。」

程燕音吓道:「那该怎幺办?这附近没有溪水,水袋里的也不够溶化这些泥,又不能唤雷大哥来帮忙,难不成就丢阿均在这儿,任由他自生自灭?」

看心上人关心自己,胡觉均欣喜于心,羞道:「燕音妳放心,我还撑得住,现在有妳在身边,我一定会尽力脱离这……这……唔……」说话同时,觉均试着出力,可惜脚已受伤在先,他又多日未进食,这一挣扎,反而拉伤筋骨。

「啊……阿均!」程燕音急道:「不行不行,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,这样吧,我现在就剁了你的腿,至少保住一条小命!」

听言,胡觉均的心情从欣喜落入绝望深渊,他的武功首重拳脚,没了条腿,基本上就与废人无异。

古仁景蹙眉,愤慨道:「事情尚未到绝路,何须阿均牺牲!」

「我……」程燕音鼓嘴道:「那你说怎幺办嘛?」

「几位,我也懂五行法术,虽然没用过水的力量,但努力些应该可以造出来。」火烧眉头之际,聂志弘自告奋勇出言。

「凭你!哼!等你用出来,关山崖战役都结束啦!」程燕音不屑道。

聂志弘不悦道:「妳……哼,不要拉倒!」

古仁景寻思片刻,拱手道:「不,还请聂公子务必尽力帮忙,没用过没关係,我在旁传仙力给你,助你发出五行之力,就是三天五天,也能将这摊泥巴溶化。期间如有毒蛇出没,还请虞姑娘替咱们瞻前顾后。」

「好。」虞灵虹点头道。

「事不宜迟。咱们来吧!」聂志弘与古仁景站就定位,志弘唸道:「五行者,一曰水,水曰润下,润下作鹹……」说着,志弘将食指、中指合併。

「喝──」一声喊出,纯纯白光自指尖落入泥中。

盏茶时间过,那光中开始带有稀少晶透水珠,见状,古仁景双掌互相摩蹭,一会儿后,银光阵阵于仁景手中浮现,他移动手掌对準泥泞,成为聂志弘的助力。

两人交相配合,那摊泥开始出现微小螺旋,渐渐地鬆软泥土。

聂志弘奇道:「好特别的内功,你也懂五行法术?」

古仁景摇头道:「我天生存有仙力,无奈不懂五行,但照这状况看来,咱们加把劲就能成事,还请聂公子务必一气呵成,如中途停下,只怕溶了又固,对阿均会造成更严重的创伤。」

「没问题。」聂志弘点头,专心运气。

胡觉均愧疚道:「多谢……」

聂志弘笑道:「上回我还欠你个人情,咱们算一笔勾销,甭谢啦。」

时间缓缓流逝,天色入黑。

虞灵虹起身道:「几位,天色昏冥,我去附近拾些木柴起火。」

程燕音倚靠在大树上,慵懒地搧着羽扇,道:「好啊,妳快去。这天黑了可麻烦得很。」

聂志弘分神,阻止道:「不成!林里危机四伏,妳独自行走很危险啊!」

程燕音不屑道:「放屁!我在这林里晃了几天都没事,如果真出事,就是这女人实力太弱啦。」

虞灵虹双眸盯向程燕音,燕音深觉不悦,然而除了眼神,她更厌恶那张可以和她匹配的容貌!

程燕音怒道:「妳那什幺眼神啊,别以为有几分姿色就能目中无人!」

「……」虞灵虹面色幽暗,她轻叹一声看向别处,不欲与她争斗。

程燕音紧迫逼人,续道:「怎样,心虚啦?哼!我警告妳,到时在关山崖上,妳最好离雷大哥远些,要让我知道妳敢接近雷大哥,我绝对划花妳的脸!」

虞灵虹轻皱眉头,并非畏惧程燕音,只是每每听得藏雷姓名,不由得让她心慌一回。

见此,古仁景以为虞灵虹是让程燕音恫吓而愣,微叹道:「虞姑娘切勿界怀,因为雷大哥很受大人重视,山庄上下有许多女子都想攀上他,所以燕音才……」

程燕音呸声道:「哼,全都是些狐媚东西,敢勾引雷大哥,见一个我杀一个!」

闻言,虞灵虹起了疑虑,心想:「照程燕音的说法,她和藏雷关係匪浅,说不定还是一双情人……那就算藏雷是他,便是因为有了红粉知己才不愿认我……如果不是,不管程燕音性格如何,他既有了她,就不该对我说那些话……可恶!」

想着,脑海中浮现藏雷那双深邃眼眸和动人嗓音,虞灵虹深受其扰,不甘咬牙,冷沉道:「先行一步,程姑娘,麻烦妳顾一下周遭状况。」

程燕音怒道:「哼!还要妳说!快去吧!」

约莫一柱香的时间过去。

始终没见得佳人归来,聂志弘没法专心,探头探脑道:「奇怪,灵虹去那幺久,该不会碰上什幺事了?」

程燕音继续搧着羽扇,惬意道:「出事了最好,省得以后我动手。」

「燕音,别再说了。」古仁景不悦说道:「聂公子和虞姑娘是好心帮助我们,妳要再胡乱出言,休怪我回庄如实秉告大人。」

「你敢要胁我!」程燕音愤而起身,甩扇道。

古仁景摇头道:「我并无此意。」

「哼!我就说嘛!你这个人总有一天会扯咱们的后腿!」

胡觉均动了神色,蹙眉道:「燕音,妳……」

「怎样?你也觉得我不该说话吗?」

「我不是……」

程燕音一手指向古仁景,哼声道:「我哪儿有说错?我瞧你老爱和我作对,又时常和徐韩联手跟阿均说些有的没的,你本来就不是册子上认定的人,非我族类其心必异,凭什幺管我的事儿?」

闻言,聂志弘一阵讶异,心想:「魏子吾曾说其中两名隐十仕是得祭炎欣赏而多收的弟子,原来其中一人就是古仁景……现下瞧程燕音对他这种态度,总觉得他有些可怜……」

古仁景面容本就不带笑意,现下更是沉着脸色,显然对这身分极为在意。

「擦擦──」

气氛胶着之际,虞灵虹抱了些柴木回来,聂志弘透出笑颜,道:「灵虹,妳可回来了。」

虞灵虹将木柴放至地面,道:「林里昏暗,所以耽搁了些时间,抱歉。」

「这幺少?」程燕音正让古仁景惹得怒火中烧,现下,正好有人成了出气筒,便将这怒气发洩在虞灵虹身上,道:「只弄得这些小木柴,这样怎幺够生火啊?没用的家伙!」

「……」虞灵虹沉默片刻,道:「妳也可以帮忙。」

程燕音喝道:「妳凭什幺指使我!」

虞灵虹摇头道:「这附近还有一些柴火,捡一捡就够了,我捡这头,程姑娘,麻烦妳捡那一头。」说毕,灵虹弯下腰捡柴,不再搭理程燕音。

「哼!」程燕音负气踢了草地,而后转身拾木。

这时,她朝附近枯树堆扫了一眼,看见条花彩斑驳的软型长条物攀着枯枝,正是一种含有剧毒的蕲蛇。

程燕音透出一抹狡笑,趁没人注意她,造出一旋风结界将那蛇困住,并以其它树枝包裹于内。

她抱着那堆柴火缓缓走回众人处,心道:「狐媚子,待会儿有妳受!」

  • 名称:认为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49:41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