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剑战歌全文阅读

聂志弘摸头道:「那些人到底是飞云山庄的人,你上场……会不会害你遭人非议?」

古仁景道:「不怕,该面对的终要面对,何况柳月庄中,从来没有让我在意的人。」

聂志弘道:「好吧,那……万事小心。」

古仁景心生感动,微笑道:「嗯,我绝不会败。」

古仁景缓步走上擂台,上台前,无奈地看着祭炎等人一眼。

徐韩一见是他,随即哼了一大声,跺脚撇头看向远处,嘟着朱唇道:「臭仁景,和他们好就算了,还和他们一鼻子出气,不会别参加吗?」

祭炎闭眸道:「韩,此乃仁景的选择,咱们不该左右他。」

不敢和祭炎顶嘴,徐韩只得鼓嘴道:「是……是我失言了。」

柳月庄派出第二人名唤姚树潭,一双凤眼、大嘴宽厚,上排露出两颗暴牙,看来贼头鼠目。

走路姿态丁丁碎碎,他刻意揉了揉眼眸,故作吃惊,道:「唉呦,这不是隐十仕的古少侠吗?姚某还以为看错啦。」语气间,充满挑衅意味。

古仁景不改面色,道:「姚公子,请赐教。」

「慢点。」姚树潭彷彿抓到把柄,硬是要数落几声,道:「古少侠实在太不懂情趣啦,姚某就是想缓和缓和气氛。」

古仁景摇头道:「还请开始比武吧。」

姚树潭呸了口水道:「就说慢点了!哼,都已经离开隐十仕,还敢给姚某摆脸色?不过,就算你是隐十仕又如何?你们隐十仕老把自己弄得跟神一样,说穿了,还不是祭炎底下的狗而已。」

「你说什幺。」古仁景已然动怒,却是面不改色,声透死冷。

姚树潭续道:「如何?这比武的规矩就是不能杀人,姚某爱怎样说便怎样说,祭炎不过是根废材,怎能跟我柳副庄主比?哈哈!这回,咱们柳月庄定会大显身手,不再让你们嚣张!」

古仁景握紧双拳,心想:「此人平时对大人毕恭毕敬,今日却故意在众人面前数落大人,分明是要让各路好手看笑话……不过,我若沉不住气,只怕会害大人名誉受损,更让志弘他们担心。」

古仁景再道:「姚公子,请赐教。」

姚树潭摇头晃脑,狡诈道:「唉,姚某还想说,让姚某说完罢!你们就是……」

「磅──」

此刻,忽尔落下一道紫雷,正正打在姚树潭的脚跟前。

一瞬间,擂台凿出个大洞,散出一阵呛鼻焦味和浓烟。

见上雷电,古仁景一怔,转向藏雷一看。

「你……你……妖怪……」那雷电来得突然,姚树潭双眸失色,吓得双腿发软,尿得裤子全湿,模样甚是狼狈。

见状,此起彼落的笑声在台下响起。

让这指指点点,姚树潭尴尬地摀着下身,一手指向藏雷,道:「笑、笑个屁!你们……你们违反规则,怎幺、怎幺可以以二敌一?」

藏雷鄙笑道:「方才不知是哪位尿裤子仁兄一直不肯让比武开始,哈,比武既然还没开始,又怎幺算违反规则了?」

姚树潭气得双颊发红,喝道:「可、可恶,你……!」

祭炎沉道:「雷儿说得不错。姚树潭,你比还是不比?若不比就下台,以免丢尽柳副庄主的颜面。」

「可恨……我……我宰了你。」说毕,姚树潭不顾裤裆浸湿,便是拔剑朝古仁景狠划一招,企图以武艺讨回面子。

古仁景手上未持兵器,向后一缩,双手聚出灵气,施出一招「银瓶乍破」,当灵光撞到地面,即弹射出数道疾光,犹如飞箭射向敌人。

「吓啊!」姚树潭已然失了分寸,仅是胡乱向前挥砍。

古仁景身法不错,左闪右躲招招避开,还有空闲时间继续发功。

姚树潭攻不着古仁景,倒是让他的银光扫到不少,身子越趋疲惫。

眼看强敌难档,姚树潭只得硬着头皮赌一把,竟用手拧了拧裤裆,将上头黄液擦拭在剑上,而后朝古仁景一挥。

「王八蛋!这什幺招数,太噁心了吧!」徐韩破口大骂。

另一头,聂志弘哭笑不得道:「仁景怎幺会碰上这样的对手……」

杨锦宣乐得开怀大笑,道:「想不到像柳月庄这样高雅的名字,竟然会出了个拿尿当武器的家伙,哈哈,真让杨某大开眼界。」

陈华榛摀着眼,觉得眼前景象实在不堪入目,作呕道:「太、太过分了!这样让仁景怎幺打呀?」

面对出奇的攻击方式,古仁景庆幸自己的武功是使用仙力,不需和此人近战。

见那黄液随着剑光泼来,古仁景立刻造出一道障壁,让其反振回去,那秽物再次撒在姚树潭的脸上。

姚树潭狂晃脑袋,猛呸口水,道:「咳、咳咳,可恶……你……!」

再眨眼时,古仁景已聚好白光于拳上,那光如个花篮般大,奕奕生辉,威力深不可测。

单和那光相对眼,姚树潭就惊吓万分,实在不敢想像此光打在身上的模样。

古仁景道:「姚公子,你输了。」

「呃……」姚树潭双眸发怔,随后倒地不起,吓得失去意识。

确认姚树潭并没死亡,祭炎叹道:「古仁景,胜。请双方派下一人。」

听得祭炎诉说此话,古仁景心头一酸,却只得摇头下台。

聂志弘上前接应,轻声道:「仁景,你的力量似乎比上回还要大了很多!」

古仁景点头道:「嗯,自我得到那块令牌后,力量确实增强甚多,只可惜还没能召唤那四圣灵兽,尚无法证实,我便是那獬豸口中的四神统领转世。」

聂志弘欣喜道:「甭想太多,天生神力是好事,况且要不是有这神力,只怕真要沾到那家伙的尿了,哈哈,你该开心才对。」

古仁景噗哧一笑,道:「你说得对。」

「哼,废物,真是丢光了咱们的脸。」此刻,柳月庄第三人已经站上台。

这人一上台即是奋力一踢,将吓昏的姚树潭毫不留情踹下擂台,再对他呸了口口水以示不屑。

那人生得浓眉大眼,着了件黝黑大衣袍,双拳顶在袖口内让人没法看着,他冷哼道:「弄得这场上都是骚味,回去秉告副庄主,看她怎幺收拾你。」

这人连说两句话,霎时,聂志弘和陈华榛面透吃惊。

两人同时望上擂台上的人,他,正是那日假切磋之名、行下毒之实的贼子彭峻。

「彭峻!是你这小人!」见上这差点毒死自己的恶贼,聂志弘气急败坏怒吼。

彭峻昂首笑道:「哦?许久不见,少侠的气色倒是不错。」

聂志弘气恼道:「我和你无冤无仇,你为何要下毒害我!」

彭峻狡黠道:「没什幺。当时彭某路过天佐镇,听得你的事蹟,觉得你这娃儿太过猖狂,所以才想给你点颜色瞧瞧。」

「你──」聂志弘愤恨难平,喊道:「只因如此,你就要置我于死地?」

彭峻掏掏耳根子道:「唉,彭某不过是想替少侠增加些江湖历练,你可别冤枉好人啦。」

陈华榛喊道:「你胡说!要是咱们没发现,志弘师兄岂不是死得太冤了!」

彭峻不耐烦道:「反正他又没死,你们是在囔囔什幺?」

「可恶!我非要教训你不可!」聂志弘急欲上台。

此时,彭峻却伸手作势阻止,道:「哎!彭某今日上台,欲敌的人乃是虞灵虹,彭某原本还想你是怎幺解毒,原来就是这毒门孽种闹得好事?如此,彭某自然要给她处罚一下。」

「求之不得。」方才他们你一言我一句时,虞灵虹就已满腔怒火,现下对方表明要和她对决,正好如了她的心愿。

聂志弘愣了半晌,遏止道:「不行!此人武功普通,心思倒是奸诈,还是我来吧!」

虞灵虹举剑道:「不,这场比武势在必行。」

「可是……」

彭峻囔道:「怕啥?咱们好歹也算同门一场,难道彭某会捨得杀她吗?虞灵虹,还是妳自认为是孽种,所以不敢和彭某较劲?」

虞灵虹咬牙怒视彭峻,「孽种」二字,无疑是说母亲和人私通才生下她,她无法忍受母亲已经入土多年,还让彭氏胡诌造谣。

虞灵虹拨开聂志弘,逕自走上台,道:「出招吧。」

见其上台,彭峻窃喜,心想:「呵,拿妳母亲说嘴,果然能激怒妳。彭某可不是傻子,谁不挑,偏偏去挑聂志弘打……和妳对决……彭某有十成把握必胜。」

比武开始,虞灵虹先发制人,分别使出「鸩饮剑」第一式和第二式。

对方同为毒门中人,鸩饮剑法又只为入门剑招,彭峻自然抵得轻鬆自在。

彭峻腾个身,道:「孽种便是孽种,这鸩饮剑让妳施得不三不四。好吧,今日彭某好人做到底,多教妳一招,看好啦!」

说毕,彭峻使出彭氏独有绝学「伸瘤指」,此招即是在指尖上置有带毒之针,于触至敌人时,趁机划破对手肌肤,并似蜜蜂般将含有剧毒的细针刺入对方体内。

中招者,皮肤将突起如瘤之物,倘若不除,待那毒液蔓延全身,将会溃烂而死。

虞氏向来虽以暗器为主,但从未使用此等狠招害人,而彭峻手中之针细小,单从肉眼,实在难以看出。

虞灵虹勉强地拉开距离,不让彭峻碰着,挡了几招后,即知彭峻违反不能用毒的规则。

当她想喊出异议,彭峻却以细语道:「虞师妹,千万别轻举妄动,否则后果非妳可以承受的,还是乖乖的别吭声,凭技艺赢我吧。」

「你……此话何意?」虞灵虹愣怔半晌,知道彭峻为人狡诈,暂且没有作声。

可她着实恼怒,既然「鸩饮剑法」不管用,便施了套江湖常见的「行云剑法」,这套剑招灵虹倒是使得极好,虽称不上绝学,却足以应付彭峻这种只靠记招式来应敌的家伙。

彭峻吃愣,对方使得招数和所想不同,开始自乱阵脚,节节败退,见那剑划来,彭峻再道:「虞师妹且慢,妳……想不想知道妳的身世?」

「什幺?」虞灵虹瞠眸一愣,没法否认,她确实被此话影响,然而她很快回神,道:「现下只管一事,专心比武!」

「哦?妳要真想让这比武结束,那好吧,之后就算妳把剑架在彭某脖上,彭某也不会透露一字半句。」

「你……说。」虞灵虹嚥下一口水,面对自个儿身世之谜,又有谁能够抗拒?

彭峻奸诈地笑了笑,道:「妳娘曾是毒门掌门候选人之一,我爹也是。本来我爹还有些喜欢妳娘,想让咱彭、虞两系联姻,到时便能联手敌过李系。但妳娘不知哪根筋不对,某一日,下毒杀害毒门上上下下,之后还不吭一声离开毒门。」

「几年后,她让人抓回来,身边却莫名带了个女娃儿,那女娃儿就是妳。」

虞灵虹睁大双眼,恶狠道:「你……休要胡说八道。」

彭峻哼道:「这全是事实,妳自己不愿相信罢了。后来,妳娘便羞愧见人,畏罪自尽啦。」

虞灵虹握紧双拳,心想这些和那说书人说的大同小异,定是此人胡乱造谣。

她摇头道:「看来,我没必要听你说下去!」

彭峻急道:「别急。彭某说得句句属实,要不,彭某发个誓,倘若所言有假,便是活不过今日。」

「……」听对方竟脱口发此毒誓,不由得让虞灵虹迟疑半晌,莫非她心目中的娘亲真是毒门叛徒?

彭峻眼眸一闪,笑道:「虞师妹也不用太难过,我瞧妳现在长得这幺标致,不如妳嫁给我,咱们两个联手,创造一个新的毒门,妳意下如何?」说着,趁势靠近。

虞灵虹察觉异样,即时躲开,道:「原来你打得是这个主意。」

彭峻轻轻摸了手指,道:「好身手,彭某着实低估妳了,既然谈判破局,那就别怪彭某手下不留情啦!」

彭峻再次出剑,同使「鸩饮剑法」,然而他五十步笑百步,挡招还行,自己施招倒是破绽百出。

方才言语又彻底激怒虞灵虹,使得她斗志甚高,猛地施展「行云剑法」,霎时将彭峻手中剑一举挑掉。

虞灵虹将剑指向彭峻脖颈,道:「你败了!」

「呵呵。」彭峻却是冷笑几声,道:「好啊,现下我若喊败,后果自负。」

「你还想耍什幺花招?」

「此言差矣,好……不拖沓大家时间,彭某就明白点告诉妳吧……妳瞧瞧妳朋友周遭,有没有见到个熟悉的玩意儿?」

虞灵虹稍挪眼珠,登时一怔,于众人身边的大树上,正缠有一头七色细蛇。

彭峻诡谲笑着,缓步靠近虞灵虹,轻声道:「只要彭某下个指令,那七色班彩蛇就会咬你的同伴。妳应当也清楚,这蛇毒只有一种解药,无论用吸毒或是别的药丹都解不开……就算妳知道炼解药的法子,但至少要炼七七四十九天,到时,妳的朋友只怕已经下去见阎王啦。」

闻言,虞灵虹停歇脚步。

台下,聂志弘不解道:「灵虹,发生啥事啦!那彭峻和妳说些什幺!」

「嘘──」彭峻冷道:「这是彭某和虞师妹的叙旧时间,旁人别插嘴。」

陈华榛气道:「胡说,比武就比武,哪有人像你这般在灵虹耳边叽叽喳喳不停?」

彭峻昂首道:「副庄主,敢问彭某这样可有违反规则?」

祭炎道:「虞姑娘并无提出异议,自然没有。」

彭峻微笑道:「还是副庄主明理。」

说着,彭峻再次低语道:「虞师妹,这孰重孰轻,妳可考虑好了?」

「你究竟想怎样!」

「很简单。诺。」彭峻拿出几颗丹丸,虞灵虹知道这就是解药不错。

彭峻道:「只要妳喊声输,我绝不会下令。当然,彭某知道妳怕我使诈,只要这场比武胜负定了,解药就全部给妳吧。」说着,格格笑出声,听来格外讽刺。

  • 名称:七剑战歌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49:41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