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利坚财富人生全文阅读

端丽女子见这双眼巴巴瞧着自己,心头不悦,保持一抹苦笑道:「公子还要看多久?这幺下去,这男孩可要吓破魂了。」

「嘿嘿。」杨锦宣傻笑一阵,与女子一同将男子救下,只见那男子目仍张望,却已失去意识,两人不约而同噗哧一笑,女子道:「若风门的弟子胆子原来这幺小。」

杨锦宣叉腰道:「一般人卡在那样的高壁都会被吓着,不能怪他。」

女子瞇眼道:「哦,听公子所言,是说小女子不是人?」

杨锦宣一怔,呼道:「杨某是说姑娘胆子大,是个巾帼英雄,杨某佩服万分!」

女子道:「公子倒挺会转话,那不知公子方才为何直盯小女子看?不知道这样很失礼幺?」

杨锦宣搔头道:「呃……因为姑娘长得像杨某过去喜欢的人。」

呵,那一笑,满怀讥讽。

女子道:「现在还有人用这种老招数哄骗姑娘家?」

「杨某所言属实,姑娘和她的风采一样迷人,很好看。」

「好,你说,小女子和她谁漂亮些?」女子认定此人轻浮,接着,定会说些捧她上天的言语来讨好她,她便是刻意问这话来试探,想瞧这人能虚假到何等程度。

「漂亮?」杨锦宣直摇头,哈笑道:「别说笑啦,妳们哪称得上漂亮。」

「你说什幺?」语气上扬,答案与所想不同,却更气上心头。

杨锦宣平时浪蕩过日,哪懂女子试探之意,不自觉就将心里话倾吐而出。

看女子气红过耳,杨锦宣小吐舌头,伸手轻拍颊边,打哈哈道:「呃……其实漂亮姑娘有啥好?我瞧姑娘这样最好,气质好、穿得好、人品好、轻功好,什幺都刚刚好,不多也不少!」

「哼……呵。」听他胡里胡涂说着,女子再气不起来,噗哧一笑出声。

杨锦宣拱手道:「对了,在下杨锦宣,不知该如何称呼姑娘?」

「杨锦宣?」女子上下打量眼前这高个儿,道:「哦,你便是……呵呵,原来聂公子身边的同伴都这幺滑稽幺?」

「咦?妳认识聂小弟?」

「隐十仕-徐蓉。」

徐蓉拱手轻道一句,嘴上挂着无限笑意。

「徐蓉姑娘……」

兰有淡泊清雅,幽芳高洁之意;而芙蓉更有「览百卉之英茂,无斯华之独灵」一说。

蓉这一字,她当之无愧。

杨锦宣沉浸于那风雅境界中飘然忘我,徐蓉挑高眉眼,像在看戏般盯着他瞧。

过了半晌,蓉……隐十……这才从无我境界中惊醒,他呼道:「啥!隐十仕!」

「是啊,不知杨公子对我隐十仕有何高见?」徐蓉挑眉道。

杨锦宣尴尬道:「呃……那是。我听说你们也有长生体质,况且杨某和贵庄的魏兄、胡兄、徐姑娘都有交情,这幺说来,咱们也算半个朋友啦!」

「是幺?小女子怎幺听说你所谓的『交情』,好几次都快出人命啦?」

杨锦宣傻笑道:「那都是误会!说穿了也没啥事,哈哈!」

「那徐姑娘的事是指……」徐蓉压低眼眸道。

杨锦宣眸色一亮,喜道:「嘿,经妳这幺提点,妳和徐韩同姓徐,莫非她和姑娘有别的关係?」

「徐韩正是舍妹。不知杨兄与舍妹有什幺了不得的交情呢?」那「兄」字与「了不得」三字皆说得特别重,徐蓉嘴上充满笑意,双手握紧双剑,着实是笑里藏刀。

杨锦宣不疾不徐,从怀里拿出个玉佩,道:「给。」

「这玉佩是……舍妹之物!」徐蓉睁大双眸道:「妹妹回来后总郁郁寡欢,老囔说有个小贼偷了她的玉佩,原来那小贼就是你?」

「误会!全是误会!」杨锦宣猛挥手解释,道:「试想,假如我是用偷的,今日怎幺还会还呢?况且以徐姑娘的性子,若她真觉得我是偷的,怎可能不把杨某打得满头包?」

徐蓉让杨锦宣唬得一愣一愣,寻思片刻,点头道:「说得有理。但不管你有何苦衷,你确实让她生气好一阵子,可知道这玉佩对她意义重大,她从不离身?」

「抱歉哪,当时事出有因,杨某不是故意不还。」杨锦宣向徐蓉解释事情来龙去脉,而这玉佩正是当在雪梅村。

在认识聂志弘后,杨锦宣就已向志弘借了些银子去将玉佩赎回来,只差没机会交还给徐韩。

听毕,徐蓉似能体谅,点头道:「好吧,看在杨公子言而有信,这件事就此作罢。」

「徐姑娘深明大义,杨锦宣感激不尽。对了,姑娘来若风谷所为何事?」

「小女子奉大人之命来送关山崖请帖给若风谷的何掌门。」

「原来如此。杨某也正好要去若风门,不如让杨某与徐姑娘同行吧?杨某武功颇高,咱们能彼此关照。」

「在杨公子眼里,小女子是这等柔弱女子?」

杨锦宣直摇头道:「当然不是!那当是姑娘保护杨某!」

「呵呵。」徐蓉噗哧一笑,道:「也好,小女子也有事找聂公子。」

杨锦宣好奇道:「姑娘要找聂小弟?」

「待会儿见面一同解释吧,走。」

虞灵虹一直寻那气味走去,那味道是股淡雅酒味,然灵虹未曾饮酒,只闻得出是以桂花、桃花酿,清新芬芳宜人。

眼观四周,路上频出毒蛇猛兽之死尸,死法均与之前的如出一辙,然而,始终没能找到那位前辈。

心想此人有意引她前来,却又不肯现身,虞灵虹终难忍性子,道:「前辈,请出来一见!」

「好呀。」一酩酊大醉的男子大摇大摆出现,挺个大肚,满脸鬍渣子鬚,身上腥臭味瞬将酒香掩过,令人发呕。

虞灵虹举剑戒备,道:「何人?」

「喀喀喀。」酒醉男子笑道:「若风门弟子-秦统,姑娘,要不和我来一杯?」

「……」虞灵虹拔剑欲往前行,酒醉男子却高举双臂挡在她面前,道:「来,今朝有酒……嗝……今朝醉,明日有酒继续醉,乾!」

本想以暗器攻击,无奈她前日除了袖里剑外,已将身上所有暗器交给陈华榛,现下只能单凭武力取胜。

「呃!」一声,秦统才摇晃靠近虞灵虹一步,那后颈上便出现条血痕,幸得他酒醉晃身,才躲过死劫。

他朝后颈轻抚,摸得一片鲜红,吓得惊声连叫,醉意全散,便是拔腿奔下山。

穷寇莫追,虞灵虹停下脚步,确认那位前辈就在附近,直道:「出来!」

鸣鸣声,调调慢,一阵箫音从不远处传出,伴随酒香更是浓。

虞灵虹稍动眉眼,将剑放下,缓步走至声音来源,那吹曲人对箫的技巧并不熟练,断断续续,忽高忽低,每个音节皆有破音,听在他人耳里恐是魔音穿脑,然而灵虹却被此声深深吸引,更觉有一番风味。

虞灵虹渐渐鬆下戒心,直穿过多棵大树,终见树旁有一人背对她坐着,那人穿着一身黑袍,髮长及腰,身形看来是个男子。

闻到那身酒香,清雅淡沁很是醒神,虞灵虹不自觉已走到他身后,这些年在江湖走闯,常于市井听人弹琴弄箫,她听出此曲原音,喃道:「……凤求凰?」

男子停下吹奏,起身道:「从没人听得出在下所吹何曲,虞姑娘倒是知音。」言语之声,比那箫声美上数倍。

「你……」此刻,虞灵虹才意会自己竟失了戒心,急举剑道:「何以知道我的姓名?」

「容在下自我介绍,隐十仕-藏雷。」说着,藏雷起身转向面对虞灵虹,他和上回一样,面容以黑布矇罩,全身上下仅露出一双深邃明眼。

两人四目相对,男子眸色清澈,眼若点漆,看得虞灵虹发痴,心中如狂。

「吴……」千里相思,寄于此时,虞灵虹那双水灵眼眸睁得极大,深怕眨眼如梦一场。

这反应,绝非是因为见到隐十仕而畏惧,而是对眼的那双眸子令人难以望穿,却又充满真挚而温暖,实在与她心中那人太过相似。

藏雷并没多做动作,只是好奇的与虞灵虹相互对看,久久,灵虹朱唇微颤,不知觉伸手,欲摘去那覆在面上的黑布。

藏雷眼神稍挪,伸手轻覆住那只纤纤玉手,温热手掌炽得她惊觉回神,急将手抽回,并连退数步,气喘难止。

藏雷放下手道:「冒犯了。」

虞灵虹嚥下口水,道:「能让我看你的样貌幺?」

「何故?」

「你的眼神很像我一位旧识。」

藏雷轻笑一声,道:「扣掉前几回不说,今日是我首次与虞姑娘见面,很遗憾,我并非妳那位朋友。」

虞灵虹战战兢兢问道:「之前果然是你出手相助?」

「是。」

「你我素无交情,你为何帮我?」

藏雷瞇眼道:「路见不平、拔刀相助,不是那些武林中人常囔在嘴巴上说的基本道理幺?」

「……」闻言,那冰山女子好不容易透光的神色渐渐黯去,她心中的人并非侠客,甚至……总之「路见不平、拔刀相助」这八字,是断断不可能从那人的嘴巴说出。

她苦笑一声,摇头道:「抱歉,我认错人了。不管如何,多谢公子出手相救,以后请不必如此,告辞。」

「哦?不能帮妳?」

「公子之恩我铭记于心,来日公子若有所需我自会竭力相助,但道不同不相为谋,还是划分界线的好。」

藏雷双手交叉胸前,道:「路上野兽频出,如姑娘不嫌弃,让我陪妳走段路?」

「不必。聂公子既与隐十仕为敌,身为伙伴,我便会清明立场。」

「前方岔路朝左拐,走约五十尺再朝右行,是往禁地之路。」藏雷轻声道。

「多谢。」说毕,眼前人虽非心里之人,但虞灵虹为多贪恋那双眼眸,话也不知觉说得比平日还多,发现自己失态,灵虹留下个回眸,便与藏雷话别离去。

铁荷枫仍停在原处养伤,经过几个时辰相处,那铁家少主深觉苏妤臻充满医者应有的慈悲与善良,不自觉对她产生好感。

这少主虽废了武功,哄姑娘的功夫倒是一流,不时向苏妤臻说些甜言蜜语,惹得她满面通红,甜意在心头。

苏妤臻驼红着脸,让他捧得只差没上天,道:「铁公子伤得这幺重,还尽胡思乱想,小心外伤没好,还得了内伤呢!」

「苏姑娘这样拆穿铁某,让我一点面子也没有。」

苏妤臻微笑道:「听你所言,是说喜欢我很丢脸?」

「怎幺会?」铁荷枫急忙解释:「苏姑娘体贴又可爱,妳替我上药时,不只把药上到我的伤口,连心口也一併治疗了。」

苏妤臻胀红着脸,娇嗔道:「哪有人像你这幺不害臊,还敢囔说要我给你面子?」

铁荷枫傻笑道:「谁让姑娘爱听,铁某就再多说些。」

「行了,咱们谈正事。」苏妤臻轻拍铁荷枫的肩膀,续道:「铁公子之前有习过武吧,为何要自废武功?」

铁荷枫讶异道:「妳如何知道?」

「有股内力堵着你的任督二脉。」

忆起那段伤心往事,铁荷枫才面透正经,并将过去全部告诉苏妤臻。

听毕,苏妤臻很是感叹,道:「绣儿姑娘真是可怜,你也实在冲动了些。」

「嗯,当日一时气愤,就把全身内力集聚堵住经脉,事后后悔已隔一年,想解开便会气火攻心,好几次差点丢了性命啊……久而久之,铁某也就放弃了。」

「公子现在还想恢复武功吗?」

铁荷枫苦叹道:「嗯,聂兄打算带我去见他师父,看能不能找到法子,不过……铁某认为是机会渺茫啊。」

苏妤臻托腮道:「我在医书上看过几种针法,只要重新打通你的穴道,恢复五成功力应该不成问题。可惜我学识不足,会的法子只能维持几个时辰,要想完全恢复,或许师父有办法……到时还是不行,你再去找那位聂公子的师父不迟。如何,要试试?」

铁荷枫欣喜道:「好啊,就算是暂时的,只要铁某有五成功力,就能保护苏姑娘啦!」

「你啊……不过,这需要一两日的时间。」苏妤臻面露为难。

「能和苏姑娘在一起越久,铁某越开心。」

「才说完和绣儿姑娘的往事,就转头对我说这些?」苏妤臻鼓嘴道。

铁荷枫摸头,道:「这……苏姑娘别生气。说实话,铁某对绣儿的情是真,对妳亦是。妳信我,这全是我肺腑之言啊!」

「嘻。」苏妤臻忍不住摀嘴灿笑,笑容甜美可掬,显然只是想捉弄铁荷枫,一阵嘻笑过后,她道:「来,我帮你施针。」

杨锦宣与徐蓉并肩行走,两人相谈甚欢,不久,因二人腿上功夫皆是了得,便开始赛起脚程。

一男一女的身影穿梭于树林间,一跃如行十步,好似飞鹰遨游,最终因杨锦宣身有负伤,稍慢徐蓉一步才抵至若风门大门。

杨锦宣豁达笑道:「徐姑娘厉害,是杨某输啦!」

「承让。」徐蓉认为此人输了便大方承认,反倒对他有些欣赏,与之相视而笑。守门弟子上前道:「啊,这位是隐十仕的徐姑娘吧,徐姑娘大驾光临,是来发今年的关山崖请帖吗?」

徐蓉拱手,有礼道:「是,还请通报一声。」

过了会儿,获掌门通传,两人踏入大厅,前来迎接之者气宇轩昂,面上留有一道八字鬍,正是若风门掌门-何表。

何表有礼道:「劳烦徐姑娘再走这一遭,今年敝派仍不克前往。」

杨锦宣好奇道:「江湖上有许多人是想参加而不得其门而入,何掌门怎幺会拒绝这等好事?」

何表笑道:「敝派一向不喜参与武林争斗,望祭炎先生见谅。」

「无妨。」徐蓉拱手回道:「小女子只是负责将话带到,若何掌门不愿参加,我等也不会强求。」

「爹!」此时,一穿着简约女子从内堂冲出,面色秀丽,举止却大而粗鲁,声亦如击石。

看女儿冒冒失失,何表不怒而威,道:「桑儿,外人在此,休得无礼。」

杨锦宣问道:「这位是?」

何表道:「让二位见笑,这是小女何桑。桑儿,见过徐姑娘与这位少侠。」

「嗯。」何桑随意朝两人拱手,又转面对何表,道:「师妹她下山许久还没回来,我去找她。」

「哦?臻儿很少晚归,妳去吧,注意安全。」

「知道了。」何桑点头,转身再对二人拱手道:「二位,请。」说毕,何桑便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何表做了个请的手势道:「没别的事,何某也不多留二位了,请。」

杨锦宣问:「等等,何掌门,在下杨锦宣,还有一事想请教。」

「请说。」

「请问贵派的禁地在何处?」

杨锦宣问得直接,反让何表打破谨慎态度,道:「杨少侠去禁地是为了天山印?」

「正是。」杨锦宣点头,将来意表明。

听毕,何表点头道:「近年来,有不少武林同道想趁此事迫害敝派,对此,何某亦曾想去将此物取出,还敝派一个清净。」

「无奈先师曾言『禁地中有妖魔驻守,进后难出,如相安两无事,即不该让弟子犯险』,因此,何某只好下令不许门中弟子擅入禁地……」

「杨少侠既非本门弟子,如有缘将天山印取走,倒是敝派的恩人了,届时,还请少侠无须知会,儘管拿去吧。」

语毕,何表走出厅堂,向东方指去,叮咛道:「何某给二位个建议,每逢朔月,正逢禁地封印微弱之期。三日后便是朔月,二位不妨等三日再入禁地。」

「嗯!那可要赶快知会聂小弟!」杨锦宣拱手微屈身子以表敬意,道:「多谢何掌门,告辞!」

  • 名称:美利坚财富人生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38:41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