嘘禁止想象全文阅读

「姑姑姑姑娘──剑下留情啊!」那说书人吓得摔了跟头,匍匐向后逃窜。

虞灵虹挥剑道:「这些话是从哪儿听来的!」

说书人颤抖道:「就是……就是有几个姓彭的高人和余说的,他们自称毒门中人,余才以为消息不假……不想却冒犯令堂。余还有一家老小要养,还请姑娘高抬贵手,饶余一条生路呀!」

虞灵虹放下长剑,咬牙道:「又是姓彭的,可恨!」

聂志弘左右为难,寻思片刻,从怀里拿出一锭银子,道:「先生,方才那些全是谣言,虞伯母已过世许久,以后请你别再以讹传讹,以免她九泉之下不得安宁。」

「是……谢公子赏赐,谢姑娘不杀之恩!余以后定守口如瓶,不再议论毒门之事,告辞!」说毕,说书人拾起身边行囊,拔腿离开。

「灵虹,妳别放在心上……」聂志弘支吾一语,却见虞灵虹眼眸泛红,倔强咬着牙不肯吭声。

聂志弘心生怜惜,伸手欲牵着佳人以安慰她,谁料虞灵虹却侧身躲开,志弘眉头一锁,不知所以。

过去,有赵晓芝和陈华榛的经验,让聂志弘以为只要牵着女子,就能让对方感到安心,却不知这只对心仪他的女子有用。

看虞灵虹怏怏不乐,聂志弘不自觉随她难受,他一心想替心上人排解忧愁,哪怕要他上刀山、下火海也行!

许久,聂志弘屏气凝神,试图安慰虞灵虹,道:「灵虹,对不住,都怪我胡乱提议。妳别把那说书人的话放在心上,以前我也常听他们乱说师父的事,虽然有些生气,但……」

「抱歉。」虞灵虹没让聂志弘说完,只道:「我想一个人静静,先回客栈。」说毕,轻微点头示礼,便是转身离开。

「灵……」那「虹」字再难喊出,看佳人形影单薄走远,好似迷失方向的鸟儿,无助却又没枝头能倚靠,聂志弘甚是心疼,多希望自己能成为她的依託。

聂志弘失落地走在街上,喃道:「原来看到喜欢的人难过会这幺难受……不,看她那逞强模样,我只觉得比她难受百倍……唉,该怎样才能让她开心呢?」

想着,走回方才那麵摊,老闆瞧他独身,奇道:「小兄弟,你那位漂亮的娘子咧?」

聂志弘摸头,此时没杨锦宣在旁商议,只得寄託麵摊老闆,道:「老闆,我惹她伤心了,你知道有什幺法子能讨姑娘家开心幺?」

「那不简单,我也常惹我家那口子生气,只要送她些珠玉首饰,嘿嘿,马上就转了张脸啦!」

聂志弘轻叹道:「可惜她对那些东西似乎不感兴趣。」

「呃……行!像她这年纪的姑娘,都喜欢小动物,小兄弟不妨找些可爱的猫狗送她,她一定乐极啦!」

「猫狗……灵虹一向独来独往,恐怕也难让她上心。」

老闆摸头道:「那待我想想……有啦!城外长有萱草,此草又名『忘忧草』,开出的花儿黄红夹杂,漂亮得很,非常适合娘子。」

聂志弘抚颚深思,嘀咕道:「诗云『对萱草兮忧不忘,弹鸣琴兮情何伤。』萱草虽唤作忘忧草,但灵虹性情阴郁,只怕赠她此物,反而让她触景伤怀。」

「……也罢,现在也无他法,走一步算一步吧,谢谢老闆。」

来至城外,聂志弘照老闆指示寻觅萱草花丛。

「公子,小心啊!」

聂志弘左右张望,仰天一瞧,还没来得及反应,俊俏的面容已让一只白鸽砸个正着,他连喊几声「唉呦」,整个人坐倒在地。

聂志弘噗出几口气,将头上那白鸽甩开,那鸽身中一箭,已然无气。

「天外飞来横祸,今日真不知走了什幺霉运!」

「呀,公子,真是对不住!」

此刻,一戴着轻纱斗笠、身材高挑之人快步靠近,由于薄纱覆面,聂志弘只得稍微瞄到此人轮廓,瞧她脸型甚小,声音娇嗲,应是位姑娘没错。

女子手持长弓,身着轻便,似乎以狩猎为生,她伸手扶起聂志弘,急赔罪道:「公子,可有伤着?」

聂志弘起身拍拍身子,尴尬笑道:「就是吓了一跳,不碍事。姑娘,妳下回要小心点!」

「噗哈──」此时,女子正眼瞧着聂志弘,看这小哥髮乱如鸟巢,髮上插有凌乱羽毛,还沾染了些鸟粪,模样好是狼狈。

聂志弘又惊又气,双手交叉置于胸前,碎语道:「姑娘,妳怎幺瞧着我笑了?」

女子发现自己失态,急挥手道:「啊!对不起呀,我不该……但……噗哈……你的模样真是太好笑啦!快,这附近有个小溪,我带你去整理整理吧,你这样子进城,可会吓坏大家!」

女子伸手拉着聂志弘,谁知志弘却稳如泰山,一副若有所思之态,女子有些歉疚,试探道:「公子,你是在气我幺?」

沉默半刻,聂志弘战战兢兢道:「姑娘言下之意,是说我这模样很好笑吗?哈啾!」志弘激动一语,头上一根羽毛飘落在他鼻尖,挠痒的他不禁打了喷嚏。

「哈哈!」女子捧腹一笑,咳声道:「都是让我害的,我还一直……这样吧,你这身衣裳多少钱,我赔给你吧?噗……」忍着笑意说了几句,女子终忍不住再笑出声。

原先碰到这天外飞来的衰事还有些气恼,但随着女子笑开怀,倒让聂志弘起了点子,大喜道:「姑娘,妳帮了我个大忙啊!」

「咦?你怎幺……」听他反常开心,女子反而戒慎起来,觉得有些可怕,她狐疑望向聂志弘,心想莫不是这鸽子砸傻了他,便是想趁机诈财!

聂志弘傻笑道:「实不相瞒,我惹了一位很重要的朋友生气,一直找不到法子讨她开心,好在有姑娘的天外飞鸽相助!不知姑娘高姓大名,改日有机会,聂志弘一定报答!」

女子有些讶异,道:「呃……我叫珊儿。」

「珊儿姑娘是吧?好!后会有期啦!」聂志弘点头示意,而后转个身跃步离开。

「耶?等等……等等啊!」见傻小子越奔越远,珊儿抿嘴一笑,觉得这人行为虽然奇怪,却也有趣得很。

城内,见个野小子在路上奔驰,居民纷纷对他投以诡异眼光,并摀住口鼻,挥手散去那禽鸟臭味。

回到客栈,一见其入内,小二哥拿起扫帚想轰他出去,哪知方靠近,才发现聂志弘便是住于天字房的客官,小二紧张地将扫帚收到身后,彆扭道:「客官,那后头有澡堂,你赶紧去沐浴弄个乾净!」

聂志弘傻笑道:「等会儿再说,小二哥,和我同行的姑娘在房里幺?」

「呦,那姑娘刚刚才又出去了,我瞧她从南市走去,现在追过去还能追上。」

「多谢。」聂志弘随意拱手,又朝南市奔去,这一路狂奔,惹得他长髮飘散,如被风雨肆虐过后的鸟窝。

来到一唱曲人前,那唱曲者声音普通,字与字间含糊不清,曲调忽快忽慢,和叶夫人及琴米青相差甚远,只有三两居民带着嘲讽之心听着。

聂志弘心想虞灵虹不会在此,然而正想转身,眼神稍往侧巷张望,却见心上人正立于此地。

随着乐音谱奏,见她神情趋于平和,已没了方才那让聂志弘心疼的阴郁神态。

聂志弘不解,喃道:「这幺难听的曲,灵虹怎幺还听得入神?」

「呀?好臭啊!」傻小子才方靠近,三两听众一哄而散,唱曲人也挨不住气味,稍作收拾随后离开。

见状,虞灵虹轻叹一声,转身欲回客栈,这一转,才见志弘狼狈的站于眼前。

虞灵虹睁眸一惊道:「你是……志弘师兄?」

「咦?」瞧虞灵虹没像珊儿一般乐笑,聂志弘失望道:「不好笑吗?」

虞灵虹蹙眉道:「你是想让我开心……才弄成这样?」

聂志弘点头道:「是呀,很多人看到我都笑得哈哈,可妳好像不太喜欢……罢了,不管如何……」说着,聂志弘忽地僵直身躯,一本正经道:「我欠妳句道歉,要不是我拉妳去听说书,就不会惹妳难过了。」

「你又何必……」虞灵虹深觉歉疚,道:「如果咱们没去听,只怕那说书人日后会说给更多人听,说来……我该感谢你才是。」

「那妳笑一笑吧,妳笑起来才好看。」

闻言,虞灵虹怪自己不苟言笑,才害得聂志弘得弄得这身狼狈,想着,她只更觉自责,反而眉头蹙紧,难展笑颜。

瞧她越趋伤怀,聂志弘一怔,心想:「我……我说错什幺了吗?唉,聂志弘,你真是个大糊涂鬼!」

尴尬片刻,聂志弘轻抚面容,喘口气,灵机一动,将髮上一根羽毛摘下,道:「这,送给妳。」

「什幺?」虞灵虹不解道。

聂志弘忆起儿时师父逗他的话,傻笑道:「我曾听说每个人身后都像鸟儿一样有双无羽翅膀,伴随着一次次的历练,那些苦楚都会化成羽毛,慢慢雕琢那双翅膀,待到羽翼丰厚,就能扬起翅膀,翱翔天际──」说着,将手指向天空。

「嗯?」虞灵虹抬头望着聂志弘,少能见他这正经八百的模样,一时有些不习惯。

聂志弘续道:「小时候,我差点让个女人打死,虽得师父相救,但醒来后全身疼得我哇哇大哭,那时,我还真想死了算了!」

「后来,师父就说了这故事哄我,我当时想,只要忍过去,以后就可以飞在天上了,想着想,就渐渐不痛啦。灵虹,现在这根羽毛送妳,希望妳能早日忘掉不开心的事儿,终有一日,带着它扬向天际。」

「呵呵。」虞灵虹发自内心一笑,伸手接过羽毛,这莞尔一笑,美不胜收,又让聂志弘看得醉迷,若非自知身子汙秽,差点就想将她拥入怀中。

虞灵虹心生感动,微笑道:「谢谢你,我觉得好多了。」

聂志弘害臊道:「嘿,妳开心,我就开心。」

虞灵虹温和道:「你真是个尽责的师兄,灵虹很庆幸能成为你的师妹。」

「啊……师兄?」聂志弘有些错愕,言下之意,虞灵虹是只把自己当成兄长看待?

虞灵虹问道:「嗯?有哪儿错幺?」

聂志弘叹口气,心想:「也罢,欲速则不达,我若太过明白,只怕吓着灵虹,以后等熟络些,再找机会和她说吧!」

翌日,起程前去凌霄林,路上,虞灵虹似乎比前一日开怀许多,不时张望路上风景,见有粉蝶飞去,还会勾起笑靥,这纯真的模样,更让聂志弘动心,心中燃起更多想靠近她的欲求,无奈灵虹虽非刻意,却始终让两人保持一定距离。

两日过去,两人已来到凌霄林前,放眼望去一片丛林,多为竹木,少有鲜花,四周溢出彩幻光泽,外有一牌告示「内有异兽出没。」

聂志弘点头道:「便是这里没错,灵虹,待会儿有什幺状况,妳一定要跟紧我。」

「嗯。」虞灵虹微点头,道:「苕芃花共有七片花瓣,三片黄、四片红,中有一花苞呈青绿色。」

「好,我记得了!」

两人踏入林中,见林内花草盛开,却是形状特异,不似凡间花草,聂志弘惊奇道:「这些怪东西全是仙草?」

虞灵虹阻止道:「师父告诫莫在这里多作流连,我们还是找到苕芃花便走,别多採摘别的花草,以免打扰到神兽。」

「嗯,听妳的。」说毕,聂志弘甫弯下腰寻花,「擦擦──」却听得不远处有急踏脚步声传出,志弘直奔到虞灵虹身边,举剑戒备道:「当心!」

虞灵虹锐眸盯向四周,片刻后,只见一名女客匆匆出现,看了两人一眼,露出一鄙夷神情,便又打算离开。

「姑娘!」聂志弘急唤道:「此地危险,姑娘怎会独身在此?」

「本姑奶奶做事关你屁事,走开!」说着,女子用力推了聂志弘一把,很不留情,虞灵虹从后方稍作接应,一脸沉闷的盯着女子瞧。

女子插腰道:「看啥看!再看我把妳眼珠子挖出来!」

「喂!妳怎幺这样说话!」聂志弘不甘受气。

「嘴长在我身上,我爱说什幺就说什幺!」说毕,女子不理二人,再往林内走去。

聂志弘没好气道:「哼,这女人蛮不讲理,感觉和那谁……有点相似。」

「也许是林中仙物幻化,见有人进林打搅,才会出面警告,我们尽速将苕芃花寻得后,就快离开吧。」

「嗯,不过,凭她这泼妇样子都能当仙物,那灵虹妳肯定是九天仙女下凡了!」聂志弘喜笑说道,谁知虞灵虹却是面发困窘,似乎不甚喜欢这番言论。

聂志弘摸头,心想:「奇怪,前几日我听铁兄对妤臻这幺说,妤臻都笑得乐不可支,好像快飞天似的,怎幺灵虹一点反应也没有?」

两人相看一会儿,聂志弘双颊泛红,虞灵虹却是轻叹一声,而后蹲下身子继续搜寻苕芃花。

半刻钟过,聂志弘拂着一黄红花办,嘀咕道:「三片黄、四片红……中有一花苞呈青绿色……呀!灵虹,我找到啦!」

虞灵虹来至聂志弘身边,将花接过手一瞧,细想着其余特徵,点头道:「嗯,是此物没错。」

「好极了!咱们回去吧!」说毕,两人朝林外方向走去,谁知才走三步不到,眼前又有位公子朝他们走来。

此男穿着一身轻便灰白装束,面容斯文、五官清晰,气质超凡,颇具仙风道骨,唯独眉宇间充着忧思,看来有些阴郁。

那男子拱手,有礼道:「二位好。」

聂志弘摸头道:「兄台也是仙物幺?」

「何出此言?」男子愣了会道。

聂志弘傻笑道:「没……你别放在心上。」

「嗯……冒昧请教二位,可有在里头见过一男一女?」

「男的没见到,女的倒见过一位,泼辣的很,灵虹说是这里的仙物。」

男子尴尬道:「两位误会了,她并非仙物,嗯……其实兄台以前应该见过她。」

聂志弘道:「谁啊?」

男子叹道:「燕音。」

  • 名称:嘘禁止想象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38:41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