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魔六点全文阅读

六虎帮派出虎霸,其乃六虎之首,武器为长鞭。

比武开始,「啪啪」两声,疾鞭落地,一招「抽沙暴尘」,旋起石砾坠眼。

胡觉均运气于掌,趁石砾未入眼前即时将其砰飞,然则虎霸抽鞭速度甚快,随即压低手腕,以「扫蕩」之姿欲绊住觉均脚步。

面对威狠疾鞭,那小个子却是扬起笑容,而后一蹲,使出「玄天幻踢」,直接正面和它碰上。

「什幺!」虎霸一怔,从来没人敢和他的鞭子直接相抗,登时因惊愕而迟疑,力道也缩了些去。

当然,胡觉均使的正是心理战。

心想计策成功,他脚步一踏,在空中翻了个漂亮觔斗,而后一招「五劳拳」攻下,折势、搥势并用,同时伤人血、气、肉、骨、筋。

「噗啊──」虎霸连退数步,呸出大口口水,口水中存有些许血丝。

并非胡觉均力道不够,而是他谨记规则不得杀人,才得让虎霸留住一命。

虎霸连喘数声,自知不敌眼前之人,喊道:「俺碰过不少使五劳拳法的人,今天是头一遭见到有人能将这拳法施得如此厉害,果然英雄出少年,是俺输了!」

胡觉均得胜后,祭炎正想派出第四人,虎霸却开口阻止,道:「副庄主,就算后面三场是咱老虎帮赢了,也不过是平手罢。今天有缘和隐十仕切磋,就是俺虎子们的荣幸,六虎帮甘拜下风,后面的不必打啦!」

六只虎同时上到擂台,虽为粗人,态度却十分谦让,和台上台下众多好手拱手后纷纷离开。

而后,接连有不同门派上台两两比武,直至夜晚,比武结束后,众人回到别庄。

此时,只见古仁景一人落寞立于大厅,神情比平时更加忧愁。

聂志弘关怀道:「仁景,你和徐姑娘谈得如何?」

古仁景苦笑道:「自然是让她臭骂一顿,虽然气消了些,但还是……」

陈华榛好奇道:「仁景特别在意徐姑娘,你和她是不是一对情人呢?」

迟疑片刻,古仁景道:「……你们误会了。我和韩仅是知己,对我而言,她是我的兄弟,对她来说,我不过是她的姊妹,仅此而已。」

杨锦宣上下端看古仁景,笑道:「不过古兄也算是个俊俏小哥,这活了六十年的日子,怎就没遇上情投意合的姑娘?」

古仁景摇头道:「杨兄别笑话我了,详细种种,得等我完全恢复记忆才能细谈,还请诸位见谅。」

聂志弘道:「嗯,放宽心吧。看了整日比武,呼,真有些累了,大伙儿早点睡,再过两日,又轮到咱们上啦!」

时光匆匆而逝,已来到众人比武当天,这回,他们遇上的不再是像寂云门那样的充数角色。

敌人是由飞云山庄副庄主-柳希希,所率领的柳月别庄之门徒。

面对强敌,大伙儿不敢再以划拳来决定比武顺序,改以毛遂自荐式,斗志最高者便先上场。

首先站出之人是那「万棍齐下」百裂棍之传人铁荷枫,对手,同为使用棍术的男子-周成。

周成年纪约莫而立,额上绑了条粗布头巾,面目成熟,眉宇间尽是自信。

他双手长满粗茧,看来在棍术上有多年资历,他站上擂台,道:「周某等这一战已经很久了。」语气间,充着不悦。

铁荷枫一怔,道:「周兄认识铁某?」

周成甩棍怒吼:「少和周某称兄道弟!你铁家贼子丧尽天良,今日,周某便要为先父讨个公道!」

忽尔让人扣上顶大帽子,铁荷枫气恼道:「铁某不明白周公子所言,还请明说吧!」

周成喝道:「先父乃周家棍传人-周广,当年让铁老贼用计害死,死后还被他四处造谣,诬衊得先父九泉之下不得安宁!」

「周广……」聂志弘寻思道:「灵虹,上回咱们在未央城,那说书先生是不是提过这名字?」

虞灵虹点头道:「不错。」

聂志弘气道:「那他还贼喊捉贼?分明是周广不肯认输,还使计陷害铁兄他爹,幸好铁前辈即时察觉,才没让周广得逞!」

虞灵虹低颜道:「那些说书人说的未必是真,你忘了那日他还诋毁我娘。」

「是了……」聂志弘有些尴尬,搔头道:「好吧,那咱们只能继续听下去,但愿铁兄别受这事儿影响啊……」

场上,周成一棍撑地,弹跳至铁荷枫前方,随后往他天灵、腰间、腿步三处各挥一棍,此即为「周家棍法」之式。

铁荷枫反应甚快,亦以钢棍抵住这三下险招,荷枫心想:「铁眺曾说这周家棍不需有良好的内功,就能使出千种打法,哼!铁某就不信底子不好,真能抵过我这阳刚百裂棍?」

铁荷枫向前一振,腾身欲使「百裂棍法」,谁知他第一棍才划出,就让周成给捣住,根本没法再施下一步。

「有两下子!试试铁某这招!」说着,铁荷枫拐个身,企图再施一回,谁知周成那棍再次击来,不偏不倚,又制住他的攻势。

周成哼道:「周某等这天很久了,你铁家百裂棍再厉害,要是连第一招都使不出,也不过是个屁!」

铁荷枫心生不悦,更惹恼了在场外的魏子吾。

魏子吾怒喊道:「王八羔子,敢瞧不起师父的毕生绝学?少主,快别硬使百裂棍法,先拉开距离要紧!」

铁荷枫小声嘀咕道:「啰嗦,还需要你提醒?」

在山上时,铁荷枫同聂志弘一样,皆有向严灵空学习「柘枝隐云」的身法,虽没法达至来无影去无蹤的地步,但拉开十步距离还不成问题。

他先行运气于足,霎时连踏三步,周成向后追来,荷枫趁势向后挥棍,犹如神龙摆尾。

周成措手不及,朝后连退数步,仍让其威力震慑。

周成气恼道:「父子俩一样卑鄙,尽会使些偷袭招数!」

铁荷枫道:「放乾净你的嘴巴,方才是你紧追在后,谁偷袭谁还不知道!」

「你!」周成哼声。

铁荷枫道:「你着实看透我铁家棍法第一式,不过……你周家棍从不重视内功,单想以速度取胜,终究是癡人说梦。」

周成喝道:「不许你污辱我周家棍法!你真以为天下第一棍法很了不起?要不是你爹用计,我周家棍法岂会输你!」

铁荷枫叹道:「……咱们先停下吧,敢问周兄,铁眺究竟是用何等计谋陷害令尊?」

周成紧握长棍,道:「过去,我周家棍法和铁家百裂棍合称『江湖双绝棍』,从来是公平竞争、良性比试,直至传至铁眺……」

「铁眺身性爱慕虚名,不甘与我周家齐名,便是相邀先父比武切磋。假若是技不如人,周某无话可说……但那日,铁眺声称点到为止,可先父赴约后却是命丧黄泉,甚至……」

「先父的遗体被人破坏得血肉模糊、不成人形……若非有些胎记可认……恐怕,先父就这样死得不明不白!」

「而后,周某日以继夜请官府及江湖同道查验爹的骸骨,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,让我证实,他在比武前就先让人下过毒,且这下毒者就是铁眺!」

铁荷枫一怔,未曾想过父亲如此心狠手辣,为了享有名声,除了用技杀人,甚至还毁尸灭迹……

周成再道:「铁贼人不知我周家还有后人,便是肆无忌惮,四处胡放消息,弄得周家棍名誉扫地,还胡诌说我周家棍是抄袭百裂棍,简直无耻!」

「可惜我当时不成气候,只能眼睁睁见周家棍没落,如今,我已将先父留下的秘笈连得熟通,是时候……该换你铁家付出代价!」

铁荷枫神色铁青,全盘相信这番自述,因为他过去的爱人绣儿,便是铁眺为追求虚名而杀害的绊脚石之一。

铁荷枫哀戚无限,沉浸在对父亲的心寒,及过去往事中伤怀。

周成举棍道:「今日周某如能打败铁眺之子,也算替我周家讨回个公道!铁荷枫,纳命来吧!」

说毕,周成再施「周家棍法」,然而铁荷枫无心恋战,仅守不攻。

「吓啊!」周成发觉其破绽百出,转身挥其左、右、腰间各三棍。

「啪、啪、啪!」三棍皆中,铁荷枫受上内伤,呸出一口鲜血。

可他丝毫不还手,谁让这肉体之痛,远远不及心痛。

儿时,他终日黏着父亲,看着父亲舞棍之英姿,崇拜不已;

少时,常闻父亲在江湖上颇具盛名,铁荷枫便发下豪语,终有一日要超越父亲。

可随着年纪增长,他渐渐发现父亲光鲜亮丽的背后,是由甚多残忍、兇暴的事蹟所堆积而成……这「万棍齐下」的名号,不知玷染了多少人的鲜血……

他不齿父亲的作为,所以甘愿流落街头做乞丐,也不要沾上这无耻之名。

「铁荷枫,你瞧不起周某!」周成发现铁荷枫无心比试,生气呼啸。

铁荷枫苦笑了笑,瞥眼看着手中长棍,觉得自己实在矛盾,心里既百般瞧不起父亲,又为何要施他所授的「百裂棍法」?

同时,周成的怒火一触即发,使出全身之力朝铁荷枫击去。

铁荷枫有一棍没一棍的挡,身受重伤,还是不肯喊输,每每被击倒在地,随后又站起来。

这样反反覆覆多回,周成气喘吁吁,恨道:「你这家伙,究竟葫芦里卖什幺药!」

铁荷枫苦笑道:「父债子偿,天经地义,铁某虽不苟同铁眺的作为,可他终是我的父亲,也罢,你若有怨,便冲着铁某来吧!」

「好!周某便成全你,我要让铁眺知道,失去亲人是何等滋味!」

「铁荷枫──你是不是男人啊!」

擂台下,苏妤臻终于按耐不住性子,以全身之力大声吶出。

众人一时震惊摀耳,未曾想过平日温婉的她,会有这等吼声。

铁荷枫一怔,霎时以棍抵御,并道:「妤臻,妳……」

苏妤臻溃堤着揉着双眸,泪眼汪汪好是可怜。

她咬牙哭道:「你这傻瓜,你爹是你爹,你是你啊……你就是要尽孝道,也不该是拿性命来尽,到时让他白髮人送黑髮人,才是大大的不孝。」

「我……」铁荷枫低眸不语,同时,周成也停下动作。

不错,他爹是他爹,铁荷枫是铁荷枫。

周成自嘲自己,何曾也因为仇恨,变得恩怨不分了?

苏妤臻啜泣道:「你不是说过,你的命是我的吗?假如你出事了,以后谁来保护我的一生?还有……这不是你一个人的比武,是大家的……你怎能因为一己之念就不管大家了!」

铁荷枫大愣,再次握紧手中长棍,他曾经废弃武功,是因为想抛下过去;然而,让他重新握住兵器的理由,并非为了杀人、并非为了名声,而是为了这群朋友,以及想保护的人。

「……铁某明白了。」铁荷枫缓缓起身。

摆去不安及惶恐,他自信道:「周兄,令尊的事,改日我定会替你向铁眺要个交代。今日,我,不是铁荷枫、不是铁家传人。我不过是个让他们这些人信任的朋友,所以今日这战,我势在必得,留心了!」

「好!」周成讶异半晌,发觉这对父子着实不同,却也因此提起斗志,道:「咱们再战吧!」

说毕,双方均以十成力应战,曾经齐名的江湖双绝棍再次交锋!

「划天天崩──」铁荷枫连转手中棍,使其随着身子飞舞,带过之棍劲招招逼人,直朝周成天灵划去。

周成不甘示弱,以棍相接,掌心让这内劲击得瘀青发红,他也倔强不愿喊败,一个下腰突刺,迅雷不及掩耳。

「有意思!」铁荷枫自信笑道,随后再扫出一棍,此招撇去百裂棍既有的刚猛形象,它刚中带柔,柔中带劲,比起魏子吾所使的棍法更要有变化。

「什幺!」未曾想过百裂棍有这样的柔劲姿态,周成反应不及,只得硬出一棍相抵。

「啪啦!」

周成内功底子不够,当两棍奋力相触,手中长棍终究让铁荷枫硬生打成两截断落在地。

周成停下脚步,内功不佳的他受到创伤而半跪于地,可这回,他的嘴角边却扬起些许笑意,道:「你和你爹不同,输给你……周某甘拜下风。」

铁荷枫上前扶起周成,歉疚道:「铁某答应你,总有一日会替令尊讨回公道。」

周成不明所以,支吾道:「……为何?」

铁荷枫苦笑道:「甭管。」

周成拱手道:「好吧,那周某就先谢过了……」

铁荷枫走下擂台,虽然取得一胜,脸上却没半点喜悦。

对于父亲的冷血无情,实在有太多疙瘩。

「荷枫!」苏妤臻心急地上前接应。

佳人在前,铁荷枫勉强挤出微笑道:「铁某……应该没让妳失望吧?」

苏妤臻摇头,噙泪道:「没有,你表现得很好,大家都对你讚誉有加呢!」

铁荷枫搔头道:「那妳方才说要让我保护一生,可说话算话?」

「什、什幺啊……」苏妤臻面透羞红,甜在心头,道:「快回去吧,我给你敷些药,你身上有伤,别再想那些不正经的!」

聂志弘道:「铁兄,辛苦你啦,咱们下一场派谁?」

古仁景上前一步,道:「让我来吧。」

  • 名称:恶魔六点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38:41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