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自传全文阅读

杨锦宣心道:「唉,平白多了『师兄』二字,聂小弟肯定失望透了。」

只道单纯如聂志弘,光听心上人唤前面「志弘」二字,已沾沾自喜,极是满足!

严灵空扫了众人一眼,道:「其他几位可有别的想学?」

虞灵虹拱手道:「弟子请求师父教授武艺,越强越好。」

「是与报仇有关?」

「是。」

「那……抱歉,为师不能答应。」

「什幺?」虞灵虹嘴巴微张,心中无比失望。

聂志弘亦是愣怔,无法谅解,直囔道:「师父不是说任何事情都会帮忙吗?现在怎幺出尔反尔了?」

严灵空沉道:「习武之人切记,武乃双面刃,可为保命之途,亦可为杀戮之用。如妳是以报仇为信念,只怕心魔滋生,尚未报仇已先自取灭亡。」

「我……」虞灵虹低颜道。

不忍心上人露此哀容,聂志弘心有不甘,喊道:「师父,您就是太小心了!事情哪有你说的这幺严重!」

「听为师说完。」严灵空轻喃一句,伸手替虞灵虹把脉,灵虹一惊,未多作反抗。

片刻过,严灵空续道:「妳面色苍白,体质甚弱,大概是这些年流连江湖引留病根,此番若还急求速成,更易走火入魔。为师能教妳心法让妳强身健体,但恕我无法教妳高深剑技或内功。」

「病根?可会伤及性命?」聂志弘忧心道。

「这倒不会,只是体质容易受寒,平日多注意便行。灵虹,妳也不必失望,只要有仇家的下落,我允诺妳,定会将他带到妳面前任妳宰割。」

「是……弟子明白了。」虞灵虹轻叹一句,虽有失望,却了解其中道理,道:「那天山寄宿在我体内可会不妥?」

「天山已修练完毕,现下和妳相依相存对妳有益无害,妳可安心。这几日,我会教妳召唤天山之法,以备不时之需,但妳切记,十神之力甚大,能不用便不用,否则,妳这身子只怕受不住。」

「弟子谨记教诲。」

聂志弘没法像虞灵虹一般看得开,觉得自己言而无信,在佳人面前丢尽颜面,想到这儿,志弘深觉气恼,痞声道:「那师父总该教灵虹一些使用暗器之法吧?行走江湖,有暗器在身,好能保护自己!」

虞灵虹一怔,未曾想过聂志弘会对她的事如此上心,心头甚觉感动。

严灵空点头道:「只要不为杀戮,为师愿意倾囊相授。」

「多谢师父,多谢志弘师兄。」虞灵虹微笑说道。

瞧她不再蹙眉,聂志弘总算有些释怀。

严灵空道:「其他人呢?」

杨锦宣挥手道:「嘿,不必考虑杨某,只要有个地方能让杨某吃喝拉撒就够啦!」

严灵空笑道:「各位只管当这里是自己家,不必客气。」

陈华榛支吾道:「我也想参加关山崖一役,替大家尽份心力,还请师父指点弟子武艺。」

聂志弘阻止道:「不行,不行!」

陈华榛失落道:「志弘师兄是怕华榛拖累大家?」

「当然不是!只怕刀剑无眼,且对方是隐十仕……我实在不想你们犯险。」

「但我……」

铁荷枫哈笑道:「木头仔,人家姑娘想和你并肩作战,就你不解风情!铁某以为大家都上场,关山崖战役又没性命之虞,一起热闹热闹,有何不好?」

聂志弘寻思不语,将目光放上虞灵虹,灵虹不解,以为志弘想问她意见,只道:「离约定之期还有数月,大家既是同门,是该同进退,如只有你们三人参赛,只怕没时间歇息,咱们勤加练习些,届时,可为你们争取时间。」

「……唉,好吧。」聂志弘轻叹一声,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,心上人一开口,他便没法拒绝。

苏妤臻道:「小妹就不献丑,留在场下负责照顾你们的情况吧。」

铁荷枫奇道:「咦?妳不想参赛?」

苏妤臻摇头道:「小妹武艺不精,且才离开若风门不久,为怕引来流言蜚语,还是别参赛的好。倒是你,瞧你得意忘形的,别忘了,你要想参赛还得先恢复武功才行呢!」

铁荷枫尴尬地抓抓头,面透羞涩,似乎压根儿忘了这事。

聂志弘问道:「师父,您给铁兄瞧瞧?看有没有法子能替他打通经脉恢复武功!」

严灵空点头,伸手覆住铁荷枫手腕替他把脉,许久,见师父迟迟不语,苏妤臻屏气凝神,紧忧道:「如何?可还有救?」

严灵空收手,微笑道:「嗯,有法子,不过这情形棘手,尚需一味仙药导引,得再去翻下旧籍查询。这些天你们长途跋涉也累了,就先退下歇息吧,等有消息,为师再通知你们。」

听言,铁荷枫化忧为喜,欲再确认一回,道:「真……真有办法?」

「嗯。」

苏妤臻瞇眼笑着,甚至喜极而泣,道:「师父,弟子还有一不情之请。」

「但说无妨。」

「可否将这针法传授给弟子,弟子想亲手治好荷枫。」

铁荷枫深情地瞧着苏妤臻,道:「妳对铁某真好。」

苏妤臻彆扭道:「师父都在看呢,你真是……」

严灵空轻笑道:「无妨。二位情投意合,也是美事一桩。妳若有意想学,为师很乐意相授。过几日有消息,我便通知你们。」

数日过去。众人于山上快活过日,面对骸岩峰上好山好水,置身于这人间仙境,彷彿再多烦忧都能忘却。

那日,严灵空召集众人至大厅,道:「这些天为师查阅典籍,得知要顺荷枫的经脉,需一种名唤『苕芃花』之物。」

杨锦宣打趣道:「苕芃花?哈,不就是那鬼怪杂录上记载的怪物吗?」

「杨锦宣!你找死!」铁荷枫羞红脸一喝。

杨锦宣挥手道:「大丈夫的这幺经不起玩笑?行行,杨某不说不说。」

聂志弘搔头道:「这等仙物……咱们该上哪寻?」

严灵空道:「苕芃花生在凌霄林,不过林里有神兽居住,为怕有安全疑虑,便由为师去取。」

聂志弘喊道:「那怎幺成?山下的状况不稳,师父还是暂时别出去的好,就让弟子去取吧!」

严灵空寻思一阵,道:「凌霄林中虽布有迷障,但只要不深入其中,倒不会打扰到神兽,如为师没记错,苕芃花就长在林口处……好吧,不过神兽通灵,不喜人类打扰,如你们全都去,只怕会侵扰神兽,派一至二人即好。」

杨锦宣呵笑道:「哈,咱们这儿除了灵虹,没别人适合啦。」

「咦?」聂志弘睁眸不解,心想:「凌霄林就是安全,也不该让灵虹去啊?杨兄怎幺胡乱建议?」

虞灵虹倒无多虑,拱手道:「我平日对花草颇甚熟悉,此事可交于我,还请师父告知苕芃花生得如何,弟子即刻去取。」

严灵空张望一会儿,点头道:「那……志弘,你也去。」

正想着该如何开口,师父就替他抛砖引玉,聂志弘喜乐得很,羞道:「我也能幺?会不会耽误到妳?」

虞灵虹微笑道:「不,能得师兄帮助,灵虹更得信心。」

得言,聂志弘面露红通,欣喜难耐。

陈华榛问道:「不知师兄何时启程?我想随你们一同下山,顺道去找婆婆一聚。」

聂志弘迫不及待,点头道:「妳离家多时,是该回去看看,待会儿等咱们收好行囊就能启程啦!」

散会后,厅内剩聂志弘及杨锦宣二人,趁四下无人,志弘拉锦宣到侧,轻声道:「杨兄方才为何要提议让灵虹去取药?可知快吓死我了!」

杨锦宣嘿笑道:「杨某原想说让灵虹去取药,你便以关心之名跟在身后,届时来个英雄救美,嘿嘿,包準让你迅速融化冰山。不过师父倒好,一下子就看穿杨某的想法,想必师父也了然你的心思啦。」

聂志弘讶道:「啊?怎幺可能,我从没和师父说啊!难道是你……!」

杨锦宣挥手道:「没没,你这事儿我从没和别人说过,但瞧这几日师父对你关怀有佳,都比亲爹还亲,要看穿你的心思哪儿难了?」

聂志弘羞赧道:「你说得有理。从小到大,我还没事能瞒得住师父呢。」

「有咱们替你铺路,剩下的,就靠你自个儿把握机会。去凌霄林途中会经过未央城,那城里有许多新鲜事物,你多带灵虹晃晃,想法子讨她开心。」

「如此,岂非耽误到铁兄……」

「你这脑袋怎就不知变通?甭担心,你越慢回来,他越能和妤臻多待会儿,他感谢你都来不及啦!」

聂志弘寻思一会儿,灿笑道:「好,那小弟就先谢谢杨兄!」

晚些,三人备好行囊,下山后,途经天佐镇门口,陈华榛话别二人,道:「志弘师兄、灵虹,我先去看婆婆了,你们路上小心。」

聂志弘道:「好,等咱们取完苕芃花,回头就来找妳。」

目送陈华榛入镇后,聂志弘与虞灵虹并肩前去未央城,途中,只见灵虹若有所思,眉头微蹙,犹豫许久,志弘终问出口,道:「灵虹,可是心情不好?」

「嗯?」虞灵虹嘴巴微张,心中确实难以忘怀藏雷此人,她轻摇头,自责道:「我没事,又让你担心了,对不起。」

聂志弘叹道:「我是关心妳,没责备的意思。」

虞灵虹点头道:「我明白……多谢。」

瞧她三句不离敬语,聂志弘失望形于色,心想一时半刻要她敞开心房实在不易,便也不再多问。

路上,傻小子满脑想着要如何讨她欢心,不知不觉,两人已来到未央城。

未央城较凤阳城小些,亦是熙来攘往、人声鼎沸,两人先至客栈订房后,便来市集用膳。

结帐时,聂志弘轻声向店家打探,道:「老闆,在下是从外地来的,不知你们这儿有没有什幺有趣的事物能和在下推荐幺?」

老闆瞧上虞灵虹一眼,喜笑道:「呦,想讨娘子开心呀?」

聂志弘羞赧地摸头,道:「这……是的。」

老闆拉着聂志弘上街,比手画脚道:「小兄弟甭怕臊,来,未央城东有杂耍、西有戏楼、南有奏曲、北有说书,允文允武应有尽有,瞧娘子喜欢哪种,就带她去看吧,包準她喜欢。」

「多谢!」聂志弘多塞了些钱打赏老闆,而后思虑许久,心想:「天色已黑,若去看杂耍戏曲,不知要花多少时间,只怕耽误灵虹休息……奏曲,前些日子听了不少,想必灵虹也腻了,乾脆换些口味吧?」

下定主意,聂志弘走回虞灵虹身边,道:「灵虹,老闆说这儿的说书人说得好,要不要去瞧瞧?」

虞灵虹一愣,对那些穿凿附会的说书故事没甚兴趣,但见聂志弘盛情邀约,不想让他受窘,灵虹心想听听无妨,便是点头起身,道:「好。」

「来咧──」

一名蓝衣长鬍之客手持醒木,「喀喀」声规律打起,居民嬉闹围观而来。

孩童问道:「先生今天要说什幺故事呢?」

说书人拂袖,拉高音调道:「且听余娓娓道来,两百年前,天界有场神魔大斗──」

「又是这个,换个新鲜吧!」还没说出下一句,只听有人抱怨道:「连三日都是这故事,咱们听腻啦!」

「先生没别的故事,咱们就要走啦!」

下头嘘声不断,令说书人困窘一阵,他抚着长鬚,很快安定神情,咳声道:「行,那今日余便改说『万棍齐下』铁眺铁老前辈的故事。」

「铁兄他爹?」聂志弘起了精神。

说书人道:「过去江湖上除了赫赫有名的铁家百裂棍外,还有一强劲的『周家棍法』,武林中人皆称此二棍法乃『江湖双绝棍』,无人能越。不过周家棍法却日益没落,各位可知为何?且听余娓娓道来!」

「那日,周家传人周广与铁眺为争天下第一棍之名,相约切磋比武,铁眺若猛虎跃山,周广如蛟龙出海,两人汗雨淋漓、浑身解数,大战三天三夜,终由铁老前辈技艺略胜一筹,谁料这周广表面认输,待铁眺转身收棍,竟从后方顶去一棍!」

「这姓周的竟如此恶劣!」聂志弘哼气道。

虞灵虹轻喃道:「说书人所言多半加油添醋,荷枫之前曾说他父亲极恶,恐怕这故事只是捏造出来的,听听就罢。」

说书人续道:「好险铁前辈及时发现,反手一划棍,施出那招『划天天崩』,即时制伏周广老贼,铁眺好心再饶老贼一命,这老贼终因输不起,便是自尽了结,周家棍法从此没落!」

「活该!」

「铁老前辈真是仁义心肠,要俺就打个他落花流水,连爹娘都认不得!」

「是啊,这种人死死好,活在世上丢脸,还敢争啥天下第一棍!」

居民义愤填膺,四起激昂,你一言我一句,将那名为周广之人骂得比猪狗还难听。

得这效果,说书人满意地拿出打赏瓮,道:「来,各位如喜欢余今日的故事,就打赏打赏吧!」

聂志弘拿出几文钱,待人群散去后,上前递入瓮中,好奇道:「先生方才所言可是实话?」

说书人抚鬚道:「虚虚假假、半真半伪,这世上就是有这幺多雾里看花的事儿,才能有咱们议论的空间啊!」

聂志弘摸头道:「原来如此,亏我听得这幺开心呢。」

说书人笑道:「嘿,人不就是为了寻开心才活着吗?既然小兄弟对说书感兴趣,余再说个江湖事让你听听。」

「假的我就不听啦。」聂志弘挥手道。

说书人道:「此言差矣,这回可是千真万确的故事。」

聂志弘半信半疑,点头道:「好,你说吧,说得好,赏金绝不会少。灵虹,妳也靠近些来听,这可是先生特地说给咱们听的,别人没有呢!」

虞灵虹轻透一叹,保持浅笑上前,看二人就定位,说书人拂袖续道:「江湖中曾有个叱咤风云的用毒门派『毒门』,你们可知为何没落?且听余娓娓道来!」

「便是让这虞系长老虞新真所害!听闻她生得妖媚,老使些狐媚妖术蛊惑门中弟子相残,而后,还在外和人私通生下孽种,闹得毒门蒙羞,最终无颜面对,上吊自尽了结,这女子人尽可夫,死有余……」

「住口!」

那「辜」字还没脱口,虞灵虹已然盛怒,愤而举剑指向说书人脖颈处,大喝道:「你再污辱我娘一句,我即刻杀了你!」

  • 名称:我的自传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27:41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