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集小说全文阅读

返回叶宅,赵晓芝取走合画,和众人道别后,坚持不再多留一宿,转身离去。

聂志弘目送她离开,虽气恼她,但看这娇小背影彻底消失于眼前后,不捨却从心里油然而生。

无论如何,这段时日有赵晓芝相伴,心里其实踏实很多,也得了不少欢笑,这些回忆,难以抹灭,他也不想抹灭。

陈华榛道:「聂公子,你很担心她幺?」

聂志弘叹道:「不是担心,只是……唉,也罢,现在她兄长平安无事,她就不必再当坏人,说起来也是好事。」

杨锦宣笑道:「聂小弟,甭摆着张苦瓜脸,你该开心你还是清白身,这样,你就能继续朝你的融化……」

「杨兄!」闻言,聂志弘急喝一声,面透羞红,直挠头道:「虞姑娘、陈姑娘,你们也都听到了,我和晓芝之间是清清白白,没有半点关係。」

陈华榛猛点头道:「嗯。太好了!」终得洗刷冤屈,华榛忍不住喜极而泣。

看眼前姑娘落泪,聂志弘愣道:「妳这是怎幺啦?」

铁荷枫摊手道:「唉,婚约一解,脑袋怎幺又成木头了?聂兄,你该好好安慰陈姑娘,这段时间她肯定难受得很!」

聂志弘深觉歉疚,支吾道:「嗯。陈姑娘,对不起……上回是我误会妳了,这段时间,我其实很担心妳……真的!」

「嗯。」陈华榛揉着眼,嘴角却勾起幸福微笑。

看她仍啜泣着,聂志弘续道:「我答应妳,以后都不会再对妳兇了!我保证!」

「呜……不怪……不怪你。」听得这句承诺,陈华榛更是感动地哭成泪人儿。

聂志弘狐疑难解,以为陈华榛还在生气,面透尴尬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铁荷枫轻撞聂志弘,小声道:「木头,抱抱她啊。」

「啊?抱……抱她?」聂志弘面透彆扭,心道铁荷枫并不知他对虞灵虹的心意,反错点了鸳鸯谱。

志弘求救似地看向杨锦宣,锦宣挠鼻道:「就当是安慰她吧,这件事确实委屈陈姑娘啦!」

「喔!」聂志弘点头,伸手将陈华榛揽入怀里,得这温暖胸膛,华榛终是嚎啕大哭,看她如此,志弘于心不忍,心生怜悯,轻抚华榛髮丝,柔声道:「没事了。」

许久,陈华榛才冷静下来。

众人向她说明在若风谷发生之事后,除了聂志弘外,折腾整天,各自累得回房入睡。

聂志弘再次走回东篱亭,本是该豁然开朗,心中却让个郁结锁绑。

「世事无常,短短一日我竟然就和晓芝分道扬镳了,其实我也不是怪她……唉,只希望晓芝与兄长重逢后能开心的过日子。」

感慨过后,聂志弘转个念,续道:「仔细想想,就如杨兄说的,以后我能继续喜欢虞姑娘……嗯,我该开心才对!」

「原来聂公子倾慕虞姑娘?」此刻,一温柔女声从后方传出,聂志弘大惊,全身僵直,缓缓转头一看,来人正是那气质绝美的叶夫人。

瞧聂志弘这般呆愣,叶夫人轻笑数声,道:「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公子不必害臊。」说着,夫人于亭中坐下,伸手轻抚箜篌丝弦。

聂志弘彆扭得很,支吾道:「夜已深,夫人怎幺还有雅兴来此弹奏?」

「方才不小心听到你们谈话,便也就睡不着了。」

「啊,打扰到夫人,晚辈真是……」

「公子,请坐吧。」

「嗯。」聂志弘坐于夫人身边,夫人轻拨丝弦,所弹之曲起伏不定,时而绵延,时而壮阔,仿能引人入梦,体会人生酸甜苦辣。

此曲恰恰与志弘此时心情极似,弹罢,志弘拍手讚赏道:「不论是潮生琴还是箜篌,夫人都驾轻就熟,晚辈好生佩服。」

「公子过奖了。方才奴家并非有意偷听你的心里话,只是……你真喜欢那位虞姑娘幺?」

「嗯?此话何意?」

「虞姑娘生得漂亮,确实会让人一望入心,但她面色冰冷,言语短促,不知公子是让她的外貌吸引了,还是就喜欢她这种性子?」

忆起那日美人一笑,聂志弘心跳加速,呵笑道:「她很美,美得让我脑子里每时每刻都想到她……起初我也以为自己只是欣赏她的容貌,但相处下来,我才发现她并不如外表这幺冷淡,她很重情意,就连那个让她伤心的男人……她都……」说到这,志弘轻叹一声。

不捨佳人总为那男子伤怀,更感慨她眼中没有自己。

叶夫人淡然道:「原来如此。」

聂志弘羞道:「啊,不知不觉说得太多,让夫人见笑了,真对不住。今晚这事,夫人可否替我保密?」

「哦?你不想让她知道幺?」

「这……以后再说吧。我和她认识不长,而且她还记挂那男子,现下和她说,只怕她会觉得彆扭,我不想她为难。」

「呵呵,公子真是体贴,愿有一日,虞姑娘能知晓你的心意,祝你二人有情人终成眷属。」

聂志弘傻笑道:「嘿,那就承夫人吉言了。对了,不知叶先生是个怎样的人?能娶到像夫人这般贤妻,肯定是个英勇大侠吧?」

「……」叶夫人神色一沉,见状,聂志弘以为说错话,尴尬道:「这……抱歉,我似乎问多了。」

「无妨。公子既然肯与奴家说心里话,那奴家也不该瞒你,不知公子能否答应奴家,今晚之事,就当是咱们两人的秘密,此生都不说与第三人,包含你的同伴们……甚至你的至亲,行幺?」

「没问题,夫人开口,志弘定当遵守承诺。」聂志弘点头笑道。

叶夫人轻拨箜篌弦,每声都如同在诉说她对丈夫的情意,柔情绵延。

寻思许久,才道:「奴家本是大户千金,又是独生女,爹娘对我极是疼爱。幼时,先父收留了位孤儿回府,因他天资聪颖,先父器重他,更将他收为义子。」

「他便是叶先生?」

「嗯。奴家和他青梅竹马,情投意合,长大后,爹娘也有意将我许给他,让他继承家业……可那日,有个男子来府里求宿几天,爹娘心肠仁义,也答应让他住下。谁知这引狼入室,他竟对我……」

叶夫人倒抽口气,道:「他不只毁我清白,甚至灭我全家,爹、娘,家里上上下下的家丁婢女们全死在他手上,无一倖免。」

「……那叶先生呢!」聂志弘瞠眸喝问。

「好在外子那日并不在家,逃过一劫。事后,外子并无嫌弃奴家,我们俩仍结为连理,过着幸福生活……只可惜天不从人愿,悲剧却没就此停下。」

聂志弘火冒三丈,喝道:「难道那家伙又做了什幺!」

「与外子成亲生子后,奴家以为能就此淡忘过去,可那人却没放过咱们。他找到奴家,以为孩子是他的,便将孩子硬生抢走,让我母子分别,直至今日我还没能见到他。」叶夫人说得淡然,神色却是哀戚。

至此,聂志弘湿红眼眶,直喊道:「让母子骨肉分离,实在太恶毒了!都没他的消息幺?」

「咱们知道他的下落,但他武功高强,并非我与外子能敌。外子为夺回孩子,日夜修练武艺,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,渐渐地,奴家已不知熬过多久了……」

「呵,他是个男娃娃,奴家想……他现在说不定就和公子一样长得俊俏,很得人疼呢。」

看夫人思子心切,聂志弘心怀怜悯,拱手道:「若夫人不嫌弃,可以把志弘当成您的儿子没关係!」

「好孩子,你真是善良。」叶夫人伸手轻抚聂志弘双颊,很是欣慰。

聂志弘握拳道:「夫人如信得过志弘,不如告诉我那贼人的下落!我的武功很高,一定能替你把孩子夺回来!要真不行,我还可请师父出面!」

叶夫人微笑道:「奴家的私事,实在不敢劳烦公子。」

「夫人是不信志弘有这本事幺?」

叶夫人一怔,急道:「公子请别误会。你肯陪奴家说话,让奴家有个寄託,奴家已心满意足,怎好让公子替我忧心?」

聂志弘起身道:「那便放心交给我,我定会帮妳报仇!替你把孩子抢回来!这种恶贼,人人得而诛之!」

看他态度坚决,叶夫人莞尔一笑,从怀中拿出一本书籍,道:「见你如此有心,这样吧,奴家这儿有本《修罗功》,早前,外子有缘得此秘笈,以为练得奇功后便能报仇。无奈上头文字艰涩,外子终难参透。奴家瞧公子根骨特异,也许有朝一日能习得上头奇功,待公子练成,咱们再谈报仇之事,你瞧如何?」

「待我看看。」聂志弘轻翻书籍,唸道:「他化自在天,于他化中得自在故,摩醯首罗天,他化自在天子魔……唔……呕!」唸上几句,志弘只觉气血攻心,头昏目眩,甚想呕吐。

见状,叶夫人轻拍聂志弘肩膀,道:「公子切莫勉强。」

聂志弘调节心脉,伸手轻揉太阳穴,道:「无妨,大概第一次见到这种文字,有些没法适应,回去多钻研便好!夫人安心等我消息!」

「麻烦公子,奴家真是过意不去。」

「夫人客气了,若能练得神功,对志弘参与关山崖一役亦大有帮助,如此说来,反而是夫人帮了志弘一个大忙,志弘才该感谢您呢!」

叶夫人含笑道:「看来你我二人实在有缘,今夜,就请公子当奴家的知音,和奴家一同品曲吧?」

「没问题。」

彻夜,聂志弘伴着叶夫人弹曲,处于这东篱亭中,夫人弹了首应景之《平沙落雁》,动中有静,静中有动,调子听来典雅恬静,或而跌宕、或而平拓,眼前真犹有雁群飞过,让志弘好是沉醉。

他轻吟唱声,与箜篌、夜风三者谱出共鸣,风雅清丽,直至月落日昇,两人才返叶宅歇息。

翌日,众人告别叶夫人,重返骸岩峰。

长途跋涉多日,大伙儿终回到聂志弘的故居,近乡欣喜,志弘兴奋地奔跑,急想让师父见到他的成果,好得师父称讚!

聂志弘寻着结界薄弱之处叫唤,自志弘下山后,严灵空就时常在此处徘徊,一听得志弘声音,他快步上前迎接,露出难得笑颜,鬆口气道:「志弘,回来便好。」

聂志弘欣喜,无拱手、无行礼,直跑至严灵空身边道:「呵,师父您瞧,这趟下山,志弘收穫可不少!」

见状,众人好是惊奇,虽已听聂志弘说了不少严灵空的好话,但对此人终存诸多猜测,不想他竟与传言中那凶神恶煞之貌大相逕庭,且对志弘说话极是轻和,丝毫看不出两人间有师徒之隔阂。

严灵空数了数人数,奇道:「短短几个月,你已找到五个人了?」

「见过严先生。」五人面透尊敬,纷纷拱手,铁荷枫因已有苏妤臻作伴,亦没了当初那股怒气。

众人回到山上住处,除了叶夫人之事,聂志弘将一路上所见所闻全告知师父,听毕,严灵空深感欣慰,他确实没料到志弘这趟路途竟能找到五个人,甚至还得了三样神器。

然而寻思一阵,严灵空又透出伤怀,道:「你说……那叫藏雷的人也有一本册子?」

聂志弘道:「嗯,不过藏雷是听祭炎的话办事,弟子斗胆猜测,祭炎极有可能是师父的弟弟严灵雨。」

严灵空心酸得很,心道:「祭炎……这称号……应是他没错,那裘夏和飞云山庄是何来历,雨为何干愿听他的话……」

看师父想得出神,聂志弘心有不捨,喊道:「师父,您就让弟子去参加关山崖战役吧!若您不想出面,弟子大可代替您去与祭炎见面,他要真是严灵雨,弟子定会让他前来见您!」

严灵空蹙眉道:「也罢,既然有规矩道不得杀人,让你去磨练也好。不过,仅有你一人该如何……」

杨锦宣拍胸道:「嘿,这甭担心!算上杨某一份吧!」

陈华榛亦道:「我也是!」

严灵空一惊,道:「你们全不怪我?」

铁荷枫搔头道:「本是有些气恼,但……换个念想,能承您的福气长生不老,也没啥不好。」

杨锦宣拱手道:「晚辈大胆请求严先生收咱们为徒,届时用骸岩峰的身分去关山崖上大显身手,岂不威风,哈哈!」

严灵空愣道:「严某何德何能能收你们为徒?」

陈华榛崇拜道:「哪是?聂公子常和咱们说严先生上知天文、下知地理,要是能有您当师父,不只收穫良多,也能和聂公子拜入同门,这是多好的事?」

苏妤臻道:「不错,晚辈对药理极有兴趣,还请先生指点晚辈,如有可能……晚辈更想尽快找到法子替铁公子恢复武功,届时,亦能让铁公子参加关山崖战役。」

看众人眼色坚定,严灵空欣慰得很,鬆了口气,点头道:「承蒙诸位不嫌,那我便恭敬不如从命,不过诸位不必拘礼,就和志弘一般便可。」

「是!弟子拜见师父!」五人同时喊出,声音平整,正想行下跪礼,就让严灵空阻止。

聂志弘在旁听得开心,道:「太好了,以后大家都是同门,可以永远在一起了!」

铁荷枫道:「咱们五人既是同时入门,就没啥先后顺序,以后就直呼名字吧,别再公子姑娘的叫,感觉实在生疏!」

杨锦宣嘻笑道:「如此一来,杨某以后就不能叫聂小弟,得改称大师兄啦!」

「大师兄……」聂志弘双颊透红,搔头道:「别别!杨兄比我年长,还是同以前一样叫我聂小弟就好,铁兄和苏姑……妤臻也是,千万别叫我大师兄啊!志弘承担不起!」

陈华榛羞怯道:「那……我和灵虹岁数比你小,不如我俩就唤你一声志弘师兄,你说好不好?」

「志弘……师兄?」聂志弘睁眸道。

铁荷枫喜道:「我瞧倒好!有人称声师兄,多少能让聂兄过个瘾啊!灵虹,妳没问题吧?」

虞灵虹瞧着聂志弘,志弘羞怯不已,搔头道:「虞姑娘若觉得不习惯,其实也不用勉强,没关係的。」

半晌,虞灵虹透出嫣笑,道:「那便如荷枫所言,志弘师兄、各位……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了。」

  • 名称:全集小说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16:41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