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空中最亮的星全文阅读

翌日。

各门各派聚集于擂台周遭,擂台中央已站了个人,那人身材高大,着了一身赤色鹤氅,肘、腰边镶有那稀有矿石「刖蕴石」,身现灵蕴,看来气宇轩昂。

面上挂有一只全灰面具,只能见其双眼,双眸如鹰,锐利有神。

他,便是聂志弘一直期待会面的飞云山庄副庄主-「祭炎」。

祭炎声似严灵空,语态却沉稳如石,完全没有严灵空温文儒雅的气态。

他说了些场面话,并再次解释赛制,随即公布今日比武之名单,「骸岩峰」对上「寂云门」。

语毕,祭炎终将目光移至聂志弘身上,道:「就让我好好见识一下,严灵空的弟子有什幺本事!」

严灵空?这话方出,震惊众多武林人士,原先他们以为「骸岩峰」只是巧合,现下又听得传说中的姓名,便是七嘴八舌,群体激昂。

看这人声鼎沸,祭炎冷笑一声,道:「好,聂公子共五人参战,还请寂云门也派出五人应敌。卜掌门,準备好了便上前。」

寂云门掌门名唤卜少良,年约五十,身着青杉,面上留有八字鬍,身型略为丰腴。

卜少良轻鬆自若,显然没把这群乳臭未乾的年轻人放在眼里,抚剑道:「寂云门卜少良,带领其余四位弟子,向少侠讨教了。」

聂志弘还不习惯大场面,傻里傻气道:「呵呵,请多指教。」

卜少良以轻藐之神态扫过聂志弘等人,心想:「说什幺严灵空,就这帮黄毛小子,会是我寂云门对手?」

卜少良窃喜道:「好,寂云门首战派出万正鹏。」

此人名字一喊,寂云门众弟子即交头接耳,乃因万正鹏为门中年纪最轻,修为亦最浅之弟子,卜少良此举摆明是看扁聂志弘等人。

聂志弘不以为意,转头看着其余五人道:「咱们谁先?」

杨锦宣摩拳擦掌,笑道:「我来!」

铁荷枫捋臂道:「铁某好不容易恢复武功,正想试试身手,让我先吧!」

聂志弘抚腮寻思,道:「他们昨儿个说寂云门不强,这样吧,咱们也别争,用划拳决定,你们说如何?」

「好!」说着,聂志弘先出手,杨锦宣、铁荷枫、陈华榛也接连附和。

「唉呀!这是……?」

「这摆明是瞧不起咱们!」

寂云门中弟子极度不满,噪动四起。

卜少良更是气得咬牙,道:「副庄主,这群娃儿把比武视为儿戏,成何体统!」

祭炎冷眼看待,只道:「规矩上没订,有何不可?」

卜少良气恼万分,走至万正鹏身边,道:「正鹏,待会儿可要给他们点教训,让他们知道咱寂云门不好惹!」

聂志弘问道:「灵虹,妳怎幺不出拳?」

虞灵虹低颜道:「我……不会。」

杨锦宣搔头道:「这倒是。咱们在山上这段时间,灵虹从没加入咱们的酒局,不会划拳也是正常。」

「那便让我打头阵吧。」说毕,虞灵虹逕自走上前,拱手道:「虞灵虹。请赐教。」

见是个姑娘上场,卜少良火冒三丈,道:「首仗居然派个女娃儿?简直狗眼看人低!正鹏,给为师狠狠的打!」

万正鹏举刀,谦卑道:「寂云门-万正鹏,请虞姑娘多指教。」

比武开始。

万正鹏实战经验甚少,平日仅在门中以木刀和师兄师姐对招,头一回拿真刀应敌,出招极是保守。

虞灵虹先发制人,先是使出「鸩饮剑法」第一式「运日碧晏」,比武规定不得用毒,她前夜知道这规则,便已事先磨叶,取其绿液之色替代毒液。

沾在剑上如毒液一般,对有江湖资历之人兴许不足为惧,然而万正鹏涉世未深,倒真被这青碧之色给唬弄住。

虞灵虹来回轻刺,而后旋转手腕,剑影沾光,产生一道虚影以乱敌人视线,万正鹏看不清哪剑才是实招,一被青液扫到,便是吓得失色。

敌方攻势甚猛,万正鹏只得先施出「寂云刀法」中之挡式「片云遮顶」。

他以刀面挡住面部,却是顾此失彼,反而露出颈下一大片破绽,虞灵虹以手肘撞击在他肚皮上,再即时将剑鞘覆上敲其后脑。

短短不到十招,万正鹏已一败涂地。

「承让。」虞灵虹微微拱手,便转身走下台。

祭炎道:「第一战,虞灵虹胜。请双方再派下一人。」

聂志弘欣喜迎接,道:「灵虹,妳太棒了!」

虞灵虹微笑示意,道:「多谢。姓万的似乎是初出弟子,所以实力较逊,接下来还是不可轻敌。」

聂志弘呵道:「明白!杨兄、铁兄、华榛,咱们来俩俩划拳吧!」

「哥俩好啊!三多多!五魁首!」

「六六顺啊!满堂红!」

经历片刻厮杀,陈华榛鼓嘴道:「我输了。」说着,她举起阳羽刀,步伐缓慢,显然有些畏惧。

卜少良正训斥完万正鹏,接道:「没用的东西。琴孙,换你上!给他们点颜色瞧瞧!」

寂云人派出的第二人名为方琴孙,门中排行第二,擅用长剑,外貌沉稳,落落大方,道:「在下方琴孙,姑娘,请赐教。」

陈华榛深呼吸一口气,举高那把华丽阳羽,道:「好。」

比武开始。  

方琴孙率先出击,施出「寂云剑法」之「浮云惊龙」,其招飘渺,犹如云影飘摇,随后一剑撩举,好似神龙摆尾。

陈华榛讶然一惊,此人的剑法和她的「虚盈三刀」颇有异曲同工之妙,好在华榛在骸岩峰上已领悟「落日飞鸿」,此招即已补足虚盈三刀的缺点所用。

一刀先突后劈,煞是制住方琴孙,而后以「削」式击落,配着那阳羽光芒,翩若惊鸿,稍弯下腰,婉若游龙。

最后再劈一刀,直落在方琴孙的顶上,方琴孙剑法虽高,内功却一蹋糊涂,他喘吁一口,道:「在下败了。」

「呼……」陈华榛心儿澎通澎通狂颤,确信自己胜出,喜出望外的跳下台,结巴道:「我……我赢啦!」

聂志弘满足道:「嗯!表现得很好!来,咱们再来划!」

祭炎道:「陈华榛胜。请双方再派下一位。」

方琴孙一下台,免不了又让卜少良数落几声,面对连败,卜少良心想:「难不成这帮娃儿真有实力?好吧……」

「庆儿,你上!」

第三位派出之人即是大师兄魏庆,武功仅次于卜少良。

魏庆人高马大,肤色略黄,一头及肩黑髮,颇有侠客气息;举起那把轻便长剑,倒有几分看头。

可叹这场对决实力悬殊甚巨,已让些群众兴致缺缺,留在场上的观众屈指可数。

划拳结果出炉,铁荷枫举起长棍,自信走上擂台,道:「魏少侠,在下铁荷枫,请多多指教!」

比武开始,魏庆背负压力极大,为求速战速决,一上场即使出「寂云剑法」中速度最快的「云隐式」。

魏庆身法甚高,挥剑速度也快,疾驰之下,以为胜券在握。

然而,「锵」一声,这铁家少主丝毫不藏招,一出手便是远近驰名的「百裂棍法」,那钢棍身长七尺,随便一挥,都能阻却住魏庆。

那在江湖上连前百名剑法都排不进的「寂云剑法」,又如何能敌过堂堂天下第一棍法?

魏庆节节败退,却是双手紧握长剑不肯鬆手,也不轻易喊败。

见其倔强神态,铁荷枫扬起笑意,道:「有骨气。可惜,铁某势在必得!」

说毕,铁荷枫轻捣长棍,锁住魏庆之剑,魏庆一怔,深怕那长剑被人扭断。

「乓──」那剑让铁荷枫捣落在地,幸得还是完好无缺。

魏庆不解地看着铁荷枫,荷枫笑道:「若连自己的兵器都可弃之,便枉称武人。方才见魏少侠拼死护住长剑,这点令铁某非常欣赏,只要你不改其志,时时刻刻惦念握住兵器,有朝一日,定能有番作为。今日,承让了。」话毕,帅气地从台上缓步走下。

祭炎道:「铁荷枫,胜。五战三胜,寂云门已败。」

卜少良坐倒在地,今日一战如黄粱一梦,失神道:「已……已败?不可能,卜某都还没大显身手!我不服!」

祭炎鄙夷道:「卜掌门心高气傲,落得这等下场,是该好好检讨。明年,关山崖战役如有举行,届时,仍欢迎卜掌门上来讨教。」

卜少良气恼道:「哼!咱们走!」话毕,率众弟子下山,期间头也不回,看来有些狼狈。

「可笑。」祭炎冷语说道。

藏雷道:「他们实力这幺弱,为何找他们来浪费时间?」

祭炎淡声道:「有些角色,是柳副庄主、黎副庄主的意思。」

藏雷冷笑道:「哼,又是这两人。」

祭炎道:「我虽想事先拣选掉些废物,偏偏裘庄主早有言明只要是武林人士,都有权参与关山崖大会。那两人八成是想让场面愈加混乱,便随他们的意吧,可叹这些无名小辈不先秤秤自己几两重,要是有自知之明,何苦来此丢人现眼?」

藏雷叹道:「看来今年,除了聂志弘他们,又没什幺看头了,无趣。」

祭炎道:「雷儿。今年情况有异,杂鱼虽多,倒还是有多些武林好手,你还欲继续避战,坚持不出手?」

藏雷耸肩道:「隐十仕各个武艺高强,轮不着我。」说毕,即要转身离开。

「且慢。」祭炎冷喊道:「其余几场我不管,但对到聂志弘,就由你上场。」

藏雷沉默不语,只略看某人一眼,笑道:「我去喝酒。」

「山上人多,你还沉溺那些黄汤?」祭炎无奈道。

藏雷笑道:「反正大人清楚雷儿是千杯不醉,喝点小酒暖暖身子有益无害。唉,这场比武实在无趣,难怪徐韩他们全都没来,我得快去找她,省得好酒都让她给独占啦。」

祭炎闭眸道:「你事先就知道寂云门是帮杂鱼,今日何故出席?」

藏雷耸肩道:「缘分吧。呵呵,雷儿先告退了。」

看其远去,祭炎轻叹一声,而后走至聂志弘身边,首次近距离和祭炎面对面,志弘煞是全身僵直,哪怕平日不知天高地厚,现下也难掩惶恐。

聂志弘忐忑不安,道:「祭炎,我有话问你。」

祭炎极其冷淡道:「有话,就叫你师父自个儿出来问。你们下一场比试是三日后,好好準备,别以为赢了那帮废物,就有多了不起。」

语毕,祭炎不理会聂志弘,转头就走,被这打搅,原先欢愉气氛瞬间变得紧绷。

回到别庄,然而方踏进大厅,却见里头已有一男一女等候在此,女方端庄有礼,男方五官鲜明,气质超凡,颇具仙风傲骨。

「徐姑娘!」杨锦宣乐不可支,眼前这女子即是他朝思暮想的徐蓉。

徐蓉有礼点头,道:「杨公子,数月不见,别来无恙。」

杨锦宣哈笑道:「哈哈,无恙,当然无恙!妳咧,过得可好?」

徐蓉点头道:「有劳公子挂心。」

「仁……古公子?」同时,聂志弘和虞灵虹都睁大眼看着那位男子,正是当日在凌霄林碰上的古仁景。

古仁景气质本就阴郁,多月未见,今日更显沧桑,道:「聂公子、虞姑娘,别来无恙。」

聂志弘开心道:「你怎幺来啦?」

此刻,徐蓉低下原本带着微笑的面容,道:「今日小女子随仁景一同前来,是有事情想请託聂公子。」

聂志弘一怔,道:「说来听听。」

徐蓉轻叹一声,有点难以启齿,道:「仁景,要不……咱们再回头问一次大人?不必轻举妄动。」

古仁景摇头道:「无妨。事情总该面对,让我自己说吧。」说着,他转向面对众人,拱手道:「诸位,在下古仁景,原是隐十仕的一员。」

聂志弘奇愣道:「你说『原』是何意?」

古仁景道:「就诸位所知,大人手中也有一本和你们相同的册子,然则十仕共有十人,也就是说,其中有两人并非册上的人。」

杨锦宣点头道:「不错,这事儿咱们听魏子吾说过,上回聂小弟回来也说了,古公子便是那多出的两人?」

「多出」二字一出,再让古仁景气结,徐蓉直道:「杨公子所言差矣,仁景是得大人欣赏而收的弟子,并非多余。」

杨锦宣挠鼻道:「对不住,杨某无意冒犯。还请徐姑娘和古公子切勿见怪。」

古仁景摇头道:「杨公子不必放在心上,蓉只是想替我说说话罢了。」

铁荷枫问道:「你们突然来此说这些,究竟有何图谋?」

古仁景再深呼吸一口,道:「……听说聂公子手中也有一本册子,还请你拿出来让在下试试。」

  • 名称:夜空中最亮的星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16:41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