噤若寒蝉全文阅读

「呀!你做什幺,放开聂大哥!」赵晓芝鼓嘴说着,伸手欲拨去铁荷枫。

却见铁荷枫越捉越紧,如同要将聂志弘生吞入腹,志弘尴尬地与荷枫解释,并拿出册子予他确认。

一阵晃动过后,第五页上头已然映上这乞儿少主的面容,确认这「病」正因聂志弘等人而起,「碰!」一拳即扎扎实实落在志弘脸上。

聂志弘摔倒于地,赵晓芝与陈华榛急将他扶起,虞灵虹更拔剑对向铁荷枫,见状况混乱,志弘缓缓起身,道:「我没事。虞姑娘,也请妳先把剑放下。」

虞灵虹将剑收起,聂志弘拱手谢罪,道:「铁公子,对你造成伤害,在下难辞其咎,不知有什幺方法能弥补……只要你开口,在下定赴汤蹈火、在所不惜!」

「哼!一人做事一人当!叫你师父出来和铁某谈,甭把弟子推出来,自己当个缩头乌龟!」

「缩头乌龟」这四字,着实令聂志弘怏怏不悦,却只得因理亏而忍住怒火,道:「我既答应师父下山寻人,必会完成其所託付之事才回山。」

「你……好,真什幺都能答应?」

「是。」

「我要绣儿复活!」

这一声喊出,众人均是沉默,许久,杨锦宣摸头道:「铁兄,你这要求未免太强人所难啦。」

「哼!就知道你们和铁眺一样,尽会打肿脸充大侠,说些好听话!」

听心上人让眼前这乞儿污辱至此,赵晓芝难忍怒火,气愤道:「你这人说话怎幺这样难听?瞧你说的,就算你没长生,令尊也会另寻机会杀了她,怎能全将错怪在聂大哥和他师父身上呢?」

「……」听言,铁荷枫似乎稍微平缓。

聂志弘叹道:「我不知道有什幺方法能让绣儿姑娘复活,但既然你有此要求,我自会向师父提起,到时,哪怕上刀山、下火海,在下都会去做。」

「小子……你……」铁荷枫和聂志弘四目相对,深觉此人诚恳至极,也觉得自己过了头,撇头道:「哼,人死不能复生,况且已过这幺多年……铁某也不想打扰绣儿。」

闻言,聂志弘豁然开朗,欣喜道:「这幺说来,铁公子是愿意和咱们同行幺?至少……师父懂得医术,一定有法子能恢复你的武功!」

「能恢复?」铁荷枫双眸一亮,显然为当年的冲动有所悔恨。

聂志弘微笑道:「天下无难事,总会有办法的!」

铁荷枫心已动摇,但这少主脾气犯上,不愿就这样轻鬆放过聂志弘,直哼道:「你想得美,要铁某原谅你……除非你们……」

「如何?」

铁荷枫寻思一会,囔道:「你们去解决血剑五浑蛋,还凤阳城一片清净。只要做到,铁某就认同你的实力……考虑和你同行。」

聂志弘拱手道:「没问题。」

杨锦宣活动筋骨道:「哈哈,本大侠最看不惯这些恶霸,就是铁兄没说,杨某也绝不会容他们!」

铁荷枫斜眼望向魏子吾,道:「魏子吾,铁某知道你有多少底子,你不许帮他们!」

魏子吾蹙眉道:「魏某听说那五魂宅子里有颇多机关,虞姑娘……不如妳就留在城里吧?」

杨锦宣嘿笑道:「杨某以为虞姑娘留在城里反而危险,谁都知道这儿便有个现成的採花贼。」

「你……你要再胡言乱语,魏某就撕了你的嘴!虞姑娘,请妳相信魏某,魏某那日真不是……」

虞灵虹无奈摇头,道:「血剑五魂有五人,人数不少,我们五人还是同行比较稳当。」

聂志弘点头道:「嗯,就请铁公子在城里等咱们的好消息吧!」

「当真?」话才出口,铁荷枫已有些反悔,他知道那五魂实力不错,这要求恐怕会把这帮人送入险境……无奈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这少主面子薄,岂会自打嘴巴,将说出去的话给收回?

聂志弘再次点头,并从怀里拿出一锭银两,道:「这银子还请铁公子收下,就当作……是在下的一点心意。」

「哼。那铁某就等你们回来!」

五人随指示来至凤阳城外一座大庄,入庄前,聂志弘再三叮咛,道:「几位姑娘,待会若碰上麻烦就到我身后,千万别逞强!」说着,志弘将眼光瞄向虞灵虹。

三名女子点头,但只有陈华榛与赵晓芝缓缓朝聂志弘靠去,与他并肩行走,而让他在意的女子却不为所动,只一心专注四周,怕有埋伏。

「又是哪路的王八羔子,敢闯我五魂地盘──」

听这嘶吼,众人举起武器戒备,屏气凝神端望四面八方,谁知过了半刻却没见半个人影出现,聂志弘稍作鬆懈道:「装神弄鬼!算什幺英雄好汉?」

杨锦宣呸道:「这帮贼子本就不是英雄,行径卑鄙,可想而知。」

陈华榛吓得直打哆嗦,道:「怎幺办……不知道他们会从哪儿冒出来?」

「从这儿!」

那话才说完,忽有多颗烟弹从天而降,「澎!澎!澎!」,炸至地面轰然作响,浓烟瀰漫眼前,伸手不见五指。

「摀住口鼻!」身为毒门后代,虞灵虹轻嗅一口便发现此雾中掺有迷药,她以袖帕摀住口鼻,慌忙地甩袖欲排去烟雾。

赵晓芝已吸入不少,虚弱喊道:「全身……没力气……」

「赵姑娘?」聂志弘站在赵晓芝身旁,听她一声呢喃,急着伸手搀扶,因此不慎吸入迷烟,脚步难以站稳。

「飒──飒飒──飒──」同时,撒网之声传出,一似渔网之物从四面八方扑来,上头织有钢钉,即便虞灵虹拔剑猛挥,却无法斩断网绳。

虞灵虹被困入渔网之中,犹如瓮中鳖,即刻传出一股强猛力量拉着她向前,灵虹以剑撑地,试图不让拉网之人捉去,并赶紧从怀里拿出颗解药吞下。

待烟雾终于散尽,同伴尽是消失,眼前只剩三名看来兇神恶煞之汉。

只听得他们哈哈狂笑,笑声极是尖锐刺耳,其中一者名唤朱戏人,他猛地上下细瞧虞灵虹,猥琐笑道:「哟?歪打正着,这最漂亮的反而留给咱们啦!妙哉!」

另者名唤方震冀,正是先前被虞灵虹用蒺藜击中之人,他喜孜孜道:「小美人,刚才妳把哥哥我弄得好疼啊,来,过来帮哥哥揉一揉。」

虞灵虹冷道:「他们人呢?」

朱戏人缓步走上前道:「闯我五魂地盘,自然是女的姦、男的杀,还需要问?」

「无耻。」虞灵虹恨瞪三人。

「娘子说话可真毒辣,不过我喜欢,嘿嘿,咱们上!」说毕,三人摩拳擦掌朝虞灵虹走近,灵虹自知难以逃脱,她嚥下口水,将袖里剑备好,待他们靠近,就是同归于尽,也不会让三人碰到她半根头髮!

「唰!唰!唰!」此刻,三道剑光从高处射出,直划破那三者脖颈,「呜啊!」三声连出,壮汉们接连倒于眼前,而后再一道清亮剑光射来,直将那渔网击破出个大洞。

见上空隙,虞灵虹即扯开渔网,上前一探,只见三人都让人一剑封喉而亡,灵虹惊讶万分,心道这死法竟和那头豺狼如出一辙?

抬头望树,除见绿叶缓缓飘落,并未见到半个人影,此刻她心繫伙伴,无法为此事耽搁,只得先拱手道:「多谢前辈再次相救。」话毕,搜了三者尸身,从他们身上搜得一串钥匙后,直往庄内走入。

地下迴廊中,陈华榛虽已清醒,但那迷药药效残存致使她难以动弹,杨锦宣虚弱地举剑应敌,身上已有多处负伤,显然与眼前敌人缠斗许久。

此人名为蓝二,五魂中排行老二,他那渔网正捉住杨锦宣与陈华榛,锦宣为怕华榛出事,一直强忍迷药攻身,直与蓝二抵御到底。

蓝二是有本事直接杀了杨锦宣,但看着锦宣这狼狈不堪,却还拼命起身的模样,他故意不给锦宣个痛快,反是一掌接一掌打在这肉身上,享受这种凌迟快感。

只见地上已撒满杨锦宣的血,陈华榛心生愧疚,哽咽道:「你别再打了……再这幺下去杨公子会死的啊!」

「行。」蓝二停下动作,勾起嘴角笑意,道:「脱衣服,我便饶他条狗命。」

「……不要。」陈华榛羞红着面容,拽紧衣裳猛是摇头。

杨锦宣虽让人揍得鼻青脸肿,仍喝出一雄厚声响,道:「浑球,你当杨某死人哪?陈姑娘甭怕,杨某定会护妳周全!」

「哼,可惜本大爷不想和你游戏下去,现在,就送你上西天!」说毕,蓝二运劲于掌。

「飒──」一掌才要发出,却有一剑挥过,硬生将那粗厚手掌一剑砍下。

「呜──啊──」蓝二痛得狂声嘶吼,陈华榛更吓得不敢多看,杨锦宣朝发剑之人一瞧,面透笑意,来者正是虞灵虹。

杨锦宣鬆口气道:「虞姑娘,幸好妳没事!」

虞灵虹自幼孤独,好不容易才得这群伙伴,虽与他们不算熟络,却对他们很是重视,见伙伴被打得鼻青脸肿,一时怒火冲心,一剑狠戾刺下,顿令蓝二成她剑下亡魂。

确认蓝二已死,她收剑并将解药及随身伤药交给杨锦宣和陈华榛,两人服下后稍作运气,终于脱离迷雾侵身之苦。

休息许久,陈华榛往蓝二的尸体一看,心头一颤,仍有余悸,哽咽道:「呜……还好杨公子拼命护住我……还好虞姑娘来了……不然……呜呜。」

杨锦宣叹道:「唉,杨某无能,髒了虞姑娘的手,真是罪过。」

「既是同路人,就不必言此,两位现在觉得如何?」

见虞灵虹打破冰山模样关心二人,陈华榛与杨锦宣均面露吃惊,心道原来她不如想像中冷酷无情,锦宣道:「不外乎是些皮肉伤,回去休息几日便没事。不过……不知聂小弟和赵姑娘状况如何。」

陈华榛蹙眉道:「聂公子武功高强,怕是赵姑娘……」

虞灵虹举剑道:「事不宜迟,咱们快走。」说毕,另两人拾起各自武器,一同朝迴廊尽头前去。

这地下暗室比想像中大,而灯火灰暗,三人又瞧不清路,加上杨锦宣伤势颇重,众人一会跑、一会休,不知耗费多少时间,才终于来到一房门前。

门前有一名大汉守着,此汉正是五魂之首-唐牧剎,相貌比前四者看来斯文,但嘴上挂着一邪佞笑容,让人一望发呕。

杨锦宣举剑道:「恶贼,你把聂小弟和赵姑娘藏在何处?」

唐牧剎挑眉问道:「二弟他们是如何办事?怎还让你们三人自由行动?」

「哼,你说他们?全都去向阎王报到啦,现在……就轮到你!」杨锦宣怒吼道。

「什幺!」闻言,唐牧剎盛怒,一拳朝墙壁搥去,顿使墙壁凹出个洞,吼声道:「你们竟敢杀我兄弟!咳──咳──」说着,却觉心难负荷,连咳数声。

陈华榛呼喊道:「快把他们交出来!不然……我们不会放过你!」

「荒唐!」唐牧剎甩袖恨道:「唐某瞧他们小俩口昏倒了还紧紧偎在一起,岂会忍心拆散这对恩爱鸳鸯?甚至做了个顺水人情,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!你们这帮毛头小子不知恩图报,竟还杀我兄弟!」

「你……」闻言,陈华榛瞠大双眸,吓道:「什幺……什幺叫终成眷属?」

「哼!下地狱去问阎王吧!」唐牧剎一跃上前,谁知杨锦宣早是满腔怒火无从发洩,而唐牧剎身有负伤,简单一个扫堂腿,就将他扫倒在地,见状,锦宣毫不留情,直朝敌贼腹部贯上一剑!

「啊」一声哀呼过后,血剑五魂彻底消失于世。

见前方大门深锁,虞灵虹方从怀中拿出那串钥匙,就让陈华榛一举抢去,她猛颤着双手急将锁打开,深怕两人在里头碰上什幺危险。

「喀擦」一声,终于让她试到对的钥匙,然而,那门才打开,「铿锵」,钥匙却从华榛手上滑落,她失神地看着眼前情景,不禁潸然泪下。

只见心上人单穿着条亵裤躺在地上呼呼睡去,而赵晓芝那身衣裳让人撕得残破不堪,她裸出大半片肌肤,柔肤上满是抓印红痕。

昔日活泼可人的少女,如今只充满惊惶与悲伤,整个人缩成一团啜泣不止,模样很是可怜。

「失礼!」一见赵晓芝的肌肤外露,杨锦宣急转身不敢多瞧,似螃蟹般斜着走至聂志弘身边,猛摇他道:「聂小弟!你快醒醒!」

「呼呼──」

听其发出微微打鼾声,杨锦宣气恼猛摇聂志弘,喊道:「聂志弘!什幺时候你还睡!醒来!」

同时,陈华榛失神地走上前,轻抖着聂志弘的身子,哭道:「你快醒醒,快告诉我这全是误会啊……」

虞灵虹从包袱中拿出件单薄外裳披在赵晓芝身上,叹息道:「赵姑娘,我没别的衣物,这件……妳先凑合着披。」

「呜……呜……」赵晓芝全身颤慄,心惊胆慑,在虞灵虹靠近后,如同迷失在海上的小船,终于找到可以依靠的港湾,她直扑在灵虹怀中嘤嘤啜泣,灵虹心有不忍,犹豫许久,伸手轻拍她的背,欲安抚她的情绪。

「……嗯?」片刻后,聂志弘终让两人摇醒,他尚未意会到事态严重,只带着倦意搔头,道:「……发生何事了?」

众人沉默,不知该如何回应。

聂志弘满脸狐疑,见众人用奇异眼光看着自己,这才发现自己竟是赤裸半身!

「啊!」聂志弘猛拉着遗落在旁的衣袍,并赶紧披上穿好,问道:「奇怪……我怎幺没穿衣服?」

众人仍是沉默。

聂志弘觉得有些尴尬,朝虞灵虹方向望去,此刻,却见她怀里抱着一人,那人涕泗交下,哭得伤心欲绝,他探首多看一眼,才发现此人正是赵晓芝,急道:「赵姑娘怎幺哭得这幺伤心!可恶!难道是那帮贼人欺负妳!」

「你……」杨锦宣咬牙道:「聂志弘,你真不知道自己做了啥?」

听平日这吊儿郎当的杨锦宣连名带姓称呼自己,聂志弘有些吃愣,战战兢兢问道:「什……什幺?赵姑娘,到底发生什幺事了?」

赵晓芝啜泣难言,虞灵虹轻声道:「我们还是先回凤阳城给赵姑娘换身衣裳,其它的,容后再说。」

  • 名称:噤若寒蝉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5:41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