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穿系统男神你过来全文阅读

「站住!你不放哥哥,就把潮生琴留下!」一言不合,赵晓芝朝尹白鹿使出「弗狎掌」,双足连踏欲将其绊倒在地。

尹白鹿亦非泛泛之辈,一手持琴动作仍是自如,另一手伸出利爪,朝她面容划去。

两人距离实近,赵晓芝怕让毁容,连退数步,尹白鹿奔然一踏,笑道:「敢和大爷作对,我就划花妳的脸,看妳有何颜面面对情郎?」

「呀!」赵晓芝反应不及,眼见一爪划来,吓得花容失色,急以双臂挡面。

「锵──」虞灵虹从一旁冲出,一剑硬是制住尹白鹿之爪。

「哦?」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尹白鹿瞇眼道:「尹某记得妳叫虞灵虹是吧?」

「虞……虞姐姐?」闻言,赵晓芝瞠眸,冷汗直冒,道:「妳全听到了?」

「嗯。」虞灵虹瞪向尹白鹿,道:「拿亲人作饵,好卑鄙。」

尹白鹿狡诈笑道:「呵,我飞云山庄行事,还轮不到妳来评论。」

赵晓芝深怕天山印宿在虞灵虹身上之事让尹白鹿察觉,急道:「虞姐……虞姑娘,妳先离开吧,别捲入这是非之中。晚些,我再向妳解释。」

闻言,尹白鹿大肆举爪,道:「离开?这女人要是离开,日后,妳很难再从聂志弘身上探到天山印的消息啊,妳就不怕令兄……」

「你想怎样?」

「世上只有死人不会说话,这女人既然知道了,便留她不得!」

赵晓芝吆喝道:「住手!不许你动她!」

「难道妳不顾赵晔的死活了?」

赵晓芝哽咽道:「哥哥如果出事……但同样地,换作虞姑娘,也会有人为她伤心……哥的命是命,虞姑娘的命也是命啊!」

「……」虞灵虹透出同情神色,总算明白在禁地时,晓芝何以会反对让天山宿在自己身上。

到紧要关头,她宁以兄长性命作赌注,也没把自己交出去,对此,虞灵虹心头一暖,不再犹豫,道:「天山印,即宿在我身上。」

「哦?」尹白鹿一愣,挑眉望向赵晓芝,道:「这是怎幺回事?」

赵晓芝支吾道:「你别听她胡说,虞姑娘只是凡人,哪有本事让神器寄宿?」

「我所言属实,放了她兄长,我随你走。」

听虞灵虹语气坚决,尹白鹿相信天山确实宿于灵虹身上,然而,此人这幺乾脆,倒让尹白鹿戒慎却步,道:「莫非妳想使诈?」

赵晓芝劝道:「虞姑娘,是我欺骗大家在先,妳不必……」

虞灵虹暗低神色,道:「妳有亲人在世,不该让贼人拆散。何况聂公子有恩于我,妳是他的未婚妻,我有责任助妳。」

「不行!我不能让妳受牵连,虞姑娘,趁我牵制这家伙时,妳快走!」说毕,赵晓芝再朝尹白鹿施出「弗狎掌」。

「哼,不自量力。」尹白鹿迴个旋,一脚踹向二人,虞灵虹与赵晓芝向后连退,还没反应得及,那人已跃然一步来至晓芝身边,并于她肩头穴道刺下一针。

「啊!」瞬间,赵晓芝全身脱力,瘫软在地。

「暗箭伤人……卑鄙。」

「废话少说。妳现在该担心的,是赶紧想个理由搪塞那群人吧?虞姑娘,我的武功妳是瞧见了,是要我绑着妳走,还是妳自个儿走?」说着,尹白鹿朝虞灵虹走去。

「想去哪?」

此刻,一柄长剑抵住尹白鹿后背,所言三字极冷。

「什……什幺?」三人一愣,不知这持剑之人是何时来至,虞灵虹望上那双眼眸,心中甚是激动:「是你?」

赵晓芝讶异道:「藏雷?怎幺会是你?」

尹白鹿冷汗直冒,道:「藏……隐十仕?」

「是。」说着,那剑即要刺穿尹白鹿,赵晓芝忍着麻感上前抓住藏雷,求道:「不行,哥哥还在他手上……你不能杀他。」

藏雷恶狠道:「放开。」

让这冷峻言语深深吓着,赵晓芝双眸泛泪,然而兄长要紧,她就是再害怕,也只得硬着头皮,苦苦哀求藏雷。

「这……晓芝、虞姑娘……藏雷?」

同时,聂志弘亦来到东篱亭,身旁还跟了位熟悉的姑娘-陈华榛。

赵晓芝讶然道:「陈姐姐?」

陈华榛跺脚道:「聂公子你瞧,那日在凤阳城,赵晓芝就是和这白衣男子打斗,我没骗你!」

聂志弘一头雾水,道:「晓芝,这人是谁?和妳有什幺关係?」

尹白鹿啧声,心知得罪藏雷必死无疑,心道死也要拉赵晓芝陪葬,喊道:「你听好!赵晓芝是我飞云山庄之人,接近你们不过是为了得到天山印,她既知天山印寄宿于虞灵虹身上,便用计将她引来此地献给我。」

听言,一股怒火猛然自聂志弘心中浮现,吼道:「他说的是真的?」

「我……」赵晓芝一怔,一时解释不出。

「回答!」

虞灵虹摇头道:「聂公子,赵姑娘的确和姓尹的约定取得天山印,但主因是这人胁持赵姑娘的兄长,且赵姑娘并没将我交给他,只是我恰好来这碰上他们二人。」

陈华榛气恼道:「哪有这幺巧的事?虞姑娘,赵晓芝诡计多端,妳别让她骗了!」

虞灵虹道:「假如她要害我,我绝不会饶她。但她没有,我也毋须给她安罪名。」

尹白鹿拍手道:「哼,说得可真动听,不过,妳也是飞云山庄的人,当然和赵晓芝演得天衣无缝了。」

「什幺?」聂志弘一惊,双眸盯紧虞灵虹。

藏雷冷言道:「你找死?」

尹白鹿颤抖身子,豁出去道:「你想,假如虞灵虹不是飞云山庄的人,这隐十仕怎幺会想护着她?」

赵晓芝急道:「聂大哥,你别听他胡说!我的确是飞云山庄的人,但虞姑娘不是啊!」

聂志弘曾百分百信任赵晓芝,但她却是敌人。

有此先例,志弘再难辨真伪,握紧双拳道:「虞姑娘,这人说得究竟是真是假?」

藏雷瞪向聂志弘,道:「哼,口口声声伙伴伙伴,到头来,连伙伴都信不过?」

聂志弘猛摇头道:「不是……我……我也从没想过晓芝是飞云山庄的人,然而事出突然,我才会……虞姑娘,我不是有意怀疑妳,只是……」

虞灵虹心底一沉,让人怀疑不免失落,心道:「罢了,我和聂公子相识不久,如今被怀疑也情有可原。」她稳定心绪,道:「之前和你们说的身世全是事实,我与飞云山庄并无关係。」

「好!我信妳!」聂志弘鬆了口气,举剑道:「尹白鹿,你休想挑拨离间,快将晓芝的兄长交出来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!」

尹白鹿诡谲笑道:「呵呵,赵晔的下落只有我一人知道,要是你想让赵晓芝和他哥哥再见不着面,儘管下手吧!」

「你……」赵晓芝双眸泛泪,在场没人比她更想杀了尹白鹿,但顾及兄长,她实在没法弃尹白鹿不顾。

「擦──」藏雷将剑穿破尹白鹿衣裳,那冷寒剑心直抵在他背上。

尹白鹿惊呼一声,鲜血已开始沾染衣袍,聂志弘喝道:「藏雷!不可!」

「拜託你住手,哥哥还在他手上啊!」赵晓芝立即屈膝,欲下跪求藏雷。

在她跪下前刻,藏雷冷声道:「妳以为凭尹白鹿的三脚猫功夫,制伏得了赵晔?」

赵晓芝一怔,停下动作道:「这是……什幺意思?」

「赵晔在柳希希的众废物下属中还算出色,今年关山崖战役,柳希希有意让他参加。」

「一年前,柳希希传书召他回柳月庄密集练武,那日事出突然,赵晔不敢耽搁指令,便托了口信让尹白鹿转告于妳,不想却被这厮拿来利用。」

「此话当真?哥哥他真没事?」赵晓芝瞠大双眸道。

「有一日,徐韩撞见尹白鹿正威胁于妳,她气不过,便私下寻找赵晔的下落。此事千真万确,她也传话给赵晔,让他找时间尽快回家和妳重逢。」

尹白鹿吓得颤抖,直道:「放屁!你隐十仕向来不把柳副庄主放在眼里,又怎幺会担心区区赵晔?简直一派胡言!」

虞灵虹道:「徐姑娘有一名长姐,她同情赵姑娘,出手相助不无可能。」

藏雷笑道:「正是如此。」

赵晓芝嚥下一口水,走至尹白鹿面前,握紧双拳道:「他说的可是事实?你如果说出事实,我姑且饶你条狗命。」

听得一线生机,尹白鹿双眸发亮,囔道:「当真?说话算话?」

赵晓芝微微点头,尹白鹿直道:「好,我的好姑奶奶,就像藏大爷说的,赵晔他武功这幺高……我怎幺抓得了他?我还时常带妳的消息给他,以解他思妹之情,如此说来,我也……唔!」

话还未完,赵晓芝已夺去虞灵虹手中剑,「剎!」,朝尹白鹿腹部狠狠刺下,再用力拔出甩落地上。

鲜血溅满一地,陈华榛吓得不敢瞧,急躲在聂志弘身后。

「妳……言而无信……」尹白鹿瞪大双眸,留下一句后断气身亡。

「你敢跟我提信用?去死!去死!去死──」

赵晓芝粗喘着气,即便尹白鹿已断气身亡,她仍猛踹着这具令他厌恶的尸身,将这一年来的愤恨一次发洩出来。

藏雷拾起虞灵虹的剑,并拭去上头鲜血,交还给灵虹,轻声于她耳边道:「别让这废物的血弄髒妳的剑。」

「你怎幺会在这?」虞灵虹接过剑时轻声问道。

藏雷摇头,只道:「我本就知道赵晓芝接近你们的目的,如今妳身上宿有天山,我放心不下,离开若风谷后,找个理由搪塞蓉妹便折了回来。」

「你这样接近我,到底是何居心?」虞灵虹咬牙。

「没有。」

「你……!」虞灵虹气道:「不可能,除非你就是……」

「不是。」藏雷微笑道:「如果真要个理由,就是喜欢妳。」

「哼。」虞灵虹怒火中烧,连续几回,她让藏雷弄得心神不宁,现下又得这样轻薄之言,只觉这人根本是故意捉弄她。

她心头一气,头也不回走向聂志弘身边。

他们说话声音细小,聂志弘没能听到,只拱手敬佩道:「藏雷,今日你又帮了咱们一次,谢谢你。」

赵晓芝回神道:「嗯,要不是你……我还一直被蒙在鼓里。」

藏雷闭眸道:「妳搞错了,要帮妳的人是徐韩不是我。」

「不管如何,多……」

「各位,告辞。」那「谢」字还没脱口,藏雷已不再搭理赵晓芝,随意拱个手,朝虞灵虹多看一眼后,转身离去。

见此,虞灵虹那好不容易平抚的心又再次起了涟漪,心道:「可恶……为何你们会这幺相像……下回,下回我一定要查个清楚!」

半晌过后,陈华榛走至赵晓芝面前,道:「赵晓芝,现在该咱们来清帐了吧?」

赵晓芝低颜道:「事实就如你们所见,我无话可说。」

聂志弘叹道:「晓芝,我们俩虽然没正式成亲,但实是夫妻,我也给过妳机会,妳为何不直接和我坦承?」

赵晓芝哽咽道:「我害怕……害怕你不原谅我。」

陈华榛斥道:「哼,要不是我和聂公子及时赶到,说不定虞姑娘就让妳害着了,妳哥哥的命是命,虞姑娘的命就不是命吗?」

「你们误会了。」闻言,虞灵虹出声向聂志弘二人解释来龙去脉。

话毕,虞灵虹续道:「直至最后一刻,她都没将我交出去,可见她确实不曾想伤害我们任何一人。」

陈华榛支吾道:「不管如何,赵晓芝隐瞒身分接近咱们就是图谋不轨,还害我被聂公子误会,我实在没法原谅妳!」

聂志弘拉住陈华榛,并弯腰对华榛鞠躬,道:「陈姑娘,此事我代晓芝与妳道歉,希望妳别再介怀。」

「什幺?」陈华榛与赵晓芝一怔,华榛急道:「我从没怪过你,你别这样。」

聂志弘摇头道:「晓芝是我未过门的妻子,不管她做错什幺,我都陪她一起担下。」

「聂大哥……」赵晓芝双眸泛泪,这男人实在太好,她不值得。

良久,赵晓芝倒抽一口气,叹道:「你不该对我这幺好。」

聂志弘上前牵起赵晓芝道:「我说过,妳的事就是我的事,别区分你我。」

赵晓芝咬牙道:「如果没血剑五魂那事儿,你是不是就不会对我这幺好了?」

「我……」聂志弘一怔,心虚道:「但那事确实发生了,问如果实在没意义啦。」

「好,那我便把真相告诉你。」

「其实血剑五魂是我的手下,那日发生的所有事,全是我自导自演。」

「妳……妳说什幺!」聂志弘颤抖的鬆开双手,不敢置信瞧着这位平日活泼可人的小姑娘。

陈华榛斥道:「好啊!果然是妳设得局?妳……妳怎幺这幺无耻啊!」

赵晓芝呜咽道:「所以,我们之间还是清清白白,并没有发生关係,那是我为了让你听我的话,才编出的谎言。」

陈华榛惊喜道:「此话当真?」

见赵晓芝点头,聂志弘却不如陈华榛般开心,此时,他气火攻心,如她所言属实,那这段日子以来的自责到底算什幺?

原来他纠结这幺久,付出所有真心,全是赵晓芝玩弄在手掌心的工具?

对此,聂志弘气愤难解,咆哮道:「妳太过分了!」

从没见过聂志弘如此失控模样,陈、虞二人让他深深吓着。

赵晓芝双眸紧闭,低语道:「对不起……」

「混蛋!那日妳害得虞姑娘、陈姑娘差点让贼人给……又害杨兄身受重伤,更害得我……」

「妳知不知道因为这事儿,我自责多久?我甚至得放弃……」聂志弘差些脱口吼出,想起虞灵虹就在身边,硬生将她的名字吞回。

半晌,再道:「妳怎能这样捉弄我?」

赵晓芝无奈道:「现在不管我说什幺,你都不可能原谅我了,对幺?」

「……」聂志弘转身背对赵晓芝,道:「妳走吧,我不想看到妳。」

看聂志弘有意放过赵晓芝,陈华榛实在难忍怒火,她奔上前欲朝晓芝挥个巴掌,却即时让虞灵虹给制止。

陈华榛气道:「虞姑娘!要不是我一直跟在你们后头,今日也许还没法还我个清白!如今沉冤得雪,我一定要教训她!」

虞灵虹抿嘴道:「聂公子看得到妳的委屈,以后会想法子弥补妳。」

「我……」陈华榛愣了会儿,未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如此失态。

聂志弘道:「嗯,虞姑娘所言甚是,陈姑娘,妳就让晓……赵姑娘离开吧。」

寻思许久,陈华榛终于忍下怒气,道:「好,那把潮生琴给留下!」

「嗯。」赵晓芝拾起潮生琴,走上前将琴递还给聂志弘。

聂志弘暗下神情,道:「既已赠妳,就归妳所有。」

赵晓芝苦笑道:「不,就是这些神器害得我和哥哥分散,我可不想再碰到它。」

聂志弘转身,无奈地接过潮生琴。

赵晓芝再次盯着这让她心动的男子,再过一会儿,就要和他分开,也许一辈子都见不着了。

生离比死别更痛苦,且这离别,还可能让心爱男子恨她一生。

赵晓芝无可奈何的接受这命运,含笑道:「聂大哥,你就是对姑娘家都太好了,这样以后会很吃亏的。」

「嗯?」聂志弘嘴巴微张,不解此意。

「你喜欢哪个姑娘家,就专心对她一人,别对其它姑娘好了,不然以后,恐怕还会有很多姑娘为你伤心。」

聂志弘低眸道:「……我没想太多。」

赵晓芝点头道:「我知道,我全都知道。不知临别前,晓芝……能不能和聂大哥讨一样东西?」

「说吧。」

「咱们在绵竹源时曾画的那幅画,就当和我交换潮生琴吧?」

「好。我放在房里,妳随我们一同回去拿。」说着,聂志弘看她那水灵无辜、噙泪欲泣的模样,实在气不起来,他摸摸鼻头,叹道:「现在夜深,妳不如……明日再走吧。」

「多谢。」赵晓芝颤抖着双唇,心道此生能和他相识,已足矣。

  • 名称:快穿系统男神你过来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5:41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