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北游全文阅读

腊月十日,关山崖战役在即。

铁荷枫在严灵空和苏妤臻的帮助下,已恢复八成武艺,虽没能完全恢复,但得有今日,荷枫已心满意足。

众人下山前,严灵空叮嘱道:「各位,无论胜负如何,安全至上,明白吗?」

严灵空眼神扫过每个人,只见这帮小伙子皆散发出自信神态,想着聂志弘能结交到这帮朋友,心里甚感欣慰。

聂志弘问道:「师父何时会来?」

严灵空微笑道:「待到你们最后一战,为师一定会到。」

聂志弘自信道:「好!师父就等着看吧!咱们一定会打败那帮人,把神器得到手!」

话别严灵空后,一路来至关山崖。

经过几日路程,总算赶在战役开始前日抵达。

关山崖据地甚大,山顶上平地宽幅,上头早已建有比武擂台和甚多庄宅供各路好手居住。

那怕已入寒冬,放眼望去,仍是人山人海,受邀组合少说有四、五十组,观战群众之多更是不在话下。

「你们可来了!」看见众人来至,一名身材魁武、肤色黝黑,背后揹了个黑布大棍之汉子大步靠近,正是魏子吾。

其后方,还有一人长髮及腰,全身穿着黑衣,黑布蒙面,仅露出一双深邃明眸,步伐矫健,即是藏雷。

数月未见,藏雷第一眼就略过众人直盯向虞灵虹,灵虹心头一颤,咬牙撇头,不愿与其对视。

两人引领众人来到一处别庄安顿,魏子吾道:「这地方还算清幽,省得和些乌合之众共同进出,算是大人给你们的礼遇。这儿一共八间房,你们自个儿安排吧,缺食缺衣即来正庄,届时,自然会有人给你们打点。不过食物难运上山,只有些粗食,你们要吃不惯,便去山脚下,那儿也有不少小贩设摊。」

藏雷道:「明日你们便得上场,对方共有七人,不知你们有几位要出场?」

聂志弘道:「五个。妤臻不打。」

藏雷点头道:「那便争斗五场,五战三胜即止。明天和你们对上的为『寂云门』,以你们的实力……呵,就当是热身吧。」

杨锦宣抚腮问道:「杨某纵横江湖十几年,从没听过这个门派,你们大人怎幺会邀请这等无名小派?」

藏雷耸肩道:「人是由大人所选,请帖是由蓉妹发送,你若有疑问,即去找他们。」

陈华榛道:「那真正厉害的有哪些呢?」

魏子吾双手插腰,自信道:「自然是四位副庄主各派出的队伍。当然,有些不过是滥竽充数,根本不堪一击,你们真正的对手,还是我们隐十仕!你们最好争气些,别还没对到咱们,就已经收拾包袱哭着回去了。」

「哼。」铁荷枫鄙笑一声。

魏子吾轻挠脖颈,尴尬道:「少主例外……虞姑娘,妳也例外。」

看这大块头踢到铁板,众人忍不住噗嗤笑出声。

见气氛还算轻鬆,魏子吾忽尔提起胆子,面透红通,开步走到虞灵虹面前,道:「规则都说清了。那魏某有些话想私下和虞姑娘说,不知姑娘可否赏脸,随魏某来一会儿?」

「啊?你离远些!」突如其来一句,聂志弘急张开双手挡在二人中间。

虞灵虹亦是愣怔,朝后退上几步,戒慎甚深。

「虞姑娘甭怕,魏某只是有些心里话和妳说,没有恶意。」魏子吾憨厚地笑道。

虞灵虹尴尬道:「有话便在这儿说。」

「这……好吧。」魏子吾放下霸气,显露难得腼腆,和他平日自傲模样大相逕庭。

片刻,他支吾道:「这几个月来,魏某时常想起妳的模样,想妳一颦一笑的模样真是漂亮,老让我没法入睡……」

杨锦宣嬉笑道:「真是怪了。灵虹上了骸岩峰后才开始有些笑容,何时对你一颦一笑过了?大白天的还在作梦?」

「你懂个屁!」魏子吾不屑一语,此刻眼里只有佳人,才不理会杨锦宣冷嘲热讽,便是掠过聂志弘,再向前跃出一步,道:「无论如何,魏某着实喜欢妳,来,这是魏某精挑细选想送妳的礼物,妳看看喜不喜欢。」

说着,魏子吾从怀里拿出个精巧锦盒,上头镶有翠玉,看来价值不凡。

然而虞灵虹却连手也没伸,对里头的东西更没兴趣,只道:「你的好意我心领了。东西你拿回去吧。」

「咦?妳不看看吗?看了妳肯定喜欢!」

「不必。」虞灵虹语气坚毅。

魏子吾轻挠脖颈,自己配了声「噹啷」,逕自打开锦盒,道:「瞧,这幺漂亮的镯子,妳真的不喜欢?」

那镯子着实吸人目光,艳绿通透,好似森影映入清池,碧波荡漾,看得陈华榛是极其羡慕,不禁发出讚叹声。

然而,魏子吾那滑稽的模样倒是入了其他人的眼帘,尤其铁荷枫相识子吾,看他为讨姑娘家欢心如此不计形象,终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虞灵虹摇头道:「这样贵重的东西,魏公子还是收好。」

魏子吾呵笑道:「再贵重也比不过妳,来,魏某给妳戴上!」说着,便一把拉起虞灵虹的手腕。

「你!放手!」虞灵虹自无奈转愤怒,欲将手给抽出,然而眼前这人蛮力甚巨,岂是她所能抗?

「喂──你──咦?」聂志弘才要喊出声,另一只手却抢先覆在魏子吾的手臂上。

「子吾,停手。」藏雷语气平淡,看起来只是轻握住魏子吾,却见那大汉眉心瞬间冒汗。

魏子吾不解道:「雷兄弟,这是魏某的私事,你别管……呃……」说着,眉头更是紧皱,不知觉鬆开拳头。

找到空隙,虞灵虹急将手给收回。

「乓啷──」

那绝美的奇玉,也在拉扯同时摔在地上,瞬间碎成两半。

见状,藏雷鬆开手腕,魏子吾失神地捡起那碎成两半的玉镯,他试着拼接,却像破镜一样难圆。

魏子吾落寞道:「虞姑娘就这样讨厌魏某?」

虞灵虹嚥下口水,道:「……多少银子,我赔给你。」

魏子吾深呼吸一口,道:「不用。堂堂大丈夫何来和女子伸手要钱的道理?不过魏某不明白,妳为何这幺讨厌魏某,是魏某哪儿不好吗?」

虞灵虹低头不语,寻思心想:「藏雷已经有程燕音了,不管他是不是,都……」

聂志弘见虞灵虹那纤细的手腕被抓出红痕,气急道:「尽会对姑娘家使蛮,无赖!」

「……」聂志弘喊的后面两字,令虞灵虹瞬睁双眸,犹如当头棒喝。

魏子吾可以对心上人低声下气,却没法忍受这毛头小子对他咆哮,气恼道:「关你屁事!」

藏雷微叹一声,道:「子吾,此次大会为大人主办,在这里,聂公子便是客人,别让大人难为。咱们走吧。」

「哼!」魏子吾轻拨外袍,心甚不悦。

然而才要转身,「等等」一声喊出,喊声者竟是虞灵虹。

「虞姑娘!」魏子吾大喜,扬出大笑道:「妳回心转意啦!」

虞灵虹愣怔了会儿,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脱序叫住他,而这个他并非魏子吾,而是藏雷。

思虑许久,虞灵虹决定趁这机会试探清楚,不想让心中那结继续绑着,道:「魏公子,抱歉,我没法接受你的好意,是因为……」

虞灵虹迟疑片刻,终开口道:「因为──我心里有人了。」说着,从怀中拿出那把精巧袖里剑。

闻言,众人一惊,聂志弘更是痴愣,自上回失言惹佳人伤怀,他便绝口不提这事。

想不着藉由这机会,歪打正着,竟能听到虞灵虹主动开口说起那人的事。

魏子吾错愕道:「啥?是谁!该不会是这姓聂的毛头小子?」子吾指向聂志弘,大喝道:「这小子生了张花心脸,男子汉大丈夫,骨架单单薄薄,哪能扛起重担?况且这家伙武艺平平,横看竖看,根本没半点能让妳上心!」

聂志弘双手交叉于胸前,气恼道:「你说话还真不客气!」

「不是。是……」

虞灵虹还没说出口,魏子吾又激动道:「难道是杨锦宣?这浑贼贼头贼脑,站姿随便活脱脱是个痞子,平日不务正业,四处偷矇拐骗,妳怎幺看上这种混球?」

杨锦宣苦笑道:「原来魏公子这幺恨杨某,连偷矇拐骗都来啦?」

「不是他……是……」

魏子吾再气恨道:「可恶!也不是姓杨的?那就是铁荷枫了?铁荷枫这乞……」说着,子吾对上铁家少主的双眸,即瞬收嘴。

两人对眼片刻,魏子吾结巴道:「呃……少主……妳喜欢的真是少主?」

虞灵虹轻声道:「不是。是个过去旧识,他们全都不认识。」

「约莫五年前,我不慎遭人计算,是他替我解围。之后,他带我经历许多事,不知不觉我开始倾心于他,想和他相守一生。只叹好景不长,和他只短短相处四十八日,之后他藉故离开,临走前将这袖里剑赠给我,说是将他的心寄在我这,还说等我长大了,更明白感情的事,到时,如果我们还有缘分就会再见。」

说着,虞灵虹面透落寞,深吸口气,续道:「我在和他分别的地方等了一年。这一年,他都没回来,于是我下定决心……」

陈华榛问道:「放弃幺?」

虞灵虹摇头道:「我决定找他。我想知道那段时间,究竟是我一厢情愿,还是他真有苦衷,假如他有苦衷,我会体谅。」

说话同时,虞灵虹不时将眼神扫掠众人,但每到藏雷,便会停住片刻,这番话,正是要说给他听。

只要他是……他一定会……

无奈大伙儿纷纷透出惊奇,唯有藏雷虽以黑布遮面,但那眼神自始至终从未游移,只像在听个故事一般,不以为意。

「……」虞灵虹彻底失望,总算明白眼前这人……并不是他。

魏子吾愤恨道:「这世上竟有这等蠢猪?把妳这幺好的姑娘家丢下不管!」

苏妤臻道:「他叫什幺名字?咱们以后也能替妳一同找他。」

虞灵虹支吾道:「他姓吴,叫……」

杨锦宣打趣道:「怎幺啦?该不会是叫吴猪、吴狗,所以难以启齿?」

虞灵虹摇头道:「不是,他叫吴赖。」

「啥?」众人一怔,聂志弘以为听错,搔头道:「吴来?」

「不,就是吴赖,音同无赖。」

铁荷枫啧啧称奇,道:「这吴公子的爹娘是有多怨恨他,给儿子起这种名字?」

聂志弘狐疑道:「会不会是个假名?」

虞灵虹无奈道:「嗯。和他初相识时,他喜欢捉弄我,时常做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举止,于是几回争斗间,我皆称他为无赖。」

「待到解开误会,咱们决定同行,我向他询问姓名,他却藉此说自己姓吴名赖,一直到分开,他都没告诉我真实姓名。」

聂志弘心疼虞灵虹,万万没想到让灵虹倾心的竟然是这等负心人?

负心也就罢了,还在临走前留把袖里剑给她,让她抱着一线希望,以致没法忘怀这人。

想到这,聂志弘难掩愤怒,握紧双拳道:「这吴赖根本就是无赖!灵虹,本来我不想介入妳的私事,但师兄劝妳早些忘了他,别为了这种人伤心,根本不值!」

「我……」虞灵虹垂眼不语。

魏子吾气哼道:「是的,妳忘了他吧!魏某保证,我足以负起妳的一生,到死都不变心!」

虞灵虹微微点头致谢,拒绝的乾脆,道:「多谢,但……还请你死心吧。」

「魏某知道,现在要妳放下肯定没门。」魏子吾轻拉藏雷衣袖,道:「以后,魏某会让妳看到我的好,今日算魏某唐突了。雷兄弟,咱俩走吧。」

「嗯,在下先行一步,诸位请随意。」藏雷留下一句,拱手离开,自始至终,从容不迫。

虞灵虹盯着那黑袍背影略感忧愁,但很快地便回神过来,心想他不是吴赖,她应该开心才是。

不论立场也好、程燕音也罢,她和藏雷注定该是敌人,现下清了心中疑虑,想想也是轻鬆。

聂志弘害怕道:「灵虹,对不住,我方才又骂了那个吴赖,希望妳别生气。」

虞灵虹别去上回冷沉的模样,数月以来,她对这些人已生了家人情谊,戒心也已淡去,自然明白聂志弘所言是在替她打抱不平,她微笑道:「嗯。我明白,谢谢你,也谢谢大家。各位,要不要一同去用膳?」

难得听虞灵虹邀人,杨锦宣插腰大笑道:「好好好!灵虹每次说起食物都让杨某开心!聂小弟,这顿一样交给你啦!」

今日见心上人断然拒绝别的男人,也没继续沉浸在过去的悲伤中,聂志弘心情甚欢,拍胸脯道:「没问题!养足精神,明日上阵制敌!」

  • 名称:知北游全文阅读
  • 时间:2018-11-27 16:05:41
  • 标签:
  • 上一篇 >:
  • 下一篇 >:
  • 热门搜索: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

    樱花动漫,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 Ammmi动漫

    您的UA :CCBot/2.0 (https://commoncrawl.org/faq/)F